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黄蓉:雕刻幸福

文/白晓野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章,黄蓉被裘千仞所伤后,到一灯大师处求医。一灯大师柔声安慰:“孩子,你不用怕,放心好啦。”然后扶着她坐在蒲团之上。书中写道:“黄蓉一生之中从未有人如此慈祥相待,这时听了一灯这几句温暖之极的话,就像忽然遇到了她从未见过面的亲娘,受伤以来的种种痛楚委屈苦忍已久,到这时再也克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难怪黄蓉会选择郭靖这样的男人,她实在是个很缺少家庭温暖的女孩。相府千金约会穷苦书生,七仙女爱上董永,伶俐女孩选择傻小子,向来是传说中很经典的组合。这其中固然有“拙”与“巧”的互补,更有弥补缺失的心理。相府千金缺乏刺激,七仙女缺乏平常,黄蓉缺得是呵护和安全感。

黄老邪行事古怪,虽怜幼女,却视她是一个平辈好友,父女之爱深藏不露。黄老邪把黄蓉教得武艺俱全,二人像朋友、像知音、有时甚至像两个拌嘴吵架的孩子,唯独缺乏普通家庭的温情、亲密和归属感。郭靖于黄蓉而言,恰恰最不具有朋友的气质,他不懂黄蓉的灵与巧,洪七公直呼“牛嚼牡丹,可惜可惜”,但他的憨厚和对人情的眷恋重视让黄蓉可以安心的放纵刁蛮,他如父如兄,放松了黄蓉挑剔提防的心灵。

然而生活并非《天仙配》,具体到婚姻,还有许多条件。俗一点说,要门当户对,励志一点说,相遇时可以一无所有,但慢慢的男人需要成长,需要担当。于是那与相府千金私会后花园的书生,终究是要去考取功名的。黄蓉当然也深知黄老邪很难接受郭靖,于是她秀出自己绝佳的厨艺,哄得洪七公馋虫直闹,只为了让七公这一流高手多教她的傻哥哥几招。

黄蓉表面上精灵古怪,实际上却深谙生活之道。她不仅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也有足够的本事去帮助自己的爱人获得俗世的成长。她的刁蛮和机灵适时而发,哄得南帝北丐这样出世的老年人,都生出慈爱孙辈之心来。她与靖哥哥的相处,在无关痛痒时,会撒娇使性子发脾气,但一涉及到是非与原则,她总是乖乖的,隐忍不发。郭靖坚持诚信要迎娶华筝、因江南五怪惨死桃花岛而心生间隙两件事,黄蓉都处理得大方得体,让郭靖愈加内疚和怜惜。蓉儿哪里是个妖女,分明是圆融、聪慧、娇俏可人的小冤家。

靖蓉结合之后,原本怪僻、清高的桃花岛变得其乐融融。郭芙、武家兄弟在岛上玩闹嘻戏,柯公公也拄着拐杖享受天伦之乐。黄老邪享受不了这乱哄哄的热闹,四方云游去了。桃花岛更成了人间乐园,嘈杂,琐屑,但温情脉脉。享受过平淡之后,她又全身心的与夫君站在一起,守护襄阳。于大风大浪中,呵护小室小家。所以,不管靖蓉恋看上去有多不般配,黄蓉渴望的,郭靖能给。这就足够保证黄蓉的幸福生活。

是的,蓉儿本非世外仙殊,她是一朵摇曳在红尘中的富贵花。所以,《神雕侠侣》中那个变得有些庸俗、狭隘的黄蓉不足为奇,那是她仅追求烟火人生所须付出的代价。

但是,读者仍是不免心有不快。黄蓉毕竟是黄老邪的女儿,除了聪明灵巧,自有其殊俗之处。当郭靖决定信守承诺跟华筝在一起时,黄蓉说道:“爹,他要娶别人,那我也嫁别人。他心中只有我一个,那我心中也只有他一个。”黄药师道:“哈,桃花岛的女儿不能吃亏,那倒也不错。要是你嫁的人不许你跟他好呢?”黄蓉道:“哼,谁敢拦我?我是你的女儿啊。”

这场对答把婚姻解构如儿戏,二人却说得旁若无人。以此性情观之,杨过与小龙女的师徒之恋,黄蓉本不会有什么非议,但她偏偏成了阻碍杨龙之恋最多的那个人。与其说这出自黄蓉本心,倒不如说她是在维护夫君的伦理观和价值观。中年郭靖虽成长为一代大侠,但对待伦理道德少了年轻时的敦厚,反而多了几分固执与生硬。黄蓉没有与他互补,还追随并强化了郭靖的僵化。读者细观之,这明亮伶俐的少女沾染宝玉嘴中死鱼眼珠子的气质,终不免有一丝遗憾。

幸福的模样本非千篇一律。好的爱情,在弥补对方缺失的同时,亦能让对方释放更耀眼的光芒。除了相濡以沫的温情,还有高山流水的相知。黄蓉的爱情,使她遗失了一部分自我。她的幸福,有浓厚的雕琢痕迹,就像一件精致的雕刻,美则美矣,却僵化、静止,并且随着岁月流逝而变得黯淡、陈旧、腐朽。嫁给郭靖的黄蓉,变成了雕在木头上的鸟,失去了丰富和无限可能。这结果,就像看到《战争与和平》中,美丽轻盈的娜塔莎变成身材肥胖走形的家庭妇女一样令人失落,尽管,她本人非常幸福。

偶尔,我能在字里行间读出黄蓉的寂寞。霍都王子夜闯襄阳城时,平日让她操心呵护的武氏兄弟呆如木鸡,黄蓉的计谋如对牛弹琴,丝毫得不到回应,危机解除后,想起霍都那句“好厉害的棒法,好脓包的徒弟”,不禁微微叹息;绝情谷中,黄蓉装疯点化失去理智的裘千仞,她的亲人全都傻了眼不明就里不知所措,唯独一灯大师,能做她的知音,颔首微笑;襄阳鏖战,郭靖听说杨过坠入绝情谷底,连连责备黄蓉舍他而去,羞得蓉儿满脸通红,又是一灯大师,明了黄蓉当时已尽了全力。

从艺术形象上来说,黄蓉算是金庸笔下最生动的人物。唯有她,是流动的,变化的,有岁月感的。射雕的黄蓉与神雕的黄蓉相对比,满溢出作者对世俗生活与女性选择的洞悉。作者是何意图不得而知,而读者是羡慕黄蓉还是反思黄蓉,充分暴露了其对爱情、自我与世俗的立场。千年以来,女子寻求归宿与稳固,这无可厚非,但我更希望看到以黄蓉这样的资质,不要为了“0.5+0.5=1”的完整而剪除原本风流灵巧的自我,如果能够更勇敢一点,独立一点,去追逐“1+1〉2”的升华,也许能打破宝玉的魔咒,少一些“死鱼眼珠子”的诞生,多几分女性的魅力与传奇。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黄蓉:雕刻幸福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