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胡逸之:云痴未必痴

文/白晓野

百胜刀王胡逸之,二十三年来扮成仆役,跟在绝世美女陈圆圆左右,只盼早晚见她一眼,便心满意足,无怨无悔。好一个痴情种子,他在《鹿鼎记》中出场仅半回,就赚足了唏嘘感慨。

更令人称赞的是他不以占有为目的的感情观。比如,他劝韦小宝道:“你跟她又有师姊师弟的名份,那已是,并不是非做夫妻不可的。你一生之中,已经看过她许多眼,跟她说过许多话。她骂过你,打过你,用刀子刺过你,那便是说她心中有了你这个人,这已经是天大的福份了。”对待情敌,他又这样劝道:“你喜欢一个女子,那是要让她心里高兴,为的是她,不是为你自己。倘若她想嫁给郑公子,你就该千方百计的助她完成心愿。”至于他自己,情深成痴,却从未想过让陈圆圆知道他的情感。

我爱你,与你无关。单恋的人经历了绝望的心境,暗恋的心知道绝无半分可能时,能有这样的认知和态度,是非常动人的。这既是对心上人的尊重,也是自己情感真挚、纯净、深厚的表现。杨过的那些红颜们,程英、郭襄等均属此类。

然而,这种情感毕竟是建立在绝望基础上的,是无可奈何后的聊以自慰。胡逸之之痴,恰恰少了这个过程,他没有欲望,也没有绝望,此情无故而生,如空中楼阁,偏偏坚固不催,背后必有蹊跷。

胡逸之号称美刀王,当年也是名闻四海、风流倜傥,更兼武功出神入化,与陈圆圆相配,当绰绰有余,并且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照顾她。而陈圆圆一生被人抢来送去,受尽凌辱,半辈飘零,抑郁寡欢,堪称红颜薄命。一个情根深重,一个缺乏坚实的臂弯,胡逸之不是绝望的,如果他给予关心,表露心迹,则极有可能是一个抱得美人归,一个就此脱离苦海,两情相悦,成此佳话。

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也有可能陈圆圆并不心动。那又如何?他可以继续远远的看着她,甚至他可以从此远离,既然“我爱你,与你无关”,放在心里即可,又何必执着于早晚一见呢?

当胡逸之面对韦小宝大谈他多年来的苦恋时,初听煞是动人,细想总觉怪异。他的表述里尽是他不可思议的“痴”,而并无几分对陈圆圆的“怜”。韦小宝说起《圆圆曲》,胡逸之的关注点在于“二十三年来这曲子只断断续续听过三遍”,却丝毫没有对此曲中女子的命运之苦有心疼怜惜之态。

心里装着一个人,便总想见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了解她的喜好,听她讲生活的悲喜和过去的故事。爱情,可以激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事无巨细的兴致,只想无限的靠近她,了解她。情侣之间往往如此,与他人讲起,都是对方如何迷人,几乎忘记了自己。很遗憾,胡逸之似乎更关心自己,他对陈圆圆唯一的兴趣点,只是她那副美丽的皮囊。至于她的性情,她的渴望,对他而言,倒是其次的。不是说“你喜欢一个女子,那是要让她心里高兴”吗,躲得远远的,凡事透着隔膜,听一首曲子都要偷偷摸摸,又如何让她高兴呢?

或许,陈圆圆在胡逸之眼中,无异于一个物件,一个工具。胡逸之爱得并非这个人,而是这个人触发的情感宣泄,她作为一个载体,能够引起他的情感体验,这便够了。余下的,与她无关。胡逸之更迷恋的,是自己的执着与痴绝。这等被自己感动的人物,倒也真实存在。

民国文人吴宓,其情史中最惹人注目的一笔莫过于一生苦恋毛彦文,为了她,他不怕他人质疑与反对,锲而不舍的表白追求,表现得极其情深,然而,煞风景的却是,当年,毛彦文终于为他所动,并为他放弃学业,奔赴欧洲相见时,他犹豫了。毛彦文大受打击,吴宓在日记中记载了当时的心情:“是晚彦虽哭泣,毫不足以动我心,徒使宓对彦憎厌,而更悔此前知人不明,用情失地耳!”

此后毛彦文另嫁他人,吴宓痛不欲生,大写《忏情诗》18首,后逢彦文丧偶,他心中又燃起热烈情感,天命之年,于昆明写下一首五言长诗《五十自寿》,“平生爱海伦,临老亦眷恋”,以表达其情不变。至晚年,则将毛彦文的肖像悬挂在墙壁上,日日相对,夜夜相守。但这些都无法再打动她。晚年的毛彦文女士谈起吴宓时,语气平淡地表示:“他是单方面的,是书呆子。”再问下去,她便连说“无聊,无聊”。

相比毛彦文的嗤之以鼻,吴宓则沉醉在自己的痴绝中,自我感觉不同凡响:“盖中国一般人,其视爱皆为肉体之满足及争夺之技术,不知宓则以宗教之情感而言爱。爱乃极纯洁、仁厚、明智、真诚之行事,故宓不但爱彦牺牲一切,终身不能摆脱,且视此为我一生道德最高、情感最真、奋斗最力、兴趣最浓之表现。他人视为可耻可笑之错误行为,我则自视为可歌可泣之光荣历史,回思恒有余味,而诗文之出产亦丰。我生若无此一段,则我生更平淡,而更郁郁愁烦,早丧其生矣。”

这一段感情,让毛彦文尴尬非常,却成为吴宓为此生增加一段传奇的锦上之花。

假使陈圆圆对胡逸之果真心生爱慕,恐怕她的命运会跟毛彦文一样吧!吴宓与胡逸之,都假借着一个女人,爱上了自己,他们的“痴”,写满了“我”,而没有“她”。叶公好龙式的爱情都是这样,龙是不能现真身的,你当真了,他们便吓跑了。我爱你,可你千万不可也爱我呀。

所以,胡逸之是不必跟陈圆圆在一起的。不是不敢想,是压根就不想。但凡过于“痴迷”的姿态,都需要仔细看看。许多事,未必如表面上看来那样动人。痴到极处,或许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怪异与无情。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胡逸之:云痴未必痴》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558.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