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陈近南:忠义囚徒

文/白晓野

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这江湖地位,实在崇高的令人敬畏。郭靖只是华山五绝之一,乔峰还有“南慕容,北乔峰”的双峰并立,独孤求败无人能敌却少有人知,唯有陈近南,以一枝独秀的姿态,热热闹闹的享受着江湖的尊崇和众多草莽如小粉丝般的热情追捧。

他确实有让人尊崇之处。清军入关数年,到康熙朝大势初定。陈近南抱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情怀,继续着最后的反清事业,并为此殚精竭虑。他努力集结零散的反清力量,搁置或化解相互之间的争议,促成了反清联盟,还埋下了吴六奇这样一个手握重兵的大棋子。若细数当时有足够能力统帅群豪的,也唯有陈近南一人。更何况,此人高风亮节,不为私利,为人忠诚重义,性情正直坚韧,极易以道德力量折服众生。

只是,这看似轰轰烈烈、蓄势待发的大业,还没有闹出一点动静,便以吴六奇被杀、天地会出叛徒被康熙围剿,各联盟不见踪影为结局,落得个瞬间土崩瓦解。还不如《书剑恩仇录》中的红花会,好歹成功劫持过满清皇帝。而陈近南本人,也突遭小人暗算,脆弱的犹如手无寸铁的平民,在众人的惊慌失措中,一命呜呼。

陈近南威风赫赫的传奇里,有掩不住的外强中干。究其原因,恐怕要从他的含糊不清的奋斗目标说起。

天地父母,反清复明。这看起来很清晰,但又经不起推敲。首先,为何要反清,按照陈近南的说法,因为鞑子侵我河山,屠我平民。可历次改朝换代,均血流成河,满清既已站稳脚跟,只为换汤不换药的立一个汉人皇帝,便要再度掀起以无数生命为代价的风浪吗?其次,明既无道,且气数已尽,复来何用?李西华便曾直言:“大明太祖皇帝赶走蒙古皇帝,并没去再请宋朝赵家的子孙来做皇帝。”只要人人心悦诚服,其实谁都可做皇帝。恐怕这话回荡在他的许多盟友心中。他自己又意下如何呢?再次,陈近南并非打着“明”的旗号以谋大业的枭雄,他是真心存此理想的君子,这便与他同时效忠郑家有了尖锐的矛盾。在“明”与“郑”的对立愈加明显之时,他是否敢于做出选择?

陈近南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但这些问题并非无解,答案在《射雕英雄传》与《天龙八部》中。

镇守襄阳的郭靖,幼时生活在蒙古,与蒙古王族交情非浅。蒙古于他,既有恩,又有仇。郭靖在汉与蒙之间的经历,让他亲眼目睹了两个民族相争,给普通生命带来的惨祸。以感同身受、恻隐之心出发,守护襄阳便是反抗暴行,守护生命。他并不忠于南宋朝廷,他甚至不喜欢守城的官员与将领。他的坚守,其实是一种基于人道的信仰。而萧峰,更是身处辽宋之间左右为难,以其切身之痛,超越了民族立场,他用悲壮的牺牲与慈悲的心肠,尽力守护被战争吞噬的两国生灵。

异族入侵,行径残暴,且强行剔发易冠,毁坏汉文化,令人倍感屈辱。这种痛苦在清初仍未远去,因此,以不甘奴役而论,以文化保护而论,反清本身并没有问题。郭靖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陈近南混沌不清的地方便在于此。他的反清,表面上是为亡国之痛,实际上却局限在了复前明之姓,报国姓爷之恩这样的小格局上。他在某种程度上,只是一介家臣。郭靖、萧峰虽最终失败,但不失气壮山河。陈近南的失败,则是因愚忠而委曲求全,戴着镣铐费力挥舞导致的一败涂地。

陈近南这种近乎迂腐的狭隘格局,在与施琅的对话中暴露无遗。施琅痛诉国姓爷对他全家的赶尽杀绝时,陈近南这样回答:“平心而论,国姓爷确有对你不住的地方。可是咱们受国姓爷大恩,纵然受了冤屈,又有什么法子?”被郑克爽一剑穿心临死之际,也不忘嘱托韦小宝:“咱们无论如何,不可杀害国姓爷的骨肉。宁可他无情,不能我无义,小宝,你不可败坏我的忠义之名。”

他陷于对一家一姓的所谓忠与义的泥潭,与郭靖、萧峰之境界相差甚远。这看似高洁的忠孝节义,恰恰是缺乏忠义与智慧的表现。陈近南的忠义观,是游民眼中的忠义,与受游民文化影响深远的《三国演义》与《水浒传》所推崇的道德一脉相承。他们的忠义如此狭隘、扭曲,自私,但他们可以把这种道德理解为绝对律令,简单粗暴固执到令人咋舌。

这大概也是陈近南势单力薄的原因。他无法吸引真正的人才,共谋大事,在他的世界里,仅有天地会里的游民草莽。他们可以整日群情激愤的指点江山却毫无可行性,也可以尚未举事便先起内讧,为立谁为王斗殴伤人。这帮人没有主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大声嚷嚷,陈近南却只能与他们为武。

有才能的人都去给康熙当官去了,这里面固然有自保与个人利益的因素,但各个时代从来不缺乏以卵击石,站在弱者一方的志士,更重要的也许是,陈近南所组织起来的乌合之众,以及他效忠的郑氏家族,可能还不如这异族靠谱吧!

回头再来看“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这句话,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恐怕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自欺欺人。英雄虽少,但“德不孤,必有邻”。陈近南显然没有能力与胸怀和更高层面的人互相切磋、互相影响,也无法吸引“诸葛军师”的扶助。他没有朋友,却有远超于他的能力与手段的对手,康熙稍有动作,天地会便万劫不复。于是,他始终在自己狭小的圈子与格局内,带着迷茫和痛苦,也带着坚定的固执,扛着自带的枷锁,做了一辈子的忠义囚徒。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陈近南:忠义囚徒》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5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