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双儿:女性的牌坊

文/白晓野

双儿是个很有意思的姑娘。这个有意思不是指她自身的性情或事迹,而是读者对她的看法和态度,具有明显的鸿沟与对立。推崇她的,对于她的温柔、忠诚、乖巧赞不绝口,心向往之,将其视为完美的女人。不以为然的,则认为她奴性深重,毫无主见,充其量是个任人呼来呵去的小丫头。

是的,这背后隐隐浮现出了男女审美的对立。据说相当大比例的中国男性,把双儿视为最佳老婆人选。与此相对应的是相当大比例的中国女性,面带冷笑的丢回去两个字:“呵呵!”

双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她身受鳌拜制造的文字狱牵连,失去亲人,对于韦小宝手刃鳌拜心怀感恩,甘愿千里相随。她清静秀丽,性情温和,不会与人冲突。她习惯于默默的站在一边,给予韦小宝保护和照顾。心细如发,温柔体贴,无相争之机心,有相伴之坚韧。她善良单纯,人畜无害。虽武功高强,却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怎么能责怪男人喜欢这样的女子呢?双儿这种性子,相处起来如沐春风,暖洋洋的,整个人整颗心都放松下来。女性有这样一个好朋友,好闺蜜,大概也是十分信任的。

但是,双儿也有很致命的问题,表现在她的温顺乖巧有过犹不及之嫌。这种过头的柔顺,背后是她以丫环自居的自我贬低。双儿是作为礼物送给韦小宝的,虽然长期的相处使得二人之间生出深厚的感情,但双儿的内心从不敢有逾越之想。《红楼梦》中的晴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丫环的身子小姐的心,一点也不轻看自己。双儿则是,无论韦小宝把她放得多重要,她内心仍然卑微,并且是一种安之若素,浑然不自知的卑微。有人说她愚忠,倒也没有错。双儿对韦小宝的“忠”,与陈近南对台湾郑家的忠一样迂腐,无可动摇,区别仅在于,双儿更幸运些,能得小宝温柔相待。

正是这种缺乏自我意识的温顺与完美,使得双儿的形象既单调又无趣。她像一台被预设了功能的机器,不会有意外,不会有惊喜,她的一举一动永远在预料之内,简单清澈,一目了然,日复一日,就这样兀自运转着,似乎不会与人擦出任何火花。同样因温顺而被追捧的小昭,都比双儿更立体些,至少她无邪美丽的面容下,还有一点深藏的心机,让人猜不透,继而感到惊叹。

双儿的形象并不罕见,《聊斋志异》中比比皆是。那些本该精灵古怪的神鬼妖狐,在蒲松龄的笔下,变成了懂事、顺从、无私无我,甘愿奉献的女德典范。她们不在乎男人的贫穷、无德、懦弱、懒惰,甚至猥琐,对他们悉心呵护,给他们经济资助,扶助他们功成名就后,再为他们娶一房门当户对的正房,从伦理、道义、经济、生活等方面全方位无死角的付出。

这就难怪有人嗤之以鼻,回赠白眼了。此类意淫,占尽天下便宜不说,还形成一股思潮,用来衡量女性,裹胁女性,所谓“贤良淑德、温恭俭让”,成为一种模范,一种道德强迫。

本来,大千世界,多姿多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和审美,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参差多态方为正常。双儿的性情是人性的一种,作为个人来说,她是个招人怜爱的姑娘,然而当一个群体中的多数把她作为理想的标杆时,就有些说不出的病态了。

这个群体整体上精神孱弱,却在我国大行其道。这大概与儒家讲究秩序和稳定,害怕变化与失控的传统有关。表现在男女关系上便是,男性渴望完全的把控女性,这种欲望导致的行为,不是男性主动提高自我修养,使自己更强更有力,而是要求女性越来越顺从,越来越柔弱无骨,宋明理学兴起之后,这种趋势尤其明显。三从四德,贞节烈女实质都一样,在满足男性的权力欲与虚荣心的同时,成为他们自身孱弱的遮羞布。有心理学家指出,时至今日,许多中国男人找老婆,仍像小孩在找妈,他们自身太弱,缺乏安全感,却又高度自恋,他们需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一个以他为中心,不会有冲突与压力,永远顺着他、呵护着他的活人偶。

女性需不需要柔软顺从的一面,当然需要。在发生爱情的两个人之间,顺从、呵护、体贴都是常态,就像小龙女本性冷若冰霜,爱上了杨过,便凡事以他为念,温顺至极。丁珰是个不让人的妖女,对心上人石中玉,则百般纵容,连他的好色风流都不放在心上。任盈盈、赵敏、殷素素无不如此。唯有以自由和独立意志为前提,方有健康平等的顺从。这种顺从,是爱情的表现,是恋人之间的情趣,并且往往是相互的。

双儿显然不是。在她的认知里,自己仍旧是报恩的礼物。她的顺从里,更多的是伦理,是道德,是不把自己当爱人的卑微,二人感情甚笃,也无法掩盖这种心理上不平等的关系。

时代发展到今天,女性不再被禁锢在深深庭院里,开始有自我的追求,也敢于表露自己的野心,证明自己的价值。与之相应的是,越来越多的女子渴望遇到能够欣赏她的男子,像西方那些充满活力和进取心的女性一样,因自我的真实和精彩而被爱慕,而不仅仅因为僵化单一的所谓“传统美德”。这种渴望,既是对自我的肯定,也是对棋逢对手的期盼。一个真正强大的男性,不会在意那些加诸在女性身上的条条框框,两颗互相欣赏的心,或许会闹得天翻地覆,但更会成为彼此的灵感和火花,擦出别样的快乐。

所以,双儿所承载的质疑和骂名,未必是冲着她本人而来。她就像一个守节的烈女,本来只是个人选择,旁人或许不赞成,事不关己,也不至于愤恨。但由于她树立了这样一种标准,并在不同因素的作用下形成一股强大的思潮,致使更多的人被裹胁着扛上枷锁时,她的奉献与柔顺,便成了一座牌坊,惹得众人侧目而视。在男女双方对双儿截然不同的态度里,或许隐藏着传统与现代深刻的观念冲突和矛盾。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双儿:女性的牌坊》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5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