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全庸客栈老阿姨外传之错别字

文/triclosan

【按】本帖在新浪金庸客栈被删近百次。

本剧情节完全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勿自作多情对号入座

第一幕

第一场

[场景:新良全庸客栈,大堂,白天,人来人往过客,投宿者稀少。]

(一位年纪四五十岁,长得活似宋江的老阿姨,腋下夹一本《新华字典》上,在大堂桌边坐下。一手纸,一手笔,一面翻《新华字典》,一面向来来往往者说:)

泮芉:“以下是泮芉我今天学习(温习)过的字,平时这些字我是很熟悉,但我的毛笔毛不好,无法写它们出来: 龌龊、擤鼻子、乜斜、呷茶、一抔、狡黠、耄耋之年、裨益,裨睨、”

泮芉:“为什么我忽然对汉字认真起来了?当然,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被某人当面责难、讽刺,他说我居然连‘一抔黄土’的‘抔’字都不会写。我告诉他,我并非真的不会写这个字,只是不会读而已。大家都知道,一个字会写不会读当然算认识了,会读不会写也当然算认识了,怎么可以说我不认识这个字呢?……我感觉我被深深地伤害了。……..”(哭)

全庸人:“对啊,对啊!泮芉说得有道理!!会一个字,会写,不会读,或者会读,不会写,明明都算会了!泮芉是文化人!!泮芉有水平!!!欧耶!”

(一个客官triclosan0000经过,看了看做戏一样叫屈的中年女人,奇怪)
triclosan0000:“这位大姐读书怎么在公众地方读?哦,原来是写了错字在外面被人家指出,跑到这里拎一堆生僻词出来显摆自己有文化呀?”(走近一步,看那堆生词)“哈,为显摆水平的词里还是有错别字,看来,这位大姐的水平还不是普通一般的‘高’……待我说她一说。”

triclosan0000 :“写错字了被人指出不是很正常的事么?怎么就被伤害了呢?也太金贵了一点吧。可能你又要被“伤害”一次了,这里就有错别字,去好好查查字典吧。”

泮芉(看了triclosan0000一眼,起立,躬身):“是,是,先生批评的是,谢谢了。我马上查字典去。”
(泮芉下。)

全庸人(喝采):“好!泮芉真谦虚。”
triclosan0000(暗中点头):“看来,倒是我小人之心,一会儿她找不出,告诉她好了”。

第二场

[场景:全庸客栈,二楼,泮芉房间]

泮芉(看了看自己写的字):“错别字?哼,查字典?哼,老娘的水平比你丫高多少倍?叫我查字典?神经病!待老娘装神弄鬼去玩死你丫。”

第三场

[场景:全庸客栈,大堂,晚上,三两客官坐着喝酒,triclosan0000独坐一桌。]

(泮芉满面涂脂,穿马甲上。马甲上写着“专业跳大神” 。一面跳大神,一面挨近triclosan0000。)

triclosan0000(吓得弹起身,惊叫):“妈啊,这是什么老妖怪哇?”定睛一看:“原来是泮芉啊?她装神弄鬼干啥?刚才明明一派端正,怎么这会儿弄成这副鬼模样?……且看她搞什么鬼。”

泮芉(尖起嗓门):“偶是跳大神的,没文化,写字有点笔误实在不算什么吧?至于用那么重的话说泮芉芉MM吗?”

triclosan0000:“这么老的老阿姨了,还管自已叫泮芉芉MM?恶心死人偿不偿命啊?”
(triclosan0000跑到一边狂吐。)

全庸人(七嘴八舌):“没错,没错,咱们的泮芉芉小MM被欺负了。”

triclosan0000(好不容易止住呕吐):“写错别字没有什么,被人指出也是平常小事。怎么‘她’会觉得很受‘伤害’呢?你还是去劝劝‘她’,‘她’这样的水平出来行走江湖,被‘伤害’看来是难免的了。”

泮芉(尖起嗓门):“泮芉芉MM的这些字偶也看不出明显的别字。偶也拿不准,还请阁下多指教啊。”
triclosan0000(笑了笑):“那你请‘她’亲自来问吧。”

(泮芉整了整身上“专门跳大神”的马甲。)
泮芉(尖起嗓门,恨恨地):“你不就是那谁那谁嘛,谁不知道你穿马甲啊?谁不知道那谁那谁有神经病啊?就是想欺负泮芉芉MM呗。”
(泮芉下。)

triclosan0000(一脸迷茫):“那谁谁谁是谁?指出她的错别字,怎么就是欺负她了?看不惯特别金贵的面孔、装神弄鬼的行为,怎么反成了我穿马甲?”

全庸人(齐呼):“没错!没错!泮芉芉小MM,人见人爱!老流氓因爱生恨,就来欺负咱泮芉芉小MM了。什么?什么?这件事因为泮芉芉小MM写错别字?写几个错字有什么大不了的?出来做戏叫屈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装神弄神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喜欢,我们就喜欢!泮芉芉小MM,错别字写得好!”

(片刻,泮芉面露得色,穿狐狸皮做的马甲上)
泮芉:“感谢全庸客栈人,写错别字的人是快乐而随性的,不让人写错别字的人都是死板的~~~”

一众全庸客栈人(齐呼):“是啊,对啊,泮芉芉小MM说得太对了!太好了!!泮芉芉小MM写错别字都写得这么好!!就算她写了错别字,我也一样喜欢她!”
triclosan0000(看得目瞪口呆):“我这是在哪里?在疯人院?”

第二幕

第一场

[场景:全庸客栈,半夜,大堂人更少。]

(泮芉披着另一件马甲上,马甲上写着“半芉”。泮芉将一张张帖子往全庸客栈墙上公众告示版上贴。)

(看着泮芉装神弄鬼演了半天戏的triclosan0000强压怒火,走过去)
triclosan0000:“错别字找出来了没有?”
(泮芉理也不理,继续贴。)
triclosan0000(压着火):“跟你说话,没听见吧?我再问一声……”
泮芉(头也不回):“我不回答你是我懒得理你。”
triclosan0000(诧异):“那刚才很有礼貎地说要回去查字典?”
泮芉(甩了一个白眼,自己哼哼):“刚才那么多人看着,姿态,什么叫摆姿态?这白痴没见识过老娘的演戏天份!”
(泮芉不理triclosan0000,扭身跑开,站到桌子上,“唰”地一声拉开一幅字,上面写满各种高深难字)
泮芉(高声喊):“这些字你能读正确吗?”(扭头自言自语):“跟老娘来叫板,你丫什么水平啊!”
triclosan0000(指着墙上泮芉的帖子):“这些字你能写正确吗:裨睨。。。。。。看来你的字典要换一换了。”
泮芉(跳下桌子):“我不是写错别字,是一时粗心打错的!”
triclosan0000(笑):“那你可要细心一点,这样的水平出来玩,怎么可能不受‘伤害’”?

(泮芉脸色大变,咬牙切齿,怨气十足下。)

(一会儿,泮芉披上“专门跳大神”马甲扭摆而上)
泮芉(尖起嗓门):“泮芉芉MM小可怜哦,你不就是那谁那谁,心理阴晦要伤害泮芉芉MM”。
(triclosan0000忍不住又吐,吐完,返身也在客栈公告板上贴:“老阿姨,披上马甲,管自已叫‘泮芉芉MM’”)

第二场

[场景:全庸客栈,账房内。]

(翁独吊捧着水烟壶上)
翁独吊:(望望客栈大堂前台后面挂着的“客栈早年精品库存”,“客栈史前博物馆”,“旧版客栈写手名册”,嘿嘿一笑,自言自语)“老子祖上先前也阔过嘛。。。”
翁独吊:(挥挥手,招呼前台小二)“把那些上面的灰掸一掸,擦擦干净,啊~~~我们客栈先前也阔过的么。。。”
(翁独吊猛地瞥见前台上放着的“最新论坛兴旺排行榜”上,全庸客栈第80名的排位,勃然大怒)
翁独吊(怒吼,抬脚踢了小二一脚)“小二,谁叫你把这东西放这里的?还不快拿出去扔掉!烧了!!快!”

(翁独吊巡视客栈墙上贴的贴子)

翁独吊(自言自语):“老子翁独吊,外号岳不群,掌管全庸客栈,平日也经常装鬼弄神为娱乐,……现在虽然人气少了一点,那可不是我打理得不好;虽然人少,人才可不少,看看咱镇栈之宝泮芉小MM,文章写得顶刮刮,水平高过太平洋!比什么托尔斯泰强多少?不过,她就是写得太少了,少得和她的年纪一样轻,天天几长篇哪里足够?冷清清的客栈得靠她赶跑逆我者。

(翁独吊发现了墙上泮芉的帖子)

翁独吊:“哇呀,泮芉芉小MM也在装神弄鬼了哈? 很好很好!哇呀,泮芉芉小MM骗人技术不过硬,被人点破了?这不是沾污我岳不群的名号,待我老吊撕了去。什么?公众地方,要公平?放他娘的屁”(捂住嘴巴,张望)“哈,幸好没人,差点破坏我老吊这件主衣服的形象。”(整理衣衫)“什么?公众地方,要公平?放他高堂肠胃里产生从肛门出来的有味道的气!”

翁独吊(偷偷摸摸,小心翼翼撕去夹在泮芉帖子中的triclosan0000帖子,扔掉,唱):……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
得得,锵锵!
……
得得,锵锵,得,锵令锵!
我手执钢鞭将你打……”

(翁独吊鬼鬼祟祟退下。)

(一会儿,triclosan0000上,一看,大惊)
triclosan0000:“啊?我帖子呢?这里不是公众发言场所吗?有这样徇私公然偏袒的掌柜?”
triclosan(愤然又上帖):“请掌柜给一个理由,我这帖犯了哪条?要这么公然偏袒,不如掌柜一并做手脚将泮芉帖子里的错别字也改了吧。”

第三场

[场景:全庸客栈,二楼,泮芉房间。]

泮芉:“他妈的!他妈的!气死老娘了,怎么这么显眼的字会错呢?他奶奶的!他奶奶的!幸好在这全庸客栈,全是庸才,加上老娘应变奇快,说一时粗心弄错边旁了,不会读和弄错边旁,算什么错别字?哈哈哈哈,就那triclosan0000王八蛋烦死老娘了,非嚷嚷老娘披马甲的事,不让老娘保持斯文假相,非要老娘暴露真面相去破口大骂?”

翁独吊(在外轻叩木门):“泮芉芉小MM睡了没有?”
泮芉(蘸点口水涂在脸上,哽咽):“睡什么啊?被条疯狗追着咬到现在。小MM我好命苦啊~~~”
(泮芉拉开门,翁独吊笑嘻嘻地步入)
翁独吊:“泮芉芉小MM放心,本岳不群已替你将小子嚷你披马甲事的帖子处理了。不过,想不到这小子真是一个神经病,不屈不挠地叫唤出来,待本岳不群明天披上马甲叫上哥儿们一起上,好好收拾这小子,现在再删就不好看了。”
泮芉:“吊哥哥,你可要替小妹我作主啊,呜呜呜。”
翁独吊:“放心吧,泮芉芉小MM,全客栈就数你最年轻、最金贵,本岳不群不保护你保护谁?”
(翁独吊下。)

泮芉(关好门,大笑):“哈哈哈哈,有人出手了,老娘继续装斯文、骗同情,全庸这群庸人很容易骗的,哈哈哈哈,老娘会做戏,会做很多戏....”

第三幕

第一场

[场景:全庸客栈,大堂,白天,人来人往。]

(衣冠楚楚的翁独吊上,走到正在用早饭的triclosan0000面前)
翁独吊:“这位兄台,帖子不是我撕的,在这投宿的,都知道这里经常会有一阵穿堂风,高兴吹走谁的帖子就吹走谁的。说我是在维护谁那就言重了,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的事儿做不得啊~~~”

triclosan0000:“同样的穿堂风,不吹走上下左右的帖子?同样的帖子,再上又不被吹走了?好一个人工智能的穿堂风!”

翁独吊:“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的事儿做不得,所以我度了你腹,也只好假装没度过。关于这里的穿堂风,不能以常理度之。反正高兴吹走谁的就吹走谁,高兴留哪帖就留哪帖,人有情穿堂风无情,所以做肯定不是我做的。虽然它远远达不到人工智能,但喜好完全按照我心思,你滴明白?”

triclosan0000(惊诧):“那就是说‘我这里就是不讲理的!’?”

翁独吊(大笑):“哈哈哈,至于泮芉芉小MM么,我们这里都这样称呼的,不光管老阿姨叫小MM,还不分男女都叫MM呢,当然,你没练葵花宝典,不同我岳不群,你是不会明白我们被叫为MM的那种兴奋的。哈哈哈。”

(triclosan0000听得满脸惊骇。)

(全庸人群中走出一人,拉拉triclosan0000的衣角)
车二:“小生车二,这位兄位不要跟这里掌柜较真了,这地方,全这副模样。兄台可以另找一佳处投宿。”
triclosan0000(苦笑):“这里真像华山派。”

翁独吊:“哈哈哈,我出去玩,不理你不等于不尊重你,理泮芉芉小MM并不等于很尊重她。哈哈哈。”
(翁独吊下。)

第二场

[场景:账房内,坐着二男二女,帐台上一堆马甲。]

翁独吊(进门,低声):“哪位兄弟去收拾那小子一顿?”

(一个大汉,面目祥和,端坐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讨论区大便马甲:“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讨论区大便马甲念毕,抽起一件马甲,上书“讨论区大便马甲”,跳起身飞奔出去。)

(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站起身,拎起一件马甲)
客栈碟儿:“并肩子上啊,让他见识见识咱们的江湖道义。”
翁独吊进:“碟妺,是江湖义气,不是道义。”
(姑娘当听不见,一阵风也似地去了。)

(中年宋江型妇女也站起身,在马甲堆面前看了看)
泮芉(自言自语):“这件马甲被丫叫破,其它的又没合身的,NND,老娘怕丫的?”
(泮芉拎起“专门跳大神”马甲披上,也冲了出去。)

第三场

[场景:全庸客栈,大堂,白天,人来人往。]

(triclosan0000临窗坐着,独自品茗。一脸笑嘻嘻的,不知偷乐什么。)

(“讨论区大便马甲”飞奔上来,冲着triclosan0000后背就是一拳):“这是哪个SB啊?真他妈的比二椅子还叽歪。”

全庸人(纷纷避让):“太好了,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活得不耐烦了,来这里跟咱掌柜叫板。好像不知道咱掌柜们的打手本色,以前来的人,稍微有点不恭,第二天就人间蒸发,骨头也没找一根,只在肉包子里找到一根鸟毛。”

triclosan0000(好像没动身体):“啊?这里还养着打手?”
(“讨论区大便马甲”力道虽足,却是打空,一个趔趄。)
讨论区大便马甲:(脸涨得通红)“我不是翁不群,我不是翁不群,你是狗,你是狗,哪,我说的,你不许反驳啊!你个SB!”

triclosan0000:“什么乱七八糟的,幼儿园小孩子来学人斗嘴吵架?小孩子怎么说粗口?”

(“讨论区大便马甲”用力过猛,马甲破了,一裂为二,露出里面的写着“冷调烂猫”的马甲,冷调烂猫一点也没察觉,继续大声吆喝)
冷调烂猫(大声):“告诉你吧,SB二字,已经是很文明的词组了,你居然说是粗口!” (他拉起所有衣服,指了指胸口,当胸刺青刺着二个大字:“SB” )“看见没有看见没有?SB对我来说,就是‘文明’的意思。在我的字典里,骂人SB并不算粗口。”

triclosan0000:“你的字典管我啥事?你们这里的人怎么都爱翻字典?人手一本红宝书?当然,还有人翻了字典也没用,照样错字连天。”

(泮芉披着“专门跳大神”马甲奔上,在门口听见,立刻脱下马甲扔地上,冲进去)
泮芉:“我没有写错别字,我只是不会读,不会写而已!你这样说是叫我坐实没有水平之名?”
(泮芉转身飞奔出去,拾起马甲套身上,又回进来)。
泮芉(尖起嗓子):“NND,什么SB都有,还是很没品的叽歪。”

triclosan0000(苦笑,摇头):“叽歪还分有品没品的?”
triclosan0000(转身对冷调烂猫):“你好像马甲破了。”
(冷调烂猫大吃一惊)
冷调烂猫(低头一看):“老子没空陪你玩了,中午没吃到水煮鱼,满肚子是气,骂完你,气消了五分之一,我量过了。你可以滚蛋了。”
(冷调烂猫一面说,一面飞快地滚蛋了 。走出客栈门,扔下破马甲,又恢复一脸祥和)
冷调烂猫(嘴里念道):“身是二椅子,脸是鸳鸯谱。时时玩变脸,处处耍无赖。”

(客栈碟儿上,只看见嘴在动,话源源不断滚出,没有人听得明白她在说什么)(triclosan0000努力听了半天,才听见一两句)
客栈碟儿:“你不爱叫,可以不叫。你不爱听,可以不听。你不爱看,可以不看。”
triclosan0000:“‘你不爱叫,可以不叫。你不爱听,可以不听。你不爱看,可以不看。’ 你自己有这样的信条,又何必来看不惯我跟我理论?不是自相矛盾么?”
客栈碟儿:“雷锋说过,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不管了,我要扫你。”
triclosan0000:“你还是多读点书吧,雷锋是这么说的么?”
客栈碟儿(满脸自豪):“我不读书是出了名的。”
triclosan0000(惊诧):“啊呀,这里的人怎么以不读书和写错别字为荣?”

(一群马甲纷纷下。)

第四幕

第一场

[场景:全庸客栈,大堂,白天,人来人往过客,投宿者稀少。]

(一位长得活似宋江的老阿姨穿着“半芉”背心,捧着几封家书上,往大堂中间桌子一坐,将家书一封封向大众朗读。读完,掏出手绢,嚎啕大哭)
泮芉(哭):“我就要死了啊,我就要死了啊!儿啊,以后老娘再也不能宝贝你了啦,爹啊娘啊,这是我儿子的学费,弟弟啊,你快点娶媳妇;同事啊你只是我同事,我也肯夸你真漂亮,我气度多大啊我为人多好?我还教你烧菜以显示你的脑袋不灵光,今天我到这里来唱一唱啊唱一唱。”

全庸人(七嘴八舌):“泮芉芉小MM真是惨了,泮芉芉小MM真是苦了,泮芉芉小MM就要死了。泮芉芉小MM得了什么絶症?”

泮芉(用手绢抹眼泪):“我这样的病不算什么,很容易治好。可是我觉得自己不好,一点都不好。反正就要死了!”

triclosan0000(扬声大笑起来):“是啊,谁会对这么一位身患绝症的当代阿信兼大长今版女性过不去?客栈里的大侠们还不得赶紧同情,纷纷出手,江湖救老?”

(全庸人中走出二人)
路人甲:“算了,泮阿姨也是心情不好,别逗她了。”
路人乙:“这位泮阿姨脾气也不好,以前跟人一言不合,就扬言要骟了人家。”
泮芉(猛地跳起来,将张老脸逼近乙):“你看我现在,你看我现在,形象多么正面?”

triclosan0000(叹气):“是啊,披上“专门跳大神”马甲就可以装神弄鬼了。”
泮芉(一个大动作转身,面对triclosan0000):“不是我,我才不会披马甲,我一件马甲也没有。”
triclosan0000(指了指泮芉身上的“半芉”马甲):“请问这是什么?”
泮芉:“不是我,我不能出来说话,我嗓子完全发不出声音的。”
triclosan0000:“请问你现在发出的是什么?”
泮芉:“你真无耻!我去睡觉了。”

(泮芉转身下。)

第二场

[场景:全庸客栈,半夜,大堂一些夜客。]

(泮芉披着“半芉”的马甲,在大堂穿来穿去,逢人堆笑打招呼)
泮芉(笑盈盈):“这位大爷,你好久没来了哦。”“啊呀,这位客官,你最近懒惰了,灌溉不够勤劳了哦。”“哟,这位老朋友,我期待ing…….”

(triclosan0000亦步亦趋,跟在泮芉后面,泮芉每说一句,就在后面说)
triclosan0000:“泮芉老阿姨,你的嗓子,你不是说你嗓子完全发不出声音的吗?你怎么不哑了啊?”

(突然,冒出七八个蒙面马甲,其中一个马甲上写着“护舒‧文林”的举起棒子,一棒子打在triclosan0000头上。triclosan0000昏倒在地,七八个蒙面马甲立刻用封箱带封住triclosan0000的嘴。)

“护舒‧文林”(大叫):“我只是要发泄!我只是要发泄!我只是要发泄!”
众马甲(一边对triclosan0000拳打脚踢,一边兴奋大叫):“泄!泄!泄!泄!泄!”

翁独吊(在一旁高声叫):“我封我封我封封封封!”
众马甲(一边对triclosan0000拳打脚踢,一边兴奋大叫):“封!封!封!封!封!”

二掌柜低级分析(凑上去打,高声叫):“我删我删我删删删删!”
众马甲(一边对triclosan0000拳打脚踢,一边兴奋大跳大叫):“删!删!删!删!删!”

(众马甲将triclosan0000抬手抬脚抬出全庸客栈,扔向后街垃圾桶,然后载歌载舞跳回全庸客栈)
众马甲(齐唱):“没有道理,就是封你!没有道理,就是删你!没有道理,就是骂你!没有道理,就是撵你!没有道理,我们的掌柜就是道理!”。

第三场

[场景:全庸客栈,白天,大堂,冷清清。]

(一个宋江型中年妇女坐在当堂,右手一“杯”黄土,“裨”睨着全庸客栈。)

(扫地出门了triclosan0000,大掌柜翁独吊、二掌柜低级分析,其它分不清种类的,究竟是掌柜或打手或马甲的冷调烂猫、护舒‧文林、客栈碟儿、小醉虾喜气洋洋出来了。)

(泮芉慌忙又蘸点口水涂在脸上,可惜面没弄湿,粉倒去了一大块,露出里面黑黑的。)
泮芉(起身,哽咽):“给客栈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辛苦你们打了一夜。”

众人(大笑):“哈哈哈哈,没事没事。泮芉芉小MM尽管在这里裨睨。有我们在,任谁也不敢用‘睥’睨这样的错别字!”

泮芉(得意大笑):“哈哈哈哈,小子跟老娘来过不去!还真不知道老娘的手段”(突然发觉失态,捂嘴,细声细气地)“是不知道各位大哥的手段。”

翁独吊:“现在终于都是正经人只说正经的话了,咱们来开门接客吧。”
众人:“好!”

(低级分析,冷调烂猫、护舒‧文林、客栈碟儿、小醉虾四五个人从账房里取出一堆马甲,大家披着,轮流跑到柜台前)
“掌柜,投宿。”
“掌柜,我也投宿。”
“掌柜,您这儿真好啊!”
“掌柜,咱全庸客栈生意太兴隆了!”
“哈哈哈哈,是啊,四海内皆兄弟,来的都是客。”
“是啊,掌柜,您这里最公道了。”
“是啊,是啊,是啊……..”

 

“掌柜,投宿。”
(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衣衫被扯得破破烂烂的triclosan0000站在门口,笑眯眯地。)

 

[剧终]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全庸客栈老阿姨外传之错别字》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53.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