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笑傲江湖》岳不群形象分析

文/赵定甲

《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武侠小说。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这部小说通 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任我行、东方 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不顾一切 的夺取权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况。”可以说以武侠小说的形式表现政治生活, 是《笑傲江湖》的一大特色。

几千年的封建政治是一种权力政治,是为个人或家族或小集团谋私利而夺权的政治。 这种政治的私利性,必然使这种权力角逐带有疯狂性并缺乏游戏规则。金庸先生的这部 小说以形象化的通俗笔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惊心动魄的封建政治权力角逐图。在这场疯 狂的权力角逐中,正教与魔教、正教中的这派与那派,这个与那个;魔教中的这派与那派, 这个与那个,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今天标榜“正邪不两立”,义正辞严,明天可以暗中 勾结,互为援手;今天是“同气连枝,亲如兄弟”,明天刀刃相见,杀人如麻。纵横掉阖、趁火 打劫、隔岸观火、笑里藏刀、瞒天过海、借刀杀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美人计、“三尸脑神 丹”、“清理门户”无所不用其极,令人瞠目结舌。在这种疯狂的权力角逐中,政治人物的人 性普遍受到扭曲、异化、而岳不群就是权力扭曲人性的一个典型。

岳不群其人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人称“君子剑”。他有着超凡脱俗的外表:“须下五柳长须,面 如冠玉,一脸正气”。“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他“虽然名字叫作’不 群’,却十分喜爱朋友,来宾中许多藉藉无名,或是声名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谈话, 丝毫不摆出华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甚至“与人过招也毫无霸气”而是“蕴藉儒雅”。 他文质彬彬,颇有涵养,稍显粗俗的话绝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他打败了木高峰,“瞧着他 背影在黑暗中隐没,叹了口气,自言自语:’武林中似这等功夫,那也是很难得了 ,可就偏生 自甘……’下面’下流’两字,忍住了不说。”在少林寺,魔教头目任我行当面羞辱他说,只知 宁女侠(岳夫人),不知什么岳先生时,他淡然道:“晚生贱名,原不足以辱先生清听。”

他经常告诫弟子“时时记得仁义为先,做个正人君子。”他不近女色,夫妻感情甚笃,结 婚十多年仍师兄师妹相称,相敬如宾。他在弟子中有着绝对的威信,“师父他老人家吩咐 下来的事,自然大有道理,又有谁能不服呢?”他门规甚严,恪守“正邪不两立”的原则,在江 湖上有着“一等一的声誉”。

由于他声望卓著,左冷禅并派野心大暴露时,武林同道把希望寄托于他,希望他出面 加以阻止;当并派势难阻挡时,都认为“以彬彬君子的岳不群出任五岳派掌门,远胜于野心勃勃的左冷禅。” “各人素知岳不群乃谦谦君子,由他执掌五岳一派门户,自是大为放心。”

然而,正是这个“谦谦君子,”却有着另一面:

为了夺取武林最高权力,最早打《辟邪剑谱》主意的是他;

为巧取《辟邪剑谱》,施用美人计,不惜以女儿作诱饵的是他;

夺得《辟邪剑谱》后,杀人灭口,砍伤林平之,诛杀八师弟,嫁祸于令狐冲的也是他;

为了称霸武林,不惜自宫练剑,粘假胡须欺骗妻儿和武林同道的是他;

忽儿把令狐冲逐出门墙,号召“正派诸友共诛之”,忽儿又拉扰收买的也是他;

亲手杀死恒山派两位师太,在众人面前却信誓旦旦:“这事(捉拿凶手)着落在我身上, 三年之内,岳某若不能为三位师太报仇,武林同道便可说我是无耻之徒,卑鄙小人”的也是 他。

满口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恒山派求援却见死不救的是他; 把五派好手诱进玉女峰石洞,企图一举歼灭之的也是他……

所有这一切,或是在冠冕堂皇的名义下,或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行的。读者 在审美鉴赏当中,一直把他当作正面形象。直到最后,回过头来一看,才不由得发出一声: “噢!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这种先扬后抑的审美导向所产生的石破天惊的艺术效果,对读 者的震撼是强烈的。惟其如此,才恰当地展现出岳不群这一类人的性格特征。岳不群形 象塑造是成功的。 ‘ ‘

人们爱把岳不群称为伪君子,窃以为“伪君子”一词很难界定岳不群这一类人。可以 说岳不群是集刘备的“仁德”,刘邦的无赖,曹操的阴险,朱元璋的狠毒于一身的阴谋家、野 心家、两面派,是中国传统文化负面和官僚权力政治孕育的怪胎。“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 须待七年期。”岳不群形象为我们识别阴谋家,野心家、两面派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岳不群的性格特征在和左冷禅的权力角逐中,和令狐冲的矛盾冲突中得到进一步的 展开,下面将专题论述。

岳不群与左冷禅

岳不群与左冷禅,一个被称为“伪君子”,一个被称为“真小人”,都是疯狂的权力狂。 在为个人私利不择手段谋取更大权力这点上,没有丝毫差别,可说是难兄难弟;但在如何 夺权的策略和手段上,则分出高低来了。

左冷禅也贪婪、凶狠、狡猾,但和岳不群相比则大为逊色了。他城府没有岳不群深,谋 算不及岳不群远,伪装没有岳不群巧。他精心策划的每一个行动,几乎都逃不出岳不群的 掌心。在权力角逐当中,左冷禅只充当了捕蝉的螳螂,而岳不群却当仁不让地成了黄雀。 这是一场“伪君子”和“真小人”的较量。如果说左冷蝉是权力角逐中的恶狼,那么,岳不群 就是恶狼加狐狸。

左冷蝉是五岳剑派盟主,手执五色令旗,可以发号施令。可惜疯狂的权力欲,使他并 不以此为满足。他有一个“夺权五步曲”:第一步,当上五岳剑派盟主(已实现);第二步,五 派归一,由他出任掌门(正在进行);第三步,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并兼并之;第四步,一 举消灭魔教;第五步,称王称帝,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当然,这“夺权五步曲”是方证大师 和冲虚道人根据其人其行概括岀来的,左冷禅是否真有此“五步曲”则不得而知。但问题 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五步曲”有也好,没有也好,在权力角逐中都将把左冷禅置于不利 地位。假设左冷禅真有此“五步曲”、而为政敌所知晓,’所揭露,那无异于将他置于火山口 上成为众矢之的;假设没有,而政敌认为有,同样也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而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夺权五步曲”与其说姓左,不如说姓岳。可惜连道行高超、世事洞 明,政治经验丰富的方证大师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反而认为岳不群是抗衡左冷禅野心的 最佳人选。仿佛左冷禅得逞就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而岳不群当权就可以天下太平,莺 歌燕舞!左冷禅和岳不群孰高孰低不是不言而喻了吗?

岳不群和左冷禅最精彩的较量是在三月十五日的嵩山并派大会上。

左冷禅经过多年策划、费尽心机、苦心经营,对五岳各派或分化瓦解,或拉拢利诱,或 大打出手,终于迎来了这一天。这一天他邀朋约友,大搞庆典活动。他重修了封禅台,他 组织了仪仗队、啦啦队,踌躇满志地准备坐上五岳派第一把交椅。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 他辛辛苦苦地搭起了台子,唱戏的却是岳不群。岳不群为了这一天,同样是多年策划,费 尽心机。他深知自己没有左冷禅那样的名望和权力:他不是五岳剑派盟主,不能像左冷禅 一样名正言顺地发号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左冷禅,左冷禅有武功一等一的“十 三太保”,而他门下弟子七长八短、大为逊色。但他头脑冷静、审时度势、不露声色、谋定后 动。为了这一天,他作了以下准备:一、用阴谋手段取得《辟邪剑谱》,不惜自残,自宫练剑。 练好辟邪剑后严守机密(连妻女都不知)。在少林寺和令狐冲比剑时故意震断左腿,以苦 肉计麻痹政敌,使左冷禅误认他“内功修为不过尔尔”。二、对左冷禅打入他内部的奸细劳 德诺,他不动声色,优礼有加。关键时刻来个将计就计、将假的《辟邪剑谱》通过奸细送给 左冷禅,使左冷禅以假为真,入其圈套。三、让女儿岳灵珊修习五岳剑派各派武功,为在嵩 山大会上以各派剑术战胜各派打下基础。四、直到嵩山大会这一天,他都没有停止他的阴 谋活动,他不失时机一反常态地暗示令狐冲,愿让他重立门墙,感动得已当上恒山派掌门 的令狐冲泪流满面,决心惟他马首是瞻。

双方都自认为万事俱备,胜券在握,接下来就是比剑夺帅。这是全书最精采章节中的 一章,对人物性格作了淋漓尽致的刻划(本文原文照抄,略加评点,括号内为笔者所加

(左冷禅迫不及待地向岳不群挑战)岳不群却说:“久存向左兄讨教之心,只 是今日五岳派新建,掌门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左师兄比剑,倒似是来争做五 岳派掌门一般,那不免惹人闲话了。”(说得多么动听!处处不忘谦谦君子之风 范。久存此心是真,不争做掌门是假,此公语言的特点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左冷禅却不理他这一套。)说:“岳兄只消胜得在下手中长剑,五岳派掌门一 席,自当由岳兄承当。”岳不群摇手道:“武功高的,未必人品也高。在下就算胜得 了左兄,也未见得胜过五岳派中其余高手。”(以已之长,攻敌之短,显然还未动手 岳不群在舆论上就胜了第一回合。)

岳不群拱手道:“左兄,你我今日份属同门,咱们切磋武艺,点到为止,如 何?”

左冷禅:“兄弟自当小心,尽力不要伤到岳兄。”……

岳不群微微一笑,朗声道:“刀剑不生眼睛,一动上手,难免死伤,这话不错。”

转头向华山派群弟子道:“华山门下众人听着:我和左师兄是切磋武艺,绝无怨 仇,倘若左师兄杀了我,或是打得我身受重伤,乃是激斗之际,不易拿捏分寸,大 伙儿不可对左师伯怀恨,更不可与嵩山门下寻仇生事,坏了我五岳派同门的义 气。”(多么冠冕堂皇!多么通情达理!多么顾全大局!然岳不群战胜甚至杀死 左冷禅早已成竹在胸,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华山派弟子听,毋宁说是说给嵩山派 弟子和在场的其它第三者听。既堵住了嵩山派失败后闹事的后路,还争取了第 三者的同情和支持,又不失表现自己的君子风度,可谓一石三鸟!)

左冷禅听他如此说,倒颇出于意料之外。(真小人难度伪君子之腹,不出意 料之外也不行。)岳不群微笑道(一直微笑着,此公笑神经可谓发达。):“我五派合 并为一,那是十分艰难的大事。(岳花费的心血,付出的代价确实不小。)倘若因 我二人论剑较技,伤了和气,五岳派同门大起纷争,那可和并派的界意背道而驰 了。”(不楷自残而即将得来的桃子容易吗?它应该是一个鲜糖的腕子,而不是一 个烂桃子。可惜左冷禅利令智昏,居然认为“此人已生怯意,我正好乘势一举将 其制服。”蠢极!岳不群不战而又胜了第二回合。)

在比剑的过程中,岳不群用真辟邪剑法打败了左冷禅的假辟邪剑法,施放毒针刺伤左 冷禅手掌,刺瞎左冷禅双眼,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对读者来说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令 人叹为观止的是,岳不群得胜后马上走到台边,拱手道:“在下与左师兄比武较艺,原盼点 到为止。但左师兄武功太高,震去了在下手中长剑,危急之际,在下但求自保,下手失了分 寸,以致左师兄双目受损,在下心中好生不安。咱们当寻访名医,为左师兄治疗。”紧接着 又以五岳派总掌门的身份,委任反对自己最力的嵩山派头面人物汤英铐、陆柏会同左冷禅 主理原嵩山派事务。岳不群就是以这种”不计前嫌”的政治手腕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应变措 施安抚了劲敌,消弥了一场可能即将发生的危机。至此,岳不群彻底击垮了左冷禅,取得 了这场权力角逐的最终胜利。

岳不群与令狐冲

岳不群权欲薰心,令狐冲笑傲江湖;岳不群深谋远虑,阴险狡诈,令狐冲大大咧咧,“顾 前不顾后。”两人无论从性格或做人的准则看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命运却偏偏将他们纠结在一起,合演了一出政治悲喜剧。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令狐冲是华山派掌门大弟子,是岳不群挑定的接班人。令狐 冲是孤儿,岳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令狐冲对岳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 情。岳不群也曾寄希望于令狐冲。在华山他曾对令狐冲说:“你是本门大弟子,我和你师 娘对你期望甚殷,盼你他日能为我们分担艰巨,光大华山一派。”可是,这对情同父子的师 徒,最后却分道扬镰,岳不群必欲将令狐冲置于死地而后快,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探讨。

令狐冲放浪形骸,行为有失检点,结交邪教人物是师徒矛盾的起点在令狐冲看来这 纯粹是个人行为,无关大局。正教中有好人坏人,邪教中也有好人坏人。交朋友就要讲义 气,重然诺,有恩必报,但既然师父不高兴,以后注意就是了。岳不群却不这样认为,岳不 群说:“冲儿,我瞧人家救了你一命后,你于正邪忠奸之分这一点上,已然十分糊涂了。此 事关涉到你以后安身之命的大关节,这中间可半分含糊不得。”“此事关系到我华山派的兴 衰荣辱,也关系到你一身的安危成败。”岳不群为什么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呢?原来“正 邪不两立”是岳不群为了夺取武林最高权力而打出的一面旗帜,是他的政治资本。岳不群 就是要以这面旗帜,在武林中“安身立命”,在正邪两派无休止的争斗中浑水摸鱼,“光大华 山一派”,进而夺取五岳剑派最高权力,最后称霸武林。对他来说这显然是“大关节”,是原 则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立场问题,是他在权力角逐中的“通灵宝玉”。而令狐冲不仅不 高举这面旗帜,反而结交邪派人物,这就必然有损于他的“清誉”,有碍他的夺权“大业”,师徒矛盾就由此而产生了。

而令岳不群恼火的是,令狐冲在玉女峰面壁一年,非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在玉女峰 学了剑宗剑法。“剑气之争”是华山派内部剑宗和气宗之间权力角逐的焦点,岳不群就是 在剑气两派的斗争中登上华山派权力宝座的。没有气宗就没有岳不群,没有气宗的胜利 就没有岳不群的胜利。“气重于剑”或“剑重于气”绝不是技艺问题,方法问题,而是敏感的 政治问题,是有关岳不群的政治生命,有关岳不群的权力宝座的原则问题。难怪,对华山 派内部“剑气之争”向来讳莫如深的岳不群,认为“这是本派的大机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 的岳不群,此时此地不得不郑重其事地对群弟子进行了一次“正邪两途”斗争的教育了。 提出“纲举目张”,“什么是纲,什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并警告令狐冲:“如果你沿着 目前的道路走下去,不出三年,那便是’剑重于气’的局面,实是危险万分,不但毁了你自 己,毁了当年无数前辈用性命换来的本门正宗武学,连华山派也给你毁了。”“倘若你执迷 不悟,继续走剑宗的邪路,嘿嘿,重则取你性命,轻则废去武功,逐出门墙。”声色俱厉的一 席话,吓得令狐冲“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称“弟子决计不敢”。

虽然此时岳不群并没有釆取严厉的组织措施,但可以想见,在岳不群心中一定有了这 样的判断:“此人不可重用!”

令狐冲遭到岳不群冷落的另一个原因是林平之和《辟邪剑谱》。

对林家的《辟邪剑谱》岳不群早就垂涎三尺。夺得《辟邪剑谱》,练成辟邪剑法,这是岳 不群政治设计中的重要一环,是进行权力角逐的实力准备,不管釆取什么手段都要取得 《辟邪剑谱》,这是他的既定方针。把林平之收在门下,这是他政治设计的第一步,他已经 实现了。以女儿作诱饵,用美人计拴住林平之,名正言顺地夺取《辟邪剑谱》,这是第二步; 夺到《辟邪剑谱》后除掉林平之,杀人灭口,这是第三步。而令狐冲和岳灵珊的关系却成了 岳不群实现第二步战略的障碍。岳不群让令狐冲在华山玉安峰面壁一年“悔过自新”,实 则是将令狐冲和岳灵珊隔离开来,斩断他们之间的情丝,让林平之取而代之。果然林平之 和岳灵珊双双坠入爱河,入其毂中。这个时候令狐冲又身负重伤,几乎成了半死不活的废 人,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成了一个包袱。岳不群借故离开华山去寻找《辟邪剑谱》,把包 袱丢在华山上,是死是活就管不着了。当然这一切还是在事出无奈的脉脉温情中进行的。

药王庙一战使岳不群最终下决心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华山派在药王庙遭蒙面人和剑 宗封不平,嵩山派汤英锣等人袭击,眼看要全军覆没。令狐冲拼死力战,挽救了华山派。 岳不群不但不予以嘉奖,反而大发雷霆,冷笑道:“你武功到了这地步,怎么还会将师父师 娘瞧在眼里?我们华山派这点点微末功夫,如何能当你神剑之一击?那个蒙面老者不是 说过么?华山派掌门一席,早该由你接管才是。”谦谦君子岳不群居然像泼妇一样骂街,有 点莫名其妙,但从个中人角度岀发则又不难理解了。第一、令狐冲武功已大大超过岳不 群,功高震主,这是权力斗争中的大忌。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蒙面老者的话触痛了岳 不群敏感的政治神经。权力受到了威胁,这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卧塌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其它问题好商量,在这点上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从此一路上暗中派人将令狐冲监管起来, 此后不久,岳不群即发出了“死亡追杀令”,遍告江湖各门派,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并“祈正 派诸友共诛之”。师徒冲突已经公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而有意思的是,一方面是岳不群煞有介事地提防着令狐冲,把他当成危险的权力觊觎 者,身边的定时炸弹;一方面是令狐冲懵懵懂懂,忠心不改,全然不知其所以然。权力敏感症使精明如岳不群者也会看错了对手。

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公开断绝了关系,照理说师徒两人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 我的独木桥,互不相干了。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岳不群毕竟是岳不群,和一切野心家、阴 谋家、两面派一样,他们没有永久不变的朋友,也没有永久不变的敌人。昨天的敌人可以 是今天的朋友,今天的朋友可以是明天的敌人。是敌人,是朋友,全要放到权力角逐的政 治天平上来称一称。在少林寺,眼见令狐冲声望日著,武功了得,连冲虚道人都甘拜下风 时,岳不群恬不知耻地使出了 “苍松迎客”,“箫史乘龙”等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实含深意”的 剑招,盼令狐冲“回心转意,重入我华山门墙”。在嵩山并派大会上,令狐冲作为恒山派掌 门人,是权力角逐中的一个重要法码,此时岳不群忘记了他义正词严的“死亡追杀令”,不 惜纤尊降贵,向令狐冲暗送秋波,脸皮之厚让人吃惊!

而令人可叹的是,令狐冲对岳不群简直到了愚忠愚孝的地步。岳不群再三再四地加 害于他,他却再三再四地自我检讨,再三再四地为岳不群辩护。于是让岳不群再三再四地 玩弄于股掌之中,差一点死于岳不群之手。善良的人们不是应该从中吸取点什么吗?

可悲可怜的岳不群

岳不群是权力角逐中的胜利者,但胜利的结果是什么呢?

妻子因绝望而自杀,女婿杀了女儿投奔政敌左冷禅,令狐冲终于看清了他的面目不愿 重立门墙,各派势力暗中活动,危机四伏,邪派伺机大举进犯,……岳不群没有尝到胜利的 喜悦。

小说中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岳不群这一类野心家来说,则是“人 在权力场,身不由己。”岳不群的一生是身不由己的一生。他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他不 搞阴谋诡计,别人就要搞阴谋诡计;他不自宫练剑,别人就要自宫练剑。他靠阴谋诡计夺 取权力,就要提防别人用阴谋诡计搞垮自己。可以说他每时每刻、每处每地都处心积虑, 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失去了做人的乐趣。

这种缺乏游戏规则的无休止的权力角逐,日积月累必然使他的人性受到扭曲、异化。 岳不群从冠冕堂皇、颇孚众望的掌门人,变为背信弃义的小人,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不男 不女、如鬼如魅的非人,这是他人生的必然轨迹。使其人性扭曲、异化的根本原因就是权 力欲和个人野心。岳不群是可悲的,也是可怜的。

严酷现实中的浪漫主义一几句题外话

在缺乏游戏规则的权力角逐中,岳不群这类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以其阴险、狡诈、 无耻、出奇制胜,坐收渔利,夺取五岳派权力,进而吞并少林、武当、扫平魔教,实现“千秋万 载,一统江湖”,这是完全可能的,这种残酷的结局是存在的。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几千年 的封建政治中,野心家、阴谋家夺取最高权力的历史现象。可惜金庸先生的心太软,在岳 不群夺取五岳剑派权力后,让他轻而易举被仪琳杀死了,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令狐冲和 任盈盈的爱情具有非凡的力量,使势不两立的两大阵营化干戈为玉帛。两人也功成身退, 洞房花烛,有情人终成眷属。在严酷而深刻的现实描绘中,作者来了点浪漫主义,来了个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大团圆结局。作为通俗武侠小说,对普通读者来说,可以得到极大 的审美满足;作为高品位的政治武侠小说,则不无审美缺憾。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笑傲江湖》岳不群形象分析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