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黄蓉牵着杨过的手?

文/阿特兰蒂斯

金庸小说历经多次修订,其中若干原本牵强不合理处,均已删除或改写。但近阅神雕,却发现其中一节仍小有瑕疵。今将其提出,顺便歪论一番。

话说杨过假扮乞丐,于英雄宴中再见黄蓉;其第一印象,原著中是这么写的:

杨过心想:“原来郭伯母竟是这般美貌,小时候我却不觉得。”

其后杨过与郭芙等,偷窥黄蓉传授鲁有脚打狗棒法,黄蓉与杨过在大树下谈话。原文略以:

“……都是真情流露,将从前相互不满之情,豁然消解……杨过竟然破涕为笑…黄蓉说了一会话,觉得腹中隐隐有些疼痛,慢慢站起,说道:‘咱们回去罢。’携著他手,缓步而行。”

看到这里,问题就出现了。当时黄蓉约为33到34岁,杨过约18到19岁,试想以宋明礼教之严,黄蓉杨过俩人,能携手而行吗?就算江湖中人较不拘礼,但杨过已然长大成人,黄蓉又一向端庄贞节,这手能牵的下去吗?

事实上就算在今日,男女携手而行,仍代表一种特殊关系;若非夫妻,便为情侣;其他就算是父女、母子,亦甚少有此亲匿行为。书中黄蓉杨过俩人,携手而行,岂非太也不合情理?

紧接著原著中说道:

黄蓉只感丹田中气息越来越不顺畅,皱著眉头道:“明儿再说,我……我不舒服。”杨过见她脸色灰白,不禁担心,只觉她手掌有些阴凉,大著胆子暗自运气,将一股热力从手掌上传了过去。黄蓉感到他传来的内力绵绵密密……体内大为受用,片刻之间,她逆转的气血已归顺畅,双颊现出晕红。

照书中叙述,俩人不但携手而行,且久久不放;杨过甚至还运气替黄蓉疗伤。这运气疗伤属于体内按摩之一种,无论施者受者,均会和对方发生密切感应。杨过血气方刚,黄蓉年华正盛,在此种情况下,难道彼此心中不会胡思乱想?

原著既然这么写,我们就试著分析一下,当时俩人的心情与反应。以杨过而言,其对小龙女是一片痴心,但那是发乎情,止乎礼的纯纯之爱。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像他这种年龄的男人,在情与欲之间,常可一分为二的。也就是有情不见得有欲,有欲也不一定需情。那么杨过对黄蓉,到底是情重还是欲多呢?笔者几乎可以断言,杨过对于黄蓉,绝对是欲胜于情。此由其见黄蓉之第一印象,便可窥知一二。

杨过除小龙女外,接触过的女子也不少,郭芙、完颜萍、陆无双、洪凌波、李莫愁等,个个也都是美女。但彼等均为处子之身,因此可爱有余,性感不足;但黄蓉较诸上述各女,可是大大不同。已为人妻为人母的黄蓉,经过男性的滋润,无论体态风情,均非未经人道的处子所可比拟,她周身散发出的,是成熟美妇独具的风味。况且其时黄蓉有孕在身,孕妇慵懒妩媚的风情,自亦给予杨过全新的感受。

黄蓉的小手棉软滑腻,牵手又是肌肤相亲的亲匿行为,试想当杨过握著成熟美艳的黄蓉,那柔若无骨的纤纤小手,他初期的感觉,定然是如触电般的震撼吧?前面说过,其时礼教甚严,男女携手乃非同小可之事;血气方刚的杨过,嗅著黄蓉身上的淡淡幽香,握著黄蓉软棉棉的小手,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呢?

反过来再看黄蓉,这位智计百出,聪明绝顶的女诸葛,牵著年轻男子杨过的手,她又会有如何的感受呢?黄蓉对自己美貌的魅力,一向知之甚明,因此平日也大违本性,表现的端庄严肃,以避免他人不当联想。我们可以大胆假设,黄蓉除了郭靖之外,从来没有如此亲匿的牵过其他男人的手。如今她一时冲动,主动牵著杨过,当俩人手掌互触的一刹那,其震撼刺激亦绝不会弱于杨过。

她思虑灵巧,心眼本多,对杨过又怀有戒心,当俩人肌肤相亲,携手同行之时,各种希奇古怪的想法,自必纷至沓来;这其中自必包括,揣测杨过的心中想法。而当杨过运气助其疗伤,一股暖烘烘的热流在其下腹奔窜,抚平她不顺的气血,使她体内大为受用。她双颊现出晕红,于是向杨过嫣然一笑,意甚嘉许。

原文中的“大为受用”、“双颊现出晕红”,可是大有玄机,值得深究。这大为受用翻成白话,就是非常舒服的意思;试想,黄蓉原本不舒服,现杨过运气助其疗伤,充其量是止住难过疼痛,怎么会非常舒服呢?如仅以一般的眼光,是看不出其中奥妙的,这一定要以不普通眼观看,才能察觉其中蹊跷。

前面说过,运气疗伤属于体内按摩之一种,无论施者受者,均会和对方发生密切感应。杨过手中传来一股热流,在其下腹往返按摩,一方面可止住她翻腾的气血,另一方面恐怕也有激发情欲的爱抚功效。原文中说,黄蓉“双颊现出晕红”,恰好证明了此种推想。黄蓉定是在疗伤过程中,感受到异样的煽情滋味,因此在不好意思的情形下,才会“双颊现出晕红”。

最后她对杨过一笑,意甚嘉许。金庸用“意甚嘉许”涵盖一切,其实白话点说,可能是这个意思:“看不出来你这死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倒弄得人家痒兮兮的,好舒服呢!”。

哈哈!信口开河,各位可别当真啊!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黄蓉牵着杨过的手?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