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天龙八部》一个文玩爱好者的奇幻之旅

文/ 纸屑轻舞

金庸的武侠小说,习惯性地“凉水泡茶慢慢浓”,《天龙八部》也不例外,开头便让丝毫不会武功的段誉“青衫磊落险峰行”,卷入无量剑东宗西宗及神农帮的纠纷之中。左子穆辛双清和司空玄等人,都是“天龙”里的小人物,作者安排这些人物出现,目的就是一步步逼着段誉坠崖,逼入“琅嬛福地”,让段誉见到和他一生关系紧密的一件物事。

这件物事就是玉像。

大理人向来痴迷玉器、银器,段誉从小在皇宫长大,对这类文玩饰品也不陌生。自见了这尊白玉玉像,当即如同中魔一般,此后他的一系列奇特遭际,无不和这尊玉像紧密相关。

段誉“定睛看时,见这女子虽是仪态万方,却似并非活人,大着胆子再行细看,才瞧出乃是一座白玉雕成的玉像。这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由此得知,玉像的雕工相当不错,无崖子不愧是多才多艺。

玉像的原型是谁呢?有可能是李秋水,也可能是李秋水的妹妹。李秋水姐妹两个应该长得很像,李青萝也几乎她们一模一样,李青萝和段正淳的女儿王语嫣依然是照着模子遗传的。三代人长得一样,可见她们家族女性基因的强大,男的都可以被忽略不计了。

段誉和玉像一见钟情了。“段誉侧过身子看那玉像时,只见她眼光跟着转将过来,便似活了一般。他大吃一惊,侧头向右,玉像的眼光似乎也对着他移动。不论他站在那一边,玉像的眼光始终向着他,眼光中的神色更是难以捉摸,似喜似爱,似是情意深挚,又似黯然神伤。”这段话极富象征意义,“玉像的眼光始终向着他”,只要段誉走不出玉像的眼神,他就是痴迷的,是没有自我的。

段誉“走到玉像面前,痴痴的呆看,瞧着她那有若冰雪的肌肤,说什么也不敢伸出一根小指头去轻轻抚摸一下,心中着魔,鼻端竟似隐隐闻到麝般馥郁馨香,由爱生敬,由敬成痴”。

之后段誉遇见了王语嫣,就把王语嫣当作玉像“神仙姐姐”。王语嫣心有所属,是她那有这雄图霸业的表哥慕容复。在这个三角恋中,段誉是最为卑微的,他甚至像跟屁虫一样跟着王语嫣,连她的随从都是不是对他流露出不屑和鄙夷。如此爱得丢掉了自己还乐此不疲,原因何在?段誉曾和玉像说过的一句话或许就是答案:

“神仙姊姊,你若能活过来跟我说一句话,我便为你死一千遍,一万遍,也如身登极乐,欢喜无限。”

历经波折之后,王语嫣终于在一口枯井里投入了段誉的怀抱。而曾经沧海的段誉自然也就知道,王语嫣是王语嫣,玉像是玉像。

段誉就像是一个文玩爱好者,他痴迷于一块上佳的美玉,却迟迟猜不透它的材质。玉像雕刻得再栩栩如生,也是被别人雕刻的人物。和他一见钟情的,是美玉,而不是美人。美人一会是李秋水,一会是李秋水的妹妹,抑或是李青萝或者王语嫣,但玉像却始终是一尊玉像。段誉痴恋王语嫣,不是王语嫣足够优秀吸引了他,而仅仅是她和玉像上的人物很像,如果他遇见的是年轻时候的李青萝,或者是更年轻些的李秋水姐妹,他依然可能是如痴如醉。凑巧的是,他遇见的第一个“活过来”的玉像,便是王语嫣。

段誉刚从无量山坠崖至谷底,却偶然参透了无量玉璧的秘密。段誉“站起身来,抬头只见月亮正圆,清光在湖面上便如镀了一层白银一般,眼光顺着湖面一路伸展出去,突然之间全身一震,只见对面玉壁上赫然有个人影。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

段誉大叫:“仙人,救我!仙人,救我!”那人影微微幌动,却不答话。段誉定了定神,凝神看去,那人影淡淡的看不清楚,然而长袍儒巾,显是个男子。他向前急冲几步,便到了湖边,又叫:“仙人,救我!”只见玉壁上的人影幌动几下,却大了一些。段誉立定脚步,那人影也即不动。他一怔之下,便即省悟:“是我自己的影子?”

所谓能“救我”的“仙人”,其实就是自己。金庸写这段同样寓意丰富。

段誉所爱的是玉像而非王语嫣,王语嫣所爱的是段誉对她的痴恋而非段誉本人。他们二人对此早晚都会清清楚楚的那一天。于是,在新修版里,金庸让王语嫣重新回到慕容复身边,让段誉娶了木婉清等姑娘。

段誉和王语嫣,就是一场因文玩而导致的误会而已。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天龙八部》一个文玩爱好者的奇幻之旅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