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乔峰: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

文/ 纸屑轻舞

我叫乔峰,也叫萧峰。其实叫什么峰都无所谓 ,是汉人或者契丹人也无所谓。他们叫我英雄,大英雄,伟丈夫,好男儿。其实这些我都不喜欢,我最希望被人叫作大哥。
 
记忆力真的不好了。阿朱什么时间开始叫我大哥来着?这傻姑娘,开始叫我大爷,叫大爷怎么合适呢,叫大爷我就不好意思追她了。她叫大哥我才最高兴呢!可她后来怎么不叫了呢?我怎么一直没再听见阿朱说话了呢?
 
阿紫不是阿朱的化身,不是的,她应该叫我姐夫的,所以我不可能爱上她的,我怎么会爱上她呢?阿朱对我那么好。想来真可笑,第一次遇见阿朱竟然是在少林寺里,这个小姑娘,装成个和尚,还十足的相象。装?怎么说到了装,她要是不会装,怎么会死在我的掌底?难道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阿朱在少林寺中中了玄寂一掌,那一掌的名字叫“一拍两散”,其实该叫“一拍即合”才对,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这一掌之下,我和阿朱爱情的火花已经开始四溅。
 
也许在阿朱眼里,第一次见我,却是丐帮内部生变那次,他们几个人正好在一旁的。那次之后,他还装过我一次呢?扮得也很像,连我的手下都没分辨出来,让我也怀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自己的背影了。是不是从那时起,我和她的命运就紧紧连在一起了?像一个人和自己的影子一样?
 
阿朱受伤期间,曾经叫我“唱支歌儿”,我五音不全,不会唱什么流行歌曲,其实我要是能唱上几句“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跃这红尘永相随”该多好啊!阿朱还曾让给她“讲几个故事”,我乃粗人,也不会讲什么荤段子逗她,只有把自己儿时的一些经历告诉她了。谁知道,真实的生活最能打动人,阿朱沉醉在了我的故事里。她能走进我的故事,当然就可以走进我的将来。所以,在我带她在聚贤庄秀了一把之后,我就知道,这个小姑娘,可以和我“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一起枯萎也无悔”了。
 
我一直认为,人与人之间,我珍贵的交往是患难之交。男人与男人有了患难之交,才能成为真正的铁哥们,远不同于酒肉朋友。男人与女人(当然我说的是同龄人)之间有了患难之交,同生共死过来了,爱情才是既顺理成章,又牢不可破。所以,雁门关相遇后,我和阿朱的生命已经交汇融合在一起了。
 
然而造化弄人,阿朱死了,死在她最爱也最爱她的人掌底。我知道她不是为救她的父亲,而是为了我,为了我!阿朱含笑而去,仅仅是因为我理解了她。但我不能原谅自己,我必须承认,是我亲手杀了她。在打死阿朱的三个多时辰之前,我还在感叹“得妻如此,复有何憾”,心中荡起一层层温暖的涟漪;三个时辰之后,我的阿朱,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这个女人,先我一步化蝶而去了。阿朱自己的生命虽然结束了,但她永远活在我的生命里。
 
阿朱死了,是被我的仇恨杀死的。从她死的那天起,我就琢磨着,要在某一天,为了化解仇恨,献出自己的生命。然后,我们一起“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去塞外,过那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草原放牧的生活。
 
一个男人,一生中也许可以有很多个女人,但属于他自己的爱情,却只能有这么一次。刻骨的爱,即使惊鸿一般短暂,却也一样的灿若夏花。阿朱带给我的长期的悲苦,远大于那短暂的甜蜜。只是,我知道,没有阿朱,我的生命,连这一小点的快乐都很难寻觅的。
 
什么是短暂?什么是永久?什么是值得?什么是遗憾?谁又能分得清?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乔峰:一生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