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陆无双和杨过初次相见

文/ 纸屑轻舞

小龙女失贞,以为是杨过和她亲热,而杨过并无此举,所以两人因为误会而分手,杨过尚未入世就成孤雏,茫茫然四处寻找小龙女,见人就打听是不是见过一个白衣貌美女子,阴差阳错,碰到了陆无双。陆无双是第一个一见杨过误终身的女子,她和别的那些女子不同,她不仅同样在后来有过想留他而留不住的惆怅,在相识之初,竟然还有过赶他他不走的郁闷。

杨过以为马上要见到的白衣女子是小龙女,不想让小龙女一下子认出自己,就“找了套农家衣服换上,穿上草鞋,抓一把土搓匀了抹在脸上”,戴上斗笠,“拿一条草绳缚在腰间,将短笛插在绳内”,假扮成了一个牧童。后来发现这少女不是师父而是陆无双,不禁有些失望,但“见她扬眉动唇的怒色,心中剧烈一震”,原因是小龙女生气之时,“也是这般神色”。只因陆无双这一发怒,杨过便立时决心相助,这就以傻蛋的形象和陆无双见面了。

杨过和陆无双初次见面,全是因为她发怒的神情。每次陆无双一恼,秀眉一扬,脸一沉,要对杨过开骂,杨过就忍不住“胸头热血上涌,眼中发酸,想起小龙女平日责骂自己的模样”,因此心意已决:“一时之间若是寻不著姑姑,我就尽瞧这姑娘恼怒的样儿便了。”

原来此时的杨过已深深地爱上了小龙女,只是他还不清楚这就是爱,其实对方的一颦一笑他都如此在意如此痴迷,那自然是深爱了。杨过在此时如此病态地迷恋陆无双的嗔态怒色,其实反而证明他对小龙女爱的浓厚。

陆无双一开始对这个“傻蛋”是非常反感的。杨过越是胡闹,她越是生气,她越是生气,杨过越是享受。陆无双和杨过,“媳妇儿”和“傻蛋”,就是像是两股绳子纠缠在了一起。开始的时候,陆无双想赶杨过走,杨过偏偏要看她生气的样子,就是不走,时不时还“呆呆地凝望着她,竟似痴了”。待后来处得久了,杨过帮陆无双接了骨,又用计谋躲掉了李莫愁的追杀,顺道还玩了场过家家,之后,陆无双股绳就被裹在杨过这股绳里。

再往后,杨过还是从两股绳的纠缠中挣脱了出来,陆无双却把自己的一生都捆在这绳子里。杨过在关键时刻还会想起小龙女来,想起小龙女让他发的誓,知道提醒自己“我这一生一世心中只有姑姑一个,若是变心,不用姑姑杀我,我立刻就杀了自己。”而陆无双,想起整晚和他同睡,突然间满脸通红,低下了头,轻轻的道:“傻蛋,傻蛋!”话声中竟是大有温柔缠绵之意。她却再也回不去了。

小龙女留下十六年之约,跳下断肠崖之后,杨过提议和陆无双、程英双姝义结金兰,又将《玉女心经》传授给陆无双。这一日早晨,陆无双与程英煮了早餐,等了良久,不见杨过到来,二人到他所歇宿的山洞去看时,只见地下泥沙上划着几个大字:“暂且作别,当图后会。兄妹之情,皓如日月。”

此情此景,金庸却是惜墨如金的。陆无双一怔,道:“他……他终于去了。”发足奔到山巅,四下遥望,程英随后跟至,两人极目远眺,惟见云山茫茫,那有杨过的人影?陆无双心中大痛,哽咽道:“你说他…… 他到那里去啦?咱们日后……日后还能见到他么?”

彼时想赶赶不走,此时想留留不住,缘悭如斯,不禁令人唏嘘。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陆无双和杨过初次相见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