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岳不群为实现野心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却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文/ 纸屑轻舞

《笑傲江湖》是金庸小说中政治隐喻色彩最为浓烈的一部,岳不群和左冷禅作为伪君子和企图建立霸权者的代表,在书中都有特别淋漓尽致的表演,以致于越南国会议员在指责对方的时候,频频叫出这两个小说人物的名字。

岳不群和左冷禅,一个是华山派掌门,一个是嵩山派掌门,都属于五岳剑派,当然他们的政治野心又都不止于做五岳剑派的掌门。劳德诺斡旋于这两人之间,他是华山派的第二弟子,却又是左冷禅一早安插在岳不群身边的卧底。更令人细思恐极的是,他的卧底身份,岳不群从一开始便清清楚楚。

在岳不群和左冷禅的争斗中,岳不群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所以,在这两个人之中,他是最终的胜利者。之所以仅仅局限于在两个人之间,是因为岳不群也曾在最关键的时刻,下了一招臭棋,最后导致全盘被动。

这步棋,也和劳德诺有关,就是在书的开头,岳不群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福州,在福威镖局附近开了一家小酒馆。

这步棋看似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其实漏洞实在太多。岳不群本来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在大功告成即将收网之时,因为这步棋导致的遗留问题彻底葬送了他的大好局面。

首先,人员选得不对。

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他的武功修为和江湖上所传的他林家辟邪剑谱的威名极不相称,所有的江湖人士都会认为,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剑谱的问题。这剑谱便成为很多人觊觎的对象,只不过余沧海和岳不群成了极少数付诸行动的人。余沧海采取的是暴力手段,灭门之后硬夺,君子剑岳不群则更倾向于稳妥,伺机行动。岳不群本来是派劳德诺一个人去福建打前线,掌握情况,岳灵珊是自己闹着一同前行的,岳不群没有拒绝岳灵珊,或者说岳不群算准了喜欢热闹的岳灵珊会闹着前往,故作姿态而已,否则这拍岳灵珊前去监视劳德诺的用意就太多明显。

以当时岳灵珊的武功底子,这所谓的监视到底能发挥怎样的作用呢?如果劳德诺能够轻易得到林家的辟邪剑谱,从劳德诺对左冷禅的忠实情况看,这个剑谱第一时间肯定是到左冷禅的手里。如果岳不群算准了劳德诺这一趟难以有所斩获,却让劳德诺在第一时间掌握了岳不群觊觎辟邪剑谱的秘密,就显得非常不值得,而且派岳灵珊前去监视的把柄也显得丢得太过随意。在少林寺和令狐冲比武的时候,岳不群不惜自断腿骨,就是为了麻痹左冷禅,然而这么早就在左冷禅和劳德诺面前暴露其野心,实在是有点草率。

其次,此举早晚都将导致林平之戒心大增。

劳德诺和岳灵珊开了这家小酒馆,就没有机会直接碰到福威镖局的人,甚至是林家少镖头林平之?只能说,有可能,但不是一定。林平之喜欢打猎,打猎累了,去酒馆歇歇脚喝上一杯,极有可能。但要说林平之邂逅化了妆的岳灵珊,并爱上这位丑姑娘,这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上演的几率就太低了,而林平之遇见酒馆服务员被调戏,打抱不平愤然出手的几率更是又低了不少,至于林平之贸然出手直接误杀了对方,则简直是微乎其微的低概率事件了。

所以,后来林平之误杀余人杰这事,几乎是岳不群不可预估的。

这样的低概率事件发生后,有几个大bug则为以后埋下了林平之率先看穿岳不群真面目留下把柄。一是这酒馆乃临时所开,二是岳灵珊故意扮丑,三是岳灵珊会武但并未当面斥责余人杰,而且在林平之出手之时,劳德诺和岳灵珊并未援手。除非岳不群始终不动辟邪剑谱,否则林平之稍微动下脑子就会知道这是岳不群蓄谋已久布的局。

再次,这是让所有局外人看穿君子剑“伪君子”面目的一大佐证。

如上所述,岳不群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开这家酒馆,如果能侥幸获得辟邪剑谱,剑谱最大的可能是去向左冷禅,如果没有大的收获,那么它留下的把柄实在太多,它能取得的成效和存在的风险实在不成比例。不论是少林寺的方证大师、武当派的清虚道长,甚至是令狐冲或莫大先生,只要这些人以局外人的眼光去打量整个过程,都不难发现岳不群的良苦用心。

岳不群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前往福州打前站最实际的意义是收集和掌握一些信息,然后在恰当的时机,和福威镖局的人扯上关系。在衡阳酒馆里,岳灵珊说她和二师兄曾经多次暗中探查过福威镖局。后来岳不群在最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并收下了林平之,这当然和之前掌握大量准确的消息有关。但这些消息的获得,原本和开不开这家小酒馆,甚至是不是和林平之照过面没有联系。如果没有之前的这些破绽,岳不群反而可以伪装得更好。而他伪装得越好,窃取林家辟邪剑谱就越容易,毕竟在窃取剑谱之前,他本意并不想和林平之闹翻。

岳不群的这步臭棋,注定他取得剑谱之时,就是暴露真面目之日。女儿被杀,妻子自尽,众叛亲离的岳不群,他憧憬着统治整个江湖,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岳不群为实现野心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却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