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生逢乱世,何以报国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根据前几篇文章对江南七怪诸角色分析,已经初步分析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江南嘉兴一带的三流江湖团体「江南七怪」的各自身世。因为江南七怪在整个小说《射雕英雄传》故事中,是最为主要影响全书故事走向的人物,所以必须要仔细来认识这七个人的经历以及背后的不为人知的故事。虽然在小说中正面描写是一种情况,但看小说的背景,却更要发现几个人的另一面,且这一面对整部小说的许多重大事件是有紧密联系的,这才能看出这部小说究竟是在说什么。《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自然远非简单的在说郭靖、黄蓉、杨康、穆念慈等人少年萌动,情爱与江湖斗争关系这样表面,而是在叙述半隐半现,伏线千里的历史大背景中的风云诡谲之势。

如果能从江南七怪七个人各自的行迹中能看出事情的本相,那么对于解读《射雕英雄传》,又有着事半功倍的作用。可知小说《射雕英雄传》之历史,上承小说《天龙八部》之后,又启小说《神雕侠侣》以及《倚天屠龙记》之旨,可知百年之后有元灭明兴之世。

飞天蝙蝠柯镇恶,少时顽劣,横行嘉兴乡里,倚仗南阳柯家伏牛派之余荫。其所学伏魔杖法有昔日梁山泊首领花和尚鲁智深的路数,故从鲁智深的师承看,须来自五台山一带佛家武学系统。五台山武学系统与梁代之时达摩所建的少林派有一定的武学同源性,即达摩祖师创立少林派武学系统之前,曾在五台山一带与当时南北江湖各路高手开过一次武学研究会,而决定五台山一带武学发展的一次研究会中,即有五台山中重要人物参与,此人便是小说《天龙八部》中五台山清凉寺掌门神山(光)上人的上几代师祖。

当时五台山一带僧道系统皆参与,此次武学研究会之成果秘谱整理工作应是僧道同行,传承五台山系统武学的主要寺院有文殊院及清凉寺等。因为时间关系与不可掌控的关系,武学研究会上的成果秘谱并未完善,也就是说其概念未臻完善,其招式未能尽详。没有更深层次地表现武学的精微之处,这些武学理论是粗朴的,没有更进一步切实详解,有关僧传系统的武学初抄本被文殊院与清凉寺系统接收,伏魔杖法传于此二寺院系统,其中初抄本传承最早,此路被两家寺院系统传承,此后传人有增补有新创,故此传下的伏魔杖法彼此略有不同。北宋末年《天龙八部》中的五台山有二十四路「伏魔杖」,会用的人是丐帮奚长老,同时期的少林派玄慈大师也会用「伏魔杖法」。少林寺中,扫地僧对于萧远山在藏经阁偷书一事,有一番叙述,萧远山还曾偷「伏魔杖法」。所以少林派这一系统的「伏魔杖法」还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是一种义理精深的武学心法。

而清凉寺系统的武学,因后来神光上人身世的描述,可知此系统武学愈加衰微,原因是武学源流不够精妙,使得传习起来颇为困难。我思索起来,多半是当初初创清凉寺武学系统的时候,一方面是其门派武学传承不精,又不注重门派武学传人培养,所以当时武学研讨会之创办,才会用清凉寺系统的人来帮助整理成果,不至于使会议成果落入奸恶之人手中。另外一点也是由于该系统不勤于对武学的精研,只是弘扬佛法,所以历代以来,武学技艺才会不兴,神光上人超越历代清凉寺传人之修为唯是特例。

少林寺所传承之「伏魔杖法」,是达摩来到少林寺之后,在原有五台山研讨会成果发明杖法基础之上精研的武学,自然比在五台山一带初创之时新奇招数更绝,精妙之处更佳,早期与晚期不能相提并论。但五台山系统传承之后,其后代武学名家的新修与新创,也不能小看,所以小说《天龙八部》时代丐帮奚长老的杖法,又不能说是修为低浅,不足称道。奚长老的杖法可称为是五台山系统武学之新变发展,是另一种不同发展变化。

而王语嫣为什么能看出来奚长老用的是五台山的「伏魔杖法」?因为这牵涉一件往事。有关于《九阴真经》谁创说,虽然众说纷纭,而金庸先生一改再改。我在连载版以及修订版一直到新修版小说中,看出了问题关键。

第一,《九阴真经》涉及道家武学与释家武学,并不是单一哪家武学。这个原因是什么?唯一可能性是创立《九阴真经》的作者曾与道家系统与释家系统的高手曾经切磋。经过旷日持久的大辩论即武学研讨会,才会对这两家系统的武学有深入的认识。这个人只能是达摩,不能是黄裳。有关黄裳伪经论,已经在多篇文章叙述,此处从略。在达摩时代,能说得上与道家武学有关系的江湖门派,唯二能扯上关系的,有可能是逍遥派以及天师教,天师教多不使门人涉足江湖,其传人亦有入逍遥派者,而逍遥派则多有涉足江湖,所以逍遥派则是此时最重要之门派。应是逍遥派高手帮助达摩举行了历次武学研究会。逍遥派博采众长,穷尽一切搜集武学经典,不断刷新人类武学极限,这本身就是因为经常和高手切磋精研有关系。

当时达摩从天竺来访,能拜访的人必然有当时逍遥派的顶尖高手们。历次武学交流研讨之后,达摩在精研之中形成新的武学系统,即少林武学系统的前身。达摩来到嵩山,在发现逍遥派石刻武学心法之后,面壁九年终日思考,写作了《九阴真经》、《九阳真经》、《易筋经》、《楞伽经》等专著,又有「伏魔杖法」、「大伏魔拳」等精妙器械武功与拳法等收录在另外的秘谱中。

第二,王语嫣继承了母亲李青萝拥有的本藏于琅嬛福地的天下武学秘籍,她看过达摩时代逍遥派高手传抄的伏魔杖法秘籍,所以对丐帮奚长老的杖法路数非常熟悉。王语嫣阅读武学心法秘籍,从来是一读便熟记,所以一看就能知道来路。而这一路杖法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丐帮简长老也会使用,也许是奚长老在丐帮中收有徒弟,并把这路杖法传续传下来,也因此丐帮中武学之传承,不仅有本派专门武功的传承,亦有别派传人在丐帮中传授其自身武功,所以丐帮中之武学发展,亦较为复杂。

鲁智深的伏魔杖法流传在清朝乾隆时期的《书剑恩仇录》中,有红花会十三当家蒋四根使用「疯魔杖法」,其中几路招式与宋代流传的「伏魔杖法」招式一样,故所谓疯魔杖法,实际上就是伏魔杖法。柯镇恶时代与鲁智深时代相距不逾百年,花和尚鲁智深在小说《水浒传》等书中叙述,坐化于杭州六合寺。六合寺之地域与在嘉兴柯家村相距不远,故此可以看出鲁智深与柯镇恶在一定时间与空间上能产生关系。鲁智深可能是柯镇恶的师傅或师祖,传下这路伏魔杖法。柯镇恶在蒙古大漠十年中的苦练才能使这路杖法提升威力,可见杖法本属精妙,无奈柯镇恶自身资质不佳,练得这路杖法威力颇有限。

柯镇恶的另一师承,应是有关北宋末年《天龙八部》中的星宿派一系,因为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柯镇恶的用毒手段极高,小说分别从几个角度来描述了柯镇恶用毒高明之处。分别从柯镇恶的用毒见解,以及用毒的本事来判定。他曾令百毒不侵的梅超风因中毒而忌惮,也曾仅凭嗅觉就能判断出别人药品的使用方法,这些都不是常人所能达到的程度。又根据柯镇恶会使用六十四卦方位打毒菱镖法之故,可以判定与逍遥派有渊源,能与逍遥派有深切关系的,要算上丁春秋的星宿派,只有星宿派在随后回归逍遥派之后,才会把这些用毒的高明手段流传下来,并有一个传人,后来传给柯镇恶这些用毒、识毒本事。包括六十四卦方位镖法以及星宿派精深的用毒技巧。当然,柯镇恶资质不佳,学到这些精深逍遥派武学,也仅仅是皮毛之中之皮毛,威力不济,不足称雄于世。

妙手书生朱聪,常以油腻不干净的面貌示人,应该有着痛苦的过去。翻遍小说,没有记录朱聪这样的过去,只能去挖掘。他的武功从路数上与北宋末年《天龙八部》记载的大理朱丹臣武学家数接近。从装扮与神情上略有相似之处,武学上则更为接近,故此可以判断朱聪实际为段誉之下大理国名臣朱丹臣后裔。大理段氏帝位争夺激烈,家臣不免有落入斗争的问题。朱聪的先祖可能为躲避争斗而来到江南,此后生活略有苦处,不以大理名族示人。

与朱聪同期的朱子柳也是朱丹臣后代,三人有着一致的武学路数,只是朱聪与朱子柳从未相遇,也许是朱聪有着对过去家族事件的一些想法。朱聪行事诡异乖张,常有阴损毒辣之行为,或许也与过去经历之影响有关。朱聪的师门一个是如朱丹臣一系家传的昆仑派三因观清凉扇功夫,另一路是鸡鸣狗盗之类的武功,或许是在经历梁山泊之后,隐而退之的时迁所为。金庸小说背景虽然借鉴《水浒传》等小说,但未必极力维护这一系统,所以时迁可能会变换身份与地位,武学修养可能会别有不同,朱聪的「空空拳」等小巧多变之武功,也许就来自时迁一脉。

马王神韩宝驹训马本事超群,其实他本人并不叫做宝驹,这必然是一个假名字,这应该是为一些特殊原因后改的名字。根据训马过程的科学验证,其人出身必不是民间普通人,据前文推测他或是韩世忠之后或其他韩氏将门。又因为韩宝驹的武功包括军队中的基础扎实功夫,也由此推定韩宝驹与军队关系密切。他的武功来历特殊,疑似是元末《倚天屠龙记》所叙述南宋时期,火工头陀事件引发少林寺苦慧出走。因某些原因,或是苦慧短期收的记名弟子。韩宝驹生平两大绝技罗汉拳与连环鸳鸯退均出自少林派,同样这两门武功是少林寺不传之秘,北宋《天龙八部》时代,玄慈以连环鸳鸯退对敌丁春秋,是较为厉害的武学。这两种武学若不是正宗少林门人传授,外人学不到。

南山樵子南希仁当是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一个隐藏的顶级武学高手。因为在桃花岛事件之中,他设下一个迷局。南希仁中欧阳锋蛇毒许多天也未身亡,这种状态只有当时五绝之一的洪七公可以办到,而洪七公当时受的毒伤比南希仁还要轻,南希仁所中的毒是在口中,洪七公当时所中的毒是中在背上。病从口入,毒发攻心。按道理南希仁该很快就死,但他没有死。南希仁在平时历次大战中,多次轻伤而退,又多次在别人危急时刻抢救别人的记录。

在与一般高手的对敌中,南希仁乐于掩饰武学深浅,自降修为。在与顶级高手欧阳锋较量中,南希仁全身而退,除去中毒外并无任何损伤。他创造过内家南山刀法与南山拳法,又有开山拳法。其中南山拳法几乎可以与降龙十八掌相媲美的掌法,而开山掌法的治伤疗法,在元末《倚天屠龙记》中记载到了蝶谷医仙胡青牛的《医经》上。南希仁还精研了当世诸家枪法,从刀法中创造破枪之心法。此心法可以与小说《笑傲江湖》中所谓「独孤九剑」的破枪术作参照。拥有此等武学修养的人,在小说中除了顶级武学宗师老五绝们,应该只有南希仁有此之能为。故此,我判定南希仁是掩盖实力,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必为顶级高手。其武学修养不下于老五绝任何一人,其功力应也不下于小说中所叙述任何一位顶级高手。

 

笑弥陀张阿生同样来自军队,小说叙述他的经常与牛角力,他的角力武功必须要有大量的牛来作辅助,民间没有这么些牛用来比试修炼,民间也不允许杀牛来卖肉,只有军队有杀牛犒赏士兵的传统,也只有军队能有机会使用大量的牛来给张阿生培养力量。梅超风与张阿生同样都修炼过横练铁布衫,但张阿生的功力远低梅超风,这是因为梅超风师出名门,武功修炼极为系统。张阿生虽然拥有一定武学招数,但修炼并不得法,为人较为懒惰,也不爱修炼武学。张阿生喜欢上韩小莹,应该是因为与韩小莹在一段时间内常见面,这种见面时间该是在同属于韩宝驹所在的军营中。

 

韩小莹是韩宝驹的堂妹,两家可能都属于韩世忠后代,所以必定在一定时期内,都在韩家军营中成长。韩小莹的剑法不是春秋时期《越女剑》阿青的神剑,是阿青传给越国军队中的简易剑法,这剑法一直流传于江南,韩家军队在江南有重军,可能这剑法就流传于韩家军队中。韩小莹从中学习了这剑法,应该也是军队旧传越国剑法。实际上,这军中所传越女剑法不过是战阵剑法,不是江湖剑法,故此有一定的局限性。虽然经过之后改良,但终究称不上是精妙,韩小莹的见解也没有那么高明。

 

闹市侠隐全金发是江南七怪中,唯一敢称侠的人。他的来历据查考,该是南宋宁宗之后的皇帝宋理宗的母亲的堂兄或族人,南宋理宗的母亲姓全,家住临安绍兴一带。与全金发几乎处于同一时间与空间,全金发的武学包括当时军队流传的正宗枪法,包括杨家枪法,呼延枪法,岳家枪法。这些枪法在民间并不能尽都流传,但军队中不是,有专门的传承之人在教学,比如此时宋朝的杨家将们应该还在,呼延庆的后代还在,岳飞的后代这个时候已经被朝廷使用,这些重合之处指向全金发与南宋朝廷有一定的关联性,就此引出江南七怪背后的大江湖以及大历史之事件。

 

少年时期的江南七怪,据可以查考的书中原文是可以明确知道曾经在一起玩耍过。在小说《射雕英雄传》故事接近尾声的时候,柯镇恶来到了铁枪庙,他回忆过幼时和朱聪、南希仁等人来过铁枪庙。「他见到朱聪拿著一本破书,摇头晃脑的诵读;韩宝驹与全金发骑在神像肩头,拉扯神像的胡子;南希仁与自己拼力拉著铁枪一端,张阿生拉著铁枪另一端,三人斗力;韩小莹那时还只四五岁,梳著两条小辫子,鼓掌嘻笑。她小辫子上结著鲜红的头绳,在眼前一幌一幌的不住摇动。」这段回忆,柯镇恶是记忆有误的,因为年龄而言,七个人年龄层次鲜明,前后差距极大,柯镇恶出场时候至少四十多岁,而韩小莹才十七八岁,所以这段记录而言,如果年幼的柯镇恶能在其中玩耍,韩小莹就不可能出现,哪有年幼的孩子与其他半大孩子一起玩的道理?那么只有是柯镇恶思友悲伤意切,产生的幻觉联想,这倒是非常有可能。但这些不影响在年结义之前,几个人曾经或有过交集,这种交集却是十分有意义的。

 

柯镇恶等人故事出场的时间,在宋宁宗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春。众人相聚嘉兴醉仙楼,柯镇恶出场显然四十多岁,如果要说柯镇恶幼年时代,至少要反推二十余年到三十年,那么要看哪一个时间点合适。按照柯镇恶的时间年龄,反推三十年,大约是一一六九年左右,此时宋国的隆兴北伐刚结束五年,随后在宋宁宗一一九四年年即位之后,重用韩侂胄,于开禧二年即一二〇六年北伐,称为开禧北伐。要知道,小说《射雕英雄传》整个历史场景是在韩侂胄开禧北伐与失败前后展开。

 

柯镇恶的少年时代正处于宋国与金国的隆兴之战的间歇或混战之中,宋国朝廷一直处于主战主和权力交替之中,这其中也包括《射雕英雄传》中对于岳飞问题的探讨,这其中包括新修版小说之中,黄药师的祖父对岳飞问题的牵涉,导致罢官发配云南等事。根据小说支离破碎的线索所示,处于嘉兴附近地区,正是韩世忠晚年之后,韩家军队包括韩琦家族所重点维护的地区,韩世忠后代专门在淮西等地掌管军马钱粮,包括韩世忠最终隐居杭州,或有关岳飞遗部以及「武穆遗书」的一系列问题,都与嘉兴三角地带的周边地区有重要的关系。柯镇恶所处的江湖实力应该是江南明教方腊之战之后的余波效应,一些江湖人士在与朝廷各派系争斗之后,仅存下来的人物多数保持低调,比如小说《水浒传》中硕果仅存的几位,不是远渡重洋,便是隐居。小说《射雕英雄传》中鲁智深便是如此,隐居杭州六和寺,对外声称圆寂,其实是隐姓埋名退出江湖。

 

柯镇恶所在的柯家村,应该是有一定江湖背景或某些势力的群落,虽然书中并未描写柯家村的风土人情,但书中却描写了柯镇恶是嘉兴的一霸,那么柯家村至少在从前应该有一定的实力。第一,来自江湖势力。是某一些江湖门派的门人后代,在江南富庶之地开花结果,毕竟柯镇恶的兄长还曾结队暗算梅超风,至少可以说柯辟邪很可能是某个组织的首脑人物,因为小说中所言柯辟邪的武功远超柯镇恶。至少柯家是家大业大,家中的业务并不少,柯镇恶的兄长结识的都是河南河北的英雄,能结队暗算梅超风,必须要有威望,另外还要有一定的财力支持,我认为是小说《天龙八部》中柯百岁之伏牛派后裔。

 

第二,来自朝廷势力。如果柯镇恶的家庭来自朝廷势力,则更能凭借势力来鱼肉乡里,柯镇恶的行为里有一些纨绔子弟的味道,按照新修版小说增述全金发的语言描写,有些江南人有些薄产的,自然不会学武,便要赌博以及玩弄女人等。柯镇恶惯于赌博,骄躁不堪。所以,这一点上来说,柯镇恶或许有一些官员子弟的成分。以柯镇恶的性情和行事能力,如何能当所谓江南七侠的首领?柯镇恶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博学多才,又谦逊让人的领导人物。

 

综合所有事件来看,他的领导才能与全金发相比又差很多,所以众人应该是以柯镇恶的年龄来论排名。另一个原因,应当是柯镇恶有着深刻的背景,可以领导七人,且七人必须听命于柯镇恶,这才是重要原因。从小说来看,江南七怪七个人的成长不可能是从小生活在一起,虽然小说从柯镇恶的回忆谈七个人好似在一起待过,这些应该是一种幻想的作用,不该是事实。他们七个人在少年阶段曾经有过交集,但不会是长期活动在一起。这种交集点,应该是有着重要的作用。

 

江南七怪的首个交集点在开禧北伐的三十年前,也就是隆兴北伐刚结束不久,此时韩小莹根本还未出生。大宋刚接受了与金国大战的失利而签订议和,大宋不会坐视丢失的大片领土不管,从而想尽一切办法找机会收回失地。王重阳在山东、河北的义军节节失利,最终只能退归终南山结庐为道,但还是埋藏大量兵器粮草,图谋东山再起,他的义军虽然失败,但大多数还是化整为零,一部分加入全真教形成第一代全真教势力,另一部分分散山东河北各处,有些成为一方豪杰或江湖门派。

 

失利之后的宋军,必定痛定思痛加紧训练,幻想有朝一日能挥师北上重捣黄龙。柯镇恶的兄长柯镇恶当是王重阳的多个义军军队成员之一,曾经参与过山东、河北的对金国军队骚扰与侵袭活动,但最终因为势力上的差距最终导致失败,但因为义军守望相助的原因,柯辟邪在江湖上的威望更大一些,也能得到河南、河北、山东一带豪杰的支持。在追踪梅超风、陈玄风的事件上,他得到了广泛的支持。柯辟邪武学修为较高,远超柯镇恶,曾与梅超风交手,败于梅超风。从这一点看,柯镇恶组织江南七怪对抗梅超风就是不智行为,他应当为张阿生的死负责。

 

正因为柯辟邪长期在河北、山东活动的这一层关系,柯辟邪对弟弟疏于管教。柯镇恶从小就体现出一种严重欺软怕硬、欺行霸市、鱼肉乡里的危害局面。曾经当过梁山首领的鲁智深看到这一点就颇为痛心,他想起从前痛打镇关西之往事,决定严加管束这一个小混世魔王。鲁智深教他武功的时间较短,另一方面也是柯辟邪要带柯镇恶行走江湖,创立威望。鲁智深传给他的武学,柯镇恶没能继续深入理解。此时,柯镇恶应该在十七八岁的年纪。

 

另一方面,柯辟邪与南宋军队也有接触,从中认识了韩宝驹的父辈,也就是韩世忠的儿子这一代将军。韩家将也在擦磨掌训练自己的军队,以图日后北伐时候奋勇杀敌。韩宝驹这时已经将近十岁,少林寺的苦慧大师因为火工头陀事件出走少林,四外散心之机来到韩家军,把少年韩宝驹收作记名弟子,传授罗汉拳与连环鸳鸯腿。青年时期的韩侂胄武功高超,与韩宝驹父辈相熟。韩侂胄把决心恢复岳飞名誉的事情与韩宝驹的父亲说了,并发誓总有一天挥师北伐,夺回大宋失去的领土。

 

韩宝驹的父亲分外高兴,把少年韩宝驹介绍给韩侂胄认识,韩侂胄勉励韩宝驹加紧学习武功,将来为朝廷所用报效国家。柯辟邪被韩侂胄推荐给朝廷,充当山东等地江湖密探,搜罗金国部署等事,事未成出现梅超风、陈玄风大闹河北、山东,柯辟邪集结山东、河北豪杰暗算梅超风、陈玄风,最终失利遭到重创,最终死亡。在这期间柯镇恶认识了一位不怎么爱读书的书生,他父亲与朱聪一样,都喜欢捧书装模作样,按照朱聪的说法,这是一种家传学问。

 

此时的朱聪已经学习了三因观清凉扇,只是在这时还拿不动父亲的铁扇子。朱聪的父亲不让朱聪跟随柯镇恶到处生事,少年朱聪不喜读书,偏好于偷鸡摸狗,这一点让偶然来嘉兴偷东西的时迁门人见到,便把朱聪领走学习武功。师傅对朱聪十分严厉,这让朱聪有些受不了。朱聪跟随师傅时间不久,便出现师傅被追杀事件,来人武功奇高,朱聪师傅最终遭到重创不久死去。朱聪没有学到师傅武功的精髓,只是学习了一些魔术技巧,还有一些灵巧拳法,后来只能靠揣摩自学。

 

少年南希仁本是逍遥派中年青一代的后起之秀,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显示出不凡造诣,师门规定在武功学成之后,要经历江湖磨炼,不能过度显示自己的武功,并在适当时机与临安牛家村逍遥派分舵取得联系,并交流信息。修行皆在各人,武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前辈所能达到的境界。偶然情形下,他认识了柯镇恶、韩宝驹,南希仁也留在韩宝驹的军中一段时期,从中学习了军中攻战之技,并时常与韩宝驹切磋战场上的战术等。此后,南希仁在临安府居住,一边修炼武功,一边与临安的牛家村逍遥派传人取得联系,让临安牛家村密切注意金国与宋国关系动向,随时注意是否有战事发生。并注意继续搜集江湖高手资料,搜集新创武学典籍。

 

又过十年,柯镇恶、朱聪在江湖闯荡已经小有名气,黑道与白道都给二人几分薄面。此时韩宝驹的堂妹韩小莹已经七八岁,由于喜爱舞枪弄棒,韩家把家传的武功教给了她,这其中包括越女剑剑法。这时,由于韩侂胄关系,韩侂胄与绍兴的宋国皇族赵希瓐取得了联系,此人与韩侂胄相交匪浅,他的夫人刚刚生产。韩侂胄给赵夫人的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赵与莒。赵夫人的兄弟全金发爱好武艺,韩侂胄见他可造,便把全金发带到韩家军处,韩家军请来杨家将、呼延家以及岳家后裔,教授嫡传枪法,全金发学习了三家正宗枪法之后,又学习了其他枪棒之术。不仅如此,韩侂胄还教他为人处世要谨慎,要善于思考等等,所以,全金发不仅是宋理宗的舅舅,还是韩侂胄的门人。

 

韩侂胄授意下,全金发组织一个新的团体,专以搜集金国情报,传给大宋军队,以图日后伺机反击之用。韩宝驹在军队中遇到了少年时候认识的张阿生,这个人喜欢和牛比试力量,在父亲同意下,张阿生被分派到了军队伙房中,专门与笨牛打架,同时也开始修炼铁布衫横练。不久,韩侂胄带来全金发,韩宝驹与全金发开始探讨成立团体的事情。韩宝驹提起了少年时候认识的嘉兴柯镇恶,柯镇恶此时已经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名气,这个团体需要有一定的名气的人作为首脑,所以韩宝驹与全金发找来了柯镇恶说明了结作团体的事情,柯镇恶与朱聪自然十分高兴,毕竟大家从前曾见过面,现在又有些肝胆相照的意味,随后大家在临安找来了南希仁,又从军营中提出张阿生,此时韩小莹也十岁多,也要吵着行走江湖。韩家人本不同意,但架不住韩小莹性子,所以最终只能同意韩小莹同去。

 

这个时候,大约是庆元六年醉仙楼事件的前五年,因为在这五年前,江南七怪已经闯出名气,作过几次不小的事件。而在这期间,金国军队蠢蠢欲动,完颜洪烈已经励精图治,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他在收揽一些江湖高手作为己用。完颜洪烈有意结识南宋群臣,意图收买其中一些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其中有人推荐到韩侂胄。韩侂胄虽然收下完颜洪烈的礼物,但心中也有自己的算盘,他想利用完颜洪烈,意图从金国内部瓦解金国内部的主战派系,收买完颜洪烈也是韩侂胄的一个目标。庆元五年到六年,对于金国完颜洪烈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又是韩侂胄一个重要时间点。

 

韩侂胄建议完颜洪烈刺杀辛弃疾来除去金国大患,此计实际上是一种连环计,辛弃疾与韩侂胄早已达成共识,期望早日恢复中原,韩侂胄不会鲁莽主张完颜洪烈去杀辛弃疾,这个计策应该是辛弃疾与韩侂胄两人定下的计策,以万全之策来想让完颜洪烈进入这个局。如果大计可成,不仅可以除去完颜洪烈这一朝廷大患,另一方面也可进一步削弱金国力量。按照韩侂胄的想法,完颜洪烈志向远大,如果不早日除去,完颜洪烈也许会在短期内挥军南下,涂炭宋国军民,如果应对不佳,可能还会失去三十年以来的大好发展局面。所以,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消灭掉这个金国政治军事人才,这是韩侂胄必要考虑周全之处。

 

大宋庆元五年,彼时金国皇帝生日,此时已经成为大宋丞相的韩侂胄建议宋宁宗赵扩遣使臣前去祝寿,一面让使臣刺探金国实际军情面貌,还有金国朝臣的大致风向,另一方面是伺机刺杀金国皇帝或完颜洪烈,并嫁祸给金国皇族内部,使其自相残杀,让大宋军队有出兵北伐之机。江南七怪中的韩宝驹等人经过数年的活动,在山东、河北等地也造成了一些小声势,查考了一些重要的金国军事据点。当然,江南七怪并不是韩侂胄布下的唯一眼线。江南七怪是其中的一个棋子,这样的棋子韩侂胄有许许多多。王道乾是韩侂胄手下一位武功高强的官员,如所谓小说中若隐若现的大宋武功大夫石彦明一样,朝廷自然是会培养一些高手为自己所用,不然如何保护皇帝以及宫廷内部安全?王道乾该是其中一位高手。王道乾被宋宁宗与韩侂胄委以重任,祝寿是虚,实际刺探军情为实,其中还有刺杀以及嫁祸的用处。

 

王道乾不远千里携带重宝来到大金国首都,给金章宗祝寿,并结识了金国四王子完颜洪烈。完颜洪烈对王道乾防范有加,赵王身边高手无数,王道乾一直没找到刺杀机会。在祝寿完毕之后,完颜洪烈陪着王道乾游览金国山川,由于随行控制严密,王道乾也一直很难找到机会,故此告辞回宋国。完颜洪烈趁此机会,向父亲请令到江南出使,实际是想借机刺探大宋军情,金章宗明白此计,便下旨让完颜洪烈与王道乾一起回转宋国。

 

金国全真教道士丘处机,一直在金章宗左右陪伴,金章宗的妃子元妃甚至是丘处机的记名弟子,丘处机还传下了一些道经给金章宗,元妃亦刻印一些道经献给丘处机。丘处机见到大宋国来的使臣王道乾一路鬼鬼祟祟,与完颜洪烈还交谈神秘,便留了心。他刺探到王道乾对完颜洪烈说早日挥军南下,须杀掉辛弃疾,然后再趁此直下临安。王道乾把刺杀辛弃疾的秘密事件说得活灵活现,令完颜洪烈手舞足蹈。丘处机以为王道乾就是宋国的奸细,就是卖国求荣,叛国投敌。当王道乾跟随完颜洪烈从金国首都回转大宋的时候,丘处机也告辞金章宗,一路跟随完颜洪烈和王道乾。

 

王道乾是朝廷派来的高手,自然武学修为极高,丘处机与他且战且退打了十多天,终于在这一天临近临安牛家村的地方,把身心疲惫的王道乾杀死枭首。在此后,完颜洪烈获得了王道乾身上一直未送出的密信,一封是王道乾最近写给韩侂胄的,信中大致内容是王道乾在金国已经结识完颜洪烈,初步取得其信任,但刺探军情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达成。另一封信,是韩侂胄写给全真教丘处机的,韩侂胄知王重阳早死,这封信主要说韩家早年得王重阳义军相助,取得不少有利朝廷的事情,这次想让丘处机帮助寻访义军,期待在他日大宋军队北上的时候给予支持。这两封信都没有送出去,全部落在随后追到的完颜洪烈手中,丘处机已经提着王道乾的首级扬长而去。完颜洪烈拿到两封密信,则有些触目惊心。

 

此时嘉兴附近的江南七怪正等待韩侂胄的进一步指示,已经初步完成刺探工作之后,韩侂胄并未有进一步命令。因为韩侂胄在等待王道乾方面的事情,可是突然来到的信息是王道乾被不知是谁的刺客所杀。完颜洪烈借机使计,嫁祸给丘处机,说一个道士滥杀使臣,韩侂胄惊怒之下,遂下令捉拿刺客。完颜洪烈亲兵与韩侂胄带来的大宋武将一同来到牛家村,包围了耶律铁心与郭啸天的家。此时,逍遥派所处的牛家村分舵闻声便首先逃离了军队控制范围。

 

郭啸天身死,耶律铁心凭借杨四郎传下的嫡传杨家枪,杀了许多大宋将官重伤逃离。完颜洪烈抓到了之前恰巧解救过自己的耶律铁心之妻包惜弱,因为她的美貌,也让自己颇为喜欢。所以完颜洪烈便把她带在身边,一方面严加询问包惜弱是否知道丘处机得到过什么秘密,另一方面加紧转回大金国,防范大宋军队来犯。韩侂胄失去了王道乾,又在王道乾身上没有找到自己写给丘处机的密信,这种情况,让他判断此信可能丢失,所以韩侂胄便加紧了防范。从而继续与完颜洪烈联系,结果完颜洪烈一如往常,这使得韩侂胄分外疑虑。

 

不久以后,完颜洪烈秘密结识了大宋国另一位人物史弥远,此人素来与韩侂胄不合。耶律铁心、郭啸天事件把江南七怪卷入其中,醉仙楼一战,江南七怪与丘处机为段天德抓人一事大打出手,此后法华寺一战,两方皆受到重创。因为得不到韩侂胄的进一步指示,所以江南七怪就应下丘处机来寻找郭靖、杨康的任务。韩侂胄此时与宋宁宗分析王道乾身死一事,觉得金国可能知晓宋国的机密,应该加紧练兵组织粮草,趁金国调兵未稳的情况下,先行北伐,这样于开禧二年即一二〇六年,经宋宁宗授意,韩侂胄用谋,辛弃疾领兵北伐,称为开禧北伐。请注意,小说与正史关系不大,小说中的辛弃疾在黄蓉等到达陆乘风的归云庄时候,辛弃疾还活着。

 

北伐数年后,由于宋军叛徒倒戈,宋军遭到大败,胜利成果转移,最终宋国与金国又签订不平等和约。此时的江南七怪在蒙古大漠寻找郭靖,脱离了韩侂胄掌握,远离大宋与金国的战争圈。在北伐失败不久,韩侂胄被完颜洪烈收买的史弥远刺杀,不久史弥远被宋宁宗扶作丞相。江南七怪由于与韩侂胄失联,实际上失去与朝廷联系,断绝一切支持来源,包括活动经费。众人艰难维持,终于在这一年在蒙古大漠上遇到与都史等小孩打架的拖雷与郭靖。

 

少年郭靖的淳朴,令江南七怪担心有些不适合教育。是超级高手南希仁破除了柯镇恶与朱聪的偏见,才把郭靖收作徒弟。这样,因为铁木真希望众人留下教育拖雷的机会,江南七怪又有了经济来源。因为韩侂胄在当初曾与全金发谈过当今国事,认为他日蒙古国必然崛起,大宋将会与蒙古合作一起反击金国。全金发把这件事情当成心事,所以提议众人应该留在铁木真身边,不仅可以教郭靖武功,又能适机令铁木真多贴近宋国,从而达到同仇敌忾对付金国的目的。江南七怪从而作为宋金两国之间的桥梁,小说中有多次接续之功。完颜洪烈派人刺杀铁木真以及郭靖获得蒙古国的支持,这其中都有江南七怪的重要作用。郭靖受到蒙古军的培养,江南七怪也是极力支持,这给郭靖中年以后抵抗蒙古大军以大量的成熟经验。郭靖掌握了蒙古军从训练、建制到战术打法的一系列经验体验,这都是在少年中在蒙古军中成长锻炼分不开。

 

国事与家事自然要分开,又不能为了国事而忘记家事,毕竟江南七怪在寻找郭靖之前,都有家人。柯镇恶、朱聪、南希仁等人也许早已婚娶,都需要回转大宋与家人会和。韩宝驹、韩小莹与家人失散多年,也不知韩家军近况如何,自然要回转江南查看。小说故事往往是一事接一事,不会事事俱细,但往往是一些蛛丝马迹最让人挂怀。什么事能让江南七怪十年不回家?自然不可能是因为江湖一个小小诺言,自然是为了国事,只有国事才是大义,江湖一诺本是小节。

 

郭靖身上关系的是王道乾究竟为谁所杀的秘密,又有韩侂胄密信的遗失,这都需要查探,这包含着重大的国家机密,也许还牵涉许多人的性命,韩侂胄能不放在心上?江南七怪对郭靖这样的爱护,其中的一层就是因为郭靖家人有可能曾接触韩侂胄密信的原因,如果这封密信告知天下,一方面会使得宋国朝廷失去人心,又可能使得金国威望更盛。是以郭靖等人不知道秘密更好,如果知道秘密,自然还是要以消灭秘密为主。完颜洪烈有自己图谋天下的因由,所以密信不示人,韩侂胄不一样,是怕密信落入金国手中。丘处机意外出现打乱了韩侂胄步下的棋局,不仅让王道乾横死,又让密信落入完颜洪烈手中。

 

这一年,又是金章宗寿诞之日,丘处机再一次到金国皇宫教金章宗与元妃全真道法,意外遇上完颜洪烈带着少年杨康与包惜弱觐见金章宗,丘处机惊见包惜弱,知道这少年就是杨康。以完颜洪烈的智谋,很快就看出丘处机认识包惜弱。完颜洪烈把丘处机请到赵王府,席间完颜洪烈把在王道乾死后身上搜出的两封密信给丘处机看,丘处机看一封是王道乾写给韩侂胄的密信,信上说自己在金国步履维艰,对于刺探军情以及刺杀任务难以达成,准备次日返程。另一封信是韩侂胄写给全真教丘处机,想让丘处机看在王重阳曾是山东、河北一代义军领袖的分上,请丘处机代为寻访义军旧部,期望日后对北伐一事提供帮助。

 

丘处机知道自己杀的王道乾竟然是一位义士,分外感慨。完颜洪烈又拿出又一封信,是当初与王道乾回江南之前,金章宗下的密旨。说如果查实丘处机有任何不轨行动,可以领兵剿灭全真教。这样一来,让丘处机更不知所措。完颜洪烈提出让丘处机继续按照之前的约定,留在赵王府时常教育杨康武功,但以剿灭全真教威胁不许说杨康的身世。所以丘处机开始教育杨康,丘处机因为包惜弱下嫁以及完颜洪烈相威胁的原因,对杨康十分严苛,但教育武功却不很认真。却是因为杨康颇为聪明,在丘处机并不认真的教育之下,进展也很迅速。后来丘处机十分厌恶杨康,也就请辞他去。之后梅超风来王府避难,遇到杨康。杨康以食物相赠,梅超风教了杨康几手九阴白骨爪。丘处机教育杨康带有愧疚以及羞耻之心,导致后来遇到小说《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在教育上也未能尽心,杨过与杨康面貌上极其相似,丘处机见到杨过就如见到杨康,一直在对完颜洪烈威胁以及误杀义士一事烦扰终生。

 

完颜洪烈深知江南七怪曾是大宋密探,参与过对金国军事据点的考察,所以完颜洪烈怀恨在心。在完颜洪烈授意下,在史弥远的安排中,欧阳锋与杨康在大宋一路畅通无阻。登上桃花岛,假扮黄药师,杀掉了在此等候黄药师的朱聪、韩宝驹、全金发、韩小莹。南希仁与欧阳锋一战剧烈,不分胜负,南希仁趁机逃脱,这一点欧阳锋因为有所羞耻所以隐而不谈。杨康也因为刚被欧阳锋收为徒弟,所以也不明说。倒是黄蓉故作聪明,描述南希仁的死状,令欧阳锋顺势而说,把这没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通。

 

南希仁在郭靖到来时候,并未受伤,也并未中毒,实则是南希仁巧装中欧阳锋毒,在此等候郭靖等来此。南希仁费时间写「杀我者乃十」,实际上是令郭靖猜出是杨康,从而解决事件,不料郭靖此时气毒攻心,完全想不到是杨康,但南希仁此时已经不想再纠结此事,故此赶紧装死。此后他便顺着「逃」字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回到牛家村与曲灵风等人相见,与再次来访的张十五汇合,结伴查访名山大川,找寻逍遥派古迹。

 

至于柯镇恶,在经历铁枪庙之战之后,才明白人世险恶,不如早些退隐江湖,过一些平淡日子,在这之后他隐居在嘉兴,日日赌博为戏,也时常照看其余江南七怪的家人们,但几年之后还是因为赌债高筑,不得不逃到桃花岛上去避难。

 

江南七怪虽然死得死隐居的隐居,但宋金之战却远未休止,韩侂胄开禧北伐失利,宋金议和之后。金国又在贞祐五年即一二一七年进攻川陕、荆湖,遭到宋军抵抗,次年,金军再次反扑,然而,经过大宋义军的支持,宋军全力回击,使得金军无功而返。三年后,长期征战的铁木真去世,华筝未尊父亲命令随军西征,反而在西征路上偶遇逍遥派前代遗迹,从此留在此处遗迹中修炼武学。

 

思念成狂,化为神功,华筝这一场修炼就过去了将近三十年。待再次出现人世上的时候,自己的哥哥拖雷早已去世,蒙古已经不知是谁主政,这日她想起了少年爱郎郭靖,不知他近况如何,从江湖上得知郭靖在守襄阳,她便去到襄阳寻找郭靖。此时的郭靖发已斑白,正在与蒙古大军血战,华筝见郭靖手中挥舞的金刀,一下便认出郭靖。华筝武功超绝,犹如神仙降世,在十万大军中以常人不能见的速度迅速抵近郭靖。

 

数十年未见,但郭靖还是一眼认出是华筝,华筝还是少女模样,并未有任何变化,但是郭靖已经显出一些衰老之貌。华筝说明厉害,一是说天下已是元朝所有,襄阳守之无益,不如献城之后再做打算。郭靖思索再三,与黄蓉等说明缘由,尚存的众人也不想再战。华筝又以神功飞入蒙古大军,拿着郭靖的金刀,与蒙古军签订了和约,自此郭靖等带着残存的几位义军人物带着一套雕版自刻《九阴真经》离开襄阳城。郭靖、黄蓉在桃花岛百岁无疾而终,郭破虏传下子孙,世代隐居桃花岛。桃花岛派传人众多,其中一位便是小说《倚天屠龙记》中的黄衣少女。

 

江南七怪传下的武功不多,柯镇恶的伏魔杖法本是多种源流,所以后世的伏魔杖法和柯镇恶无关。朱聪的空空拳拖雷也会用,但也没能流传下来。韩宝驹的鞭法腿法以及拳法,均与少林派有关系,郭襄的少林拳得自少林派无色禅师的人偶,郭靖没有传授郭襄罗汉拳法。南希仁的开山掌法在胡青牛的医疗专著上有疗伤记载,也许胡青牛曾遇到被南希仁传人打伤过的人。至于韩小莹的剑法,在后世已经全部失传,而全金发所学诸家枪法,本就是人家正宗传授,所以人家如何传,还是人家家中的事,全金发没有传下来。南宋江湖高手与金国、蒙古的交战,死伤众多,应该有不少名家在其中阵亡。所以南宋末期对江湖人来讲,是北宋时期明教大战之后,又一次重大衰落。

 

这个事情起于丘处机不适合不恰当的误杀,导致郭杨两家的灭门,从而导致韩侂胄早死,大宋军队失去完善的筹备时间,被完颜洪烈占据先机,从而从容地应对开禧北伐。作为江南七怪而言,本该在恰当的时候能退能进,比如在与梅超风荒山大战的时候,应该判定自己一方武功远不如对方,该躲避不该硬碰硬。柯镇恶因为兄长之死而报仇心切,所以让众人重伤大败,张阿生因此阵亡。南希仁不是不帮助,张阿生的死亡也有一定意外因素。

 

这场仗本该可以避免没有避免,本该逃脱却不逃脱。张阿生的死是个意外,也是个必然。按照书中所言江南七怪的经历如此曲折,应该不会判断不出此战胜算极小,但众人确实是碍于面子答应了柯镇恶的不情之请。在一定程度上,江南七怪团队,是失败在柯镇恶的不理智行动,好在众人一番努力,终于结出硕果,一代大侠郭靖的成长,与众人的教育分不开,虽然除了南希仁、韩宝驹、全金发悉心教导之外,别人都没那么尽心尽力,但至少这个底子,郭靖是扎实打了下来。这件打基础的事,在日后还时常被郭靖提起,想来郭靖更是重视南希仁与韩宝驹对自己的培养之情。

 

如果仔细看江南七怪出现的时间点与当时宋金两国的交战史,自然会发现这些时间点绝非巧合,或许是金庸信笔而为,又或是生花妙笔,反而在一些不见得明显的事件中可以反推一些事情真相,也许好多事情就是这样地思考,才能觉察出本来面目。如果不仔细推敲这主战派韩侂胄,对完颜洪烈提议杀掉辛弃疾,可能发现王道乾祝寿实际是密探行使军机行动吗?恐怕未必。乱世出英雄,谁是英雄?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生逢乱世,何以报国》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10.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