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柯镇恶的武学来历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在金庸小说江湖大历史中处于南宋后期,具体时间是宋宁宗庆元五年,即一一九九年,到宋理宗宝庆三年,即一二二七年,有关人物会在续书《神雕侠侣》出现,故此《射雕英雄传》在理解上,经常要与《神雕侠侣》相结合。在《射雕英雄传》故事发生之前,有北宋哲宗年间发生的《天龙八部》,在《天龙八部》之前,有五代末期的所谓慕容龙城时代以及赵匡胤成立大宋王朝。还有唐代末期嘉兴出来的越女剑剑术名家。同期,天下第一帮丐帮在中原建立。

在此前更早还有唐代李白《侠客行》诗作,被人刻在南海一处荒岛。在往前,有李靖从少林寺慧可大师处译得《易筋经》,凭借此经武学,建功立业,成为大唐开国功臣。往前北魏或梁时期的天竺僧人达摩,他来到中土与中原武士切磋,面壁九年之后,编纂成《九阴真经》、《九阳真经》、《易筋经》等武学心法,开创少林派。再往前,还有汉朝的正一道、天师教,再往前还要有春秋时期的越女阿青,阿青神剑天下闻名,同期有陈国道家大高手老子,老子创立逍遥派,在老子之后还有道家大高手庄子进一步发展逍遥派。

金庸小说江湖中的主要门派以及武学心法都不是凭空出现,在十四部小说中间,根据一定的时间发展延续,必定经历发生、发展、变更、衰落以及失传这样一个逻辑过程。金庸小说对于武功心法描写,更是表现武侠小说中精彩程度的主要部分,正是对这些神奇武功的描写,才让武侠小说读来神奇多姿,富有张力,百看不厌。金庸先生也在经意或不经意之间,让这些武功招式或门派在金庸江湖的历史中,有着发生发展的时间线延续。这些时间线或空间关系,或许还可能解开一些金庸并未明写,却又能体现紧密关联的一些江湖秘史。有些细节则未必能通解,但只要解开一角,有时不免又关联全局,便可以以小见大,在细微之处统看全局。

对于《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武学源流的考查,亦十分有趣,更能在考查他们中间,获得一些前后时代的故事细节。单独看一部小说,未必会体现出人物个性魅力的原因,但要拿到全部小说中来了解,又会看到由一个角色延伸到更多部书的角色故事细节,这便是其中的乐趣,这便是一种阅读的意义。

江南七怪之首,「飞天蝙蝠」柯镇恶。柯镇恶是《射雕英雄传》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不仅仅横跨两部书《射雕英雄传》以及《神雕侠侣》,又是《射雕英雄传》中众多事件的参与者,又是一些事件的主要转折人物。所以,柯镇恶此人的武学来历便显得重要,更能推测其人过去经历与整个江湖大历史的关系。

根据小说所叙述,飞天蝙蝠柯镇恶善于使用一条铁杖和喂过毒药的铁菱暗器。

首先说柯镇恶经常在恶战中使用的暗器铁菱。什么是铁菱呢?菱是一种草本植物,果实有硬壳,硬壳像是绵羊羊角一样对称两边。铁菱应该是这样一种如菱角一般的形状,非是一般影视剧那样刻画,变为圆形或三角形,应是如菱角一样的样式,而柯镇恶用的菱角镖,本应该是所谓「没角菱」一样的嘉兴本地常见的水生植物。《射雕英雄传》原文中甚至也用一小段来介绍嘉兴名产菱角。

「这醉仙楼正在南湖之旁,湖面轻烟薄雾,几艘小舟荡漾其间,半湖都是绿油油的菱叶浮在水面,看得他心旷神怡。

这嘉兴是古越名城,因为出的李子甜香有如美酒,所以春秋时这地方称为醉李。当年越王勾践曾在此地大破吴王阖闾,是吴越之间交通的孔道。

当地南湖中又有一种名产,是绿色的没角菱,又嫩又甜,为江南之冠,所以湖中菱叶特多。」

这段对醉仙楼场景之描写,更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平静安详之中,故事就此展开。随后江南七怪就依次出现,但也许无人会理解金庸先生为什么这样介绍嘉兴的风物特产。自然不光为了让大家知道这嘉兴的有名小食品,另外也是为突出介绍柯镇恶是嘉兴本地人。既然是本地人,柯镇恶就可能运用家乡常见的物品作为武器,「没角菱」自然是有代表身份性质的物品。然而,这一设定被有心机的金庸先生在修订版小说之时作了修正,「这铁菱是柯镇恶的独门暗器,四面有角,就如菱角一般,但尖角锋锐,可不似他故乡南湖中的没角菱了,这是他双眼未盲之时所练成的绝技,暗器既沉,手法又准。」可能金庸觉得连载版小说中所写没角菱,显得没那么尖利,作为特殊武器设计,也是应当突出柯镇恶这个人嫉恶如仇,也要手段毒辣,柯镇恶的毒镖算是书中一项特殊技艺,小说也有着重描写。故此,为突出毒镖的威力,金庸在修订版、新修版小说都把连载版小说中菱角镖的特色抹去,改为特质的毒镖,形状应该与菱角类似,可能更为锋利。

柯镇恶用铁菱当武器,但他不是任意乱打,是有一定方法技巧的进攻或防御,更是在其中蕴含一种武学心法。在小说中江南七怪因法华寺焦木大师邀请,想江南七怪帮助化解丘处机责难。江南七怪在与丘处机在法华寺大战的时候,七人分别喊出伏羲六十四卦方位,比如大有、无妄等方位,辅助柯镇恶听音辨别方位发射毒菱。这毒菱的打法使得长春子丘处机手忙脚乱,须知道这伏羲六十四卦本是易经易术,「柯镇恶接连打出十几只铁菱,虽把丘处机逼得不住倒退招架,再无还手的余暇,但也始终伤他不到。」丘处机被柯镇恶连续不断发射的毒菱逼退,一方面因为柯镇恶所发射毒菱数量多。另一方面,丘处机也是忌惮柯镇恶按照伏羲六十四卦方位的发射毒菱的打法。

为什么一定要对柯镇恶发射毒菱手法这么介意,或者不如说是对于伏羲六十四卦这么介意?因为这伏羲六十四卦来历极深,最早多久就不需要太过考究,可以说近的,先说最近的。在同一部小说中,黄药师懂得伏羲六十四卦,等到黄蓉、郭靖日后到达陆乘风的归云庄的时候,黄蓉会首先发现归云庄上的宅子是按照伏羲六十四卦方位所建造,小说细节显示黄药师教过曲灵风、陆乘风奇门八卦。在整部《射雕英雄传》小说中,至少江南七怪、黄药师、曲灵风、陆乘风、黄蓉曾经研习过伏羲六十四卦。全真教是不是懂伏羲六十四卦,书中没有说,但易学一直是道家学派学习内容,故此可以认为全真派也通晓伏羲六十四卦。从书中前后所述,这伏羲六十四卦的学问,江南七怪并没有教给郭靖。书小说提到柯镇恶教郭靖「明儿我教你暗器」、「闭目打菱的手法」,却并未显示郭靖会伏羲六十四卦,应该是郭靖并无时间学习这门学问。在小说中,柯镇恶说要教郭靖打毒菱,却是在江南七怪教郭靖武功的十年后,此时距离郭靖离开蒙古日期将近。

在小说《天龙八部》之中,逍遥派武学「凌波微步」,是根据伏羲六十四卦创出来的高深武学心法。大理国武学高手段正明、段正淳能看出段誉学会了根据伏羲六十四卦踏出的步法,但其武学奥妙之处便看不清。

连载版小说中段誉回忆学会「凌波微步」之后。

「段誉说罢,保定帝道:『这六十四卦的步法之中,显是隐伏有一种上乘内功,你倒从头至尾的走一遍看。』段誉应道:『是!』微一凝思,一步步的走将起来。保定帝,段正淳、高升泰等都是内功极其深厚之人,但于这步法的奥妙,却也只能看出了一二成。段誉六十四卦走完,刚好绕了一个大圈,回归原地。保定帝喜道:『好极!这步法天下无双,吾儿实是遇上了极难得的福缘。你母亲今日回府。吾儿陪娘说说家常话。』」

显然根据描述,「凌波微步」是一种依附伏羲六十四卦之学所创造的一门高级内功心法,学习此功者可以根据伏羲六十四卦学习内功,也可根据其方位转换,根据步法修炼轻功。这门武学的轻功是内功修炼之后,辅助衍生的武功,其主要之处是内力的调理与增长。

不仅是段誉学习凌波微步有伏羲六十四卦,在《天龙八部》中,丐帮中的吴长老「四象六合刀法」含有八卦生克之法。逍遥派三老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及三老之徒虚竹均通伏羲六十四卦。无崖子之徒苏星河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并以此抵御过星宿派丁春秋的进犯。姑苏慕容氏的慕容复会用「八卦刀法」、「六合刀法」。这两套刀法都各自隐含伏羲六十四卦的意义。

在小说《神雕侠侣》中,金轮国师通五行八卦,但所学不精,对黄蓉摆下乱石阵并不能破解。显然伏羲六十四卦的浅显道理大多数人都能明白,但其中诸多变化法门,不是精研其中的高手,则很难理解。瑛姑虽然通数术,但却不能精通高级数术,这是因为瑛姑是自学,没有名师指导。黄蓉虽然不如黄药师那样天纵奇才,但能通过黄药师的点拨指导学得三四分,便也会让金轮国师不敢在黄蓉的阵中乱闯。

在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武当派、峨嵋派均流行五行八卦有关武学,这其中武当派张三丰学习过道家内典,对于八卦学说自然通晓。峨眉派承袭桃花岛绝学,对于奇门八卦自然也能触类旁通。张三丰是不世出的武学宗师,不光是武学出众,更一方面是可统领一帮雄豪。武当山自古道家修行圣地,道家高手自然不可缺,峨眉山也是如此。在小说中,小昭与张无忌在光明顶禁地之中,表现出来通伏羲六十四卦,后来光明左使杨逍回忆小昭往事的时候,曾说过小昭懂得伏羲六十四卦的事情,而张无忌本不通六十四卦,是在不断比武交战之中逐渐学成,小说也有学习八卦方位之学的具体情节,比如与华山派、昆仑派高手的比武之事。华山派有「反两仪剑法」,昆仑派有「正两仪刀法」,两种武功均从伏羲六十四卦化来。「华山、昆仑两派的正反两仪刀剑之术,是从中国固有的河图洛书以及伏羲文王的八卦方位中推演而得,其奧妙精微之处,若能深研到极致,比之西域的乾坤大挪移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明教光明左使杨逍通伏羲六十四卦,杨逍曾回忆对杨不悔讲解六十四卦,而小昭颇通六十四卦的情节。有意思的是,在天下第一帮丐帮中,丐帮郑长老会「八卦拳」。在今日人看来,八卦掌多半是清朝江湖才有,实际上在元末江湖已经出现,只是不知这「八卦拳」与后世「八卦掌」有何区别。

在小说《笑傲江湖》中,郑州八卦刀掌门人莫星会「八卦刀法」。泰山派「泰山十八盘剑法」与八卦门的「八卦游身掌」有异曲同工之妙。由此可见泰山派的剑法或许与「八卦门」有一定关系,泰山派可能与八卦门存在武学传承问题。小说中与令狐冲曾比较过武功的武当派中有「两仪剑法」,多半是在《倚天屠龙记》时期,由武当派名宿张无忌等人通过武术研讨会流传下来。

在小说《碧血剑》中,金蛇郎君夏雪宜的《金蛇秘籍》记载石梁派「五行阵」阵法,这种阵法破解入门必须学会八卦方位,这个方位实际上就是六十四卦。石梁派有温家五老新创的「八卦阵」,这种阵法也是源自与六十四卦。仙都派有「两仪剑法」,这个剑法疑似源流于《笑傲江湖》时期武当派流传的那套「两仪剑法」,仙都派应该是与武当派有着一定紧密的关系,仙都派是属于内家门派,或许是武当派门人出来之后创的一个门派,仙都派应该是武当派的支派。

在小说《鹿鼎记》中,假太后毛东珠教康熙皇帝玄烨武当派「八卦游龙掌」,来与韦小宝比试武功。由毛东珠所传手法比较,海大富据此以为在后宫之中,深藏一位武当派的高手,可见这种「八卦游龙掌」又传自武当派。而在小说《笑傲江湖》中,「八卦游龙掌」是八卦门的一种武功。这样一来,关于八卦门的来历,或许又源于武当派,而「八卦游龙掌」应当是八卦门创始人从武当派中带出来的一种功夫。

在小说《书剑恩仇录》中,镇远镖局总镖头王维扬会「八卦刀」、「八卦掌」,这两套武功,让王维扬威震武林。红花会总舵主陈家洛会「八卦游身掌」、「八卦掌」、「太极拳」,皆学自他的师傅袁士霄,这样看来袁士霄有武当派背景。红花会的赵半山,本是太极门的高手,自然也会以本门太极拳武功与陈家洛切磋。关东六魔阎世章会「五行轮」,这种武功也是按五行八卦修炼。火手判官张召重是武当派的高手,自然是更为精通五行八卦,张召重与陈家洛数次交手,不止一次地描写他曾按照八卦方位踏步。天池怪侠袁士霄通五行八卦,并把自己的武功教给陈家洛,从这一点看袁士霄与武当派的渊源极深。

在小说《雪山飞狐》中,商剑鸣通八卦掌、八卦刀,商剑鸣来自《书剑恩仇录》中王维扬的门户。

在小说《飞狐外传》中,商老太使用八卦刀。镇远镖局总镖头王维扬二个儿子「八卦刀」、「八卦掌」。

胡斐家传《胡家拳谱》有「四象步」,与「八卦掌」原理有共通之处。看来这「四象步」是一种六十四卦步法,前代提到有六十四卦步法的武功有《天龙八部》中,段誉学习的「凌波微步」,只是这「四象步」必定远不如「凌波微步」,因为「凌波微步」的前提是高深的内力催动,「四象步」已经是较为寻常的近身躲避步法。袁紫衣会「八卦游身掌」,这种掌法是来自武当派,还是八卦门,或许还是需要考察,无论如何都需要精通伏羲六十四卦方位。

就如小说《天龙八部》中李秋水所言,《易经》是儒家的典籍,道家学的人也多。从《天龙八部》时代一直到清朝乾隆年间,有关伏羲六十四卦演变出来的武功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从以上不很细致的列举中,可以知道从宋朝开始一些主要的门派都曾研究过伏羲六十四卦,并把它的原理深入到本门的武学心法中。其中最令人称奇的是逍遥派的「凌波微步」,这种武功是极上乘的武功,需要有人练成「北冥神功」,待自身内力深厚之后才能修炼,每踏出一步,全身行动与内力息息相关,这也是修炼轻功的方法。这是所有金庸小说中,有关伏羲六十四卦演化出的武功之中,最神奇的武功,不仅修炼上乘内功,还是一门上乘轻功。

同时期江湖流传有「五行八卦、奇门遁甲」,这两种高深学问一直流传于两宋,逍遥派学问最精,这一路学问后来在黄药师手中也曾绽放异彩,南宋末年黄药师在襄阳创建了「二十八宿大阵」,用以防御蒙古军的进攻。伏羲六十四卦在宋朝以后也曾用于阵法临敌所用,比较精彩的部分是明末金蛇郎君夏雪宜与金蛇王袁承志先后破解石梁派的「五行阵」与「八卦阵」,但我想此时的阵法要解,距黄药师所处年代的学问是要差许多层级,距离《天龙八部》时代苏星河等人的绝学又要差上几个等次,不可同日而语。

小说《天龙八部》时期的「八卦刀法」、「六合刀法」一直传于后世,不知对其中招法的发展、传承、衰落、变更具体情况如何,但可以想见在清朝的「八卦刀法」与宋朝的「八卦刀法」应有所不同,毕竟年代久远,经过传承的偏差,应会有较大的改变。但这是招法上的改变,如果是原理上的考究,又不好说。在元末《倚天屠龙记》中,武当与峨嵋派多少与宋朝的黄药师、黄蓉等人有关,这两派的有关五行八卦的阵法、剑阵,都免不了与他们产生关联。华山派有「反两仪剑法」,昆仑派有「正两仪刀法」,均从八卦变化而来。

「华山、昆仑两派的正反两仪刀剑之术,是从中国固有的河图洛书以及伏羲文王的八卦方位中推演而得,其奧妙精微之处,若能深研到极致,比之西域的乾坤大挪移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种武功在原理上极其像是一门所出,按照书中的描述,这种武功应该是源自两派创立之初,有关人物可能经过研讨学习之后,分别创立两门武功,又或是因为一派先创立一门武功,另一派据此再创立一门武功,因为两门武功的严密合拍的特点,可以认为二者的关联极为密切,二者的创立者应该是经过深刻的研究与探讨得出这两派精妙武功。

在明中后期《笑傲江湖》中,武当派曾有「两仪剑法」,单从名字上或许会认为与元末「反两仪剑法」产生关联,或许应该这样认为,元末张君宝创立武当派的时候,曾与华山派、昆仑派有过交流,他们之间重要的关联是因南宋末年的神雕侠杨过,只有杨过同昆仑派青灵子还有少年张君宝有过交流,而华山派在《倚天屠龙记》时期的百多年前,他们的门派就早已创立了,可想而知在神雕侠杨过的游历中,或许也见过华山派的掌门,这位华山派的掌门也许还曾目睹过几位南宋末期宗师的风采,只是此时的华山派行事低调,不惹是非,不然王重阳组织华山论剑在他家门派地头生事,他们华山派也必然不很开心。

因为神雕大侠杨过的关系,二派的交流频繁,到《倚天屠龙记》中产生「正反两仪」合击的情况,又会有张无忌学得「两仪合击」的精髓之情节产生,或者这种心得也跟着张无忌之所学流传到了武当派,经过融汇重创成为武当派中的一路武功。流传到《笑傲江湖》中,「五十余年前,武当派有两位前辈师长,在这路两仪剑法上花了数十年心血,自觉剑法中有阴有阳,亦刚亦柔,哪知遇到剑术高手,还是不堪一击。」,在此处之描写叙述,则未必是因为令狐冲剑术高超,或许还是因为这路剑法在武当派流传过程中有失传的情况存在。

武当派武学在这传承过程中,出现过武功心法外流的情况,比如「八卦掌」、「八卦游龙掌」、「两仪剑法」等。其中有人根据武当「八卦掌」等创立八卦门,又有人创立仙都派,并以武当派「两仪剑法」为本门武功。这是比较明显的门派武功外流情况,这可能是明中期《侠客行》中,侠客岛事件的效应。根据历史原因,这些外流心法应该或多或少产生与原来门派的武学不同的情况。

至于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柯镇恶使用的六十四卦打毒镖的方法,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来自道家的一种武学手法。从整个金庸江湖历史看,运用六十四卦的绝大多数高手,均来自道家心法,或与道家心法有一种必然联系。比如小说《天龙八部》逍遥派一门,包括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苏星河、虚竹、段誉。比如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其年轻时期来自云南丽江,其地是王语嫣、阿碧、慕容复隐居之所。比如小说《倚天屠龙记》中华山派、昆仑派。六十四卦的用法,多用在内家高手门派的武功心法之中。根据细节所知,柯镇恶的六十四卦打镖法本源自道家武功,且这种武功能令来自道家的丘处机节节败退,说明这种打毒镖的方法,在效能上还显出一定的高明性,不然不会令道家高手都无法应付。虽然新修版小说曾说柯镇恶这种打镖手法是自创的,但这种原理却不可能自创。这种原理性的学问,必然来自师傅或书籍。只有经过师傅的引领和书籍的参考,这种武功才会形成严整体系,才会形成一定威力。

柯镇恶的师傅显然是通晓六十四卦的高手,曾给柯镇恶讲解过伏羲六十四卦,这门技巧也使得柯镇恶对桃花岛的桃花阵游刃有余。后边故事中,江南六怪去桃花岛拜会黄药师,虽然有哑仆指引,但精通六十四卦的柯镇恶,不用指引也是应该足以应付桃花阵。这也是后来在《神雕侠侣》中,柯镇恶为什么能安居在桃花岛的一个原因,因为他可以走进去,也可以走出来。这是因为柯镇恶深谙伏羲六十四卦之学,这种学问让他足以自保。

为什么柯镇恶的镖法始终不能致丘处机死地?这主要是柯镇恶功力太浅,无法运用深厚的内力让镖法发挥更多作用。在小说《天龙八部》中最神奇的暗器是虚竹使用的「生死符」,那是活用内力的一个典型,劲道刚柔深浅,都能体现不同的威力与效果。柯镇恶这一代一般江湖人物,运用内力尚不能自如,按照六十四卦方位使用暗器只能是虚有其表,并无有其实。这种打镖法可以与小说《飞狐外传》中,商老太教商宝震打镖差不多,都是打一个形,打不出高级武学的千变万化,又富有多种劲力和效用的武功。

如果教少年柯镇恶武功的师傅中,有一位来自逍遥派,教他打的本是「生死符」的变种打法,因为柯镇恶的内力不济,又学问有限,自然不能领悟逍遥派玄而又玄的武学心法,自然也就无法打出那种犹如生死符手法一样的不同力道与不同效能。人的资质在武学修养上是一个瓶颈,在金庸江湖上曾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个问题。人的资质通常在少年时期便可以看出高下,所以有关武学的修炼,便在一般资质与绝佳资质之人之间的修为体现区别。高级武学的传承能否流传下来,还是要看人的资质,不然一般人硬练也不过是一般修为,甚至可能伤身害命。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柯镇恶的武学来历》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79.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