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全真派马钰为何会传授郭靖内功心法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有一位神秘人物对郭靖的武学修为进程影响巨大,那就是全真派掌教马钰。马钰为人谦和、宽善,是一位道法精深、武学修为极高的道家门派传人。在小说中,若没有马钰的出现,那么郭靖想要从蒙古轻易走出去,便是相当困难之事,因为江南七怪并未传授郭靖高深武功,我在以前也说过,江南七怪之中,分为两大阵营,柯镇恶、朱聪为其一,是黑道中人,韩宝驹、南希仁、张阿生、韩小莹、全金发为另一阵营,主要来自大宋军营。他们都没有传授郭靖高深武功,第一阵营是为赌局。第二阵营是因为在北方长期活动,从而刺探北方蒙古、金国的军情。

柯镇恶、朱聪是为与全真派丘处机之赌局,拉扯其余五人争强斗胜。其余五人本就有其他目的,所以按着柯镇恶、朱聪的目的应承这场赌局。从小说中可以知道,南希仁武学修为最高,也没有传授郭靖更高的武功,那是因为南希仁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之下暴露自己的身份,另一点是南希仁后来已经知道郭靖从另一位内家高手学习内功心法,他也就没有必要出面,再传授郭靖其他武学,这就避免了自己身份暴露,而郭靖后来的发展也可以算得上一步登天,这样的发展过程,南希仁也不会反对,所以南希仁不传授郭靖其他武功,也有其必然的理由。

很显然,南希仁的武功内外兼修,是一位道家武学的传人。他所传授的南山拳法以及南山刀法,都有内家武功的特点。特别在郭靖日后学习周伯通左右互搏之后,也曾单掌运用南山拳法,使其攻守兼备,具有阴阳融合的效果,这其实也是郭靖跟从马钰学习内功心法之后,很多从前的武功都能融汇贯通,相应带来的好处。可以说,真正为郭靖打下内功基础的人,就是马钰,马钰也是真正传授郭靖上乘武学的人。小说之中,其实并未体现马钰曾传授郭靖任何武学招式,但马钰却教过郭靖很多武学义理上的经验,这些经验又兼容其他很多门派的武学义理,所以,马钰虽然只是传授郭靖内功心法,但其实却在传授的过程中,故意把江湖各家门派以及道家武学心法之中的至理,都循序渐进传授给郭靖。

宋嘉定九年,金贞佑四年,即一二一六年,尹志平从丘处机处来到蒙古送信,尹志平试探郭靖武功,交手之中把郭靖打败,江南七怪从尹志平口中获知杨康武功更高过尹志平,为此更加督促郭靖修炼武功。郭靖因为武功得不到进展,又因为心情急躁,反而武功更加退步。这时,因为华筝的关系,二人去看大雕之间的争斗,就遇上马钰。因为白雕的关系,郭靖、华筝与马钰相识,很快马钰便开始传授郭靖内功心法。从后文中知道,马钰在此时是全真派掌教,比丘处机的地位更高,是全真派的首领,是全真派第二代掌教,第一代掌教是去世很久的中神通王重阳。马钰也是王重阳的首徒,是全真七子的大弟子。

马钰这样一位身份非凡的一派之主,为何要从终南山重阳宫不远千里,来到蒙古大漠之中教郭靖武功?马钰曾言:

「敝师弟是修道练性之人,却爱与人赌强争胜,大违清静无为之理,不是出家人份所当为,贫道曾重重数说过他几次。他跟六侠赌赛之事,贫道不愿过问,更与贫道没半点干系。好在这是救护忠良之后,也是善举。两年之前,贫道偶然和郭靖这孩子相遇,见他心地纯良,擅自授了他一点儿强身养性、以保天年的法门,事先未得六侠允可,务请勿予怪责。只是贫道没传他一招半式武功,更没师徒名份,说来只是贫道结交了个小朋友,倒也没坏了武林中的规矩。」

显而易见,在小说之中,马钰并不是无故来到蒙古大漠传授郭靖武功,马钰的话之中,还有另一层意义,马钰来到蒙古大漠之前,与丘处机曾有数次争吵,丘处机并未改变与柯镇恶打赌之事实,也未认赌服输,打赌定输赢之事本错在柯镇恶,十六年前,宋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丘处机在法华寺之中,本欲认输欲江南七怪之间的较量,但是柯镇恶不允许丘处机服软,反而更愿意继续对赌,这件事是丘处机后来不愿意认赌服输的原因。马钰在话中,说自己多次重责丘处机,其实是在说自己与丘处机多次争吵,有意思的是,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丘处机果然也有其他篇幅体现丘处机与马钰之间的争执,可以认为丘处机对马钰并不服从。

然而,更重要的一点,马钰却也从话语中体现出来,此时全真七子的师傅,中神通王重阳已经去世多年,马钰已经担任全真教掌教也已经多年,从马钰的话语中亦能看出,马钰对丘处机的约束并未成功,作为一派掌门,马钰并未从师兄或掌门的身份中,使得丘处机听从自己,反而是丘处机依然继续赌局,不仅仅传授弟子杨康武功,还派遣弟子尹志平来到蒙古大漠试探郭靖武功。很显然,马钰来到蒙古大漠之前,已经与丘处机有过一番争执,也就是在宋嘉定九年,金贞佑四年,即一二一六年,尹志平来蒙古大漠送信不久之后,马钰便出现在蒙古大漠。

尹志平来到蒙古大漠,是得到在金国大兴府中丘处机之命令,转赴蒙古大漠送信。如果马钰此时是在终南山重阳宫,则不会在尹志平前脚刚走之后,马钰便出现在郭靖的视野之中。很显然,马钰来到蒙古大漠,其实也是从金国大兴府中来到蒙古大漠。马钰不在终南山重阳宫坐镇全真派,为何会来到金国大兴府?就是因为马钰的话中所言,是马钰与丘处机曾经争吵过数次,马钰问责丘处机让其放弃传授杨康,而丘处机并不听从马钰的命令,反而一再反驳马钰,并又传书给江南七怪。

平心而论,丘处机获得杨康之下落,根本不必告知江南七怪,丘处机找到杨康的时间是大致为金泰和九年,宋开禧三年,即一二〇七年,在这九年之中,丘处机有很多时间告知江南七怪自己已经找到杨康,为何是在九年之后再告诉江南七怪?这是因为与马钰之间的争吵激怒了丘处机。在尹志平从金国大兴府来到蒙古大漠送信之前,应当是马钰又从重阳宫北上,亲赴金国大兴府会见在金国传道的丘处机。在找到杨康的九年之前,丘处机必然动用了全真派的力量来寻找杨康。丘处机不是掌教,动用全真派的力量需要掌教允许。

马钰为人宽厚,必然听从丘处机是为寻找忠良之后之建议,未必是因为为与江南七怪打赌争输赢。所以丘处机在寻找杨康的过程中间,必然隐瞒与江南七怪之间的打赌。马钰为寻找忠良之后,倾尽天下全真派力量,终于获知包惜弱、杨康去处,此时也从丘处机处知晓,是因为与江南七怪之间的赌局,才会竭力寻找杨康,并传授武功。所以,寻找杨康这件事上,马钰同意寻找忠良之后,并善加抚养,但不会同意丘处机的与江南七怪之间的赌约。这其中还有一层关系,全真派是名门大派,江南七怪则是江南武林数不上名号的人物。与江南七怪这样的人物打赌,也有失名门大派的身份。所以,作为全真派掌教,马钰自然有义务维护自己门派的声誉,救人当义不容辞,但是因为救人便与一些三流人物打赌,则必然是欠妥行为。

作为门派之间的争斗,全真派与江南七怪之间,其实胜负已分,江南七怪自然非属名门。柯镇恶想以与名门大派之间打赌,提高自己的身份,马钰自然从中看出事情的利益关系。马钰与丘处机数次争执,必然也涉及这些问题,显而易见,丘处机并未完全同意马钰的看法。正是在马钰这次与丘处机在金国大兴府丘处机处的争执,导致马钰拂袖而走,马钰决定亲赴蒙古大漠,看一看江南七怪与郭靖。而丘处机则打发尹志平前去蒙古大漠,告知自己已经收杨康九年,一则是心中有必胜之心,二则是更气师兄马钰的指责。更重要一点,丘处机完全没有把全真派掌教马钰师兄当作一回事。这其实是说明,丘处机并不认同马钰是全真派掌教。

丘处机不认同马钰是全真派掌教的原因有很多,在小说之中也多有体现,更重要一点是中神通王重阳根本不喜欢丘处机。在王重阳还在世的时期,全真七子之中,武功更显露人前的人有王处一、丘处机,王重阳更器重王处一,并把王处一带在身边参加第一次华山论剑,王处一被王重阳带到华山,这件事的原因并不让人知晓,但丘处机已经明确说过,是王处一武功较高,而华山论剑之后王处一也因为观摩五绝在山上的比武切磋,因此武功又飞速增进。丘处机的武功显然不及王处一许多,因此他羡慕或嫉妒王处一能得到王重阳的青睐,能参与华山论剑。其实不如在说,王重阳不喜欢同样武功出类拔萃的丘处机,固然有丘处机性格方面的问题,其实不如说王重阳对丘处机有一些很深的不信任性。其实也就是华山论剑之后,丘处机在王重阳面前完全失去信任。

众所周知,在王重阳死后,接任掌教的人是马钰,不是在江湖中小有名气的王处一以及丘处机,按照小说中丘处机之表现,好像是应当继任全真派掌教,最终却未能得王重阳的掌教之职。显而易见,在全真派王重阳去世以及马钰获得掌教中间一些过程,亦曾发生一些外人并不得知的情况。首要一点,丘处机必然曾想要从王重阳处获得全真派掌教的位置,但王重阳并未同意,更把职位传给马钰。其次,马钰获得全真派掌教之地位,并不是完完全全所谓是悟道最深的情况,而是有其他更与小说中间特殊事件有更深入的关系。

在小说《神雕侠侣》中,曾记录王重阳未入道之前的故事,在王重阳入道之前,他曾带领义军抵抗金军,在他失败之后带领义军建造「活死人墓」,在那之后才入道,并开始收徒,马钰是首先收下的弟子。虽然,按照历史上马钰记载,马钰堪称叫马大善人,捐资为支持王重阳全真派兴建道观,是王重阳的钱罐子之一。但是若按照小说《射雕英雄传》以及小说《神雕侠侣》,则会发现一个常人遗漏的小说之中逻辑事实。那就是王重阳当初的义军部属消失,包括建造活死人墓的那些人,也一个不剩都不现世,这就出现了问题。很显然,如果王重阳义军失败,那么至少会有很多余部活下来。

这些义军能建造活死人墓,自然也会在起义失败之后,随同王重阳一起驻守活死人墓,那么小说中并未提起这些起义失败的残部,而王重阳又有东山再起之心,华山论剑便是他谋划起兵的一个重点事件,王重阳利用华山论剑,意在与四大高手中间借取抗金兵力。前文有不少文章叙述,此处从略。尽管王重阳抗金失败,但义军并不可能全部阵亡,而是更可能随同王重阳一路来到终南山在活死人墓周围定居。显而易见,林朝英为激起王重阳抗金信心之后,王重阳便与义军一起共建重阳宫。重阳宫的建立者就是活死人墓的建立者,而那之后,那些义军余部全部留下在重阳宫改当道士,意图日后再有机会东山再起。

马钰便是义军余部一员,马钰的年纪比丘处机大很多,应当是王重阳早期抗金部下之一,而马钰又是王重阳的赞助者之一,很显然马钰与王重阳之间的关系,远远不是后来王重阳入道之后那么晚,而是在王重阳抗金之间,二人就有很深入的关系。丘处机由于年纪小一些,则不会有如马钰一样的待遇。马钰跟随王重阳抗金,早年意气风发,后来因为义军失败,需要低调生活,所以马钰后来的行为非常谨小慎微,为人谦和宽让,根本显露不出任何锋芒。这反而让人疑惑,他的青年时期究竟是如何。他的青年时期,正是王重阳青年时期,二人仅仅相差不到十岁,马钰生长在金国控制的山东地区,自然就是金国人。而王重阳又恰恰收了马钰作为弟子,那么马钰必然是抗金义军,绝非仅仅马钰是马大善人的原因。

所以,如果看全真派的中坚力量究竟是谁?当然是抗金派。活死人墓是义军所建,重阳宫也是义军所建,王重阳所有的资本都是在抗金过程之中所获得,那么理所当然,王重阳更信任抗金派。在小说全真七子之中,谁有可能是抗金派?自然是马钰、王处一。王处一在小说之中必然是抗金派,他遭到了金国赵王府的陷害,王处一也确实与金国赵王府势不两立。丘处机则不是抗金派,他收完颜洪烈的儿子武功,也不带杨康来到大宋境内生活,是因为丘处机本是金章宗的座上宾,又是金章宗妃子元妃的师傅,元妃资助丘处机建造道观,丘处机与完颜洪烈之间有很多微妙的关系,所以从小说表现来看,丘处机亦不是抗金派。

小说之中的王重阳是一位坚定的抗金派,尽管义军失败,他也从未灰心,建造活死人墓仓储兵器与钱粮是为图东山再起,他在华山论剑之中找寻四位武功一般,但家底又十分厚实的江湖人物,其实是想要从他们手中获得金钱与人力,更想要他们四人辅助,帮助自己再次起兵抗金。显而易见,王重阳彻底抗金,那么他死前选择传人,也必然是一位坚定的抗金者。所以马钰的年龄,促成他可能是王重阳义军之中的一员,不仅仅是义军一员,而且是重阳宫建立之时的资金捐献者,又是活死人墓建造之时资金的捐献者。马大善人不仅仅热爱捐钱,对武学以及道法也领悟极深。基于前总裁的信任,那么选择下一任总裁,必然要选择自己的大亲信。

选择亲信执掌全真派,还有另外的目的,便是安抚全真宫内外隐居以及成为道士的义军余部,这些义军余部都是王重阳出生入死的生死之交,虽然抗金的事业没有成功,但这种抗金的精神却应该永远保持,所以王重阳不仅仅要支持亲信,更重要的是要让义军余部在重阳宫中占据主要地位。王重阳的慧眼看出丘处机并不安分,事实也证明丘处机更乐于与金国人为伍,金章宗、元妃与丘处机的关系十分密切。在小说《射雕英雄传》开始,丘处机对大宋使者王道乾的追杀,他便有可能是大金国奸细的嫌疑。在对杨康的发现以及教育过程中,他对金国人的妥协,也非常让人怀疑,这都不是正常逻辑所能解释的。所以,王重阳对丘处机的不信任,有可能丘处机便是从属于金国之原因。而马钰则可能是王重阳早期义军的支持者以及部属,作为重阳宫的建立者之一,马钰当然有资格成为全真派第二代掌教。

宋嘉定九年,金贞佑四年,即一二一六年,马钰与丘处机在金国大兴府吵了一架,马钰必然对丘处机的所作所为不满,因为丘处机一直没有把杨康母子带到重阳宫修炼,显然在重阳宫修炼对杨康更好,但是丘处机显然没有这样做,又不愿意认输,所以丘处机这些古怪的行为令马钰不满,便离开丘处机道观,来到蒙古大漠寻找郭靖。不仅仅是因为对丘处机行为的不满,更是因为马钰从丘处机所为中隐约看出点问题。那就是,丘处机在为完颜洪烈培养下一代,如果杨康成为完颜洪烈的左膀右臂,那么对于大宋便是最大的伤害。马钰曾是抗金义军,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要避免丘处机所带来的危害,就必然要在这赌约之中为郭靖增加获胜砝码。

当时蒙古与大宋互不干涉,不算同盟,又不是敌人,但双方都是金国的敌人。当时蒙古的力量已经崛起,马钰自然知道这个问题,蒙古可能是能与金国对抗的势力,大宋必然会与蒙古联合消灭金国。而培养郭靖,也必然是重中之重。马钰到蒙古肯定会经过观察以及暗访,马钰自然知道郭靖是铁木真的义子,又是未来驸马,基于很多理由,马钰考量了其中利弊,才会选择帮助郭靖,传授其全真派内功心法。如果按照马钰轻描淡写之言,说是偶遇路过,恐非事实。这当然是马钰掩饰其中深刻的原因,其重点就关系在丘处机对金国人的认识上。

所以,马钰传授郭靖武功心法,其本意还是要让郭靖日后可以对抗金国,完成自己与王重阳还有其他义军勇士没有完成的事业。马钰传授郭靖内功心法两年,每日都是谈心与讲授道理,这其中必然涉及郭靖的道德导向,可能比柯镇恶、朱聪之教育更为有效,且循序渐进、潜移默化之中,成就郭靖对人生境界以及侠义精神的看法,马钰之行为看似轻描淡写,却是郭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奠基之人。马钰引导郭靖宽厚待人,郭靖一生也极少急躁,不思后果,这应当是跟从马钰学习了两年思想品德的原因。

马钰传授郭靖内功心法,却没有传授其任何武功招式,这是马钰知道,一旦郭靖学习其他武功,有他传授内功心法的辅助,其武功必然也相应增长。因为马钰教郭靖的武功是属于一种兼容性很强的内功,在小说之中可以知道,郭靖曾用全真派内功运通江南七怪的武功,也曾用此武功催动洪七公传授他不带内功心法的降龙十八掌。其实,马钰传授给郭靖的全真派玄门正宗内功心法,必然是王重阳之师虚竹传下的小无相功的简本,也即是先天功。只有这种情况,郭靖才会发现全真派内功与其他门派武功的兼容性,这都是他学习《九阴真经》之前就体会到的武学心得。

所以,马钰故意培养郭靖,实际是为引导郭靖成为全真派真正传人,可是后来的事情发展并未如此。而小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之中,全真派内部确实有让郭靖执掌全真派的想法,也许就是马钰的本意。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全真派马钰为何会传授郭靖内功心法》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3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