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杨康:冰炭在怀,谁之过欤?

文/白晓野

陈可辛电影《亲爱的》,在讲述被拐卖儿童父母艰难心路的同时,提到了被找回儿童心理上的二次伤害问题。尽管孩子的亲生父母难免会对买卖儿童的行为主体深恶痛绝,却不得不面对孩子对养父母也会产生情感和信任的难题。而这,决非简单的是非立场能解决的困境。

假如把事件再推得极端一点,养父母不仅对自己呵护备至,且条件优越,能提供更好的生活水平和未来发展,而亲生父母贫寒低微,生存如在泥沼,乍得真相的孩子会偏向谁呢?

杨康的挣扎与悲剧便起于此。顺风顺水的生活遭遇狂风乍起,要面对一个翻天覆地的真相,无论你是英雄豪杰、贵族子弟还是平民百姓,都逃不过一段极为矛盾的心理过程。这种矛盾,既有情感上的挣扎,又夹杂着利益权衡。

杨铁心出现之前,杨康作为金国小王爷,既缺乏母亲的教导,又没有一个耐心的师傅,在绮罗丛与阿谀奉承中长大,自然具有纨绔子弟的骄纵、任性,做人行事也不乏狡猾、轻浮,穆念慈比武招亲一事,便可窥见端倪。他的性情倒是很符合身份,一身令人嗤之以鼻的公子哥习气,本非明理尚义、追求高贵品格之人,但也很难说他是大奸大恶之徒。

杨铁心的出现,把杨康逼入了巨大的道德与情感困境。一边是素未谋面且寒酸到一无所有的亲生父亲,却拥有母亲的痴恋并得到道义上的支持。另一边是虽是仇人却疼爱了自己十八年的养父,手中握有相当的权势。杨康未及深思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我要舍却荣华富贵,跟这穷汉子浪迹江湖,不,万万不能!”

杨康这个心理遭到无数的鄙夷和唾弃,但却真实无比。人是自私、利己的动物。张爱玲逃离囚禁她的父亲,投奔她心理上渴慕已久的母亲时,想得不是情感上的感人肺腑,她当时的心理活动是:母亲没钱,父亲有钱,但父亲的钱不见得就给她花,还耽误了最好的求学的时间。张爱玲不愧诚实冷静,她的笔下没有丝毫修饰与美化,把一场原本可以很煽情的感天动地母女情,描写成了赤祼祼的利益考量。而这是人性中最普通不可回避的特性。杨康的选择只不过反映了,他是寻常之人,有普通人的弱点与利己倾向,无可厚非。

不幸的是,个人一旦卷入历史大环境的洪流,便是黑白分明,你死我活,容不下世情人性的。杨康的困境还在于,他在生父与养父之间的选择,同时也是对自己是做宋人还是金人的选择。

一切都是对立的,非黑即白,没有折衷的余地。说起来,杨康的处境非常尴尬。要做宋人,便面对着郭靖、丘处机等迂腐的正义之士逼他杀害养父报仇的难题,并且,由于他十八年金国小王爷的身份,转化为宋人,可以想象,必将面对亲友更加苛刻提防的立场与道德标准。选择做金人,却名不正言不顺,难免遭人质疑,并将受到宋人亲友的敌对和唾骂。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天下之大,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归属与认同。宋人与金人,黑人与白人,中国人与日本人,少有人可以逃离生来背负的标签与属性。各种族群对立越严重时,裹胁其中的人越没有两全的可能。历来朝代更迭、族群相对之间,总会造就一些如杨康一样的尴尬之人。

比如新朝取代旧朝时,遗老们既是新朝争取人心的对象,又是旧朝的意志象征。他们不合作则性命堪忧,妥协了则备受失节的质疑和嘲弄,左右皆难。围棋大师吴清源,既无法放弃在日本实现围棋梦的大好前景,便只能接受前往母国慰劳侵华日军的安排,备受国人质疑他是否为汉奸的争论,几十年来,夹在中日两国之间,无法获得常人的身份认同。即使顶天立地如萧峰,也不能协调宋辽之间的撕扯在他心底种下的矛盾,亦是不得善终。

遭遇这种困境的人,无论你是英雄气概、还是谨小慎微、或如杨康般泯灭良知,都难逃一世冰炭在怀的煎熬,和可能毁灭性的结局。

郭靖等人秉承着在他们眼里绝对正确的价值观,并没有给杨康思考与消化变故的机会。杨康在仓促之间选择了完颜洪烈,这既是情感上的惯性使然,毕竟完颜洪烈对他的疼爱远胜过宋方诸人,也是利益权衡后的必然。而这匆忙的决定导致的后果,便是他没有后悔的余地,只能尽力维护自己的选择,此后种种与南宋之士对立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狠毒与心术不正,有种错了,便错到底的决然,亦是在金人与宋人的夹缝中逐渐不能自控的表现。

虽然做出了选择,但无论从个人心理还是客观环境来说,杨康都无法真正归依于其中一方,他因此数次挣扎,临死前对着完颜洪烈吼道:“你又不是我爹爹,你害死了我妈,又想来害我。”意乱神迷时又眼中流泪,叫着“父王,父王”,他一生的纠结尽显于此,但终因从小的骄纵、自私、缺乏责任与担当,每每以私心为胜,在不择手段的泥潭里越陷越深,甚至利用自己的双面身份,游走于宋金之间,他不能与宋人完全切割瓜葛与情感,又主动的发起暗算与恶行。这是必然的悲剧中最糟糕的境况。

只是如果抛开民族大义和伦理道德的意识形态枷锁,谁又能斩钉截铁的说杨康错了呢?人到底应该臣服于意识形态的大旗而牺牲自己个人的自由意志,还是应该践行个人意志,追求自己向往的生活?

杨康的身名俱毁,是多方因素合力促成的沉沦与毁灭。这既是他的问题,又不全是他的问题。萧峰经历过人生的磨炼与巅峰后,仍然不能自如的面对困境,以杨康的年龄与心气,他没有从漩涡中抽离或铁肩担道义的能力和意愿,要在这左右皆非的环境中纠缠,该如何应对,是否有一劳永逸的机会,恐怕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杨康:冰炭在怀,谁之过欤?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