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给了杨过性启蒙的 竟然是她们两个

文/ 纸屑轻舞

给了杨过性启蒙的,竟然是她们两个

杨过的少年玩伴里,只有患了严重公主病的郭芙一个女孩子。郭芙喜欢和沉迷于大武小武无条件无原则的服从和跟随,实在是看不起骨子里非常骄傲的杨过。杨过一开始或许对郭芙这个家庭条件优越的女孩也是有过羡慕的,但由于一再被郭芙出言讥讽,倔强的他似乎很难再对郭芙滋生爱慕的情愫。他后来在郭芙面前的全部行为,似乎都和这段童年阴影有关,他要争口气和出口气。

郭芙初见杨过,曾有过这么一段对话,当真是一语成谶。他对杨过说:“你去摘些花儿,编了花冠给我戴!”此时郭芙9岁,给男孩子索要花冠,应当是有所示好的含义吧。接下来,“那少年跟了她过去”。似乎杨过主观上并不想拒绝。有了“起”和“承”,然后就该“转”了,“郭芙瞥见他手掌漆黑”,出了点事故,郭芙态度变卦了,便道:“你手这么脏,我不跟你玩。你摘的花儿也给你弄臭啦。”郭芙起的念,郭芙又灭了念。这时候主动权归郭芙掌握。结局是,杨过冷然道:“谁爱跟你玩了?”大踏步便走。

这个细节几乎是全书郭芙和杨过关系的一个缩影。这时候的杨过11岁左右,加上父母早逝,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应该有着比同龄人更深刻的认识。这也造就了他敏感甚至片面过激的性格。他面对的郭芙,有显赫的家世,有父母的疼爱,甚至后来又有了大小武两个跟屁虫,他却什么都没有。他是自卑的,这种自卑又必须以骄傲的姿态呈现。和郭芙交往中的屡屡受挫,逐渐激发和积累着他的逆反心理。于是,到了最后,剩下的就只有自卑引发的自负,凝结在他的心中,成了一块坚硬的情结:一定要证明自己的强,不再是为了博得她的好感,只为一口气,一个说法。对杨过来说,郭芙逐渐演变成一个符号,一个环境,一个目标,而不再是一个特定的人。

郭芙给了杨过情感启蒙,在杨过心里,从此根植一个观念,对我好的人,我就拿命对他好,瞧不起我的人,我对他便更加不屑。但郭芙给她的还不是性启蒙。

小龙女开始的时候也没有给杨过性启蒙。

杨过进入古墓拜小龙女为师,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小龙女的形象都可以用“冷若冰霜”来概括。虽说男女独处,但师徒名分加上小龙女约束天性,杨过在他的青春期并没有得到性启蒙。后来由于李莫愁的一番捣乱,小龙女杨过逃出古墓再折回,小龙女对杨过的感情发生变化,但杨过还懵懂未知,甚至在面对小龙女“握住他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抚摸”这样的动作和“过儿,我快死啦,你跟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这样的语言时,杨过竟然还能回答出“谁待我好,我也待她好”这样的浑话,可见杨过当时心底的纯净。

后来小龙女失贞,虽说是被尹志平强暴,但由于小龙女错以为施暴的是杨过,“惊惧渐去,情欲暗生”,“不由得又是惊喜,又是害羞”,事毕,杨过替小龙女通解穴道之后,“她仍是软绵绵的倚在杨过身上,似乎周身骨骼尽皆熔化了一般”,所以这哪里是强奸,简直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性事。也难怪尹志平心满意足,甚至以死相偿也不后悔。

小龙女的的守宫砂没了,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杨过却什么都不知道。小龙女并没有给杨过性启蒙。

真正给杨过性启蒙的,是陆无双和完颜萍两个人。

小龙女因为杨过不肯认她作妻子,负气出走,杨过出来寻她,偶遇白衣少女陆无双,开始了“傻蛋”和“媳妇儿”的奇特经历。在精神恍惚之际,多次把陆无双误作小龙女。陆无双两根肋骨骨折,需要杨过给她接骨。杨大夫要在这个部位给少女陆无双接骨,算是对女性身体有了直接认识。

陆无双其实也纠结:“若是无人医治,我准没命。可是他跟我接骨,便得碰到我胸膛,那……那怎麽是好?”杨过此时所求却是陆无双叫他一百声好哥哥,并没有借接骨之际占她便宜的思想,可见之前的性认识几乎为零。杨过“走近身来,伸手去解她衣衫”之时,内心依然是磊落的。为躲避路莫愁的追杀,两人也又多次的身体接触和搂抱行为,也别小看这样的搂抱,在古墓的棺材里,小龙女“偎依在杨过身上,心头一阵火热,只盼他伸臂来搂抱自己,但杨过两条手臂伸直了,规规矩矩的放在他自己大腿之上,似乎惟恐碰到了她身子”。

杨过解开陆无双的开外,看到“一件月白色内衣,内衣之下是个杏黄色肚兜”,“闻到她一阵阵处女体上的芳香,一颗心不自禁的怦怦而跳”,“杨过双手微微发颤,解开她的肚兜,看到她乳酪一般的胸脯”,杨过一惊,“伸手去摸她肋骨,一碰到她滑如凝脂的皮肤,身似电震,有如碰到炭火一般”。

在陆无双这里,杨过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转变的第一步。

接下来帮助杨过成长的,就是完颜萍了。

完颜萍找耶律晋报仇,三次败在耶律齐手下,无奈之际的凄楚眼神,让杨过的心怦的一跳,当作小龙女了。耶律齐对完颜萍仁至义尽,连他的妹妹耶律燕都以为两人要有故事发生,连嫂子这样的戏谑都说了出来,无端地打翻了杨过的醋瓶子。杨过给完颜萍出谋划策,帮她报仇,两人述说身世,彼此感同身受,感情拉近。

完颜萍“容色清秀,身材瘦削,遭逢不幸,似乎生来就叫人怜惜,而最要紧的是她盈盈眼波竟与小龙女极为相似”,杨过有了这样的先入为主,再“将她的黑衣幻想而为白衣,将她瘦瘦的瓜子脸幻想成为小龙女清丽绝俗的容貌”,“痴痴的瞧着”,“脸上不禁流露出了祈求、想念、爱怜种种柔情”。

先前杨过对师父小龙女存着敬畏之情,许多动作是不敢做的,许多想法是不敢有的。面对完颜萍,他就放肆很多。

杨过不仅抓起她的手,还引导她摸自己的小腿伤疤,最后竟是“伸手搭在她的肩头”,求她让自己亲亲眼睛。后来杨过“突然间大叫一声,扑上去一把抱住完颜萍,猛往她眼皮上亲去”,“嘴唇亲来亲去”,始终不离完颜萍的左眼右眼。虽然当时意乱情迷,完全是因为他“眼前幌来幌去尽是小龙女的眼波”,但怀里抱的嘴上亲的,却是完颜萍无疑。若不是程英打扰,这出戏真不知该如何收场。

有过这些经历之后,杨过更加坚定了自己对小龙女深沉浓郁的爱,这些女子帮助杨过认清了自己,并完成蜕变。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给了杨过性启蒙的 竟然是她们两个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