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郭靖为何抛弃华筝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主线故事是叙述郭靖的主要成长经历,小说详细叙述郭靖从小在蒙古大漠成长,在成年时候返回江南,参与一系列江湖纷争,从而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实际在小说中,还有其重要的大历史意义,正是在郭靖成长期当中,中国北方蒙古民族部落开始崛起,逐渐替代金国在北方的统治地位。宋开禧二年,即一二〇六年春天,蒙古贵族们在斡难河源头盟会,尊为铁木真为「成吉思汗」。小说时间与历史时间有别,但亦不影响在此期间,说明郭靖在蒙古的意义所在。第一,成为铁木真义子。第二,最终应接替铁木真成为蒙古大汗。但是事情因正史而变,不得不依照历史发展。郭靖离开蒙古历史舞台,意味着他必将难离蒙、宋之战史。

很显然,郭靖的一生在蒙古大漠生活十八年,最为重要。在蒙古大漠中,郭靖学会蒙古人坚强不息、坚韧不拔之精神,学习蒙古人马上骑射、雄壮威武之性格,学习蒙古人信守诺言、决不后退之行事作风,学习蒙古人直率豁达、勇于抗争之行为。郭靖在蒙古生活这些年,成为一个彻底的蒙古人,郭靖的任何行事方法,都与蒙古人的传统一样,郭靖也坚持与蒙古人一起交流、玩耍,无论从生活习惯还是任何行为,郭靖与一般蒙古人并无不同。尽管在其八岁之时,遇到江南七怪,此后又听凭江南七怪教诲、习武,但郭靖并未脱离蒙古人生活圈。

郭靖在白天与拖雷从江南七怪学习骑射以及战场攻伐战策,夜晚又要单独从江南七怪学习其他武学。小说中曾言及郭靖的语言从属问题,自李萍养育郭靖之后,李萍教郭靖一口临安府话,实际郭靖在与别的蒙古牧民生活交流之时,说的还是蒙古话。按逻辑去想,郭靖自小在蒙古大漠长大,即使李萍再教郭靖临安府话,那么郭靖也依然无有一个临安府话系统的语言区供郭靖交流,郭靖所居之处与铁木真大帐并不远,属于蒙古草原深处,虽然蒙古亦有汉民居住,但那里的汉民多是北方汉民,极少会有江南人出现。所以,郭靖在生活之中,与人交流主要还是靠纯正的蒙古部落方言。

人的生活习惯体现他的从属性,语言习惯又是生活习惯中最重要的一环。郭靖生来性格质朴、行为良善,正是因为李萍当初生下郭靖之时,遇到这些良善蒙古牧民之故。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创造郭靖生活的稳定以及他成长之后,拥有与蒙古人并无二致的行为方法、行事准则。江南七怪来到蒙古多年,亦是都学得一口蒙古话,这与郭靖的生活并无不同。正是他们学习蒙古话,又在蒙古生活多年,才会终于碰到郭靖。所以,当日后江南七怪教郭靖、拖雷武功的时候,必然是又说蒙古话,又讲临安府话。说蒙古话是方便拖雷、郭靖处于蒙古区语言系统之语义清晰,而单独与郭靖交流,便多以临安府话交流,因为郭靖从小被李萍教临安府话,郭靖遇到江南七怪除受到武学上的修养之外,亦有关于江南风土之学习,这语言系统的交流便显得突出,郭靖日后重返江南,语言交流并无问题,这便是主因,是因为郭靖的临安府话在平日也总使用。

郭靖幼年时期,最重要的两位玩伴一是拖雷,二是华筝。拖雷与郭靖年龄相仿,结为安达,即是兄弟之义。而华筝更是拖雷之妹,华筝亦愿与拖雷、郭靖游玩,许是年龄相仿之故。而华筝渐渐喜欢郭靖,成为华筝一生唯一。有人说郭靖并不喜欢华筝,有人说郭靖不喜欢华筝是金庸原文所述,其实原文中确实有郭靖无意与华筝相守之类的表述,可惜这些描述本身却有很深的背景意义,若要解开郭靖是否钟情华筝,读懂这些字里行间中所体现的最终意义,便显得很重要。阅读小说,要理解文字中间所体现之逻辑,有时叙述并未能表达其真实目的,只有在全部分析之后,才会更显示出有关这些叙述背后真正的逻辑。

还记郭靖、华筝初遇是什么时候?正是那一节。

拖雷独自找蒙古克烈部首领王罕的长子桑昆的儿子都史比武,都史打不过拖雷运用朱聪所教之空空拳,所以落败。都史恼恨之下,把自己豢养的豹子牵出,想要以此伤害拖雷。而拖雷的母亲正与桑昆的妻子等在蒙古包叙话,没有注意华筝。「华筝这小姑娘年方四岁,哪知豹子的凶猛,笑嘻嘻地奔到哥哥身前,见豹子全身花斑,甚是好看,还道和二哥察合台所豢养的猎犬一般,伸手想去摸豹子脑袋。众人惊呼喝止,已经不及。」所有人都来不及去救华筝,只有郭靖「着地滚去,已抱起了华筝」。

虽说郭靖只有六岁,但已知英雄之举,在此之前,郭靖已经救过哲别,又受到过铁木真的嘉奖,所以郭靖才有机会接触铁木真周围一切事物,此时郭靖应当算是铁木真颇为看重的人,而拖雷与郭靖交好,也是这原因之一。可以说郭靖在蒙古所获荣誉,都是郭靖在搭救哲别之时迅速展开。郭靖这种行为正是他在蒙古牧民中间成长,所获得的惜英雄、重英雄之情绪,是蒙古生活带给郭靖豪气与英雄气,所以郭靖此时搭救华筝,应是属于一种本性所为。同样,小说并未说此处是郭靖第一次见过华筝,而拖雷与郭靖相识已久,早应见过华筝。所以,郭靖救华筝,又有因是拖雷之妹。那么朋友之妹,便是自己之妹,救相熟的人也就无所顾忌。

「待王罕等众人走后,命博尔忽厚赏他们皮毛黄金,伸手抚摸郭靖头顶,不住赞他勇敢,又有义气,这般奋不顾身地救人,别说是个小小孩子,就是大人,也属难能。问他为什么胆敢去救华筝,郭靖却傻傻地答不上来,过了一会,才道:『豹子要吃人的。』」

郭靖小小年纪自然不会想那么长远,但根据小说叙述,却可以知道郭靖为何会救华筝,还有另一层意义。在郭靖救哲别之后,郭靖相当于哲别之徒,铁木真又看重哲别,又爱惜郭靖救哲别之义,这才允许郭靖以及其母亲更进一步接触铁木真大帐核心。在此之前,李萍与郭靖不过是生活在蒙古大帐外围,在救助哲别之后,郭靖便有机会接触铁木真以及其周围贵族。郭靖在某些方面必然是感激铁木真,敬重铁木真,甚至郭靖已经把铁木真当成父亲,因为铁木真有这种威武雄壮之气,他待郭靖很好,郭靖拥有这种亲情之感,应是一种逻辑可能。

所以在这一层面来看,郭靖接触了高级交际圈,其玩伴又是名门,虽然郭靖并不懂这其中区别,但潜移默化之间,必然感到有所不同。所以救助华筝,一方面有自己有见义勇为之心,另一方面还有一种知恩图报之情。郭靖说不上来这其中意义,但他的行为却因这种意义而作出行动。郭靖第一次救华筝,当然不是因为郭靖看上华筝。此时郭靖不满七岁,华筝才四岁。虽然此时郭靖并无喜爱之心,但华筝娇小可爱之情态,郭靖必然会喜欢。

十年之后再看华筝,她出场便有许多意味。

这日郭靖在与四师傅南希仁拆解拳法,新修版小说这样说:「树丛中突然发出两下笑声,跟着钻出一个少女,拍手而笑,叫道:『郭靖,又给师父打了么?』郭靖胀红了脸,道:『我在练拳,你别来啰唆!』那少女笑道:『我就爱瞧你挨打!』」

这一段情节非常重要,为何金庸要安排这一段情节,而不是一个寻常出场?注意华筝此时是在草丛中偷看郭靖,这段描写是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中的修改,而连载版小说记载华筝却是突然出现,新修版小说意在说明华筝在偷看郭靖许久,为何华筝会偷看郭靖呢?要注意这时候郭靖已经十六岁余,而华筝也十四岁。古人在这个年纪结婚生子众多,铁木真十四五岁便生下长子术赤。而郭靖的义兄拖雷,在十六岁便生下蒙哥。所以,在此时期,华筝偷看郭靖,是为表达心中有爱慕之情。即使是蒙古民风再淳朴,女人偷看男人,这也算是一种从心而发的情感,即华筝必定喜欢郭靖。

此处华筝喜欢郭靖,当然描写惟妙惟肖,从其一系列动作都能看出这里边的情义,一个是「笑」,一个是「拍手」,为何金庸不说是哪一种笑?笑有很多种,讪笑、讥笑、苦笑、媚笑,金庸为何不确定是哪一种笑?因为这个笑,其实正是描写华筝之少女心态,这是一种带有嬉笑又带有心中新欢而表达出的柔媚之情,如果华筝对郭靖无意,便不会又拍手又笑,而后又说「我就爱瞧你挨打」,这其实就是在说华筝很喜欢郭靖,喜欢跟郭靖斗嘴,现代心理学认为,女孩子越是喜欢和一些男孩子斗嘴,心中便有一种情愫,这就是爱情的源泉所在。这种说法未必准确,但男女之间的情感,多半要靠许多具体的行为和交流来体现。华筝喜欢关注郭靖,证明华筝对郭靖必然有情感上的需求。郭靖「胀红了脸」,恐怕不光是因为自己出丑,而是因为华筝到来,见到自己出丑的时候。郭靖对华筝脸红,那可说明很多问题。

「她与拖雷、郭靖年纪相近,自小一起玩耍。她因父母宠爱,脾气不免娇纵。郭靖却生性戆直,当她无理取闹时总是挺撞不屈,但吵了之后,不久便言归于好,每次都华筝自知理屈,向他软言央求。六怪与郭靖母子的生活所资,由铁木真派人充足供应。华筝的母亲念着郭靖曾舍生在豹口下相救女儿,也对他另眼相看,常常送他母子衣物牲口。」

这段话有很多逻辑。

 

第一,「她与拖雷、郭靖年纪相近,自小一起玩耍。」

 

华筝与拖雷、郭靖自小一起玩耍,不等于三人一直在一起玩耍。蒙古部落很大,牧民众多,男女老幼无数,三人怎么可能一直在一起,不与别人交流?三人应当又有许多别的玩伴,只是最要好者只有他们三人。那么在此时,拖雷已经娶妻生子,生下蒙哥。足可以证明他们还与别的女性一起玩耍交流,这通常也不是问题。所以,最终华筝与郭靖还是能在一起,这是说明郭靖与华筝必然有一种情绪在其中,造成不可分离之状。

 

如果郭靖另有玩伴,又玩得愉快,那么华筝必然已经离开郭靖。正是郭靖对华筝也有某种没有名言的情绪,才会让华筝一直陪伴。感情都是相互的,如果不能互相吸引,便早无感情基础。郭靖因修炼武功没有时间,并不是借口。反而是郭靖从未有其他女性在自己身边,这才是问题。这是因为其他女性知道郭靖心中有华筝,而华筝心中只有郭靖,这样两情相悦之态,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都能看透。所以,旁的女性不打扰郭靖,原因就是郭靖早已表露出对华筝的爱情之流露。

 

第二,「她因父母宠爱,脾气不免娇纵。郭靖却生性戆直,当她无理取闹时总是挺撞不屈,」

 

华筝受父母宠爱,脾气娇纵,这点尤其重要。至少郭靖应当知道华筝脾气,但为何郭靖却对华筝能毫不退让?这很简单,因为很熟悉,因为感情很融洽,郭靖与华筝从来都是闹来闹去,并不是认真去打闹,实际确实在说明,二人之间就是一种若即若离之情,三天不打,便不舒服,二天不闹,便觉寂寞。少年男女打闹,本来就是情窦初开之意,只是二人并不说破这种麻痒之感。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这种情感的发展,从来都在一种嬉笑怒骂之间产生。纯洁的友谊当然存在,但友谊之外,耳鬓厮磨日久,难免生出情愫。纯粹的男女友情,从来不存在。

 

第三,「但吵了之后,不久便言归于好,每次都华筝自知理屈,向他软言央求。」

 

郭靖与华筝吵吵闹闹,这本就是男女之间莫名其妙的情感,你硬一些,我便软一些。你软一些,我便再硬一些。他们很快便言归于好,这说明他们二人对此深有理解,总是会在结束吵闹之后尝到一些甜头,这便是一种和好之后一种对情感的后续感应,总会更亲密,更加融洽。为何华筝总是先认错呢?这是因为华筝知道郭靖总是在那之后对华筝更好一些。所谓更好一些,肯定是相对温存一些罢。注意华筝是「软言央求」,这总有一些情感上的温柔情绪在内。郭靖已经到了结婚年龄,华筝也是待嫁之期,二人情感上在一种耳鬓厮磨又若即若离之间展开,其实就是我们通常所言的初恋之期。

 

第四,「六怪与郭靖母子的生活所资,由铁木真派人充足供应」,「常常送他母子衣物牲口」。

 

郭靖的生活物资全赖铁木真部落供给,虽然郭靖在幼年之时便体现出一种英雄志气,但是再英雄也是家境清贫,若不是铁木真部落的扶助,郭靖便没有出头之日。正是这些帮助,给郭靖至少带有一些自卑之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情冷暖如何不知?郭靖从小与拖雷、华筝等蒙古贵族生活,即使是他们待自己再好,他也会觉得自己与他们有分别,这恐怕是人性中最深处的情感变化。即使是华筝再喜欢自己,郭靖也会因自己出身问题而产生烦恼。这里便会影响与华筝之间的关系,他会觉得自己与华筝是天地之别。另外,华筝早已许配都史,这事情他如何不知,这又不是秘密。郭靖一方面对华筝有情,一方面更会觉得这种感觉早晚会失去。

 

「华筝幼时由父亲许配给王罕的孙子都史,这些年来却与郭靖颇为亲近,虽然大家年幼,说不上有甚情意,但每想到将来要与郭靖分别,去嫁给那出名骄横的都史,总是好生不乐……」

 

感情都是相互的,不仅华筝会觉得与郭靖颇为亲近,郭靖自然也会觉得自己与华筝颇为亲近,郭靖的玩伴之间,只有华筝对自己最好,通常也与自己在一起,这一点谁也能看出是什么样的感情。「说不上有甚情意」正是说这种若即若离之情,要是能说清,恐怕便是另一种情势,只有说不清楚是什么情意,那才叫情意,难道在这之前郭靖、华筝都能与人「有甚情意」不成?相反,正是二人彼此之间,都说不清楚这是怎样一种情意,才是说二人其实是在恋情之中,只是彼此还没有更进一步,发生具体关系。这就是一种热恋之中,却没有进一步动作而已。人们相恋的感情大同小异,都是在喜悦与矛盾之间展开,充满甜蜜与苦涩。如果在那之后便进一步,便可能是婚姻。

 

在那之后,长春子丘处机之徒尹志平来访,尹志平试探郭靖武功,可惜郭靖不敌。韩小莹教郭靖越女剑法,郭靖没有掌握窍门,再次失败。正此时,华筝来找郭靖,约去看大雕打架。「郭靖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牵了华筝的手,纵跃上马,两人共乘一骑,驰到悬崖之下。」

 

其实郭靖为何武功总也不进,这其中也应有郭靖对华筝之间的感情,此时华筝即将嫁给都史,自己并无任何能力干涉都史娶走华筝,自己的身份地位远远不如都史与华筝。郭靖业已到了相对成熟的年龄,小说中描写他身材健壮,其实早已进入青春期。作为半个成年人,他的思想已经趋近成熟,如何不会思想有关华筝的问题?只是他没有任何能力阻止华筝的嫁人,越是处于这样的事件之中,越是会影响他的进取,越是在这个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显得有心无力,其实是无心去做。华筝就要嫁人,自己武功又不行,怎么办?

 

华筝来找郭靖散心,郭靖犹豫了一下,马上答应,与华筝同乘一马。所谓同乘一马,不是说同乘一车,骑过马的人都知道如何乘坐。是郭靖搂住华筝,才能拿住缰绳,华筝身材娇小一些,正是在郭靖怀中。如果不是郎情妾意,即使是再民风淳朴,也不会随便在马上抱在一起。他们二人对此习以为常,正是说明二人在之前便有抱在一起的行为,有些情况是亲密的,有些情况是寻常的,但这次骑马之中,必然是亲密之情更占据主要份额。也就是在说,郭靖与华筝的情感必然是恋情,超于一般友谊范畴,而郭靖也一直是压抑与控制这份感情。郭靖射雕之后,华筝让郭靖献给铁木真,正是华筝想要郭靖多给铁木真表现之意。

 

「郭靖微一沉吟,双膝跪在铁木真马前,道:『我自己不要甚么,我是代别人求大汗一件事。』铁木真道:『甚么?』郭靖道:『王罕的孙子都史又恶又坏,华筝嫁给他后一定要吃苦。求求大汗别把华筝许配给他。』」

 

郭靖一直喜欢华筝,才会求铁木真不把华筝嫁给都史,郭靖的话是一种深思熟虑,郭靖希望铁木真不把华筝送走,当然本意是认为华筝在都史之处必然受到都史的虐待,郭靖不敢娶华筝,是因为自己没有都史那种地位。郭靖为华筝说这番话,实际上即是说自己喜欢华筝,又不敢说的意义。

 

「华筝道:『刚才你求恳爹爹,别让我嫁给都史,那为甚么?』郭靖道:『都史很坏,从前放豹子要吃你哥哥拖雷。你嫁了给他,他说不定会打你的。』」

 

郭靖为人宽厚,向来极少判断一个人。都史放豹子之事已经过去十年,人在十年之中,必有很多变化,但是郭靖一直说都史是个坏人,而将来郭靖在江南,郭靖即使是被杨康差点杀死,也并未见有多恨杨康,甚至在杨康死后,郭靖在黄蓉多次阻止之下,依然细心教育杨过。甚至在杨过陷害郭靖之时,郭靖也并未对杨过有任何报复之心。那么为何郭靖会对都史有如此判断?正是都史是郭靖名义上的情敌,郭靖不希望华筝落入都史之手。华筝的对话也很有意思,这是华筝也在试探郭靖,盼望郭靖说出那最终意义,即是那重要的三个字,因为「我爱你」。这三个字很简单,但却永远难于出口。郭靖不善于表达情爱,但却善于用委婉的情绪去暗示。郭靖说都史肯定不会好好对待华筝,潜意识是想表达,只有我郭靖才能对华筝妹子更好。

 

「这一来不由得大骇,跃开三步,挡在华筝面前,顺手抽出铁木真所踢的金柄短刀,以防道士伤害于她。」郭靖救华筝,第一次是从豹子手中。第二次便是从马钰手中。第一次之时,只是年龄还小,应是一种友谊,第二次便是一种感情上的维护,是男人保护女人这样的规则之下,又是感情之中,男人保护女人的规则之下。郭靖保护华筝,就是一种情感的表现,仔细区分便不难发现这一系列行为之下,实际是表现郭靖心中忐忑情感之下,又一次主动表露的特点,只有在危难之时才会显露出郭靖的真实情感。郭靖成年之后,对黄蓉的保护,尤其证明此事。

 

「郭靖见那人身上穿了黑狐皮短裘,似是华筝之物,凝神再看,却不是华筝是谁?」

 

郭靖对华筝最为熟悉,大到身材,小到穿着,都为之详细。这证明郭靖对华筝十分重要,才会如此判断,任何一对情侣,只要不是傻到一定程度,都会对对方的穿着以及一切都关心无比,郭靖了解华筝,这非同于一般友谊或所谓兄妹之情,而更是一种超于兄妹之情的男女之爱,只有这种程度,才会对华筝的身材、穿着极为用心观察,且可以凭借判断便可以认为是华筝所有。任何一对情侣,关心对方衣着穿戴,甚至举止,大多都能分出具体细节,这都是情侣之间最基本的观察与想象,都是情感所要关注的细节。而郭靖恰恰是这种细节中,更为完整地表现了他对华筝的情感,即观察仔细,又判断正确。如果不是对华筝有情爱,那么华筝穿什么他也无可分辨。

 

有些事情无需用言语来表达,有些情感无需用肉麻的话语来叙述,有些事情看起来不重要,却偏偏可以说明一些重要的关键。小说叙述说郭靖对华筝是兄妹之情,可是郭靖在很多细节上偏偏超乎兄妹之情,这其实并不冲突。这正是在说郭靖有矛盾的情绪,他盼望与华筝在一起,但自己又怕与华筝在一起。郭靖有血海深仇,又武功未成,将来是生是死,他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把这样的感情,当作是一生追求?他怕自己早亡,华筝不免守寡,即便不是如此深谋远虑,郭靖也怕自己养活不起华筝。

 

「众将轰然欢呼,纷纷向郭靖道贺,大呼:『金刀驸马,好,好,好!』拖雷更是高兴,一把搂住了义弟不放。郭靖却呆在当地,做声不得。他向来把华筝当作亲妹子一般,实无半点儿女私情,数年来全心全意的练武,心不旁骛,哪里有过丝毫绮念?」

 

郭靖对华筝向来有超于兄妹之情,所谓绮念,实则是男女之间情到浓处之各种想法,一是情欲,二是肉欲。二人已到豆蔻年华,正是春情冶荡之时,说无绮念恐怕是言不由衷。这恐怕是一种情感上的矛盾,从小说细节看,郭靖身负血海深仇,自己的武功还没有成就,他所盼望的是和华筝能朝夕相处。从小说细节看,郭靖也未与别的女孩有交流,这说明郭靖对华筝有唯一性,对华筝是刻骨之情,不然郭靖至少会与别的女孩交流,也不妨碍学武。只有郭靖对华筝有恋情,才会不敢说情爱,因为他要报仇,还得解决与杨康比武之事,这些事情关系他的生死。郭靖把华筝当作妹子,是说他控制而压抑,不愿意对华筝发生更进一步的事情,这就是有关「绮念」的内容,不是说他不敢想这其中的内容,是说他不敢作这「绮念」中的事。

 

「华筝低头不语。郭靖从马上探过身去,伸臂轻轻地抱她一抱,驰到拖雷身边,也和他抱了抱,催马追向已经走远的六位师父。」

 

小说叙述到此时,郭靖已经抱过一次华筝,那次是与华筝同乘马,郭靖搂着华筝飞驰。这次是郭靖又主动搂抱华筝,如果简单去看,当然是一种没有特殊情感的仪式,但他们经历这么多,这一搂抱恐怕远非那么简单。这一抱当中意义复杂,郭靖经历已多,远非从前可比,心中再不经事,也应有很多复杂的情绪在里边。这一抱代表了临别之苦恼,又带有未来之迷茫。如果写得过于详细,恐怕又要令华筝挂怀。只有表现得若无其事,才能让感情继续压抑,不能让这些影响华筝,更不想让自己不能预测的未来更多一份担心。

 

「华筝则脾气极大,郭靖又不肯太过迁就顺让,尽管常在一起玩耍,却动不动便要吵架,虽一会儿便言归于好,总不甚相投,此刻和这少年边吃边谈,不知如何,竟感到了生平未有之乐。」

 

郭靖和黄蓉在一起,就没有那么多压抑。因为自己比黄蓉有钱,又没有在蒙古大漠生活中,遇到那些贵族,显得自己无依无靠地位低下。黄蓉说着家乡话,这让郭靖有种亲切感,母亲与江南七怪教他的江南人情,在此时他又非常喜欢,所以郭靖竟然把华筝和女扮男装的黄蓉相比,其实是心中还是多少想念华筝,在黄蓉面前不压抑,不代表郭靖心中对华筝没有牵挂。在黄蓉面前想起华筝,正是期望华筝过得比自己好。郭靖在此时与黄蓉的结交,更是一种兄弟之义,与拖雷之间没有区别。

 

「侯通海赶到近处,众人无不失声而笑,原来他左右双颊上各有一个黑黑的五指掌印,显然是给那瘦小子打的」,「他身材矮小,落入人堆之中,登时便不见踪影」。

 

小说中叙述十六七岁华筝的绝色美貌,又「长身玉立,更显得英姿飒爽」这是说华筝不仅美貌,身材又绝佳。蒙古人身材向来健壮,彼时蒙古大军横扫北方,蒙古人多时常以骑射为伴,练得健壮无比。华筝虽没有高强武功,但她的日常骑射修炼亦不可少。所以小说中华筝即美貌,又身材高挑,又健壮。可以称作是凹凸有致,美貌女人的典型。而黄蓉恰恰不如华筝的是身材,黄蓉身材矮小,落入人堆便没有踪影,实在是太瘦弱矮小。在小说《神雕侠侣》中,曾有叙述说黄蓉生育孩子非常艰难,前后相差十几年,估计还是因为黄蓉体质不佳之故。因此,有理由认为黄蓉身材绝不如华筝,在整体对比上,华筝更比黄蓉有优势。

 

「郭靖又惊又喜:『怎么她也到了此处?可真奇了。』原来说话的蒙古少女竟是他的未婚妻子华筝,另外三人则是拖雷、哲别、博尔忽。」

 

在临安牛家村曲三密室中,郭靖还在与黄蓉运功疗伤,便听到白雕在天上鸣叫,然后华筝等人便进入店内。注意,这里郭靖还是认为华筝是自己未婚妻,说明郭靖就是认为华筝是自己未婚妻,而金庸在这里描写恐怕还不是旁述,而是郭靖的心中所述。由此证明,郭靖心中一直有华筝,且郭靖也有娶华筝为妻的意思。后来郭靖与黄蓉谈华筝,黄蓉问郭靖「你……你有了未婚妻子?你怎么从来不跟我说?」,郭靖说:「我心中只当她是亲妹子、亲兄弟一般,我不愿娶她做妻子。」郭靖有作起语言游戏,这里所说不愿娶,实际还是没有说清楚。郭靖不是不愿意娶,他心中有华筝,怎么会不愿意娶?他是不敢娶,因为此时他也喜欢黄蓉,黄蓉又已哭,如果再乱说,恐怕运功出岔,走火入魔。郭靖这样说,其实还是故意不使黄蓉心思出问题导致疗伤失败。

 

后来黄蓉与黄药师说起此时,黄药师便要杀死郭靖,郭靖只得说「我只盼一生和蓉儿厮守,若没了蓉儿,我定然活不成。」在这句话之前,郭靖可是「茫然失措,呆呆站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正是郭靖心中对华筝恋恋不舍,才会如此矛盾,被黄药师恐吓之下,他只得说对黄蓉之情。并非郭靖欺骗黄蓉,是因为郭靖对华筝也不舍,若无黄药师阻挠,在日后报仇之后,一切重归自然,郭靖必然会娶华筝。遇到黄药师,是郭靖的一大克星。黄药师并不喜欢郭靖,只是黄蓉喜欢郭靖,黄药师才顺着黄蓉。

 

「郭靖低头沉思,瞥眼同时见到腰间所插成吉思汗所赐金刀和丘处机所赠的短剑,心想:『若依爹爹遗命,我和杨康该是生死不渝的好兄弟,可是他为人如此,这结义之情如何可保?又依杨铁心叔父遗命,我该娶穆家妹子为妻,这自然不行。可见尊长为我规定之事,未必定须遵行。我和华筝妹子的婚事,是成吉思汗所定,岂难道为了旁人的几句话,我就得和蓉儿生生分离么?』想到此处,心意已决,抬起头来。」

 

这一段话,郭靖又是在想他一生所经历全都是别的人做的决定,都不是自己的决定,这不是说郭靖说自己不喜欢华筝,是他们都在为自己作决定,没有顾及自己的想法。金庸在此是说郭靖与华筝之感情,是受别人干扰,而自己无法作出决定,自己又无法对此作出抉择,是无法随心所欲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拖雷此时因为郭靖的言语,也非常气愤,认为郭靖对自己的妹子没有感情,实际这是拖雷想错,正是郭靖的踌躇犹豫,是说明郭靖处于人生最矛盾的时刻。越是这种情势,越是说明郭靖实际心中有所想。郭靖对华筝有情,但是郭靖无法做到在铁木真以及江南七怪中间以自己的想法来完成心愿。郭靖的前半生都是别人安排,正是与杨康一样受人摆布。郭靖想脱离这种桎梏,但他无法从江南七怪的影像中脱离。而黄蓉也极为欣赏华筝,认为华筝美貌健壮,正与郭靖珠联璧合。

 

尽管郭靖没有与华筝在一起,但小说叙述中,分明暗藏二人情投意合,只是后来时局之变,又有许多事件从中阻挠,二人终究没有在一起。尽管没有在一起,也不是说二人没有感情,这是错的。相爱的人,未必一定要在一起。有些感情,只能放在心底,有些感情,最终要隐藏下去。黄蓉待郭靖极好,郭靖待黄蓉也不差,但从中如果掺杂华筝,恐怕便要出很多事,因为华筝、黄蓉、郭靖都属于从一而终类型。若不是报仇、比武之原因,郭靖早已与华筝双宿双飞,成为大漠上的一对白雕。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第二十八篇:郭靖为何抛弃华筝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主线故事是叙述郭靖的主要成长经历,小说详细叙述郭靖从小在蒙古大漠成长,在成年时候返回江南,参与一系列江湖纷争,从而奠定自己的江湖地位。实际在小说中,还有其重要的大历史意义,正是在郭靖成长期当中,中国北方蒙古民族部落开始崛起,逐渐替代金国在北方的统治地位。宋开禧二年,即一二〇六年春天,蒙古贵族们在斡难河源头盟会,尊为铁木真为「成吉思汗」。小说时间与历史时间有别,但亦不影响在此期间,说明郭靖在蒙古的意义所在。第一,成为铁木真义子。第二,最终应接替铁木真成为蒙古大汗。但是事情因正史而变,不得不依照历史发展。郭靖离开蒙古历史舞台,意味着他必将难离蒙、宋之战史。

 

很显然,郭靖的一生在蒙古大漠生活十八年,最为重要。在蒙古大漠中,郭靖学会蒙古人坚强不息、坚韧不拔之精神,学习蒙古人马上骑射、雄壮威武之性格,学习蒙古人信守诺言、决不后退之行事作风,学习蒙古人直率豁达、勇于抗争之行为。郭靖在蒙古生活这些年,成为一个彻底的蒙古人,郭靖的任何行事方法,都与蒙古人的传统一样,郭靖也坚持与蒙古人一起交流、玩耍,无论从生活习惯还是任何行为,郭靖与一般蒙古人并无不同。尽管在其八岁之时,遇到江南七怪,此后又听凭江南七怪教诲、习武,但郭靖并未脱离蒙古人生活圈。

 

郭靖在白天与拖雷从江南七怪学习骑射以及战场攻伐战策,夜晚又要单独从江南七怪学习其他武学。小说中曾言及郭靖的语言从属问题,自李萍养育郭靖之后,李萍教郭靖一口临安府话,实际郭靖在与别的蒙古牧民生活交流之时,说的还是蒙古话。按逻辑去想,郭靖自小在蒙古大漠长大,即使李萍再教郭靖临安府话,那么郭靖也依然无有一个临安府话系统的语言区供郭靖交流,郭靖所居之处与铁木真大帐并不远,属于蒙古草原深处,虽然蒙古亦有汉民居住,但那里的汉民多是北方汉民,极少会有江南人出现。所以,郭靖在生活之中,与人交流主要还是靠纯正的蒙古部落方言。

 

人的生活习惯体现他的从属性,语言习惯又是生活习惯中最重要的一环。郭靖生来性格质朴、行为良善,正是因为李萍当初生下郭靖之时,遇到这些良善蒙古牧民之故。一个好的生活环境,创造郭靖生活的稳定以及他成长之后,拥有与蒙古人并无二致的行为方法、行事准则。江南七怪来到蒙古多年,亦是都学得一口蒙古话,这与郭靖的生活并无不同。正是他们学习蒙古话,又在蒙古生活多年,才会终于碰到郭靖。所以,当日后江南七怪教郭靖、拖雷武功的时候,必然是又说蒙古话,又讲临安府话。说蒙古话是方便拖雷、郭靖处于蒙古区语言系统之语义清晰,而单独与郭靖交流,便多以临安府话交流,因为郭靖从小被李萍教临安府话,郭靖遇到江南七怪除受到武学上的修养之外,亦有关于江南风土之学习,这语言系统的交流便显得突出,郭靖日后重返江南,语言交流并无问题,这便是主因,是因为郭靖的临安府话在平日也总使用。

 

郭靖幼年时期,最重要的两位玩伴一是拖雷,二是华筝。拖雷与郭靖年龄相仿,结为安达,即是兄弟之义。而华筝更是拖雷之妹,华筝亦愿与拖雷、郭靖游玩,许是年龄相仿之故。而华筝渐渐喜欢郭靖,成为华筝一生唯一。有人说郭靖并不喜欢华筝,有人说郭靖不喜欢华筝是金庸原文所述,其实原文中确实有郭靖无意与华筝相守之类的表述,可惜这些描述本身却有很深的背景意义,若要解开郭靖是否钟情华筝,读懂这些字里行间中所体现的最终意义,便显得很重要。阅读小说,要理解文字中间所体现之逻辑,有时叙述并未能表达其真实目的,只有在全部分析之后,才会更显示出有关这些叙述背后真正的逻辑。

 

还记郭靖、华筝初遇是什么时候?正是那一节。

 

拖雷独自找蒙古克烈部首领王罕的长子桑昆的儿子都史比武,都史打不过拖雷运用朱聪所教之空空拳,所以落败。都史恼恨之下,把自己豢养的豹子牵出,想要以此伤害拖雷。而拖雷的母亲正与桑昆的妻子等在蒙古包叙话,没有注意华筝。「华筝这小姑娘年方四岁,哪知豹子的凶猛,笑嘻嘻地奔到哥哥身前,见豹子全身花斑,甚是好看,还道和二哥察合台所豢养的猎犬一般,伸手想去摸豹子脑袋。众人惊呼喝止,已经不及。」所有人都来不及去救华筝,只有郭靖「着地滚去,已抱起了华筝」。

 

虽说郭靖只有六岁,但已知英雄之举,在此之前,郭靖已经救过哲别,又受到过铁木真的嘉奖,所以郭靖才有机会接触铁木真周围一切事物,此时郭靖应当算是铁木真颇为看重的人,而拖雷与郭靖交好,也是这原因之一。可以说郭靖在蒙古所获荣誉,都是郭靖在搭救哲别之时迅速展开。郭靖这种行为正是他在蒙古牧民中间成长,所获得的惜英雄、重英雄之情绪,是蒙古生活带给郭靖豪气与英雄气,所以郭靖此时搭救华筝,应是属于一种本性所为。同样,小说并未说此处是郭靖第一次见过华筝,而拖雷与郭靖相识已久,早应见过华筝。所以,郭靖救华筝,又有因是拖雷之妹。那么朋友之妹,便是自己之妹,救相熟的人也就无所顾忌。

 

「待王罕等众人走后,命博尔忽厚赏他们皮毛黄金,伸手抚摸郭靖头顶,不住赞他勇敢,又有义气,这般奋不顾身地救人,别说是个小小孩子,就是大人,也属难能。问他为什么胆敢去救华筝,郭靖却傻傻地答不上来,过了一会,才道:『豹子要吃人的。』」

 

郭靖小小年纪自然不会想那么长远,但根据小说叙述,却可以知道郭靖为何会救华筝,还有另一层意义。在郭靖救哲别之后,郭靖相当于哲别之徒,铁木真又看重哲别,又爱惜郭靖救哲别之义,这才允许郭靖以及其母亲更进一步接触铁木真大帐核心。在此之前,李萍与郭靖不过是生活在蒙古大帐外围,在救助哲别之后,郭靖便有机会接触铁木真以及其周围贵族。郭靖在某些方面必然是感激铁木真,敬重铁木真,甚至郭靖已经把铁木真当成父亲,因为铁木真有这种威武雄壮之气,他待郭靖很好,郭靖拥有这种亲情之感,应是一种逻辑可能。

 

所以在这一层面来看,郭靖接触了高级交际圈,其玩伴又是名门,虽然郭靖并不懂这其中区别,但潜移默化之间,必然感到有所不同。所以救助华筝,一方面有自己有见义勇为之心,另一方面还有一种知恩图报之情。郭靖说不上来这其中意义,但他的行为却因这种意义而作出行动。郭靖第一次救华筝,当然不是因为郭靖看上华筝。此时郭靖不满七岁,华筝才四岁。虽然此时郭靖并无喜爱之心,但华筝娇小可爱之情态,郭靖必然会喜欢。

 

十年之后再看华筝,她出场便有许多意味。

 

这日郭靖在与四师傅南希仁拆解拳法,新修版小说这样说:「树丛中突然发出两下笑声,跟着钻出一个少女,拍手而笑,叫道:『郭靖,又给师父打了么?』郭靖胀红了脸,道:『我在练拳,你别来啰唆!』那少女笑道:『我就爱瞧你挨打!』」

 

这一段情节非常重要,为何金庸要安排这一段情节,而不是一个寻常出场?注意华筝此时是在草丛中偷看郭靖,这段描写是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中的修改,而连载版小说记载华筝却是突然出现,新修版小说意在说明华筝在偷看郭靖许久,为何华筝会偷看郭靖呢?要注意这时候郭靖已经十六岁余,而华筝也十四岁。古人在这个年纪结婚生子众多,铁木真十四五岁便生下长子术赤。而郭靖的义兄拖雷,在十六岁便生下蒙哥。所以,在此时期,华筝偷看郭靖,是为表达心中有爱慕之情。即使是蒙古民风再淳朴,女人偷看男人,这也算是一种从心而发的情感,即华筝必定喜欢郭靖。

 

此处华筝喜欢郭靖,当然描写惟妙惟肖,从其一系列动作都能看出这里边的情义,一个是「笑」,一个是「拍手」,为何金庸不说是哪一种笑?笑有很多种,讪笑、讥笑、苦笑、媚笑,金庸为何不确定是哪一种笑?因为这个笑,其实正是描写华筝之少女心态,这是一种带有嬉笑又带有心中新欢而表达出的柔媚之情,如果华筝对郭靖无意,便不会又拍手又笑,而后又说「我就爱瞧你挨打」,这其实就是在说华筝很喜欢郭靖,喜欢跟郭靖斗嘴,现代心理学认为,女孩子越是喜欢和一些男孩子斗嘴,心中便有一种情愫,这就是爱情的源泉所在。这种说法未必准确,但男女之间的情感,多半要靠许多具体的行为和交流来体现。华筝喜欢关注郭靖,证明华筝对郭靖必然有情感上的需求。郭靖「胀红了脸」,恐怕不光是因为自己出丑,而是因为华筝到来,见到自己出丑的时候。郭靖对华筝脸红,那可说明很多问题。

 

「她与拖雷、郭靖年纪相近,自小一起玩耍。她因父母宠爱,脾气不免娇纵。郭靖却生性戆直,当她无理取闹时总是挺撞不屈,但吵了之后,不久便言归于好,每次都华筝自知理屈,向他软言央求。六怪与郭靖母子的生活所资,由铁木真派人充足供应。华筝的母亲念着郭靖曾舍生在豹口下相救女儿,也对他另眼相看,常常送他母子衣物牲口。」

 

这段话有很多逻辑。

 

第一,「她与拖雷、郭靖年纪相近,自小一起玩耍。」

 

华筝与拖雷、郭靖自小一起玩耍,不等于三人一直在一起玩耍。蒙古部落很大,牧民众多,男女老幼无数,三人怎么可能一直在一起,不与别人交流?三人应当又有许多别的玩伴,只是最要好者只有他们三人。那么在此时,拖雷已经娶妻生子,生下蒙哥。足可以证明他们还与别的女性一起玩耍交流,这通常也不是问题。所以,最终华筝与郭靖还是能在一起,这是说明郭靖与华筝必然有一种情绪在其中,造成不可分离之状。

 

如果郭靖另有玩伴,又玩得愉快,那么华筝必然已经离开郭靖。正是郭靖对华筝也有某种没有名言的情绪,才会让华筝一直陪伴。感情都是相互的,如果不能互相吸引,便早无感情基础。郭靖因修炼武功没有时间,并不是借口。反而是郭靖从未有其他女性在自己身边,这才是问题。这是因为其他女性知道郭靖心中有华筝,而华筝心中只有郭靖,这样两情相悦之态,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都能看透。所以,旁的女性不打扰郭靖,原因就是郭靖早已表露出对华筝的爱情之流露。

 

第二,「她因父母宠爱,脾气不免娇纵。郭靖却生性戆直,当她无理取闹时总是挺撞不屈,」

 

华筝受父母宠爱,脾气娇纵,这点尤其重要。至少郭靖应当知道华筝脾气,但为何郭靖却对华筝能毫不退让?这很简单,因为很熟悉,因为感情很融洽,郭靖与华筝从来都是闹来闹去,并不是认真去打闹,实际确实在说明,二人之间就是一种若即若离之情,三天不打,便不舒服,二天不闹,便觉寂寞。少年男女打闹,本来就是情窦初开之意,只是二人并不说破这种麻痒之感。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这种情感的发展,从来都在一种嬉笑怒骂之间产生。纯洁的友谊当然存在,但友谊之外,耳鬓厮磨日久,难免生出情愫。纯粹的男女友情,从来不存在。

 

第三,「但吵了之后,不久便言归于好,每次都华筝自知理屈,向他软言央求。」

 

郭靖与华筝吵吵闹闹,这本就是男女之间莫名其妙的情感,你硬一些,我便软一些。你软一些,我便再硬一些。他们很快便言归于好,这说明他们二人对此深有理解,总是会在结束吵闹之后尝到一些甜头,这便是一种和好之后一种对情感的后续感应,总会更亲密,更加融洽。为何华筝总是先认错呢?这是因为华筝知道郭靖总是在那之后对华筝更好一些。所谓更好一些,肯定是相对温存一些罢。注意华筝是「软言央求」,这总有一些情感上的温柔情绪在内。郭靖已经到了结婚年龄,华筝也是待嫁之期,二人情感上在一种耳鬓厮磨又若即若离之间展开,其实就是我们通常所言的初恋之期。

 

第四,「六怪与郭靖母子的生活所资,由铁木真派人充足供应」,「常常送他母子衣物牲口」。

 

郭靖的生活物资全赖铁木真部落供给,虽然郭靖在幼年之时便体现出一种英雄志气,但是再英雄也是家境清贫,若不是铁木真部落的扶助,郭靖便没有出头之日。正是这些帮助,给郭靖至少带有一些自卑之情,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情冷暖如何不知?郭靖从小与拖雷、华筝等蒙古贵族生活,即使是他们待自己再好,他也会觉得自己与他们有分别,这恐怕是人性中最深处的情感变化。即使是华筝再喜欢自己,郭靖也会因自己出身问题而产生烦恼。这里便会影响与华筝之间的关系,他会觉得自己与华筝是天地之别。另外,华筝早已许配都史,这事情他如何不知,这又不是秘密。郭靖一方面对华筝有情,一方面更会觉得这种感觉早晚会失去。

 

「华筝幼时由父亲许配给王罕的孙子都史,这些年来却与郭靖颇为亲近,虽然大家年幼,说不上有甚情意,但每想到将来要与郭靖分别,去嫁给那出名骄横的都史,总是好生不乐……」

 

感情都是相互的,不仅华筝会觉得与郭靖颇为亲近,郭靖自然也会觉得自己与华筝颇为亲近,郭靖的玩伴之间,只有华筝对自己最好,通常也与自己在一起,这一点谁也能看出是什么样的感情。「说不上有甚情意」正是说这种若即若离之情,要是能说清,恐怕便是另一种情势,只有说不清楚是什么情意,那才叫情意,难道在这之前郭靖、华筝都能与人「有甚情意」不成?相反,正是二人彼此之间,都说不清楚这是怎样一种情意,才是说二人其实是在恋情之中,只是彼此还没有更进一步,发生具体关系。这就是一种热恋之中,却没有进一步动作而已。人们相恋的感情大同小异,都是在喜悦与矛盾之间展开,充满甜蜜与苦涩。如果在那之后便进一步,便可能是婚姻。

 

在那之后,长春子丘处机之徒尹志平来访,尹志平试探郭靖武功,可惜郭靖不敌。韩小莹教郭靖越女剑法,郭靖没有掌握窍门,再次失败。正此时,华筝来找郭靖,约去看大雕打架。「郭靖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牵了华筝的手,纵跃上马,两人共乘一骑,驰到悬崖之下。」

 

其实郭靖为何武功总也不进,这其中也应有郭靖对华筝之间的感情,此时华筝即将嫁给都史,自己并无任何能力干涉都史娶走华筝,自己的身份地位远远不如都史与华筝。郭靖业已到了相对成熟的年龄,小说中描写他身材健壮,其实早已进入青春期。作为半个成年人,他的思想已经趋近成熟,如何不会思想有关华筝的问题?只是他没有任何能力阻止华筝的嫁人,越是处于这样的事件之中,越是会影响他的进取,越是在这个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显得有心无力,其实是无心去做。华筝就要嫁人,自己武功又不行,怎么办?

 

华筝来找郭靖散心,郭靖犹豫了一下,马上答应,与华筝同乘一马。所谓同乘一马,不是说同乘一车,骑过马的人都知道如何乘坐。是郭靖搂住华筝,才能拿住缰绳,华筝身材娇小一些,正是在郭靖怀中。如果不是郎情妾意,即使是再民风淳朴,也不会随便在马上抱在一起。他们二人对此习以为常,正是说明二人在之前便有抱在一起的行为,有些情况是亲密的,有些情况是寻常的,但这次骑马之中,必然是亲密之情更占据主要份额。也就是在说,郭靖与华筝的情感必然是恋情,超于一般友谊范畴,而郭靖也一直是压抑与控制这份感情。郭靖射雕之后,华筝让郭靖献给铁木真,正是华筝想要郭靖多给铁木真表现之意。

 

「郭靖微一沉吟,双膝跪在铁木真马前,道:『我自己不要甚么,我是代别人求大汗一件事。』铁木真道:『甚么?』郭靖道:『王罕的孙子都史又恶又坏,华筝嫁给他后一定要吃苦。求求大汗别把华筝许配给他。』」

 

郭靖一直喜欢华筝,才会求铁木真不把华筝嫁给都史,郭靖的话是一种深思熟虑,郭靖希望铁木真不把华筝送走,当然本意是认为华筝在都史之处必然受到都史的虐待,郭靖不敢娶华筝,是因为自己没有都史那种地位。郭靖为华筝说这番话,实际上即是说自己喜欢华筝,又不敢说的意义。

 

「华筝道:『刚才你求恳爹爹,别让我嫁给都史,那为甚么?』郭靖道:『都史很坏,从前放豹子要吃你哥哥拖雷。你嫁了给他,他说不定会打你的。』」

 

郭靖为人宽厚,向来极少判断一个人。都史放豹子之事已经过去十年,人在十年之中,必有很多变化,但是郭靖一直说都史是个坏人,而将来郭靖在江南,郭靖即使是被杨康差点杀死,也并未见有多恨杨康,甚至在杨康死后,郭靖在黄蓉多次阻止之下,依然细心教育杨过。甚至在杨过陷害郭靖之时,郭靖也并未对杨过有任何报复之心。那么为何郭靖会对都史有如此判断?正是都史是郭靖名义上的情敌,郭靖不希望华筝落入都史之手。华筝的对话也很有意思,这是华筝也在试探郭靖,盼望郭靖说出那最终意义,即是那重要的三个字,因为「我爱你」。这三个字很简单,但却永远难于出口。郭靖不善于表达情爱,但却善于用委婉的情绪去暗示。郭靖说都史肯定不会好好对待华筝,潜意识是想表达,只有我郭靖才能对华筝妹子更好。

 

「这一来不由得大骇,跃开三步,挡在华筝面前,顺手抽出铁木真所踢的金柄短刀,以防道士伤害于她。」郭靖救华筝,第一次是从豹子手中。第二次便是从马钰手中。第一次之时,只是年龄还小,应是一种友谊,第二次便是一种感情上的维护,是男人保护女人这样的规则之下,又是感情之中,男人保护女人的规则之下。郭靖保护华筝,就是一种情感的表现,仔细区分便不难发现这一系列行为之下,实际是表现郭靖心中忐忑情感之下,又一次主动表露的特点,只有在危难之时才会显露出郭靖的真实情感。郭靖成年之后,对黄蓉的保护,尤其证明此事。

 

「郭靖见那人身上穿了黑狐皮短裘,似是华筝之物,凝神再看,却不是华筝是谁?」

 

郭靖对华筝最为熟悉,大到身材,小到穿着,都为之详细。这证明郭靖对华筝十分重要,才会如此判断,任何一对情侣,只要不是傻到一定程度,都会对对方的穿着以及一切都关心无比,郭靖了解华筝,这非同于一般友谊或所谓兄妹之情,而更是一种超于兄妹之情的男女之爱,只有这种程度,才会对华筝的身材、穿着极为用心观察,且可以凭借判断便可以认为是华筝所有。任何一对情侣,关心对方衣着穿戴,甚至举止,大多都能分出具体细节,这都是情侣之间最基本的观察与想象,都是情感所要关注的细节。而郭靖恰恰是这种细节中,更为完整地表现了他对华筝的情感,即观察仔细,又判断正确。如果不是对华筝有情爱,那么华筝穿什么他也无可分辨。

 

有些事情无需用言语来表达,有些情感无需用肉麻的话语来叙述,有些事情看起来不重要,却偏偏可以说明一些重要的关键。小说叙述说郭靖对华筝是兄妹之情,可是郭靖在很多细节上偏偏超乎兄妹之情,这其实并不冲突。这正是在说郭靖有矛盾的情绪,他盼望与华筝在一起,但自己又怕与华筝在一起。郭靖有血海深仇,又武功未成,将来是生是死,他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把这样的感情,当作是一生追求?他怕自己早亡,华筝不免守寡,即便不是如此深谋远虑,郭靖也怕自己养活不起华筝。

 

「众将轰然欢呼,纷纷向郭靖道贺,大呼:『金刀驸马,好,好,好!』拖雷更是高兴,一把搂住了义弟不放。郭靖却呆在当地,做声不得。他向来把华筝当作亲妹子一般,实无半点儿女私情,数年来全心全意的练武,心不旁骛,哪里有过丝毫绮念?」

 

郭靖对华筝向来有超于兄妹之情,所谓绮念,实则是男女之间情到浓处之各种想法,一是情欲,二是肉欲。二人已到豆蔻年华,正是春情冶荡之时,说无绮念恐怕是言不由衷。这恐怕是一种情感上的矛盾,从小说细节看,郭靖身负血海深仇,自己的武功还没有成就,他所盼望的是和华筝能朝夕相处。从小说细节看,郭靖也未与别的女孩有交流,这说明郭靖对华筝有唯一性,对华筝是刻骨之情,不然郭靖至少会与别的女孩交流,也不妨碍学武。只有郭靖对华筝有恋情,才会不敢说情爱,因为他要报仇,还得解决与杨康比武之事,这些事情关系他的生死。郭靖把华筝当作妹子,是说他控制而压抑,不愿意对华筝发生更进一步的事情,这就是有关「绮念」的内容,不是说他不敢想这其中的内容,是说他不敢作这「绮念」中的事。

 

「华筝低头不语。郭靖从马上探过身去,伸臂轻轻地抱她一抱,驰到拖雷身边,也和他抱了抱,催马追向已经走远的六位师父。」

 

小说叙述到此时,郭靖已经抱过一次华筝,那次是与华筝同乘马,郭靖搂着华筝飞驰。这次是郭靖又主动搂抱华筝,如果简单去看,当然是一种没有特殊情感的仪式,但他们经历这么多,这一搂抱恐怕远非那么简单。这一抱当中意义复杂,郭靖经历已多,远非从前可比,心中再不经事,也应有很多复杂的情绪在里边。这一抱代表了临别之苦恼,又带有未来之迷茫。如果写得过于详细,恐怕又要令华筝挂怀。只有表现得若无其事,才能让感情继续压抑,不能让这些影响华筝,更不想让自己不能预测的未来更多一份担心。

 

「华筝则脾气极大,郭靖又不肯太过迁就顺让,尽管常在一起玩耍,却动不动便要吵架,虽一会儿便言归于好,总不甚相投,此刻和这少年边吃边谈,不知如何,竟感到了生平未有之乐。」

 

郭靖和黄蓉在一起,就没有那么多压抑。因为自己比黄蓉有钱,又没有在蒙古大漠生活中,遇到那些贵族,显得自己无依无靠地位低下。黄蓉说着家乡话,这让郭靖有种亲切感,母亲与江南七怪教他的江南人情,在此时他又非常喜欢,所以郭靖竟然把华筝和女扮男装的黄蓉相比,其实是心中还是多少想念华筝,在黄蓉面前不压抑,不代表郭靖心中对华筝没有牵挂。在黄蓉面前想起华筝,正是期望华筝过得比自己好。郭靖在此时与黄蓉的结交,更是一种兄弟之义,与拖雷之间没有区别。

 

「侯通海赶到近处,众人无不失声而笑,原来他左右双颊上各有一个黑黑的五指掌印,显然是给那瘦小子打的」,「他身材矮小,落入人堆之中,登时便不见踪影」。

 

小说中叙述十六七岁华筝的绝色美貌,又「长身玉立,更显得英姿飒爽」这是说华筝不仅美貌,身材又绝佳。蒙古人身材向来健壮,彼时蒙古大军横扫北方,蒙古人多时常以骑射为伴,练得健壮无比。华筝虽没有高强武功,但她的日常骑射修炼亦不可少。所以小说中华筝即美貌,又身材高挑,又健壮。可以称作是凹凸有致,美貌女人的典型。而黄蓉恰恰不如华筝的是身材,黄蓉身材矮小,落入人堆便没有踪影,实在是太瘦弱矮小。在小说《神雕侠侣》中,曾有叙述说黄蓉生育孩子非常艰难,前后相差十几年,估计还是因为黄蓉体质不佳之故。因此,有理由认为黄蓉身材绝不如华筝,在整体对比上,华筝更比黄蓉有优势。

 

「郭靖又惊又喜:『怎么她也到了此处?可真奇了。』原来说话的蒙古少女竟是他的未婚妻子华筝,另外三人则是拖雷、哲别、博尔忽。」

 

在临安牛家村曲三密室中,郭靖还在与黄蓉运功疗伤,便听到白雕在天上鸣叫,然后华筝等人便进入店内。注意,这里郭靖还是认为华筝是自己未婚妻,说明郭靖就是认为华筝是自己未婚妻,而金庸在这里描写恐怕还不是旁述,而是郭靖的心中所述。由此证明,郭靖心中一直有华筝,且郭靖也有娶华筝为妻的意思。后来郭靖与黄蓉谈华筝,黄蓉问郭靖「你……你有了未婚妻子?你怎么从来不跟我说?」,郭靖说:「我心中只当她是亲妹子、亲兄弟一般,我不愿娶她做妻子。」郭靖有作起语言游戏,这里所说不愿娶,实际还是没有说清楚。郭靖不是不愿意娶,他心中有华筝,怎么会不愿意娶?他是不敢娶,因为此时他也喜欢黄蓉,黄蓉又已哭,如果再乱说,恐怕运功出岔,走火入魔。郭靖这样说,其实还是故意不使黄蓉心思出问题导致疗伤失败。

 

后来黄蓉与黄药师说起此时,黄药师便要杀死郭靖,郭靖只得说「我只盼一生和蓉儿厮守,若没了蓉儿,我定然活不成。」在这句话之前,郭靖可是「茫然失措,呆呆站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正是郭靖心中对华筝恋恋不舍,才会如此矛盾,被黄药师恐吓之下,他只得说对黄蓉之情。并非郭靖欺骗黄蓉,是因为郭靖对华筝也不舍,若无黄药师阻挠,在日后报仇之后,一切重归自然,郭靖必然会娶华筝。遇到黄药师,是郭靖的一大克星。黄药师并不喜欢郭靖,只是黄蓉喜欢郭靖,黄药师才顺着黄蓉。

 

「郭靖低头沉思,瞥眼同时见到腰间所插成吉思汗所赐金刀和丘处机所赠的短剑,心想:『若依爹爹遗命,我和杨康该是生死不渝的好兄弟,可是他为人如此,这结义之情如何可保?又依杨铁心叔父遗命,我该娶穆家妹子为妻,这自然不行。可见尊长为我规定之事,未必定须遵行。我和华筝妹子的婚事,是成吉思汗所定,岂难道为了旁人的几句话,我就得和蓉儿生生分离么?』想到此处,心意已决,抬起头来。」

 

这一段话,郭靖又是在想他一生所经历全都是别的人做的决定,都不是自己的决定,这不是说郭靖说自己不喜欢华筝,是他们都在为自己作决定,没有顾及自己的想法。金庸在此是说郭靖与华筝之感情,是受别人干扰,而自己无法作出决定,自己又无法对此作出抉择,是无法随心所欲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拖雷此时因为郭靖的言语,也非常气愤,认为郭靖对自己的妹子没有感情,实际这是拖雷想错,正是郭靖的踌躇犹豫,是说明郭靖处于人生最矛盾的时刻。越是这种情势,越是说明郭靖实际心中有所想。郭靖对华筝有情,但是郭靖无法做到在铁木真以及江南七怪中间以自己的想法来完成心愿。郭靖的前半生都是别人安排,正是与杨康一样受人摆布。郭靖想脱离这种桎梏,但他无法从江南七怪的影像中脱离。而黄蓉也极为欣赏华筝,认为华筝美貌健壮,正与郭靖珠联璧合。

 

尽管郭靖没有与华筝在一起,但小说叙述中,分明暗藏二人情投意合,只是后来时局之变,又有许多事件从中阻挠,二人终究没有在一起。尽管没有在一起,也不是说二人没有感情,这是错的。相爱的人,未必一定要在一起。有些感情,只能放在心底,有些感情,最终要隐藏下去。黄蓉待郭靖极好,郭靖待黄蓉也不差,但从中如果掺杂华筝,恐怕便要出很多事,因为华筝、黄蓉、郭靖都属于从一而终类型。若不是报仇、比武之原因,郭靖早已与华筝双宿双飞,成为大漠上的一对白雕。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郭靖为何抛弃华筝》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722.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