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为何以《鹿鼎记》为封笔之作?

文/甘小球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再加一部《越女剑》,构成金庸先生笑傲江湖的十五部作品。正当先生创作顶峰之际,突然宣布封笔,其最后一部作品就是《鹿鼎记》。

看金庸先生的作品,最大的特点之一是主人公身怀绝世武功,快意恩仇,令人痛快。然而,《鹿鼎记》却是一部另类作品。主角韦小宝丝毫不会武功,除了一柄削铁如泥的匕首和一件金蚕宝甲,以及从长平公主那里学到的一套神行百变,再无其他修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在庙堂和江湖中左右逢源,身居高位,最终圆满收场。小说中身怀绝世武功之人,无论是侠义典范的陈近南,还是反派人物冯锡范、洪安通、鳌拜等人,都身首异处,不得善终。

所以,武功为何物,武侠为何物?是否江湖之中,武功绝顶就一定善终?《鹿鼎记》可谓给了一记耳光。这或许是金庸先生将《鹿鼎记》作为封笔之作,韦小宝作为笔下最后一个主角的原因之一。

从《越女剑》的春秋战国时期,到《天龙八部》、射雕三部曲的两宋元明时期,再到《笑傲江湖》、《碧血剑》以及《鹿鼎记》、《书剑恩仇录》、《雪山飞狐》等明清时期,金庸先生在自己的作品中,巧妙地嵌入中国历史框架,让小说中的主人公遇见真实的历史事件,构建了整个江湖。

到《鹿鼎记》,时至清朝,彼时先生已经有很多作品是以康熙、乾隆年间事件作为背景,特别是乾隆时期。从第一部作品《书剑恩仇录》,到《雪山飞狐》、《飞狐外传》,以及《鸳鸯刀》、《连城诀》,背景都是清朝最鼎盛时期。从时间上来说,《鹿鼎记》是金庸从起点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起点的作品。但《鹿鼎记》中的人物,早已非《书剑恩仇录》里面的角色。

作为《书剑恩仇录》中的主角,陈家洛历来被视为一个比较失败的角色。他武功高强,是红花会的总舵主,风度翩翩。在和乾隆的较量时,他却显得幼稚天真,最终心灰意冷。《鹿鼎记》中与之匹配的角色是陈近南。论武功,两人不相上下;论领导力,陈近南或许更甚一筹;论情怀,两人均以“反清复明”为己任。然而,陈近南最终的下场却是被自己效忠的郑家偷袭暗杀,没有死在战场,死在了自己人手里。相比陈家洛,陈近南显然更添悲剧色彩。

反观《鹿鼎记》的主角韦小宝,一个出身妓院、连亲生父亲都不知是谁的市井滑头,却凭借一点小聪明,因缘际会,不仅赢得康熙赏识,官场一路亨通,还在天地会、神龙教身居高位,被官员和江湖人物追捧。这是一种反讽,也是对现实最大的鞭挞。武功再高,也怕流言蜚语,正人君子、侠之大者更是如此。

在金庸的大部分作品中,英雄主角黯然离场,并非因为武功不高,而是敌不过现实,敌不过政治。萧峰便是最好的例子,其人武功盖世,对人讲义气,知恩图报,最终却在宋辽夹逼之下自杀身亡。张无忌、陈家洛、袁承志等人,皆因敌不过现实,选择退隐。就算是韦小宝,最后也选择了隐居扬州,不再参与世间纷争。

可以说,金庸先生写武侠作品,到《鹿鼎记》时方才领悟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固然值得敬佩,然而最终都要面对现实,现实更多是人性、政治和无奈。就像你再如何沉浸在武侠小说中,最终都要回到现实生活中来。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为何以《鹿鼎记》为封笔之作?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