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小玄子:生活在别处

文/白晓野

小玄子是小桂子的好朋友,是常年正襟危坐的康熙皇上唯一的轻松和放纵。虽然随着时光流逝与身份立场的差异,二人渐行渐远,少年意气不再,但康熙皇上对韦小宝的牵挂和不舍,一点不亚于韦小宝的为难和情义。这固然是年少情感真挚诚恳,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小玄子乃康熙内心渴望的“诗与远方”吧!

无论贫穷或富贵,平凡或传奇,人们总是容易对眼前的生活感到窒息与苟且,于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存在,便成了美好的愿景。所以,《罗马假日》中端庄高贵的安妮公主,恋恋不舍于罗马街头的随心所欲、不羁放纵;《泰坦尼克号》中的被上层教养塑造的罗丝想尝试粗俗吐痰的快乐;普通人做着明星梦、传奇梦、英雄梦,传奇女星却凄凄然唱着“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灰姑娘眼巴巴的盯着豪门与王子,电影《北京遇见西雅图》中习惯了豪车与游艇的汤唯,却感动于“他愿意为我买豆浆和油条”。

生活,总在别处,对康熙而言,亦如此。少年康熙,小小年纪,便要端坐着如一尊雕像,舍弃常人的许多情感和自在。韦小宝与他不打不相识,有一阵平而等之的相处,这其中的新鲜刺激,犹如遇到一见钟情、天雷地火的姑娘。虽则韦小宝是一员福将,为朝廷屡立奇功,但换一个人,未必就不能成就康熙帝业。小玄子念念不忘的,在他给小桂子的密旨中透露出来:“小桂子,他妈的,你到那里去了?可忘了老子吗?你不听我话,又拐带了建宁公主逃走,他妈的,你这不是叫我做你的便宜大舅子吗?”自称“老子”,随口骂“他妈的”的快乐,对康熙而言,大概丝毫不亚于惯常被指使的人突然获得了发号施令的权利的得意。

人对不属于自己的领域,有着本能的好奇和眷恋,这是一种补偿或者平衡,也是人性对两全齐美的贪婪。

然而此处与别处,往往是对立的。想要不羁和自由,就难免漂泊孤寂。成为高高在上的偶像,便要牺牲平视的目光与温存。这真是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好在,对大部分人而言,“别处”只是一座海市蜃楼,看得迷醉片刻后,便归于此处。于是滋生了许多寻找别处、体验别处的法子。

文学与电影,便是人生的别处之一。通过阅读、观看或创作,人可以拥有此生无法企及的跌宕起伏,精彩绝伦,可以触碰爱恨情仇,体验刻骨铭心,可以为千万种不同的人生和经历或欢喜,或悲伤。庸俗一点的,可以编造大人物的微服私访,也可以在网文世界中实现皇上王爷都爱我的女性幻想,和红粉知己遍天下,妻妾和谐无妒意的男人梦。

人们在空闲时穿山越海,在与自然的拥抱中与世俗琐碎拉开距离,尝试另一种生存状态;冯小刚电影《甲方乙方》中,四个年轻人开办“好梦一日游”业务,帮助客户达成梦想而不得的体验;各种刺激极端冒险的游戏项目被开发出来,为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几声尖叫;厌倦了高楼鱼肉物质丰腴的城市居民,把西藏奉为圣地,陶醉于那种纯粹虔诚的宗教精神。

甚至没有别处,也可把此处幻化为别处。比如东晋简文帝司马昱,身受权臣的威胁,战战兢兢坐在皇位上,骨子里却是一个名士,有着对隐士的向往。他当然不能归隐山林,但他看到皇家华林园,顺口点评道:“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也,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

别处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被自动过滤掉了不符合想象与期待的一面。以“此处”之种种不尽如人意之处,与“别处”缺失的美好相对比,别处自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别处本质上是一种乡愁,是文人士大夫笔下的“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与许多人对于童年的向往,对于校园的艳羡,对故乡的美化无异。逝去的和得不到的生活里,有着模糊的记忆和虚幻的美好,总是更容易拨动人的心弦。殊不知,乡村的宁静纯朴背后,有他们不愿提及的落后和愚昧,校园的青春和热烈背后,有被选择性遗忘的迷茫和窘迫。

此处与别处,就像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因此,多数人向往别处,却仍然固执的回到此处,固守此处,继续着对此处的抱怨,和对别处的幻想。电视剧里微服私访的皇上们,最享受的不是无人畏惧的普通生活,而是亮出身份震惊全场的那一刻。别处只可浅尝辄止,方可保持长久的快乐和兴趣,这或许是叶公好龙,或许只是人们无意识的逃避和自我麻醉。

可是康熙把“别处”当了真。皇帝是孤家寡人,康熙与小玄子本身是很难并存的。所以,当韦小宝失控,不愿诛杀天地会时,小玄子的情义拿小桂子无可奈何,便有康熙皇帝出马威逼利诱。用康熙的绝对权威,去留住小玄子的少年情怀,矛盾尖锐的后果便是,韦小宝逃之夭夭。没有了小桂子,小玄子便成了记忆,成了乡愁。

皇帝是注定只有此处的,小玄子的日益模糊,虽非康熙所愿,却是他一手促成。韦小宝的逃遁,则避免了“别处”的美好被彻底破坏。想来,在日理万机的倦怠中,这位叱咤风云的皇帝,想起年少时一起打架一起骂脏话的玩伴时,会因他曾经是“小玄子”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和遗憾。

别处,是得不到的痛苦,是得到了的无趣。所以,我们与别处若即若离,我们与别处纠葛不断。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小玄子:生活在别处》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6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