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丘处机给杨过指定的师父为何不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文/ 纸屑轻舞

丘处机给杨过指定的师父为何不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杨过小时候因为跟欧阳锋学了蛤蟆功,为柯镇恶所不容,郭靖无法再让他呆在桃花岛。当天晚上,郭靖把杨过叫进房来,说道:“过儿,过去的事,大家也不提了。你对师祖爷爷无礼,不能再在我的门下,以后你只叫我郭伯伯便是。你郭伯伯不善教诲,只怕反耽误了你。过几天我送你去终南山重阳宫,求全真教长春子丘真人收你入门。全真派武功是武学正宗,你好好在重阳宫中用功,修心养性,盼你日後做个正人君子。”

当自己不便再做杨过师父的时候,郭靖首先想到了全真教,因为全真教里有他的两位故人,功夫都相当了得,一位是掌教马钰,曾远赴大漠教自己内功心法,算是有师徒情分,另一位是丘处机,和郭杨两家渊源更深,他还是杨过父亲杨康的师父。

郭靖领杨过到全真教之后,给杨过指定师父的不是掌教马钰,却是丘处机;丘处机给杨过指定的师父,还不是自己的得意弟子,而是王处一的大弟子赵志敬。丘处机给出的理由是:“第三代弟子之中,武功以他练得最纯。”除此之外,还有没别的原因呢?

郭靖和杨过此次到全真教并非一场简单的叙旧,因为种种巧合,还曾一度大打出手,这些甚至还间接导致杨过最终叛离全真教。误会消除之后,郭靖见到全真教几位大咖,把杨过介绍给大家,明说是“义弟杨康的遗腹子”,介绍完毕后,丘处机的反应是这样的:

丘处机听到杨康的名字,心头一凛,细细瞧了杨过两眼,果然见他眉目间依稀有几分杨康的模样。杨康是他唯一的俗家弟子,虽然这徒儿不肖,贪图富贵,认贼作父,但丘处机每当念及,总是自觉教诲不善,以致让他误入歧途,常感内疚,现下听得杨康有后,又是伤感,又是欢喜,忙问端详。

丘处机和郭啸天杨铁心的故事,是射雕三部曲的开篇。当年丘处机追踪十多天,刺杀了“与金人勾结,图谋侵犯江南”的汉奸王道乾,提着王道乾的首级路过牛家庄。在牛家庄结识隐居于此的忠良之后郭啸天杨铁心,并为他们未出世的孩子分别取名“郭靖”、“杨康”,意思是不忘靖康之耻,牢记二帝被虏之辱。

然后郭杨两家家破人亡,再然后丘处机和江南七怪打赌,丘处机收下弟子杨康,七怪收下郭靖。郭靖后来成为大侠,杨康贪图富二代的生活,走上不归路。因此来说,杨康是丘处机的一大污点,是他不堪回首的一段往事。丘处机看到杨过,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弥补,而是逃避。

丘处机指定由赵志敬做杨过的师父,可他对赵志敬的印象如何呢?他之前是这么说的:“志敬主持外阵,敌友不分,当真无用。”赵志敬是王处一的大弟子,而王处一是全真教中响当当的角色,威名之盛,仅次于丘处机,甚至同样不在掌教马钰之下。作为师伯的丘处机,嘴下毫不留情,在众目睽睽之下骂赵志敬“当真无用”,可以说是相当严重的批评。而在后来又以“武功最纯”这样自相矛盾的说法,指定他做杨过的师父,令人费解。

揣测起来,也不外乎以下几个原因:第一,丘处机这老道太爱面子。郭靖上终南山,虽然有误会,但最终却是帮全真教化解了这场劫难。霍都和郭靖约十年后再战,说完就要走,掌教马钰没说话,全真教的形象代言人丘处机先受不了了,他忽然提气喝道:“不用等到十年,我丘处机就来寻你。”他这一声呼喝声震屋瓦,显得内力甚是深厚。其实也就是吓吓霍都而已,要不这风头就被郭靖全抢去了。原著说:马钰本甚达观,心无挂碍。丘处机却是性急暴躁,老而弥甚。性格决定命运,丘处机无法做到“心无挂碍”。

第二,丘处机在杨康身上有“心结”。丘处机以嫉恶如仇著称,但杨康某种意义上是一“恶”。杨康是丘处机最不愿贴在身上的一个标签。尹志平是丘处机最为看重的一位三代弟子,多种场合都是带着他,帮他长见识开视野,是按掌教的方向培养的。按理说,他看在杨铁心颠簸流离的下半生的份上,看在郭靖亲自上终南山托付的份上,都应该安排自己的弟子,安排尹志平来带他都更为合适。但是,他不愿杨康这两个字横亘他和杨过之间,他不要经常面对杨康这段往事,只能回避,把杨过放在别处。

第三,杨过给丘处机的第一印象让他望而却步。郭靖和全真教的误会尚且不能彻底消除,作为小跟班的杨过,似乎本身就难逃受气包的命运。多年之后再见之时,杨过曾说:“郭伯伯上终南山之时,将重阳宫中数百个道士打得没还手之力,就算马刘丘王诸位真人不介意,难道旁人也不记恨麽?他们不能欺你郭伯伯,难道不能在我这小小孩子身上出气麽?”杨过虽然有夸大之嫌,但不可否认这也戳了赵志敬们的麻骨。关键是杨过跟随郭靖到全真教,甫一上山,就和鹿清笃结了梁子,手上干的是放火烧山的事,嘴里说的是不依不饶拐弯骂人的话,这番折腾下来,谁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感。丘处机也都看在眼里,他也不会把这门一个刺头放在自己身边。

丘处机把杨过指定给赵志敬做了徒弟之后,就以外出追捕李莫愁为由,再也没过问过杨过的事,等他再次回到重阳宫,杨过已经跑了。所以说,在给杨过选师父这件事上,丘处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他胡乱点了鸳鸯谱,然后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他对郭靖说“我必尽心竭力,教养这小孩儿成人”,则怎么看都是一句空话。

赞(2)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丘处机给杨过指定的师父为何不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1

  1. #1

    叭叭叭

    匿名7个月前 (04-0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