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程英与陆无双

文/湖心月

程英和陆无双,是中表之亲,相差只有半岁。陆家遇到李莫愁寻仇,家破人亡,程英与陆无双,同时成为孤女。

陆无双被李莫愁带走,程英却被黄药师所救。她们在小时候就同时遇到了杨过,那时,杨过还是一个油腔滑调的小叫花子。

后来,各有各的际遇,杨过投师终南,又改投古墓派,相遇小龙女,情根深种。

再次相遇陆无双,她己长成了一位容颜俏丽的跛足少女,杨过寻不到姑姑,贪看她脸上与小龙女相似的嗔怒,见她被围攻,装傻充愣,几次救了她,杨过逗她,自称傻蛋,唤她媳妇儿,接骨之恩,相救之情,陆无双从嘲骂轻视,到渐渐爱上了他。

后来,他受伤被困,又被程英所救。从昏迷中醒来,见一青衫少女背对着他背对着他写字。身材苗条,脸上却带着人皮面具。程英的房间,就像她一样的品格。四壁萧然,却一尘不染,清雅绝俗。几上放着一把瑶琴,一管玉箫。

他在昏迷中曾误认程英是姑姑,吐露真情。醒来了,程英不恼不怒,反而安慰他,让他在这里好好养病,说姑姑定能够找得到。

她的性格不像陆无双刁钻活泼,与她相处,只觉得斯文温雅,宁静平和。她善于烹饪,青菜豆腐,鸡蛋小鱼,江南粽子,都做得鲜美可口。帮杨过缝补好破烂的衣衫,又亲手裁剪做了新衫。她年龄也不过十七八岁,可是照顾起人来,却像母亲一样的慈祥温柔。

杨过想知道她在纸上写了什么。最后用粽子粘一张纸来,偷偷的看到,是八个大字: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病中又听她吹玉箫。在古墓中小龙女抚琴,所以杨过也算是粗通音律,听她吹的是《淇奥》:如缺如磋,如琢如磨。温雅平和之中带有缠绵之意。等到杨过请她吹曲,她吹出来的却是《仙客来》,雍容辑让,在琴声中也戴上了面具。

不久,陆无双赶来报信,李莫愁来袭。杨过才知她们是表姐妹。坐骑只有一匹,她们俩互相推,都让对方陪杨过逃生。两姐妹义气干云,杨过深受感动。

后来三个人共同迎敌,两姐妹又各自偷偷把幼年时救过命的锦帕赠予杨过。

这时,程英又吹了一曲《流波》,充满了心意舒畅,无所挂怀的情致。

到最后李莫愁攻破土阵,要取他们性命,杨过重伤无法抵挡,程英自知不是对手,竟把生死置之度外,弹奏起《桃夭》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一生孤苦,遇到了心仪的人,死亦无惧。

到后来,小龙女与杨过结为夫妇,又定下十六年之约,为了让杨过服药解毒,夫妻分离。

杨过在黄蓉劝说之下,才肯服断肠草,解情花之毒,陪伴在他身边照顾他解毒的,还是陆无双,程英姐妹。

杨过与小龙女经历了生死与共,悲欢离合,现在的他早己不是当年油嘴滑舌的少年。

他主动提出,要与两姐妹义结金兰,定下兄妹名份,以免十六年遥遥相待,彼此尴尬。

他的毒解了,又把《玉女心经》口诀传授陆无双,之后,就翩然而去。

陆无双心中大痛,声音哽咽。

程英却道:“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她话虽如此说,却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他们三个人都是孤儿,从小孤苦伶仃,格外重义重情。三观契合,才能结为兄妹,不离不弃。

但是程英和陆无双性格又不一样,程英待人接物,体谅,克制,隐忍,自律,她的深情,只通过琴声悄然释放。

杨过爱调笑,却又有至情,自知不能移爱,对她敬重友爱,视她为重要的知己。

爱情,是一面镜子。每个人与不同的人相遇,光影陆离,其实到了最后,遇到的不过是自己。

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她的爱情就是什么样子。

-=||=-收藏
赞(3)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程英与陆无双》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4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