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柯镇恶武学再探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这部书之内或其他金庸小说而言,柯镇恶所拥有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学说作理论基础的打毒菱镖方法,比较其他数种有限的打暗器方法而言,也是可以称道并独步武林。不仅仅是他对师门武学传承的一种表现,另一方面也着实看出柯镇恶也有一定的再创武学能力。

柯镇恶这种打镖方法是在他眼睛未盲之时方修炼成功,若按小说时间来判断,柯镇恶修炼成这种打暗器方法,应该就在《射雕英雄传》小说发生前几年,由于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都存在柯镇恶眼睛被打瞎的逻辑问题,故此按照正常时间来说,柯镇恶眼瞎是应该小说开始的前几年。那么有关柯镇恶说是黑风双煞打瞎柯镇恶眼睛,此事就是柯镇恶污蔑造谣,柯镇恶从来不是正人君子,为杀黑风双煞,胡乱造谣也有可能。柯镇恶的暗器功夫在眼盲之前不能占据优势,却是在眼盲之后才能大放异彩。既有默默无名到与全真派丘处机一战成名,又有对铁尸梅超风搏命死战之威势。可见这打毒菱的手法,实在是柯镇恶身上几种特殊武功之一。

然而,柯镇恶这种打独菱镖法还是未臻精深之处,更不可能达到这门武学的大成。金庸江湖中有所谓修炼高级内功心法到极深处者,再修炼其余门派武功皆可迅速修习。比如新修版小说《天龙八部》中,丐帮第八代帮主萧峰大侠,在运用「降龙二十八掌」的时候,可以把自身的强大内力作为重要辅助之功,是所有小说中运用过「降龙掌法」的人之中,其掌法威力、内力修为中最大者。这其中虽然有萧峰对武学心法的理解上有独特之处,另外也因为萧峰天生资质绝佳,又与后天内功修炼之勤奋,从而内力又大幅度不断增强之原因有关。可以说,萧峰就是武学上的奇才,尽管少年之时,他所学到的少林派武功只是粗浅的外门入门武学,根本不入流,正是勤奋弥补这些不足问题。

萧峰曾运用当时一般江湖人皆会用「太祖长拳」,凭借此套寻常拳法便可以力战群雄。当然,这套武功辅助内功显然是降龙二十八掌内功或其他武学的内功。凭借高级武学内功心法的辅助,一般武学之威力亦随之增进。并由此可见萧峰的内力修为极深,对武学之领悟之精,亦是有充分表现之处。萧峰在少年时期全是修炼基础武学,自加入丐帮之后,才获得更多武学修为的提升,这与年幼之时的锻炼根基更分不开。

另外一个人是小说《天龙八部》中逍遥派的新掌门人虚竹,他在一两年内由一个武学修为微不足道少林派「虚字辈」弟子,成为小说中修为顶尖的武学高手。虚竹吸收逍遥派无崖子、李秋水、天山童姥的内功之后,学习逍遥派任何武功几乎都是略加指点精要之后,便能使修为突飞猛进。在之后回到天山缥缈峰灵鹫宫,石窟石刻上的武学心法极为奥妙,自己的属下们却因为内功不深,无法学习上边的绝学。虚竹却能凭借自己身上得到的百年内力,可以顺畅学习石刻上众多神功。这都说明,内功是武学进境增长或减退的一种必然且必要原则。虚竹的聪慧之处比段誉如何?段誉在早期没有经历过任何武学修炼,他不经意便学习逍遥派极为玄妙的武学「凌波微步」,而这门「凌波微步」心法,实际却是应该在学习「北冥神功」心法大成之后才能学习。这种不能循序渐进的问题,使段誉「北冥神功」未能有效贯通,其实使用「凌波微步」也未见得充分发挥,只是这门武学本就神奇无比,就是段誉学得六七成也依然神妙无比。

如果要说到《射雕英雄传》中的飞天蝙蝠柯镇恶,如果柯镇恶这门伏羲六十四卦打毒菱镖法是学习自他的师门或师傅,那么至少按照小说《天龙八部》对于「凌波微步」的记载,在拥有仙派武学的影响的金庸江湖武学发展中,这种六十四卦理论武功应该是在仙派武学这一并行系统之中。在之前其他文章中提到,金庸江湖的武学系统存在两个系统,一为普通武学,类似「太祖长拳」、「杨家枪」、「呼家枪」,什么「五虎断门刀」、「泰山十八盘」、「独孤九剑」等均如此类,共性是该门武学心法以招式占据主体,内功不占据主体,甚至去除内功修为的影响。

另一类是仙派武学系统,不仅是内功心法占有武功的主体,且在内功发挥以及产生效能上存在一定意义上的玄妙之性。比如「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降龙二十八掌」、「打狗棒法」、「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小无相神功」、「金刚不坏神功」等一类,这一类武功突出之处是运用某一些天地之间基础法则,让个体潜力发挥达到与天地合一的境界,也就是说这一仙派的武学,其实最早就是修仙者创造的武学系统。不要认为金庸小说不存在神仙,金庸已经在各部书中多处提到过等同神话一般的风物,比如大雕、血鸟、朱蛤或神木王鼎等物,就连过去一些传奇小说中记载的神仙人物也多有记载,比如白猿、越女、老子、庄子、李白等等。只是对金庸小说认识不深的人并不会发现小说体现的背景深度,金庸早已把小说中的武学传承分为两大分类,这两大分类在上古时期一直并存发展。第一类系统是仙人系统,第二大系统是普通人系统。这两个系统的发生、发展、变化都是有着许多情节的暗示,细心的人可以通过十四部小说挖掘出来。这两大武学传承系统的粗略分析,在以往的文章中,亦曾简要提出。

如果柯镇恶打毒菱镖的手法,是关于伏羲六十四卦的学问。且这种武学心法实际亦延续《天龙八部》或其后的江湖门派传承,其实是源自关仙派系统的武学心法,那么这种打毒菱镖的武学心法至少要比之前年代略有变化,便可以由其反推更早一些年代的门派源流。在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中,柯镇恶的打毒菱镖手法并未展示细节,柯镇恶仅是遵从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并按照方位直接打毒菱镖。这一用法让丘处机手忙脚乱,也是说柯镇恶技艺不精,这不能怪丘处机武功深厚。丘处机是全真教七子中修为较高者,伏羲六十四卦并不是最精深的学问,他的师傅王重阳必然是精修过六十四卦这一学问。而柯镇恶所使用的手法,必然远远不如其师傅。

若如小说《射雕英雄传》百年之前的《天龙八部》时代来看武学。

第一,从小说中武学威力与特性上体现,参考小说《天龙八部》「凌波微步」步法特性,可以知道,如果辅助伏羲六十四卦之说,把毒菱镖打到对方无法注意的那一方向上去,也可以让人在注意的情况下,以不可理解的方式击中不可击中的方位。那么,根据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所表现出来的基本效能来说,敌人身上至少会有六十四个地点能让此武学名家出其不意地击中。

第二,从小说中体现不同武学运用之手法上,应该会有如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记载「七伤拳」那样,发力之劲力有六十四种,每一卦代表某一种力,某一些卦配合,又形成一种力,不同的力打出来,让人无法适从,从而在变幻莫测的力道当中被击中。如果是六十四种卦力同时使出,手中一把毒菱镖一气使出来,每一镖的力道不同,而方位又能随意改变,那这样的情况下,能躲避下来恐怕绝无可能。

试想,若这门武学本须极精深的内功辅助才能运用得当,使用出来犹如漫天花雨,即使是想象也足可使人触目惊心。若是此种武功因力道与内劲的结合,产生先发后到,后发先到,乾入师卦,比入屯卦,火山为水,山澤大过等等,犹如蛇行千里,又如风雷徐急。并不是一种力道从头打到尾,而是劲力中又快有慢,有徐有疾。又不是指哪打哪,应该是随心所欲之间,力发意到,毒菱镖任意自由击中目标。六十四种暗劲,编织出一道暗器空间,完全把敌人裹缚在一片暗器之中,没有任何方位可以躲避。即当是一门高深的内功心法,又是一门极高明的暗器学问。若学习之人资质不佳,或只能学得皮毛。仅仅打得方位,便打不了内功劲力,所以才让这种武学变得普通,遇到武学修为高强之人,仅仅只能用来吓退,并不能产生致命作用。

很显然柯镇恶的资质平庸,武学修为并不高深,柯镇恶并不能把他师门的武功威力充分展现,又因为他未能有过其他奇遇,没吃过朱蛤,没吃过朱果,又没吃过蛇胆,没有任何一项可以提升内力的机会。又因为智慧程度也没有多高,所以柯镇恶师门传下的武功,他只能理解三成,用出来只能一成。毕竟这门武功是仙派所流传,尽管柯镇恶实际运用下来,几乎无任何神奇效能,但这缩减威力的武功,依然可以临时唬人,凭借别人一时之间不熟悉此套武功,却可以出奇制胜。

丘处机也忌惮柯镇恶通过伏羲六十四卦方位打出的手法,因此柯镇恶才能在场面上占据一些优势。实则是,柯镇恶修为不足在虚张声势,丘处机也是因过于谨慎,一个是如害怕了段誉「六脉神剑」的李延宗,另一个像是虚晃两招「擒拿手」的小桂子公公韦小宝。柯镇恶能让丘处机后退,至少也算是暂时化险为夷,尽管武学修为不足,至少还是可以保命。至于柯镇恶是否理解在《天龙八部》时代以来,存在的神奇武功,我想以柯镇恶的智慧,恐怕难以理解。至少在对郭靖的教育上,他从不认真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确无任何可行的教育方法。反向思考柯镇恶的师傅,实在因为柯镇恶的资质过低,无法传承高级武学,所以没有进一步教他更深入的武学。所以,柯镇恶的打毒菱镖之武学,实在只是中看不中用。不是武学不行,而是柯镇恶资质不够,没有学到家。

另一件柯镇恶的常用武器是铁杖。柯镇恶铁杖的出现,在连载版与修订版、新修版小说记载得不一样。

连载版小说中有如下记录。

「他左手掌了一柄铁拐杖,在石板上东敲西击,显然他的双目也已盲了,残疾又加上残疾,拐杖不但探路,还作支撑之用。他右肩扛著一柄猎叉,叉尾却悬著一只金钱豹,一跛一拐而来。」

修订版小说中有如下记录。

「忽听街上传来一阵登登登之声,似是铁物敲击石板,跟着敲击声响上楼梯,上来一个衣衫褴楼的瞎子,右手握着一根粗大的铁杖。只见他四十来岁年纪,尖嘴削腮,脸色灰扑扑地,颇有凶恶之态。」

新修版小说中有如下记录。

「忽听街上传来一阵登登登之声,似是铁物敲击石板,跟着敲击声响上楼梯,上来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右手握着一根粗大的铁杖。只见他三十来岁年纪,尖嘴削腮,脸色灰扑扑地,双目翻白,是个盲人。」

仔细阅读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三个时期不同修正版本的区别,将会发现连载版小说的柯镇恶的铁杖实际上是一种铁拐杖,显然在粗细问题上,倾向于没有多么粗大。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把「铁拐杖」改成了「粗大铁杖」,视觉表现上更为突出。第二个区别是连载版小说的柯镇恶同时还有腿部残疾,这在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已经彻底修改,更倾向于不跛。可能这样的残疾设定,影响柯镇恶的表现。第三个不同处是,把出场年纪作了定位,早期连载版小说柯镇恶出场,根据多个事件的推理得出他必然是四十多岁出场,所以修订版小说给出柯镇恶四十多岁出场,但这样四十多岁出场的问题,又产生江南七怪从小结义问题上的逻辑错误,如果从小结义逻辑成立,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怎么会和几岁的全金发、韩小莹一起玩耍?故此金庸先生在新修版小说中有意让柯镇恶再年轻几岁,变为柯镇恶三十几岁出场。然而,这并未解决江南七怪们的师门传授学习的问题,因为江南七怪几个人的武学都是名门,不是小家子小户的武术,所以这依然存在江南七怪从小交往与各自投师之间的矛盾。

这杆铁杖伴随柯镇恶许多年,历经醉仙楼大战、蒙古大漠寻访郭靖这十八年的时间,最后这铁杖在烟雨楼之战上,被黄蓉以打狗棒法把铁杖挑入了嘉兴南湖中去。

不论柯镇恶的铁杖是「铁拐杖」还是「粗大的大铁杖」,都无碍读者心中对于铁杖的概念,至少该是一种不是很长的铁棍,既然是称为杖,也存在一种辅助作用,比如和尚所用之禅杖。柯镇恶用铁杖来御敌,用的武功是「降魔杖法」或「伏魔杖法」,这两种武功时而单独出现,时而交叉同时出现,可认为是两种武功,又或是一种武功,但不管是是不是一种武学,都需要知道,这是一种前代门派就存在的武功,后代江湖人物也使用的一种武功。后文将会列举,在金庸小说中出现的有关「降魔杖法」、「伏魔杖法」,通过对这些细节的总结,可以知道柯镇恶所学武功,本有极深渊源。考虑柯镇恶的武学传承,不能因为其修为相对较弱,便忽略考查其来历。这就不能深入地理解江南七怪背后的隐秘历史,或说他们背后的势力究竟是那些。

先解决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有关柯镇恶「降魔杖法」、「伏魔杖法」是否独创性的问题。

连载版小说中提到,「柯镇恶一面教导郭靖武艺,同时自己勤练『伏魔杖法』,他知道黑风双煞阴毒无比,只要她有一丝气在,必会重来寻仇。十年勤修苦练,六怪功力大进,已迥非昔年与丘处机及双煞恶斗时可比。」根据小说记载可知「伏魔杖法」是柯镇恶原本就会使用的武功,在蒙古大漠指导郭靖习武的同时,柯镇恶也在利用时间来精修自己在兵器上的武功,也就是有关「降魔杖法」、「伏魔杖法」两套武学上的修炼。

这并不是说这两套杖法就是柯镇恶所独创,这种柯镇恶独创杖法的说法一定要否定,因为在小说《射雕英雄传》后文中,也曾专门叙述柯镇恶是修炼这门武功,而不是独创这门武功,比如说在后文「桃花岛事件」之后郭靖遇到柯镇恶,而柯镇恶要杀黄蓉,「这一杖出手又快又狠,竟是『伏魔杖法』中的毒招,乃是柯镇恶当年在蒙古大漠中苦练而成,专门用以对付失却了目力的梅超风,叫她虽闻杖上风声,却已趋避不及。」从小说文本分析,是再次说明柯镇恶是再次精修原本就会使用的杖法,而不是独自创造了一门新的武功心法。

正因为柯镇恶在与丘处机嘉兴一战出现修为不足的问题,让柯镇恶不得不再次勤奋下功夫精修自己的武功,也许他从记忆深处把师门之教导重新领会,一面精修杖法,一面教郭靖使用。柯镇恶在精修武功上,耗去了太多时间。在教育郭靖上,便不能更下太多精力。绝大多数人分析,郭靖为什么没有在江南七怪的教育下成才,大约是忽略了江南七怪在教育郭靖的同时,都在精修自己过去没有成型的武功,江南七怪武功的增长都是在蒙古大漠陪伴郭靖的这段八九年时间之内,这要比十年前在嘉兴醉仙楼、法华寺一战中修为增进不少。

江南七怪没教好郭靖第一个原因,是有人不愿把自己的武学精髓教给郭靖,这本就是一个打赌约会,老滑头柯镇恶,至少会想出其他的办法耍赖应付过去。柯镇恶认为,不是不教郭靖,是郭靖太蠢。只是后来事与愿违,郭靖遇到了全真派马钰,郭靖内力修为一增长,其资质之强便进一步显现出来。

第二是因为江南七怪用于本身的自我修炼太多,无暇顾及郭靖,自己的精修尚且需要时间,哪有太多的时间考虑郭靖怎么进步?相反,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在自己身上找回胜利。至于与丘处机约定郭靖、杨康的打赌比武,实在是次要问题。而江南七怪越是在自己武学上产生瓶颈,修为不能继续精进,越是会在教育郭靖的问题上产生厌烦心理,这给郭靖的学习带来很多负面效果。

这本不是江南七怪遵守诺言什么的问题,其实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态度,他们最初本没有完全考虑能找到郭靖,本来是想向丘处机直接认输,后来意外找到了郭靖。虽然他们很高兴,但他们却把郭靖的淳朴当成愚蠢。他们觉得还不如直接认输,免遭到人耻笑。然而经过后来的故事,江南七怪住在蒙古大漠,有铁木真好酒好肉招待,生活得十分不错,也就遂心留了下来。这样看来,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江南七怪想要教郭靖,实在是蒙古大漠的生活十分优渥,能享受到大漠部落首领的最热情招待,而且一住就十年,天底下没有这样享福的事。要知道在这之前,小说记载江南七怪只能靠帮人打抱不平来维持生活。能在大漠生活得无比富足,他们实际沾了郭靖母子的光。江南七怪没有对蒙古大漠生活产生排斥,这种相当于国家贵宾级别待遇,在嘉兴能享受到吗?回到嘉兴,他们还是黑社会小团体,是江南武林之中的小人物。当然,居人篱下毕竟还是不妥,在郭靖武功有小成之后,也是他们精修武功获得小成,他们(主要是柯镇恶、朱聪)满算着能在丘处机身上找回便宜,不然也就终老大漠了。

实际上,从小说《射雕英雄传》文本中都可以看到有关柯镇恶精修武功之细节,包括后来在实战运用中发挥效用的部分,也就是说十八年前的柯镇恶与走出大漠之后的柯镇恶武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经过苦练十八年的柯镇恶,已经在武学修为上提高了较多,当然这种提高也是极为有限,因为同时在十八年中,其他任何人也都在提高,甚至进步还更大,比如丘处机进步就相当大,教出的弟子武功也都不太低,经过柯镇恶等试验尹志平武功的深浅,可以得出丘处机在以往十八年来的进境。柯镇恶在其后揍了尹志平一下,这其中必然包括自己对丘处机武功极大进步的不服气,这需要读者有所变化地分析原文才会觉察发现到。

柯镇恶不是「降魔杖法」、「伏魔杖法」的独创者,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在与丘处机比武的时候,柯镇恶的杖法只是小成,在经历失败的痛苦经历之后,他们来到大漠十八年,经历了艰苦的修炼与思考,才让这少年时期学到的武功有了一些进步。当然这种进步在大部分一流高手眼中,依然是不入流。柯镇恶所学武功本有玄奥的特殊威力,却不能让其充分发挥其原本效能,这种故事在金庸小说中,实在是举不胜举。比如熟知天下许多门派武学心法的王语嫣,比如遇到风清扬之前的令狐冲等,都是属于身上有很高明的武学,可是却不善于运用,让精妙的武功不能发挥效用,王语嫣是不愿意使用武功,而令狐冲则属于资质不佳一类。

对于武学修为不高者,凭借勤学苦练,还能有所进步。如果资质不佳,又不愿勤学苦练,则很难有所成就。即使是怀有更高明的武学,却不会发挥效用,也是没有什么意义。

赞(0)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柯镇恶武学再探》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8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