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徒弟到底该咋当?看他怎么说

文/ 纸屑轻舞

南海鳄神岳老三是金庸先生笔下一个非常奇葩的人物,他在金庸小说中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他位列四大恶人之三,外号“凶神恶煞”,但同时他还是个非常可爱的人物,和老顽童有诸多相似之处,香港拍摄的电视剧中,秦煌就分别演过这两个角色。

岳老三出场时的确是恶气逼人,他非常在意自己的排名,明明是老三却最爱别人叫他老二,万劫谷的仆人进喜儿不会讨好他就被他一招扭断了脖子。这么一个恶人,因为遇见段誉,尤其是拜了段誉为师之后,就很少再做恶事了。

当段誉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的时候,岳老三就认定他“很像我”,“学我南海一派武功,多半能青出于蓝”,决意要收他为徒,不得不说这眼光是非常独到的。当然后来段誉并没有学南海一派武功,但是却实打实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成为“天龙八部”里的绝顶高手之一。

岳老三眼光够贼,还有另外两个佐证。其一是他第一个指出段誉完全不像段正淳。因为段正淳身份原因,即便是之前有人看出来了只怕也无人敢于指出,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人就是岳老三,他说“我就不信你们是爷儿俩”,此话竟然一语成谶。其二是他对万劫谷谷主钟万仇说:“我师娘这么美丽,你却丑得像个妖怪,怎么会是她老子?我师娘定然是旁人生的,不是你生的。”这位师娘就是钟灵,很显然岳老三又说了实话,她是段正淳的私生女。

一心想收段誉为徒的南海鳄神最终却拜段誉为师了。这个所谓的“拜师”,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一场闹剧,岳老三自己每每口中提及,也是粗话连篇,但是岳老三却始终没有否认他们的师徒关系,在拜师之后,他对段誉的帮助还要远大于段誉对他的帮助。段誉的凌波微步、六脉神剑什么的也没有传授给他一星半点,段誉自己打心眼里也没认可这个徒弟,甚至还会以欺骗了这样一个傻瓜而沾沾自喜。

岳老三也许并不知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行话,但是他知道,他拜过师了,这个人是他的师父,和他息息相关。在杏子林中,段誉见到已投奔西夏的岳老三,段誉道:“乖徒儿,丐帮帮主是我结义的兄长,这些人是你的师伯师叔,你不得无礼。快快回家去吧!”岳老三虽然内心极不情愿,“大吼一声,只震得四边杏树的树叶瑟瑟乱响”,但对自己说过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肯食言,“忍气上前,跪下去磕了个头”,给师父请安。

阿朱和段誉乔装成北乔峰和南慕容去天宁寺救丐帮兄弟,岳老三要检验南慕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功夫,就让假慕容没事走几步,来几招凌波微步看看,真段誉还揶揄岳老三,说不信段公子会手岳老三为徒,岳老三还赶忙辩解说:“我干么骗你?这里许多人都曾亲耳听到,段公子亲口叫我徒儿。”言语间竟然还颇为自豪。

岳老三拜的师父,本来是自己看中的接班人,而且看好他的时候段誉还什么功夫都不会,也不知道他的皇室身份,只是想把自己的一身功夫传授于他,拜师之后,没死皮赖脸地求段誉传授绝技,也没贪恋师父的荣华富贵。这个号称“凶神恶煞”的大恶人,却是一言九鼎,一诺千金。

他至死都在维护段誉。

在全书的第四十八回《王孙落魄 怎生消得 杨枝玉露》,王夫人恼羞成怒,伸足在段誉身上乱踢,岳老三喝道:“喂,他是我的师父。你踢我师父,等于是踢我。你骂我师父是禽兽,岂不是我也成了禽兽?”段延庆出演阻止道:“岳老三,不得对王夫人无礼!这个姓段的小子是个无耻之徒,花言巧语,骗得你叫他师父,今日正好将他除去,免得你在江湖上没面目见人。”

段延庆后面的这句话杀伤力是极大的,因为“花言巧语,骗得你叫他师父”只怕是连段誉自己都得承认的事实,更别说段誉身边的这些外人了,而“免得你在江湖上没面目见人”同样是极有诱惑力的。其实段延庆说的才是大实话。

但是,这时惟独不信实话的是岳老三。他说:“他是我师父,那是货真价实之事,又不是骗我的,怎么可以伤他?”说着便伸手去解段誉的捆缚。岳老三虽然一直和叶二娘争排名,但对老大从来都是颇为敬畏,知道自己武功较他为逊,这个时候却坚持“非救师父不可”,不听老大的话了。段延庆忌惮段誉的六脉神剑,情急之下,用钢杖刺死了岳老三。

其实段延庆才是岳老三的死党,但这时候为了那句“师父”,岳老三竟然异常决绝。岳老三死前只是不解老大为何要对他痛下杀手,但对决意要维护师父的举动却也毫无悔意。

岳老三死后,段誉“想起做了他这么多时的师父,从来没给他什么好处,他却数处来相救自己,今日更为己丧命,心下甚是伤痛”。

世间像段誉这样不称职的师父也许还有很多,但像岳老三这样誓死捍卫师父的徒弟,已经再难看到了。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徒弟到底该咋当?看他怎么说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