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包惜弱:善之恶

文/白晓野

怯生生娇滴滴,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包惜弱,芙蓉花面菩萨心,是俗世意义上的标准好人。善良,慈悲,于牲畜无害,这种性格与形象,无论是在封建礼教的古时,还是在现代文明的今日,都符合主流社会的价值认同——做个好人,做个善良的人,做个听话的人,做个遵守字面上道德伦理的人。然而包惜弱的一生确是个悲剧——无处不悲剧。

包惜弱大概是金庸小说里最善良的人物,她的善良接近书面上所谓“善良”的最高境界:儒家的恻隐之心和佛教的“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书中说她“只要见到受了伤的麻雀、田鸡、甚至虫豸蚂蚁之类,必定带回家来妥为喂养,若是医治不好,就会整天不乐”,甚至“饲养鸡雏之后,决不肯宰杀一只,父母要吃,只有到市上另买,是以家里每只小鸡都是得享天年”。

遇见完颜洪烈的时候,那个男人浑身是血,奄奄一息。连虫豸蚂蚁都怜悯的女菩萨,怎么会放任受伤的人自生自灭呢?于是她瞒着丈夫救了那个男人,一个受伤的男人,一个金人,一个她的家国的敌人。然后这个男人回来了,毁掉她的家庭,骗走了她。

这里面有个细节很有意思,包惜弱救得完颜洪烈后,一夜睡不安稳,梦里“忽见丈夫一枪把柴房中那人刺死,又见那人提刀杀了丈夫,却来追逐自己,四面都是深渊,无处可以逃避”,她知丈夫嫉恶如仇,因而未告知相救之事。她的不安与隐瞒,说明她心下明了,那人并非好人,有一定的危险性。无奈在她心中,善良比对错更重要,善良本身高于是非。

可惜的是,如果你的对手不是持有同样的情感和逻辑,东郭先生的悲剧便在所难免。如果善良只是一种情绪使然,而缺乏是非判断的能力和准则,那么善良就有可能带来罪恶。

她的儿子杨康就懂得利用她的善良。为了搪塞和讨好她,每每折断一只兔腿去见她,让她去救助去怜悯,这样她就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并且会认为儿子跟她一样,也具有善良慈悲的心肠。某种程度上讲,那些兔子是因为她的善良而致残的。

包惜弱的善良,是一种对生物受伤害的感同身受的恐惧,是一种取悦于自我的心理需求(行善积德获得的精神愉悦或崇高感),是一种不计因果的冲动。她的善良,是盲目的道德,而非理性认知。这样的善良,不仅具有功利性,也是性情软弱的表现。软弱的人往往按照感觉做出判断和选择,然后在理性世界里到处碰壁。

与善良如影行随的软弱,包裹着包惜弱,把人生悲剧进行到底。

包惜弱是秀才之女,却嫁给了武夫杨铁心,他们显然不是同类人。幸好大多数女人既不需要满溢情趣的生活,也不需要男人与之在精神上产生共鸣,只要丈夫能保护她、呵护她、让她有所依靠就够了。她也会爱上她的杨大哥,这是古代绝大多数女子的意识形态,是从小到大被三从四德教化出来的本能。

然而生死之际,杨铁心把她丢在如狼似虎的官兵之中,选择去救兄弟的妻子。义气固然可敬,可若是以牺牲自己的妻子为代价,即便是比包惜弱更理性更“深明大义”的女性,内心也会是矛盾痛苦的,何况包惜弱只是一个软弱的,没有主见的女人。这个时候,她遇到了一心想要讨好她、照顾她的完颜洪烈。在她眼中,“实是从未遇到过如此吐属俊雅、才识博洽的男子,但觉他一言一语无不含意隽妙”,他对她美貌的赞美,也使她内心窃喜。完颜洪烈无论从学识、情趣、欣赏或对她的用心程度上,都远胜杨铁心。

喜欢金庸茶馆网(www.jycg.net)可以收藏本网站,金庸茶馆网站是一个非营利性网站,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

被动、软弱、不知所措的包惜弱不管是为了遗腹子,还是为了生存的本能,抑或动了情,她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完颜洪烈。只是,多年的道德教化已经在她的身上生根,她应该无法根除那些“从一而终”、“好女不嫁二夫”之类的观念。她以王妃之尊,却身着粗布衣衫,每日呆在特意筑造的陋房中,睹物思人。我总怀疑,包惜弱对杨铁心看似深情与执拗的背后,恰好暴露了她对生存、对感情、对选择都无能为力的焦虑和不安。

说起包惜弱,不能不提起郭靖的母亲李萍。李萍不像包惜弱那样混混沌沌,而是一个是非观念极其分明的女人,这种是非,是基于现实的理性判断,包括形而上的民族大义与形而下的生存的伦理道德。她硬凭着自己健壮的体魄和非凡的毅力生存下来,给了郭靖坚定不移的教育,并在郭靖面临民族立场的选择时,舍生取义。

李萍的人生与道德,都有股朴素的明朗与坚韧。相较之下,包惜弱在误以为杨铁心已死之际,欲自杀而无勇气,欲自强而无能力,对完颜洪烈既拒且迎,半推半就,她无法停留在旧生活里,也不能接受新生活。包惜弱的软弱性情,让她的行为和选择纠结无比、矛盾无比。

软弱让她一辈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和痛楚中,无暇顾及他人。她把自己圈禁在那个简陋的小屋里,仍只以自己的善良、感性认知生养儿子,以为善良就是一切,不但无法给杨康的精神建构脊椎,就连自己儿子的性情喜好亦全不了解。当杨铁心未死又再次出现时,包惜弱也没有考虑过杨康的失落与震惊,只顾悲情的要与杨铁心远走高飞。

这种善良加上软弱,会造成低智。而愚蠢往往会造就罪恶。一个心地善良而没有能力的人和一个有能力却心狠的人,同样都会害人,而前者之害,还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杨铁心、杨康、郭啸天及其家人,甚至完颜洪烈,某种程度上都被她拖累,为她所害,各自坠入人生无解的深渊。包惜弱虽然只是《射雕英雄传》里的小角色,可是从她身上却观照到普罗大众悲欢离合的根源。人们鼓吹善良,可罪恶却横行霸道。

真正的善良不仅仅是道德和心理慰藉,更是明辨是非、内心通透的智慧。一个人,要有认知自我和人世的能力,才不会陷入性格缺陷的泥潭里,才能明了该如何面对人生的无常与困苦,从而避免将身边的人都拉入无边的痛苦深渊。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包惜弱:善之恶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