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三位:游坦之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所描写的游坦之是一位特殊的人物,他是聚贤庄游氏双雄游驹之子,在聚贤庄一战中游坦之出场,当时游坦之刚强任性,也算有父亲与叔叔一般的志气,也可说有一点少年侠义心肠。只是他家变太快,从名门之后跌落到人生最低点,变为无依无靠之人。自聚贤庄之战后,游坦之向北方浪荡,自己设计想要刺杀萧峰,结果还被契丹官军捉走,当了俘虏。

正是在辽国这一段时期,游坦之的人生转向另一阶段,也是因他在辽国的遭遇,从一位还有些骨气的气派,反向生出更加自卑且毫无自信的心理,然后因为这种心态,随着剧情发展而释放,他的所作所为无不让人觉得他无知又可气,像是毫无机心又像是天生恶毒。总之,无不诠释他处事毫无考虑的特征,他不是彻底的坏人,却因为行为上的荒唐,作出许多不能让人忍受的事。

游坦之喜欢上了阿紫,阿紫从未喜欢游坦之。游坦之对阿紫百般逢迎,只是期盼与阿紫多说两句话,阿紫对游坦之从来都毫不介意,甚至连游坦之在帮助自己修练不老长春功以及化功大法之时因中毒而倒下,阿紫也没有关心他死还是没有死,她从来把游坦之当作一种玩物,还是毫无价值的一种玩物。游坦之在这样的条件下,依然伴随在阿紫身旁,这不过是一种痴狂的单相思。

阿紫对游坦之的折磨,一开始是从肉体上的,是把游坦之当成一种发泄,阿紫对游坦之的折磨更多是阿紫对萧峰莫名的爱恋,阿紫见游坦之对萧峰十分不敬,便心生歹毒。阿紫从最开始对游坦之的折磨,就隐含着阿紫对萧峰的敬爱之情,正巧游坦之也存有对阿紫的敬爱之情,所以阿紫无论以多炽热的情感来想着萧峰也得不到萧峰的感情,便把这种炽热的情感放到折磨游坦之身上。而游坦之因为对阿紫百分之百的服从,所以阿紫无论怎样折磨游坦之,游坦之都觉得生活十分美好,就是再痛苦再悲惨,只要见到阿紫的音容笑貌,他自己就有了重生的勇气,还能迅速恢复精神与体力。

初次折磨游坦之的少女阿紫,对感情之事还未有深刻之感,见到游坦之疯狂吻自己的双脚便觉心情异样,这当然不是说阿紫喜欢游坦之,阿紫的心思一直若有若无在萧峰身上徘徊。阿紫虽然年纪不大,这其中男女之事她早在星宿派的生活中已经有所注意。故此阿紫知道自己的美貌,又见游坦之如此恭维自己,也不舍得立即杀游坦之。但是这样放掉游坦之,自己心情自然有所不甘心,阿紫的行事方法都是在星宿派中造就,折磨人就一定要无所不用其极,星宿派中她手下败将不知有多少。所以,游坦之就这样变为她的玩物,游坦之承受阿紫的折磨,自己一点也不忌恨,反而还多少有满足的心态,特别是游坦之被带上铁头罩,变为铁丑之后,人的尊严也就一再消失,彻底变为阿紫的玩物和练功试验品。

有许多人并不理解为何游坦之没有死在阿紫的折磨之下,甚至认为游坦之之后的武学修为并不高,说什么招式短浅等言,实则这是没有仔细研究小说。游坦之在八九岁到十二岁之间一直在学习游氏双雄的武学,只是游氏双雄的武学是刚猛一路,而游坦之自小身体柔弱,对刚猛一路的武学进展缓慢,三年后因为不能有成,便放弃修炼,改学书文又一无所长,后来干脆文章也不学,整日游荡。注意小说中体现出来的具体方面,游坦之是从小体弱,从而阳刚一路的武学没有练成,这不是说他从小没有练武功,只是修为程度并不高,进展很慢,不是说他学不会,学会学不会和练成某一种层次,说法不一样。

《射雕英雄传》中郭靖也是因为身体上的问题,修炼江南七怪武学并不能顺利成功,反而在全真派马钰传授的全真派正宗内功心法的精修之下,让内力突飞猛进,从而学任何武功,郭靖都能很快就得心应手,突破以往多年没有达到的境界,实际上郭靖天生并不鲁钝,只是因为身体条件的限制,才不能让修为突破瓶颈,正是因为全真派内功可以让他突破身体的滞碍之处,以内功辅助的任何武学招式,都可以形成威力,也因此身体的机能也随之增强,任何难以修炼的招数也能随之腾挪躲闪方便,身法也比从前迅捷,可谓一日千里,诸事即成。

《天龙八部》中游坦之也遇到如郭靖一样的情况,都是幼年时期产生了问题。郭靖显然是身体上有一些先天疾病,在全真派内功调理之下,这些病症一一化解,同时又让身体机能重生,让身体更适合修炼内功,这属于改造身体的一种方法。游坦之幼年时期身体柔弱,家传的阳刚武学根本无法进步,怎样修炼也无所进展,在这样的情况下,修为平平的游氏双雄只能是认为游坦之并没有修炼武学的能力,这样的写法可不是说游坦之没有学过武功,恰恰是他学过三年,使得身体素质巩固改造,反而还打下坚实的基础,身体素质至少要超过一般常人。在辽国官军用马皮拖拽之下,也没有死去,这正是幼年时期习武所锻炼出来的体魄。虽然也不算皮糙肉厚,至少抗击打的能力要强于常人,游坦之至少练过三年武功,同样也应当有一些粗浅的内力基础,即使是微小忽略不计,也足以祛病挡灾。招数不精微,至少在从前足以防身。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特地有一个细节,极少有人注意,那就是这部书绝顶修为者最初修习武学的时间都在六岁到十岁之间,书中有明确的时间记载,天山童姥、无崖子、李秋水、丁春秋、苏星河、慕容博、慕容复、萧远山、萧峰这些人都是幼年学武,成年之后都是绝顶高手。金庸也对游坦之的背景有肯定的语言记载,游坦之是八九岁修炼了三年,到十二岁结束习武。虽然游坦之放弃习武时间早,但基础已经打下,这是实打实的童子之功,金庸给游坦之这样的背景设置,就是在说游坦之后来的所学,都是幼年打下基础所导致的成功,虽然没有绝对的必然性,但与幼年时期打下基础有关联性。

阿紫在小说中看起来是武学修为不高,但阿紫是杀死多位星宿派师兄弟才慢慢崭露头角,这份能力和修为,也不应小觑。阿紫在小说中也有明确的初始修炼武学的记录,大概是六七岁,阿紫认识游坦之的时候已经十六七岁,修炼武学十年,又是丁春秋亲传弟子,星宿派门人没有蠢材,以阿紫的聪颖和机灵,可以学到丁春秋许多武学,就是没有练成,至少也可以背诵,也可以把丁春秋当年指点之时的精妙理论一一慢慢学习。有的人杀人用武力,有的人杀人用智力。阿紫杀人用智力,这一招是学自丁春秋,丁春秋杀人从来不认真动武,只靠智谋和用毒就立于不败之地。别看阿紫好似柔弱无比,那只是她知道自己短处何在,善于趋利避害,善于在不利的环境下,把不利的势头转化为有利于自己的一面。

虽然游坦之十二岁抛弃学武,但是这种身体肌肉记忆力却根本没有放下,不然在新修版小说中,游坦之修炼《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的第一式就无法修炼。小说中描写极为详细,文中说「他乱滚乱擦,突然一不小心,脑袋竟从双腿间穿过。」,我想这里很多人应该能明白,一般没有经历过锻炼腿筋以及身体肌肉的人,连盘腿坐下都做不到,何况是反身把自己的脑袋从胯下伸出。这种瑜伽姿势,是需要经历较为长期的身体锻炼才能达到。要不怎么说金庸写小说十分仔细,在小说中便交待过游坦之曾修炼过三年武学,只是没有练成。游坦之身体柔弱不假,这可是在说游坦之本身有特异之能,身体的柔韧度极高,只是不适合修炼刚猛之类的武学。萧峰肯定也不能做出这种姿势。

游坦之身体的柔韧性特殊,反而促成他自己得以顺利修炼《神足经》,这就不该说游坦之是十分偶然修炼成《神足经》,反而是偶然之中存在必然之可能,这才让他因特异的身体资质,修炼成《神足经》这样奇异的武学。这是有必然联系的因果关系,不是具体瑜伽体质的人根本无法修炼《神足经》,正是他幼年时期造就的瑜伽柔韧体质,可以让身体弯曲盘缩,才可以在成年上因此造就成一等一的内功。

小说细节分在各处,如果不能连贯去看,就不能分析出角色的全部特点。分析游坦之武学修为,则必要从游坦之的幼年开始看,这也是我提出《天龙八部》中绝顶修为高手,怎么判断的一个方法。虽然不是最必要的条件,但是幼年学武,资质极佳包括天赋异禀,又聪明绝顶者,皆可成就超强之武学修为。游坦之是其中天赋异禀者,同时幼年又打下学武基础,幼年的武学修为虽然不强,但是至少已经把身体的机能调动起来,这使得他加上天赋异禀,反而又省去中间更多修炼时间,他在十八岁上接触《神足经》,与正常名门大派修炼的高级内功修炼之后形成的效果大同。

游坦之吸取冰蚕之寒毒冲击经脉,又有《神足经》内力冲撞解毒,两相「正邪为辅,火水相济」,才能修炼成天下一等一的内功。至少说《神足经》的内功心法与逍遥派的高级心法并不差很多,在寒毒的冲击之下与《神足经》相辅相成,反而增加了许多年内力,这可以说有三方面的特殊情况,一是冰蚕的奇异程度。二是《神足经》的精深之处。三是游坦之天赋异禀,天授武学。什么样的武学适合由什么样的人来修炼,什么样的体质修炼什么样的武学,有些武学不能强练,有些武学不能硬来,硬练武学会对自身产生许多问题。比如天山童姥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就练出毛病,她修炼时间过早,这种武学偏属阳刚,天山童姥体质与修炼的武功不是很相合,这样就埋下她后来走火入魔的隐患。

游坦之的体质偏属阴柔,正是因缘之下,吸取阴毒的冰蚕之寒毒与正派的《神足经》相互冲撞融合,让游坦之的经脉积蓄无数内力,常人修炼数十年才能达到的状态,让游坦之幸运获得。这不是说《神足经》可以马上增添如此多内力,是由于冰蚕寒毒的效应,让天赋异禀的身体效能发挥作用,从而在《神足经》内功的带动下,不断冲击不断增强,内力是每运功一次便不断在增长。如果理解了小说中前后写作的逻辑,就不难看出游坦之修炼《神足经》是一种特殊性,是因为他体质特异,又因为冰蚕的效应才会达到成功。

游坦之学会《神足经》之后,数月间勤修苦练,并不是荒废而过,他尝到武学修为增强带给自己的优势,怎么会放弃修炼?此时的游坦之和后世郭靖一样,都是突然尝到武学修为增强,也就毫不浪费时间来巩固增强武学修为。他体内的冰蚕寒毒不断与内功结合,至少是每日都在精进。必然与杨过睡古墓派寒玉床也有一定的异曲同工之处,别人都是修炼才会进步,游坦之是只要运行这种内功,就不会停下来,所谓「一个月后,冰蚕在体内运行路线既熟,便即自动行走,不须以心意推运」,这相当于是自身自动修炼,远超常人武学还需要意念运行。从时间上缩短,从功效上还能增强,是天赋加上武学心法的特异性结合在一起所造成。

小说后来因为全冠清诱导,游坦之又从阿紫处学习星宿派的许多武学。小说提到:

阿紫每说一招,游坦之便依法试习,他身上既有冰蚕寒毒,又有神足经的上乘内功,兼具正邪两家之所长,内力非同小可,同样的一招到了他手中,发出来时便断树裂石、威力无穷。阿紫听在耳中,自然钦佩无已。游坦之也传授她一些神足经上的修习内功之法。阿紫照练之后,虽无多大进境,却也觉身轻体健,筋骨灵活。其时游坦之早已明白,自己所以有此神功,与那本经书上怪僧的图像大有关联,为了要在阿紫跟前逞能,每日里在无人之处勤练不辍。

从小说原文即知游坦之不仅是修炼内力,还精修过星宿派的武学,阿紫是丁春秋得意弟子,虽然阿紫年纪尚轻,至少经过丁春秋的真传,丁春秋传授徒弟从来都是认真传授,那些弟子们武学修为也颇深,阿紫聪明伶俐,至少从丁春秋那里学得许多真实本领,不仅是因为要在阿紫面前逞能,实际上游坦之也还是有修炼武学的天分,至少在前时修炼《神足经》可以数月间苦练,经过阿紫的教导,只是实战经验不足,在功力与招数上都应当算是日进千里。

在少室山上与丁春秋大战,也仅仅是弱于丁春秋,场面上并不很难看,若不是游坦之实战经验极弱,又心思都在阿紫身上,只要久战经验提升,未必不是丁春秋对手。正是因为游坦之本身武学的特异之处,才会让丁春秋、萧峰等人初战有些意外。所以,如果给游坦之机会没有旁骛之事,精心实战积累经验,武学修为便会实战经验积累,慢慢增强,从而能达到与萧峰等人并列之势。游坦之只是经验太少,为人也怯懦单纯,他自与阿紫相伴,对萧峰的恨意也抛到九霄云外。武学修为即高,也不过是为阿紫出风头。

单纯从游坦之与丁春秋之战看,丁春秋没有全出实力,游坦之也没有使出十成功力,双方都有所忌惮,最后丁春秋全凭智取。可说丁春秋擅长利用关键,抓住游坦之命脉。游坦之命脉被控制,他就无法再逞能。武学修为有因势而强,也有因势而弱,游坦之就属于那种会因势而弱的人,因为他怯懦又自卑,这是他不能成为最顶级强手的问题所在。

游坦之身法迅捷,这让他抵消了一些因为武学实战经验不足的问题,所以他也能在萧峰掌下支撑一些时间,更多时候则是萧峰见游坦之武学修为确实很强,时间一长便也能发现他武学经验不足。这和我们看电视上一些歌手唱歌表现一样,明明他可以唱得更好,却因为怯场导致在台上发挥欠佳,手脚哆嗦不止,最后还唱得走音。游坦之恰恰是这样的毛病,他经历的对手都是身经百战的顶级高手,任何不足之处便能在几招下试验出来。正是游坦之的天生能力,用迅捷的身法也能弥补招法不精的问题。所以金庸很巧妙解决游坦之的修为不足,反而也能与顶级高手大战一时半刻。

有的人是天生的高手,比如萧峰。有的人是后天的高手,比如虚竹。天生的高手,很快凭借经验掌握极高的技能,这就比如说现实中修炼套路功夫的人与实战经验极多的街头流氓打斗,多半还是街头流氓能胜,是街头流氓长期精于打架斗殴,知道用什么手法能把人击败,或者用声势唬人就能把人吓半死。萧峰就属于单凭声势上就能吓人半死的人,虚竹则是属于越战越勇又气息绵长的这类人物,游坦之则是越战越没有底,总之他的心智还不成熟,一直到死前还是精神上的弱者。

虽然他有一身武学,但是环境带给他精神上的摧残,远远不能治愈。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三位:游坦之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