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假如令狐冲一开始不对岳灵珊那么克制,小师妹还会爱上别人吗?

文/ 纸屑轻舞

在《笑傲江湖》的第三十五章《复仇》里,岳灵珊说到令狐冲和林平之这两个在她生命中都很重要的男人时,是这么陈述的:

“平弟,你到此刻,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大师哥和我从小一块儿长大,在我心中,他便是我的亲哥哥一般。我对他敬重亲爱,只当他是兄长,从来没当他是情郎。自从你来到华山之后,我跟你说不出的投缘,只觉一刻不见,心中也是抛不开,放不下,我对你的心意,永永远远也不会变。”

岳灵珊说她和令狐冲只有兄妹之情,没有男女之爱,是不是真的呢?不妨从头道来。

令狐冲在书中的首次出场是通过岳灵珊之口。在衡山一茶馆内,岳灵珊见到打扮怪异的众师兄,“有的是脚夫打扮,有个手拿算盘,是个做买卖的模样,更有个肩头蹲着头小猴儿,似是耍猴儿戏的”。岳灵珊笑道:“哈,一批下三滥的原来都躲在这里,倒吓了我一大跳!大师哥呢?”

这句话的前半句算是打了招呼,后半句就别的不管就直接询问大师哥的消息了。

六猴儿问“怎么一见面就骂我们是下三滥的”,岳灵珊接着说:“偷偷躲起来吓人,怎么不是江湖上下三滥的勾当?大师哥怎的不跟你们在一起?”别的都不是重点,重点依然在大师哥这。

不仅六猴儿逗她“别的不问,就只问大师哥。见了面还没说得两三句话,就连问两三句大师哥”,连一旁偷听的林平之都已经听出来“这姑娘对他大师兄似乎颇有情意”了。

令狐冲将衡山城闹了个天翻地覆,和岳灵珊再次相见时,恰逢林平之父母遇难,书上说:岳灵珊见到令狐冲无恙,本是惊喜不胜,但见林平之如此伤痛,却也不便即向令狐冲说什么喜欢的话,走近身去,在他右手上轻轻一握,低声道:“你……你没事么?”这几日来,岳灵珊为大师哥担足了心事,此刻乍然相逢,数日来积蓄的激动再也难以抑制,突然拉住他衣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岳灵珊泪眼模糊的瞧着令狐冲,只见他容颜憔悴,更无半点血色,心下甚为怜惜。

以上这些表现如果还可以看做兄妹之情的话,那么接着来看众人回到华山之后,令狐冲被罚面壁思过一年,岳灵珊的种种表现。初听到令狐冲要被罚面壁,岳灵珊说:“不许我去跟他聊天,那么大师哥寂寞之时,有谁给他说话解闷?”这句话至少表明,岳灵珊知道在令狐冲寂寞之时,自己是可以陪他说话解闷的人。

令狐冲刚开始面壁那段时间,岳灵珊每天都去送饭,两人有多次独处机会,令狐冲也有几次情难自已的时候。比如,听到小师妹也要和他一起面壁,令狐冲“向石洞瞧了一眼,不由得心头一荡”;得知岳灵珊为了能上来送饭哭着求六猴儿了,令狐冲瞧着她的小脸,只见她双目微微肿起,果然是哭过来的,不禁甚是感动,暗想:“她待我如此,我便为她死上百次千次,也所甘愿。”

令狐冲的这些感受,多半都是心理活动而已,并不表露,更缺少行动。

有一次两人说到千万不可冒险送饭,令狐冲说“倘若你真掉下去,我是非陪着你跳下不可”。岳灵珊“双目中流露出喜悦无限的光芒”,“岳灵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心中柔情无限”,低低叫了声“大师哥”。“令狐冲想张臂将她搂入怀中,却是不敢。两人四目交投,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一动也不动,大雪继续飘下,逐渐,逐渐,似乎将两人堆成了两个雪人”。

岳灵珊生病,痊愈之后再次上山,看到令狐冲形容憔悴,心想:“我倘若真的再病,他也非病倒不可。在这危崖之上,没人服侍,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吗?”令狐冲脱口而出叫她一声“好妹子”,岳灵珊忍不住“目光中含情脉脉,双颊晕红”,并表示不会见怪,“我喜欢你这样叫”令狐冲心口一热,只想张臂将她搂在怀里,但随即就又克制了。

令狐冲压抑自己的深情,原因只是:“她这等待我,我当敬她重她,岂可冒渎了她?”可是他的“不敢”心理和“亵渎”怪论,最终还是让他的小师妹逐渐走向林平之身边了。

岳灵珊对令狐冲的感情,绝对不仅仅是小师妹对大师哥的“敬重亲爱”那么简单。但是在两情相悦之时,令狐冲时时处处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的感情完全流露,这压抑简直就是躲避,直到岳灵珊遇到了让她感觉更加“投缘”的林平之,这份感情就再也挽回不了了。

所谓“亲哥哥一般”的感受,或者是令狐冲的克制被岳灵珊误读了,或者就是岳灵珊为自己的负心找了个貌似合理的借口。

但要说“只当他是兄长,从来没当他是情郎”,这话毫无疑问是真实的谎言。

赞(2)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假如令狐冲一开始不对岳灵珊那么克制,小师妹还会爱上别人吗?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