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段誉修为发展考:《天龙八部》结束后二十到三十年间行迹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段誉在金庸小说《天龙八部》末尾,明确有功力一百多年,号称是书中内力第一,在小说末尾中,段誉经过虚竹、萧峰分别指点,其本身武功修为又进入一个层次,再不是一点武功也不懂的十九岁呆书生,而是二十二岁到二十三岁的大理国皇帝,在二十三岁上在雁门关前一战,此时段誉的武功已经与最初刚接触逍遥派武功以及大理段氏六脉神剑那段时间不同,俨然已经有一些武学名家风范。

段誉在十九岁之前从未打过架,也从未学过武,可以说对于武学一窍不通,不仅这样,他的运动能力也极差,经常被人收拾得遍体鳞伤,连跑步都跑不利索。可以说是体质上弱不禁风,运动神经也极差。正是机缘巧合情况之下,让他学得逍遥派两大神功「北冥神功」与「凌波微步」,再经「朱蛤」的辅助,让他的身体资质发生改变,变为适宜学习高级武学心法的身体,他一再吸入别人的内力积蓄在体内,久而久之变成自己的内力,再经由「凌波微步」的调和,功力自然稳步提升。他使用的六脉神剑,完全是用强大内力化成剑气使用,这内力就好像是水,这剑气好像就是发射水枪,他的内力越多,其剑法威力越高,正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段誉的内力越充足,使用凌波微步也就越来越得心应手,这门轻功必须要依靠北冥神功所修炼或吸取的强大内力,才能发动使用凌波微步运用的暗含易经八八六十四卦步法,使用者功力越是强大,其凌波微步显出的威力也就越明显,凌波微步使用越多,其生出的体内内力也就更多,这同样是平衡性极强的武功。段誉误打误撞,强行修炼北冥神功,反倒让他占据了便宜,若不是他体质超人,常人早应该经脉爆裂而死。

至少说小说在结尾之处,段誉除了虚竹之外,已经没有什么敌手。其六脉神剑因为他体内内力充盈,永远处于随时发射也不疲倦的状态,他的凌波微步越是行走使用,其内力也永远绵延不绝,自从他有了一身内力之后,他也就不再缺少内力,相当于是一点内力带动之下,可以自己再生成无限内力,段誉可以说是在北冥神功驱动凌波微步之下,成为内力的永动机。即使段誉不再吸人内力,也无需担心内力匮乏的时候。所以说,段誉的内力可以一直增长,正史上段誉活了九十余岁,正是无崖子死时的年龄。其实他武功与内力修为即高,其寿命也会远远增长,九十余岁的寿命明显不足,所以以武侠小说来论,其寿命应当可能还会更加长。这样,他至少百年精炼提纯的功力,已经足以让人惊骇。

新修版小说《天龙八部》在末尾的时候,段誉封木婉清、钟灵、晓蕾三位妹子为妃,正史上,段誉实际上有一个姓王的皇后。在连载版、修订版小说中,都把王语嫣作为段誉的妻子来设定,新修版则重新改变这一设定,把王语嫣归属慕容复,所以段誉也就无法与王语嫣成为夫妻。那么之后数年中,段誉必然要立一位姓王的女孩为皇后才行。李清露的侍女晓蕾成为段誉的妃子,晓蕾是不是姓王,书中没有记载,既然金庸特地新编出来这么一个人物,那么晓蕾姓王的可能性很大,也许晓蕾日后颇受段誉珍爱,把晓蕾立为皇后。

段誉把从姑苏逃难来到大理的妹妹王语嫣、慕容复、阿碧安顿在大理长春谷附近,时常要属下送他们钱财和粮食,好让她们适应大理生活。我在前几篇文章中说过,大理长春谷是前代逍遥派以及其他门派一些高人隐居修炼之所,根据小说记载所推测,长春谷内有不少武学高人,其中还有不少是返老还童之人,这在小说中引起王语嫣的兴趣,王语嫣与众人因各种原因并未能进入长春谷,从而返回。但是王语嫣并未放弃对长春不老的痴狂,他把慕容复、阿碧带到大理长春谷附近,便是要进入长春谷内探究长春不老之机密。

在王语嫣准备去长春谷探秘的时候,段誉的几位老婆相继怀孕,这大概是《天龙八部》结束之后两年内的情况。正在此时,吐蕃国曾经的国师鸠摩智又开始重新研究佛法,段誉的伯父段正明此时是大理国天龙寺的僧人,要代表天龙寺去鸠摩智处同参佛法,大理国皇帝段誉登基不久,大理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段誉也想与段正明一起去吐蕃国再见见旧日朋友。段正明与段誉赴吐蕃见大轮寺大轮明王鸠摩智,还带上段誉新任命的四大家臣的下一代,也就是段誉把梅兰竹菊赐婚给那四个人。梅兰竹菊也在旁守护,梅兰竹菊实际上心底还是想见虚竹,原来虚竹也听到消息也要去吐蕃相聚。

王语嫣、慕容复、阿碧在长春谷外用绳索和轻功,终于越进神秘的长春谷内,长春谷内堪称四季如春,在外看却终年浓雾弥漫,里外完全是两个世界。王语嫣他们至少发现了逍遥派传人以及其他门派前辈高人,在山谷内各处石壁上刻下的武学秘籍。其中自然包括小说中出现过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新修版称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天山六阳掌、天山折梅手、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小无相功、白虹掌等,关于逍遥派武功,皆与灵鹫宫、西夏王宫所刻方式略同,只是其功法显然要更深许多,当然以王语嫣、慕容复的功力根本看不清石刻上写什么,他们一看便要因为内力不支而略眩晕。王语嫣、阿碧身上都有逍遥派内功,虽然有眩晕之感,但也能很快控制。慕容复则因为功力深厚,只是石刻与自己所学不同,即感不适。

虚竹在吐蕃国大轮寺见到了梅兰竹菊,梅兰竹菊即将嫁给前四大护卫之子,梅兰竹菊自居住在大理国中,虽然这四大家族皆对四人颇为看重,但这四大家族毕竟权势极高,不免有时怠慢四人,梅兰竹菊从小在天山童姥身旁长大,从来未受过如此闲气,虽然段誉称四位丫头为妹子,但君臣之别还是隔了一层,所以四女时常相聚,同吐心声。原来这四位小丫头早已心仪虚竹,只是自虚竹在西夏被选招驸马,而李清露更察觉四人用心,抢先一步把四个丫头许配给别人,让梅兰竹菊心中沉痛无比,梅兰竹菊便觉心中无所依靠,又怕虚竹在李清露面前为难,只得随同段誉去大理国生活。可惜,天长日久,四人终究还是无法抵挡相思折磨,终于下定决心要重回虚竹身边。

王语嫣、阿碧立即知晓这四周石壁上的石刻是逍遥派武学,更在同时慕容复也在一处石壁上发现了有关慕容家族的武学,比如似是而非的参合指和斗转星移,以及招法更加玄妙精巧的慕容剑法,这让慕容复心中大疑,他觉得长春谷怎么会存有慕容家武学心法?这等武学心法不要说自己并未见过,恐怕自己的父亲也从未知晓。王语嫣、阿碧忍着内力不足而眩晕,不断参考石刻上的武学心法,她们看到了段誉哥哥使用过的凌波微步,又见到了段誉哥哥使用过的北冥神功,只是细节上再也难以看清,便昏厥倒地。慕容复在自家武学心法上痴痴看着,不知不觉也茫然陷入沉思。

虚竹在无人处见了梅兰竹菊,梅兰竹菊异口同声说了在大理国近况,虚竹也眉头紧皱,不断念佛。李清露近来已经为他诞下孩子,此时在灵鹫宫照看孩子。西夏国与大宋近年战争不断,李清露自嫁给虚竹之后,极少过问西夏国中之事,只是李乾顺不断来信求姐姐以及姐夫帮助西夏国击退大宋来犯。李清露亦曾问虚竹对此事看法,虚竹本生于大宋,对于此事陷入两难,虚竹本想不过问此事,奈何皇帝李乾顺一再请求。虚竹正想借在吐蕃国见鸠摩智之机,求段誉上书给大宋皇帝赵煦,让其顾及天下苍生,不要与西夏交战。

虚竹见梅兰竹菊各个哭成泪人,说甚也再不愿返回大理,只得不断安抚。段誉撞见此景,也觉四女非常可怜,欲作主为四个丫头解难。段誉叫来四大家臣,告知众人梅兰竹菊对四人并无感情,如今并未婚配,当可解除婚约。四位青年侍卫嘴上各自遵从,心中却充满愤恨,造成多年后段誉诸子皇位之争的大祸之一,四大家臣各自笼络皇子,意图推翻段誉,引起大理国又一场纷争。梅兰竹菊见皇帝哥哥段誉同意,便站在虚竹身后,各自喜不自胜。段誉又问虚竹,这四个丫头以后该如何处置?虚竹说先回灵鹫宫学习武功,还照从前在灵鹫宫生活。

王语嫣等在长春谷见到了逍遥派前代传人,众人皆返老还童,年龄深不可测,武学修为高不可攀。有高人传给王语嫣逍遥派小无相功内力,正是因为从前王语嫣也学过小无相功,经过谷中前辈指点,王语嫣的功力突飞猛进数十年,阿碧则同谷中其他前辈学习音律,功力也提升数十年。慕容复则见到一位与家族有莫大关系的谷中前辈,他指点了慕容复高级武学心法,让慕容复重新修炼内功,这样慕容复的功力也急速飞升,在长春谷中数月,三人每日如饥似渴地修炼。王语嫣更是运用超人的记忆力,把谷中三成的武学心法都记在脑中。谷中前辈赠送王语嫣三人一部「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武学秘籍,让他们拿回去修炼,可以长春不老。

段誉从吐蕃国听鸠摩智讲经归来,于佛法一道所得甚多。段誉每日精研佛法,又赴大理各处视察民情。过去数月,王语嫣、阿碧、慕容复来访,原来王语嫣等在长春谷中修炼武学,如今各自修成一身修为。王语嫣更把北冥神功的调理之道学成,便把此法教给段誉,更把所学小无相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传给段誉。段誉早知自己吸取内力太多,自己往日不通武学,不能勤家修炼北冥神功,而原有帛卷秘籍早已毁去,即使想再修炼,苦于无机会再修习,如今见妹子带来武学秘籍,正是心中大喜。

王语嫣等自此在大理长春谷外继续修炼武学,不久王语嫣以及阿碧各自生下子女,其中有独孤甲、独孤乙。又过数年,西夏与大宋战事渐息,李乾顺不满虚竹未帮西夏,只得求助辽国,最终在辽国斡旋之下与宋朝和解。李清露亦不满丈夫不为西夏考虑,独善其身的作法。李清露带着孩子返回西夏,意要与虚竹暂时分居。虚竹气西夏皇帝不为苍生考虑,一味请战,又气李清露不为西夏考虑徒惹争端。虚竹一怒之下,隐居灵鹫宫不出。梅兰竹菊日常照顾,终于使得虚竹心中动摇。这一日,灵鹫宫虚竹居所春暖花开,鸳鸯帐小,娇啼声诉,一切尽在不言中。

段誉修炼北冥神功大成,把自身百余年内力尽行调理,奇经八脉诸处畅通,当真是内力所到皆如大海之奔流,可以随意到达任意一处穴道经脉,此时段誉的修为堪称与当年无崖子之巅峰一般无二。此时段誉已经在皇位十年,他的儿子们有的已经开始修炼大理段氏一阳指。段誉的伯父在天龙寺继续精研六脉神剑,此时也修炼出三四脉的功力,只是较段誉内力远逊。段誉亦开始精研一阳指,虽然说一阳指是六脉神剑基础武学,但是一阳指招数变化多端,细微处又超越六脉神剑,故此尚需要精研学习。段誉在数年中对一阳指招数变化尽皆掌握,利用一阳指力依然可以使出如六脉神剑一般的威力,自一阳指创出以来,从未有如此威力者。

多年来,段誉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已经略有小成,因为自己是成年修炼,又是在自身内力修为极高的状态下修炼,所以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进境之快又远超天山童姥。段誉在十余年之后便可以返老还童,从此段誉的相貌只是二十余岁间,再不衰老。王语嫣从长春谷中带出此长春功早经谷中前辈精修,自可不必吸收兽血,其内力强大者亦可利用内力来补充此种精力,故此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吸血部分,段誉没有经历。同时段誉兼修小无相功,也开始用小无相功使用其他别的武功,皆有很大成就。

这年正是他登基二十年后,想起结义兄长萧峰死在雁门关上,段誉孤身来到雁门关前拜祭萧峰。雁门关上依然风景如旧,段誉眼见雁门关下深不见底,突然心中一动,便动用天下无双的内功,使用王语嫣传给自己的逍遥派轻功,从雁门关上踏着墙壁飘了下去。段誉见崖底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只是在不远之处见到一处石碑,上边镌刻「大辽萧远山妻耶律氏之墓」,段誉便知此墓是大哥萧峰的母亲之墓,段誉便对石碑拜了一拜。拜完之后,段誉突然发觉此墓周边干净异常,显然有人打扫。

不久,段誉在悬崖拐角不远处又发现了一座石屋,这石屋当然是当日萧峰、阿紫、游坦之所居之处,今天正是扫墓之期,萧峰带着自己孩子正好在旁边山谷打猎,不久段誉便与萧峰相见。段誉见萧峰依然健在,分外惊异。萧峰便说起当日乃是假死,后来与阿紫成婚,二人与游坦之都居住在辽国境内。段誉见萧峰十余年来依然活着分外欣喜,便要萧峰一同去灵鹫宫见虚竹,三人好团聚一起再不分离。萧峰则言,他已经退出江湖,对于江湖而言他已经死去等等,又言等日后萧峰会亲自去灵鹫宫见虚竹。

段誉听从萧峰意见,萧峰问段誉如何能下来,段誉说自己是从上边用轻功跳下来。萧峰见段誉武功进展颇大,便有心测试他一番,萧峰与段誉在山谷中开始切磋。萧峰一开始怕自己伤到段誉,还是用普通的武功来比试。不料段誉在这些年中精研武功,早已经比当日雁门关前又增杖数筹修为,即便是萧峰自己这些年来也武功大进,依然感到段誉武功进展比自己还要多。萧峰用降龙掌法对段誉从鸠摩智那里学来的火焰刀法,此刀法一经段誉使出,威力奇大,降龙掌法刚猛无俦,火焰刀法热浪滚滚,两种内力一起交织,山谷中砂石乱飞,果然不同反响。

萧峰兴致一起,呼喝大叫,接连使出降龙二十八掌精妙变化,段誉则又使用天山折梅手多般变化与萧峰力战,如今段誉内力绵延不断,其掌法力道如大浪一般一叠又一叠,虽然降龙掌法刚猛处几乎天下无敌,但是天山折梅手又经段誉使用,其威力何止大了数倍。两种掌法并交乱错,龙吟虎啸之间,山谷中狂风大作,雁门关前好似刮起一阵狂风。大宋守军在雁门关头瞭望,也不知发生何事,慌忙让纪事官写下此日天象大乱,有神仙在此争斗云云。萧峰心知二弟修为在这几年中果然突飞猛进,自己还略有不及,便罢战喝酒。

段誉从雁门关拜别萧峰,径直往天山缥缈峰灵鹫宫而去。此时虚竹与李清露早已和好,梅兰竹菊亦为虚竹生下数子,段誉告知虚竹见过萧峰,虚竹在无人处忙让段誉把此时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晓,以免再出现大祸。段誉见虚竹的孩子生得可爱,便欲请虚竹日后把孩子嫁入段家,二人亲上加亲。虚竹尚未答言,李清露则分外欣喜,同意段誉此言。又二年,虚竹把女儿嫁入段家,而段誉则也把一个女儿嫁给虚竹之子。

虚竹与段誉时常因为两家姻亲关系相聚,故此二人武学经常互通,虚竹孩子们也多有学习段氏家族武学,而虚竹也曾教段誉之子逍遥派武功。虚竹与段誉功力不相上下,然而虚竹对武学的领悟力更高一些,二人经常在一起切磋,彼此都有精益。此时除了长春谷中隐居不出的前辈高人外,当世只有虚竹、段誉堪称绝代双骄,内力以及武学震烁古今,照耀万古。

段誉在位二十余年之后,立下大理国太子,四大家臣因虚竹把梅兰竹菊收回,令家族蒙羞,所以耿耿于怀多年,他们密谋伺机反叛,又有金国力量背后干涉,在段誉礼佛期间竟然掀起腥风血雨,诸位皇子亦牵涉其中。段誉一怒之下运用六脉神剑神功,力挫金国妖人,方解大理国之难。后明教大魔头方腊起兵意欲推翻大宋,段誉、慕容复、王语嫣等再次出手相救,总算缓解大宋之难。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段誉修为发展考:《天龙八部》结束后二十到三十年间行迹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