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韦小宝其实是金庸版的阿Q

文/杜文子

《鹿鼎记》是金庸先生的封笔之作,是一部“反武侠”式的小说,讲述了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下,一个在妓院长大的小流氓小无赖通过种种手段,因缘际会,一路攀升的故事。书中的韦小宝虽遭遇过各种困境,但总能幸运地化解掉,只不过跟金庸的其他作品相比,他从来都不是“侠”,而是一个身兼普通人各种缺点的小人物,虚伪低俗好赌等等。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一些鲁迅笔下的阿Q的影子。

金庸曾在一次与大学生的互动中,首次对韦小宝这一形象做出解释:“我的韦小宝,是模仿鲁迅的阿Q,我不是把他作为英雄来写的……韦小宝行贿受贿,自己做了很多坏事……他不是同情、崇拜的对象,不能羡慕他。”是啊,韦小宝对生活的态度和行事风格确实神似阿Q,甚至他们有可能是同宗的一家子,韦小宝又叫“小桂子”,而阿Q又叫阿桂,不知金庸先生这么安排是不是有意的。

韦小宝也很擅用“精神胜利法”。书中第三回,茅十八带着韦小宝要去找鳌拜比武,途中在一家小酒馆喝酒时,茅十八被一个老太监一顿暴打而倒地,韦小宝也被牵连在内,他们被一帮小太监用黑布蒙住了眼睛,塞进骄子里抬走。只在7岁坐过一次骄子的韦小宝,自我安慰道:“他妈的,老子好久没坐骄子,今日孝顺儿子服侍老子坐轿,真是乖儿子、乖孙子!”《阿Q正传》中,阿Q在被赵太爷打了一顿后,回到土谷祠,郁闷气愤地躺下来,心里想的是:“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一想到自己成了赵太爷的老子,阿Q又变的得意起来,只见他站起身,哼起了小曲。韦小宝在骄子里一边害怕,一边用精神胜利法自我安慰,同样的,阿Q被打后,一边生气,一边用精神胜利法开解自己。两人虽相隔了200多年,心态上实在如出一辙。

话说回来,精神胜利法是一种普遍心理状态,是传统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都存在的心理现象。对于身处下层的人物,如果不是靠着精神胜利幻想出一些“自得其乐”,以此作为心理支撑,那恐怕日子真没法过了。阿Q既有没有抗争的勇气,也缺乏抗争的权力和能力,只能任由别人欺负。被有权有势的人揪住辫子,把头往墙上磕,对此,他只能用精神胜利法来寻求心理平衡。他是个一穷二白之人,却总向别人说:“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你算什么东西!”被王胡打了后,他被迫承认了自己是“虫豸”,可是马上又吹嘘自己是“第一个能自轻自贱的人”。

韦小宝不是同样如此吗。他在偷着坐了一回皇帝的龙椅后,故作豪迈地发出“做皇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的感慨,可是他自己又不敢在龙骑上坐太长的时间,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他害怕地急忙躲到一个书架的后边,被吓出一身冷汗。随后,他看到鳌拜给康熙磕头时,稍稍探出了身子,斜对着鳌拜,心里想:“你又向皇帝磕头,又向老子磕头,什么满洲第一勇士,第二勇士,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向我韦小宝磕头?”他用这种不靠谱的想象,来使自己处于优胜的一方,从而获取一些自尊心上的满足感,但这其实是弱小者的自我麻痹,与自我陶醉。

韦小宝光荣地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大小滑头”,而阿Q也骄傲地认为自己是“第一个能自轻自贱的人”,这两人简直像极了。在最后,韦小宝带着自己的7个老婆,拉着一大堆搜刮而来的金银珠宝去扬州时,自豪地对着大家说,这天下只有两个人最有钱,一个是皇上,一个就是我这个假太监桂公公。可见无论何时,韦小宝都一直难以摆脱用精神胜利法提升自己。

韦小宝在五台山做住持时,顺治让住持做坐中间,自己站在一旁,韦小宝高兴的都不行了:“老子中间安坐,老皇帝在旁边伺候,就是小皇帝也没这般威风。”又想到自己以前总是伺候小皇帝,现在老皇帝站在自己一边,不仅扯平了,自己还占了便宜。但是,当康熙指出他在天地会的行为时,韦小宝又吓得身体摇晃,两条腿像灌了醋一样,酸软无力。连忙说,皇上要杀奴才,只不过好比捏死一直蚂蚁。这蚂蚁,跟阿Q所说的虫豸,又是一脉相承的。

韦小宝是妓女所生,他以为叫别人“妈妈”,就是骂别人“婊子”,他很高兴可以用这种含蓄的方式骂人,虽然没人听得懂,这样骂人一点意义都没有。这种方式也很像阿Q骂假洋鬼子,刚开始委婉的用嘴骂,到后来就在心里骂,在心里骂,别人又听不到,这样骂也没什么意义。

韦小宝与阿Q的结局看似不同,实则相似。阿Q糊里糊涂的被抓紧衙门,第二天就被以“杀一儆百”的名义枪毙了。韦小宝身为天地会香主的事情败露后,去了云南,隐姓埋名过安稳日子,这种逃避有用吗?康熙若要抓他,还不是轻而易举,只不过金庸先生不愿写明而已。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韦小宝其实是金庸版的阿Q》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0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