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性感时代的金庸客栈

文/萧萧0253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去金庸客栈,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也让他去金庸客栈,因为那里可解恨。

话虽是这么说,但把我领进网上社区论坛‘金庸客栈’的师兄既不可能爱我-这话听着有些暧昧,也跟我没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所以套一句俗话:我进入金庸客栈,只能是一种偶然!

我记得那时自己好象刚刚失恋,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失恋这两个字使用得特别频繁,但我还是一厢情愿地以为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痛定思痛,我决定挥慧剑斩情丝,生活重心也作了重大的战略性转移,我象苦大仇深的高玉宝那样说:我要上网!然后我就真的上网了,我在网上很认真地逛了几天后对师兄说:没劲,真没劲,太没劲了!师兄讳莫如深地一笑:那你去金庸客栈吧!我说金庸客栈是什么地方呀?师兄就一本正经地说:那是全球最大,人气最旺的中文论坛。我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才问:那…那里的mm多吗?一个个都冰雪聪明吗?师兄听了嘴里就‘kao…’地‘kao’了半天也没‘kao’出什么来,我就说:师兄,你倒是说话呀!师兄扭头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倒真的说话了,他说:师弟,你没救了!他的目光露出一种深深的怜悯,我有点看不懂。

反正我就这样进了金庸客栈,先就学着网络时代的流氓型才子宁财神的口吻,作了一个自我介绍:本人姓柳,叫柳上惠,身高一米多,体重几十千克,顾名思义我心志不坚,坐怀就乱;现实生活缺乏魅力,想在网络找一位佳丽,共同学习,并肩战斗,一起灌水,互相安慰,谱写一曲可歌可泣欲仙欲死的‘笑傲论坛曲’…自然,我招致了金庸客栈男性老住户的一致唾骂,据说:他们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表现出‘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团结精神!但是,有一个叫白开水的mm力排众议,给了我一个笑脸符:),我当时就对屏幕上这个笑脸符留下了委屈的眼泪水,它对我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它让我成为金庸客栈的一员。

不过,当时我还是有些纳闷:怎么大家伙这么听白mm的话,难道这里是母系氏族的?后来时间一长我就明白了,因为白开水是个才貌双全的女侠,听说书都出了好几本了,书上还有照片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白开水mm尚小姑独处,待字闺中。听到这里我再也受不了了,牙齿一咬硬是跑到新华书店去买了一本抱回来,我一路上可真是抱回来的!我直等到夜深人静时才把书翻开,只见一个明眸皓齿,白衣飘飘的女孩站在一丛花的海洋之中;红的是鲜花,白的是白开水,我当时就有八个字闪过脑海:红里透白,色狼少来!看着白开水的照片,我心潮澎湃,喜爱与敬仰齐飞,秋水共长天好色…不过,好像镜头给的远了点;再往下翻,果然就是一副近照:她有极迷人的眼神,幽幽看着什么,我没来由地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白开水,那个令人心动神飞的女子,在莺飞草长的五月,新换上的白底碎花的裙子,赤脚穿着凉鞋,站在空气清新的路边-她是我少年梦中的情人形象,眼睛看到她时,只觉一阵惊悸,仿佛失落多年的梦一下被重新捡起,她确确实实就在那,我的心象钟鸣一般欢唱起来……

也许你在嫌我罗嗦,但‘恋爱’中的人民是不怕罗嗦的。在了解到金庸客栈的大部分大虾也都是‘空手套白狼’的家伙之后,我的信心更足了;我知道要想赢得她的注意,就必须贡献出自己的‘才华’,于是有一段时间我起早摸黑,披星戴月地码字儿,我知道自己天赋比较低,所以准备以数量取胜,笨鸟先飞么!有时候吧,我还被自己的段子感动的热泪盈眶,没办法,谁叫我是性情中人呢?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自虐一般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白开水的QQ号,那一刻我又留下了激动的泪水,是啊!我容~~~~易吗?从那天开始我就以她的QQ号买彩票,说实在的她那个号码基本上没有中奖的可能,可是我无怨无悔,一期期的买下去,我坚信:我自己的幸福与白mm是有关系的!

她很少上QQ,但我有的是时间,她只要一上QQ就被我逮着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激动得语无伦次,我不停地向她倾诉,全然没有顾及她的感受。是的,在此我不得不说:生活是无奈的,很多东西你永远也得不到;也许它是那样的好,但偏偏就不是属于你的。我估计很多大侠快要看不下去了,所以我要提醒大家:是一个悲剧,一个美丽的单相思;我知道你们丫挺的都喜欢看悲剧,对你们来说那是一种心碎的美丽,而对我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好,继续。

我真真正正地知道这一点是在去年春天,我去白mm所在的城市实习。那时我已经知道了她家的电话号码,在周末我兴奋地邀她出来相见,我一边说话一边幻想着美妙的事情,但令我惊惶失措的是,她竟然说:没空。我没空!然后是一阵窒息的暧昧的沉默!我知道她不可能没空的,在周末这个最有空的时候说没空,只能说明:她不想见我。天哪,她不想见我!!我当时鼻子一酸,就抱着大街上一根电线杆子,哭了……

从那以后,我的心就碎了,我的网名也由柳上惠变成了:心有些碎。我用这个名字发了一个帖子“**游记”,很隐讳地提到了这件事,我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样的:我站在黑暗里,脸上有什么东西拂过;我知道,那不过是风!后半句话是从俺大哥心有些乱的小说《秋风十二夜》里抄来的,看着比较有文化。

金庸客栈还是那么火,白开水还是那么惹人爱,只是我好像成熟了很多。我并没有恨金庸客栈,并没有恨白mm,相反我还是爱他们。有事没事的,我还是发几个帖,自恋几把,倒也获得了不少掌声。逐渐地,我发现客栈里有一个叫紫式部的mm骗取了我的QQ号后,老是找我聊天;一般从文学聊起,聊着聊着就跑题,问起我的个人爱好来了。我有些害怕,开始有意地躲她,可这丫头有的是时间,我只要一上QQ就被她逮着了,就象当初我逮白开水那样!这难道是轮回?是上天的旨意吗?

终于有一天她约我见面,起先我死扛死活不答应,后来她把她的照片发给了我。长的着实不错,当然,我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她的眼睛!!我拿出白开水的那本书,紫式部的眼睛和白开水是多么象啊!眼黑是眼黑,眼白是眼白,一样地摄人魂魄;不知怎么地我竟然就答应了!不过说好了只见面不深谈的;我们在一家录像厅见的面,在里边看完了《大话西游》出来的时候,碰巧天上下雨,她就拉着我的手在街上边跑边兴奋地喊道:打雷下雨收衣服啦!紫式部炯炯的眼睛深深地看着我,充满了深深的期待,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没理由也没有权利无动于衷了,于是我对着她的眼睛装作死皮赖脸地说:那我们大家立刻开始这段感情吧!……紫式部身上有些淘气的东西,很吸引人,我也是忍不住要多看她几眼的-也只是看几眼,我仍然不想走近,愿意让她多保留一些神秘感,这是一种最美好的感觉。

后来有一个晚上,紫式部坦言她早就知道我们是在同一座城市,并且也知道我以前叫柳上惠,她说:我感觉到你不开心,不像以前那么幽默了,你现在的名字和状态总让我涌起一股想要保护你的感觉,我承认自己喜欢你。说吧,你怎么回事?我就说:是这样,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有一大笔债要去偿还,也许一辈子都还不清了,一想起来我就痛不欲生。她歪着头说:真的?真是这样?我说:是啊!你怕了吧!?紫式部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却说:我才不怕呢!傻瓜,欠债怕什么!我们一起去挣一起去还嘛!…她比划着纤细的小手不停地说着,我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变得很激动;我轻轻吻了她的眼睛,左眼,然后右眼,然后又是左眼…我惊惧地听见自己低沉的声音:我爱你!“真的吗?紫式部说: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不许后悔了,啊!?”她大大的眼睛无辜地看着我!清澈得令人心碎……

金庸客栈有数不清的故事,永远都讲不完,听不完,有时我是一个旁观的看客,有时自己就是故事里的人;我爱它,我爱这些故事。有一天傍晚,紫式部突然跑来告诉我说:知道吗?我的偶像白开水结婚了,实地婚礼和网上婚礼同时举行,可惜我没空去祝贺,你代我发个帖子吧!她走得很急,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我呆呆地注视着屏幕很久,怀着复杂的心情想通过网络向白开水祝福,下指后却是一个莫名的帖子:

等了一会,白开水又回了一个笑脸:),白开水一般的笑容,如花般绽放……我关掉机子,走到街上,我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别哭,千万别哭啊!你一个男子汉哭哭啼啼的,太丢人了。但不知怎么的,我回头望了一眼西天的云霞,发现它们竟敢那样大红大紫地燃烧着,还是忍不住嘴一咧,就对着一个墙角很放肆地哭了起来……

我在心中痛别了白开水,但我并不会就此告别网络,告别网友,告别金庸客栈;我希望仍然可以在网上看到她快乐的身影,我只要静静地看着她,知道她一切都好-这就够了,我心里会觉得圆满。因为我喜欢那种跨越时空的感觉,很多人,在网络上一个小小的天地里,坦荡,热闹,喜和悲,生命的欢会…我知道自己和他们在一起,我没有落单,于是,也就,什么都无所畏惧了……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性感时代的金庸客栈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