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江南七怪:结义、婚姻与弃徒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有一群体角色,叫做江南七怪。江南七怪是这部小说故事情节中的重要引线,许多故事发展需要江南七怪或其中某一角色来延伸或转换,而江南七怪本身并非是简单的转场人物,是有许多平常读者理解不透的部分。所以,要了解这部小说,对于江南七怪的认识便要有更细致的理解。至少要明确,有关于江南七怪的出场或故事发展,并非如表面那样偶然,又非是表面那样仅仅是江湖一般人物,他们的背景很复杂,他们的出场,又有其关键因素在影响。

所谓江南七怪,其实是江南七侠,正是因为七个人每个人都有绝艺在身,在行事上又与别人不同,故此久而久之有所谓怪的称号,但对其尊敬者,依然多称江南七侠。他们七人即老大「飞天蝙蝠」柯镇恶、老二「妙手书生」朱聪、老三「马王神」韩宝驹、老四「南山樵子」南希仁、老五「笑弥陀」张阿生、老六「闹市侠隐」全金发、老七「越女剑」韩小莹。这七个人是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不可缺的关键人物,他们不仅是郭靖的师傅,还承担着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发生发展作用,贯穿整部书,并关联下部书《神雕侠侣》中的很多细节。有关江南七怪的人物关系,自这部小说诞生以来有许多人在解读,我觉得还有许多可以探讨的地方。通过我的解读,希望能从不同角度来看江南七怪,从而再次思考自《天龙八部》时代之后与《射雕英雄传》时代之间的江湖武林面貌。从江南七怪的自身问题,解读有关他们身前身后的金庸小说大历史关系。

首先解决一个悬而未解的问题。江南七怪何时结义?其实并不是许多人所说的从小结义。

连载版小说中叙述江南七怪出场,便须注意其中的细节。江南七怪中年纪最小的人是越女剑韩小莹,出场的时候容貌特征是少女。当江南七怪在蒙古草原教育郭靖并生活十年后,对于韩小莹的年岁增长细节描述,是衡量江南七怪之间年龄差别显著的标志与准绳,「六怪在朔北一住十年,各人鬓丝都见灰白,韩小莹虽然风致不减,但亦非当年少女的容华。」为什么要以韩小莹做比较?因为韩小莹是江南七怪中年纪最轻的一位。

小说中江南七怪出场的具体时间,根据小说叙述可以知道,故事开始的时间是南宋庆元五年,即一一九九年冬,第二年春,发生段天德带兵围剿牛家村,包惜弱被完颜洪烈哄骗北行。这一年是南宋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完颜洪烈带包惜弱到嘉兴醉仙楼,才会发生江南七怪出场。所以江南七怪出场之时,是南宋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当在嘉兴醉仙楼七怪出场的时候,韩小莹不过是一个渔女,也就是根据小说原文所述,确定韩小莹出场的时候,其所谓「渔女」的身份实际应是少女。

怎样解释少女?通常文学上所定义的少女,其年龄区间大致为十二到十六岁之间的女性。也就是说越女剑韩小莹在出场的时候,年龄上限大致在十六岁左右,最多不会超过十八岁。江南七怪是以年龄长幼次序排定结义兄弟之称,老大飞天蝙蝠柯镇恶年龄最大,出场时候至少已经四十多岁,因为在后续小说《神雕侠侣》之后记载,柯镇恶已经九十岁左右,江南七怪中推算除韩小莹与全金发之外,其余各人年龄都在三十多岁到二十多岁之间。

因为越女剑韩小莹年龄过小,所谓七人一同从小金兰结义,在时间上不构成逻辑,因为他们七人首尾之间的年龄差极大。但可知柯镇恶、朱聪等年纪较大者可能因出道较早而闻名嘉兴地区江湖,这倒是颇有可能。根据小说原文所述,柯镇恶来自嘉兴本地的「柯家村」,想来全村人都姓柯,他的哥哥柯辟邪武功不低,后来参与过围攻陈玄风与梅超风之事件,说明柯家村这个地方,或者是某一方江湖势力的所在,柯家显然又是嘉兴本地的名门。

南宋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丘处机与江南七怪相会于醉仙楼。法华寺住持焦木和尚把段天德与李萍藏于法华寺,丘处机抢了法华寺中大铜缸来到醉仙楼要求交出段天德,焦木和尚不信丘处机之言,便请来江南七怪帮助退敌,江南七怪曾受到焦木和尚的照顾,故此赶来助战对付丘处机。而丘处机在焦木和尚介绍江南七怪的时候,也报以久仰之类的客套描述。那么,这里是不是说江南七怪在一起许久了?应该不是这样。在后文介绍飞天神龙柯辟邪的死的时候,几位兄弟并未表现出认识柯辟邪,那么也就重新划分了众人的结义时间并未很久,此时柯辟邪的活动范围应该在河北、山东一带。按照早期小说版本所言,柯辟邪死亡时间极早,由此产生江南七怪结义时间的逻辑错误,新修版小说把柯辟邪死亡时间延后在收郭靖为徒的两年前。但是,尽管如此,依然不能解决七人年纪差表现出来的结义时间的问题。

也就是说江南七怪结义时间最晚算起,应该在醉仙楼大战之前的三年到四年之间,这个时候飞天蝙蝠柯镇恶大概三十五岁左右,韩小莹应该在十二三岁左右。韩小莹不可能在这个年纪便与六位大男人结义,江南七怪的名声也不该是在三、四年前闯出来,多半是法华寺住持焦木与全真派长春子丘处机二人,均从江湖套话中礼貌性地夸大了江南七怪的闻名程度。从可信的逻辑叙述中理解,江南七怪最合理的正式结义时间当在与丘处机在醉仙楼大战之前的一年或两年之间,此时江南七怪中年纪最小的韩小莹该在十五岁左右,古代女性十五岁已经算是成人,至少可以与男人结伴同行。

另外一个关键,江南七怪七个人所学所用之武学并不相同。显而易见,江南七怪每一人都擅长一门所学,故此七人所属门派并不一样,从小说细节叙述也可以知道,七个人也绝不是一师之徒。作为专业学习科目并不相同的江南七怪而言,他们却突然一起结义,从而产生许多问题,比如他们如何分赴别处习武?七个人总不能共同习武学文吧?金庸在很多书中都有严格的叙述,江湖门派中传承武学以及传授弟子,在这过程中多半是由师傅单传弟子来秘授,并不是广泛性大众化的普通教育法,不是一个门派的武学,也极少学习使用,故此出现学习别家武学的情况极为特殊少见。小说中之所以出现郭靖被江南七怪共同教育的情况,那也别有不同,在小说中江南七怪都是单独传授郭靖,当某一位在教郭靖独家武学的时候,别人便要躲避并不窥探,这是江湖人传授武学之时的规则,任谁也不能改变。

那么这样一来就要充分去想,从江南七怪几人习武的时间上考虑,至少都要五六年甚至七八年才学满出师,各人年龄又不一样,在这期间七人如果要结义为弟兄,从学艺时间与结义时间上考虑,都有较大的实际问题证明七人结义时间较晚。江南七怪皆为江南人,但不都是嘉兴本地人,不是一处的七个人要想结义,必然要有时间形成交往机会,这又要形成一定时间上的统一性。所以,这又增加江南七怪不是自幼结义的可能性。

而小说中实际考虑,六个大男人带一个刚出闺门的小女孩到处走,也有悖礼法,所以,所谓自小结义,又是有违礼法,不合规矩,这是一件小说逻辑与现实逻辑都存在问题的关键。所以,要解决小说《射雕英雄传》之中关于七人结义时间的逻辑考虑,对于从小一起结义的思考便要推翻。如果研究过《说唐》等传统小说可知道,许多好汉是先与朋友结拜,然后再与别的朋友结拜,结拜的次数很可能因为不同团体形成多次结拜,小说《水浒传》也出现过多次结拜的故事情节。金庸对传统小说的接受,影响到对小说中一些情节的设定问题。所以,从逻辑上考虑,江南七怪最先是柯镇恶与嘉兴的某一个两个人先结拜,然后遇到其余人再进行多次结拜,经历多次结拜后。韩小莹是最后一个入江南七怪这个团体,从不越礼的角度带着韩小莹结拜,故此韩小莹是最后加入结义的,最后加入团体不等于韩小莹从前未与其他几位不相识,至少马王神韩宝驹还是韩小莹的堂兄,这一点需要注意。

其次,江南七怪出师的时间与缘由。

从连载版小说看江南七怪提到过他们授业老师的来历少到几乎没有,只有朱聪与韩小莹、韩宝驹在蒙古荒山迎战陈玄风、梅超风之时,从回忆与武功描述中提到了他们师傅。朱聪叙述自己师傅已经死去,并且说他的师傅曾描述「黑风双煞」在恒山大战的情况。

「韩小莹道:『大伙儿怎么不联起手来干他们呀?』朱聪道:『听我先师说,大江南北的豪杰曾在恒山三次大会,连接三年围拿这黑风双煞,但他们滑溜得紧,一见人多,便躲了起来,等大家一散,他们又出来作恶。后来不知怎地,江湖上不见了他们的纵迹,过了几年,十家都只道他们恶贯满盈,已经死了,那知道却是在这穷荒极北之地。』」

朱聪的师傅在此说了大话或者是谎话,因为这段话与梅超风回忆一点不符,从梅超风说到做到言而有信的风格来看,他的师傅是对徒弟说了谎话。这样的作用自然是有意来贬低「黑风双煞」让其臭名远扬。但又依朱聪的个人性格特征,好占便宜又乐于捏造事实的实际情况看,这其中多半要掺杂朱聪自己说大话的成分,在小说中看朱聪这个人,实际并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读书人。说谎、偷窃,都不是读书人能接受的行为,朱聪好说大话,好以谎话骗人,这是他最突出的表现特征。

对于韩小莹师傅的描写,连载版小说并不存在,只有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有所体现,这两版小说把「越女剑法」的改造发明最大者设定在韩小莹的师祖,唐朝在嘉兴附近的剑法名家,然后才传到韩小莹的师傅。

「古时吴越成仇,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相图吴国。可是吴王手下有个大将伍子胥,秉承孙武遗教,训练的士卒精锐异常。勾践眼见兵卒武艺不及敌国,闷闷不乐。有一日越国忽然来了个美貌少女,剑术精妙无比。勾践大喜,请她教导越兵剑法,终于以此灭了吴国。嘉兴是当年吴越交界之处,两国用兵。

向来以此为战场,这套越女剑法就在此处流传下来。只是越国处女当日教给兵卒的剑法旨在上阵决胜,是以斩将刺马颇为有用,但以之与江湖上武术名家相斗,就嫌不够轻灵翔动。到得唐朝未叶,嘉兴出了一位剑术名家,依据古剑法要旨而再加创新,于锋锐之中另蕴复杂变化。韩小莹从师父处学得了这路剑法,虽然造诣未精,但剑招却已颇为不凡,她的外号『越女剑』便由剑法之名而得。」

连载版小说对于越女剑法这部分变化,纯是韩小莹自己改造发明,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叙事改变,竟把韩小莹越女剑法改编以及重新创造权给剥夺了。

江南七怪其他人均未描写自己的师傅是什么来历,有过什么作为。但重要的是,这些人所学的武功都不是一般武学,都有一定的来历来源,对于这个问题,其他篇幅作详细解读。这里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江南七怪」并未更多提起自己的师傅与来历?在数十年后《神雕侠侣》中有郭靖在教育杨过学武情节,也只说了郭靖的师傅是「江南七怪」,而江南七怪的师傅都是谁,郭靖并未听江南七怪提起。这便是小说中的细节,并不是金庸不想写江南七怪的师傅们是什么人,从郭靖之口说明江南七怪并未想告诉郭靖,他们的师祖是什么人。从其他小说细节可知,只要是收徒传艺加入门派,师傅必然会把师门历史传承之序次详细说给弟子知晓,《神雕侠侣》中杨过加入古墓派,小龙女依然会详细叙述古墓派师门历史。《笑傲江湖》、《碧血剑》对于华山派传承更是有一定解读。那么江南七怪隐藏自己师门身份,这应该是比较重大的细节,江南七怪应当故意隐瞒师门传承。

对于任何一个江湖门派,最重要的是传承有序,谁是谁的师傅,谁是谁的师爷,还是要分清楚说明白,金庸小说中重要的门派皆有一定的正面与侧面描写追述来源,就连来自高丽国的小门派,小说中都还要提一提。那么为什么在小说中拥有重要地位的「江南七怪」却并未提自己的师傅呢?传承武学,发展门派,这至少是师傅传给弟子之时也曾多加教导。如果不是为了传承下去,则也就不一定要传授弟子武艺。这其中有关江南七怪从不说师门来历的细节,显然有着深意,必须要重视。

连载版小说叙述,关于恒山围攻「黑风双煞」距离遇到郭靖在蒙古大漠,不过是数年之间的事情。郭靖生于南宋庆元六年,即一二〇〇年,江南七怪来遇到郭靖时,郭靖六岁多,此时应该在南宋开禧三年,即一二〇七年。需要注意的是,历史上这一年韩侂胄开禧北伐失败,宋金开展和谈,史弥远令手下杀害韩侂胄。朱聪提过他的「先师」曾参与或听说过「恒山围攻」,那么他的师傅最晚在他们找到郭靖之前,开禧三年,即一二〇七年之前还活着,恒山大战发生时间就在这六年之中,确切应该最晚在前一年。朱聪的师傅怎么死的,小说并未叙说,想来也不是「黑风双煞」所杀,因为黑风双煞自恒山大战之后一直在北方活动。朱聪师傅的死亡时间与黑风双煞活动地区不相符合,所以朱聪师傅的死不应是黑风双煞在恒山所为,根据朱聪所述意义,又不是在恒山之后所为,故此朱聪师傅的死与黑风双煞无关。朱聪师傅的死亡时间与江南七怪遇到郭靖的时间距离很近,朱聪没有给师傅戴孝,又没有每年祭奠,从这个事情看来,朱聪师傅的死还是存在一定的悬疑性。

这段「恒山围攻」本来自朱聪师傅的回忆,在修订版小说中发生改变,变为由朱聪自己回忆。

「朱聪道:『这两人合称黑风双煞,当年在北方作恶。这两人心狠手辣,武功高强,行事又十分机灵,当真是神出鬼没。后来不知怎的,江湖上不见了他们的踪迹,过了几年,大家都只道他们恶贯满盈,已经死了,哪知道却是躲在这穷荒极北之地。』」

从前后变化可知,朱聪回忆部分本是回忆师傅之转述,提出朱聪师傅对黑风双煞的看法,转变为朱聪对黑风双煞的评判,完全消除朱聪师傅存在的影响,这显然是说两个版本的朱聪在身后的背景是全然不同的。这段对于朱聪师傅的叙述,实际是在说朱聪的师傅的故去就在江南七怪寻找郭靖的这六年之间,朱聪的师傅的死亡有种可疑之处。朱聪可能隐瞒了他师傅死亡的原因,很可能朱聪的师傅的死与朱聪有关系。

马王神韩宝驹在跟郭靖提到汗血宝马的时候,也回忆起了师傅。

「郭靖听说爱马并非受伤,心花怒放,道:『三师父,怎么马儿的汗跟血一样?』韩宝驹道:『我曾听先师说道,西域大宛有一种天马,肩上出汗时殷红如血,胁如插翅,日行千里。然而那只是传说而已,谁都没有见过,我也不大相信,不料竟会给你得到了。』」

显然,韩宝驹的师傅在此时也早已死去。通常说金庸书中武功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高手没那么容易死,如果他们的师傅至少有一定修为,那么在他们死后至少会江湖留名,江南七怪传武学给郭靖的时候也会描述出来,至少郭靖在最开始运用师门武艺的时候,都较为细致地叙述七位师傅的武艺,那么为什么对于江南七怪上一辈的经历就没有提到呢?仿佛这「江南七怪」是凭空出来,但分明在《神雕侠侣》中郭靖又提起他并未听江南七怪提起他们的师傅。至少从小说细节可以看出,江南七怪的武学很有来历,也不是江南七怪凭空自创而成。

从《神雕侠侣》中郭靖的叙述看,「江南七怪」对各自师傅的来历确未对郭靖提过,甚至韩宝驹在与郭靖谈论小红马传说的时候,只提「先师」,自己师傅是谁叫什么都不说,这样的事十分罕见。在《射雕英雄传》中,欧阳锋、洪七公等五绝的武学都是有来历,作为这部书主要线索作用的「江南七怪」的师傅,却没有详细提到,这必然要引起重视。

第一个方面,「江南七怪」的师傅们有的死得蹊跷,或暗示「江南七怪」有人是师门弃徒。

从朱聪在连载版小说中存在的诡异的不符合道义的描述,可知他存在对师傅的污蔑性,因为梅超风回忆中的描述与朱聪的叙述不一样。另外从朱聪一贯的作风看,他也存在杀师的可能性,因为朱聪的师门武功并未学透,或并未学全。这种没有学全武功的可能性,也存在着他中途被师傅逐出师门的可能性。至少在小说中存在别人逐出师门,在接下来的江湖生存中,不敢提师傅名字,这也是江湖上一种规矩。比如桃花岛逐出陆乘风等人的时候,就提过不允许运用本门武功,甚至连提「黄药师」都不允许,只能称「黄岛主」。那么这样对比下来,朱聪存在着杀师可能性与被逐出师门的可能性。

柯镇恶也存在被师傅逐出师门之可能,因为他的武学也没有学全。他的哥哥与江湖人物混在一起,后来参与围攻黑风双煞,在他哥哥混江湖的时候,柯镇恶的师傅便把柯镇恶逐出师门,在被逐出师门之后遇到了朱聪,正巧朱聪刚把师傅杀掉,二人结成死党,一起在嘉兴附近混。柯镇恶是嘉兴本地有名的混混,自被师傅逐出师门之后,更肆无忌惮,喜好敲诈与赌博。纠集了杀猪的屠夫、卖马的马商,年少无知的马商堂妹,后来又敲诈临安有钱商人,又连蒙带骗地胁迫打柴的樵夫,组成了在嘉兴流窜的黑社会性质的团伙。小说中提及江南七怪所谓帮人谈判,不过是帮人消灾,事后要拿雇佣费用。这一点在枯木、焦木与江南七怪的客套话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他们的师傅至少不是那种喜欢到处张扬的人,不然他手中种种神奇的武功,早就被世人所知。《越女剑》阿青的神剑至少是传了下来,能成为「越女剑」的门人,韩小莹的师傅怕也或是当世闻名的剑术名家,韩小莹年纪极小便混入哥哥韩宝驹所在的黑社会,韩宝驹加入他们的时候,朱聪年纪不老,容貌还过得去,韩小莹的加入便引起张阿生的注意。朱聪存在喜欢韩小莹的可能性,韩小莹加入他们则可能因为喜欢某一个人,不然一个才十四五岁的女孩,混什么大男人团体?如此不守女节,早该给江南士人骂死。

第二个方面,江南七怪的师傅们是有原因撤退江南武林,因为在《射雕英雄传》之前,在明有虞允文抗金、辛弃疾抗金、王重阳抗金等的事情,在暗又有明教大魔头方腊乱世之后的江湖斗争,或许在有些门派中,有着一定目的来培养下一代。「江南七怪」师傅们选择柯镇恶等人,也是看重了他们几人有着一定的可造之处。但经过考验之后,这些人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明显,至于什么问题,我想是因为他们的资质不佳,不能修炼更深一步的武学。从整部《射雕英雄传》小说看,江南七怪的武功始终属于三流之下,若不是他们学的武功有一些高级武学威力特征,江南七怪早应死在高手手中。金庸江湖是承认「高级武学」与「普通武学」的区别存在,又认同一个人资质高低,运用「普通武学」的强度特点,比如《天龙八部》中,萧峰运通普通的太祖长拳,依然可以与高手对战,虚竹用少林派入门拳法罗汉拳,依然可以与鸠摩智打成平手。但对于一般素质的江湖人,使用「高级武学」,表现出来威力的问题也存在。比如《飞狐外传》的阎基和尚,使用胡家刀法残页,可以在江湖中创出名气。

天分资质的原因,致使最终武学修为有限。某几位「江南七怪」,最终死于欧阳锋、杨康之手,也是一种必然。江南七怪好事好名,又行事莽撞,他们的死是一开始便已经注定。他们的师傅有先见之明,与他们脱离关系显然是不想因此受到连累。资质不佳,也无法把本门精粹传承下去。江南七怪没有学到师门武学的精髓,又因自己学习时候不够认真,就连师傅教人的本事也未学到,实在是师傅的本事,他们学到一成也不足。

在《神雕侠侣》之中,全真派赵志敬怎么教杨过的?就是背口诀,精要的地方就不教,这是故意为难杨过。江南七怪的老师越是觉得江南七怪不是可造之材,后来也不愿意深入教育他们,或者多半是他们自己便已经放弃。《天龙八部》中萧远山的师傅就是看重了萧远山的天赋异禀,这种特质能直接传给萧峰,这是何等高明的眼光。可以看出《射雕英雄传》中,能在未尽全力之下教出江南七怪这些人,至少他们的这些师傅,应有与王重阳较量之能力,但他们不争。江南七怪的师傅们能出世又入世,正是这江湖中非主流的那些隐士。

然而,不论是隐士还是江湖名士,终究有来源有根本。江湖武学多有源头可寻,一代一代传承各有脉络可知,发展虽然有高潮低谷,只要没有灭绝,便还有成长的痕迹。所以,这些秘密将在以后一一指出。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江南七怪:结义、婚姻与弃徒》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75.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