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段誉

文/曹正文

  段誉是个值得羡慕的人,不因为他贵为王子,而是因为他乐观豁达,恒常以欣悦而仁爱 之心看世界万物。他对周遭环境的人物,永远是抱着善意的好奇,对自己完全不自觉,不但 对自己的性命不过分在意,对自己的所谓风度形象也毫不在意。
  他被木婉清绑在马匹后在地上拖,弄得头破血流、衣衫破烂,竟然露出肱股,但他除了 感到这样子走在姑娘面前未免不雅之外,并不怎样在意别人会不会耻笑他,他屡次弄得十分 狼狈,又被人捆绑、又掉下泥井,像个滑稽小丑,然而他在滑稽之中,有不可磨灭的尊严, 事实上,正因他的尊严来自内心,根本与一时的外表及处境无涉,他的处境无论怎样可笑, 都无损他的尊严。坐在玉堂金马之上,作出尊严之态是很容易的,像段誉那种不自觉的尊严 才最难得。
  最不自私的人,有时也会自我中心,但段誉随时随地可以忘记自己,甚至采取客观态度 反观自己,觉得自己可笑,他中了剧毒,要设法逃出无量山搬救兵,不幸掉下谷中,全无出 路,他自忖没法活命的了,但看见谷内景致幽雅迷人,月色溶湖、丛花吐艳,竟然高兴起 来,感到葬身于此,实在无憾。
  他被鸠摩智绑至燕子坞,要在慕容博墓前焚化,鸠摩智武功绝顶,段誉又哪里逃得脱? 但他有闲情逸致欣赏阿碧弹琴,焦急关怀的是别人的生命。很多人说段誉像贾宝玉,这说得 很对,宝玉看龄官画“蔷”,看得入神,一时下雨,忙着叫人家避雨,全不觉自己也淋湿 了。段誉是个真正相信平等的人,偶然记起自己是王子,也不觉得王子便得高高在上,被王 夫人逼着种花,他觉这王子花匠未免好笑,阿朱扮了老夫人要他叩头,他就想向美丽的小姐 叩头无伤大雅,十分应当。
  这人痴情,但对王语嫣的痴情,简直超过了个人性质,更像对抽象的纯美、对人生对爱 情本身的痴情。人生多不如意事,能像段誉般超然,便是幸福。
  《天龙八部》最初连载之时,许多人都感到段誉活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一副贵家 公子模样,又不通世务,又呆又痴情,把女子个个看作尊贵的神仙对待。
  段誉像贾宝玉,那是一点不错的,但他们两人真正相同之处绝非上述表面的几点。我总 觉宝玉被人误解,段誉也是同样被人误解,挑最简单的一点说,宝玉并不是滥情,他欣赏的 女子众多,但钟情的其实只有黛玉一个,他说得很清楚,那是“弱水三千,但取一瓢饮。” 他欣赏众女之情,与钟情于黛玉之情,素来分得清清楚楚,有心人一眼便见。同样,段誉也 不是滥情,他对王语嫣是始终如一的,对钟灵、对木婉清都不是一样。
  误会宝玉滥情,跟误会段誉滥情一样,是基于一般人很少感到对人有亲爱之情 (affection),因此一切男女之间的亲爱之情都认为是爱情。但宝玉不是,他的性格中充 溢着亲爱之情,用最自然的方式,毫不掩饰地表露出来,他从外面回家见母亲王夫人,就滚 到王夫人怀里搂她的颈子。段誉在玉虚观外重见母亲,亦是亲热地伸臂围她的腰。搂她的 颈。他哄母亲高兴,要陪母亲吃饭,这是他习惯了享受与父母之间的亲情,其他长辈对他也 是一样,慈爱多于威严。他小时保定帝带他上拈花寺听黄眉僧说佛法,后来他身子充塞着真 气,不知如何是好,也是保定帝带他上天龙寺求治,鸠摩智来生事,面壁参禅的枯荣大师就 叫段誉坐在他身前,能自己高大的身子护着他。段誉跟宝玉一样,自幼生长在慈爱的环境 中,对别人也是自然而然地发出亲爱之情。
  像宝玉一样,段誉的尊贵地位,对他产生的效果是对人随和平等。宝玉在大观园中为家 里丫头执诸役,他没有觉得不妥,别人也没有觉得不妥,段誉钟情的是王语嫣,但是他对一 切女子都自然感到要为她们服务,自己是否比她们地位尊贵的固然从不考虑,自己是否比她 们本领高强也绝不多想,对他来说,男子生出来就是要保护女子的。 段誉与宝玉最重要的相同之处是他们的真、他们的举止自然和诚实不作伪。宝玉与父亲 游大观园,贾政说最喜欢稻香村的纯朴天然、农家风貌,众清客暗示宝玉附和,但他执意说 稻香村不及潇湘馆及怡红院,正因在大观园之中,稻香村是堆砌出来的假纯朴,潇湘馆及怡 红院的优雅富贵,反而自然。
  段誉被人视为疯子,正因他从不掩饰真正的感觉、从不介意以真相示人。他对王语嫣痴 恋得失魂落魄,人家看不起他,他毫不介怀,他背负王语嫣脱险,忽然感觉肌肤相接,怦然 动心,连忙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王语嫣问他干什么,他承认自己太过下流,顾不得她听到之 后会不会恼怒。其实他的“下流”,比道貌岸然作柳下惠之状的“君子”皎洁得多了。 但宝玉与段誉也有很大的分别。宝玉生长在“除了门口的狮子没有一处于净”的贾府, 一来身在锦绣业中,酬酢不断,未免染上纨绔子弟的习气,也有些宝贵人家少爷的架子气 焰,他对贾蔷便是;二来贾政之流,在这腐败的内涵,偏要加上堂皇的外壳,宝玉再纯朴自 然也不免作伪,将天然的情感,分做可告人的与不可告人的两类。
  宝玉在大观园还算是诚恳的石头,一出了园子,串上薛蟠之流,就是眩人的宝玉了。 段誉生在一个慈爱的环境,伯父固然是明君,父亲虽然艳事太多,但绝不是个坏人,而 且段家虽然南面称王,行走江湖,却是依照江湖礼数,他们素不骄矜的态度,段誉自小习以 为常。在一个可以说真话、人人都说真话的环境里,段誉不但习惯诚实,而且从来没有想过 诚实是罕有的美德,就如他见惯了段氏的上乘武功,根本不把上乘武功放在眼内。
  他连王位都不放在眼内,知道了自己身世之后,他毫不隐瞒地告诉了保定帝,后果如 何,他一点都不顾,在段誉来说,他什么都有,而在一切之中,他最重视的是仁爱、是亲 情。友情和说真话,这就是他尊贵之处。
  段誉宅心仁厚,以仁爱心看万物及对待所有人,可说是他自幼生长在慈爱环境的后果, 他是以爱还爱,他在家中是幼弱,到处被长辈保护周全,他看见比自己弱质的人,自然也产 生保护照顾之心,挺身而出,毫不畏惧。
  段誉比宝玉更可爱,因为他有幽默感,他对人有礼,但却十分能够嘲笑自己。他的天 地,充满可爱的事物,一本《天龙八部》,就数他笑得最多。一开头,就是他被无量派门人 比武的滑稽样子惹笑而闹出事来。
  段誉与宝玉都是悟性极高的人,都能参悟禅机,段誉自幼受佛学熏陶,宝玉则是因生巨 变而醒悟。结果宝玉出家,而段誉则做了大理皇帝,娶了不知几个妃子。
  段誉解不开苏星河摆的珍珑,金庸说是因为他爱心太重,不肯舍子。林黛玉死了,宝玉再无所恋;王语嫣活色生香,段誉又怎舍得放下?他的佛法,要来胡思乱想还可以,导他出家,却不可能。
  但是,他自幼所受的宗教熏陶,在他个性中起了两个主要作用,一是增强他慈悲仁爱之 心,舍己为人的精神,其次是加强了他对世俗价值的不在乎。大理皇帝有避位出家的传统, 皇位于大理段氏,如富贵于其他人一样,只是浮着,保定帝跟段誉说,我早已落发出家,不 过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暂时仍做皇帝。段誉继承帝位之后,与乔峰重逢,乔峰惊于他亲身 犯险,段誉“嘻嘻一笑”(又笑)道:“小弟糊里糊涂,望之不似人君,哪里有半点皇帝的 味道?”他根本不把自己的帝位看得认真,避位不避位,分别不是那么大。然而,结义之 情,他是看得认真无比的,他的世界太多爱了,跟宝玉撇下的那个在礼数周周之下冷酷无情 的家族,完全不能相比。
  令人感兴趣的是,成熟了、老了的段誉,会是怎样的一个样子?他父母双亡,结义兄长 惨死,他与王语嫣建立起的是一个怎样的天地?我常想宝玉与黛玉若能强合,应该婚姻幸福 和谐,但那是私人生活的美满,除了私人生活之外,段誉还要做好他的一国之君。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人物评论之段誉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