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解读金庸笔下书信的文字之美

文/阿狗喝酒 金庸FM

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中,不仅有气盖山河的英雄豪侠,柔情似水的江湖儿女,还有着神秘难测的恩仇谜团,引人入胜,令人感慨良多。

而其中,“书信”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寥寥数笔之间,将中华传统文字的余韵之美留于书页之间,勾勒出人物的所念所想。

今天就为大家再次罗列部分出现于金庸作品中的书信,一同感受文字之美。

“四十年前同窗共砚,切磋拳剑,情景宛在目前,临风远念,想师兄两鬓虽霜,风采笑貌,当如昔日也。”

这封信是谭婆写给暌违四十年的师兄赵钱孙的。

虽然只有像闲谈一般的短短三十八字,却言简意赅,无一字可删可减,文字里蜿蜒婉转的昔日情意,使得收信者又一次耽溺于往事的虚幻美好。

读完整封短信,中国传统文化下惯有的情感克制与含蓄且精炼的表达,使信中情意余韵悠长。正如赵钱孙在缓缓诵出信中文字前所说,“那信写得虽短,可真馀意不尽”。

信中文字所描绘四十年前的场景,不过是“同窗共砚,切磋拳剑”这八字,其中却不知包含着多少朝夕相处的岁月,和辗转难眠的夜晚。犹在眼前的过去,却只能对着无言的风凭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昔日的缱绻情意,都只能藏在回忆里了。

信很短,爱也很简单,错过便只能临风远念。

“华山派掌门岳不群顿首,书呈少林派掌门大师座前:猥以不德,执掌华山门户。久疏问候,乃阕清音。顷以敝派逆徒令狐冲,秉性顽劣,屡犯门规,比来更结交妖孽,与匪人为伍,宣称与之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不群无能,虽加严训痛惩,迄无显效。为维系武林正气,正派清誉,兹将逆徒令狐冲逐出本派门墙。自今而后,该逆徒非复敝派弟子,若再有勾结淫邪、为祸江湖之举,祈我正派诸友共诛之,不群感激无已。临书惶愧,言不尽意,祈大师谅之。”

这封是岳不群,写就的“将逆徒令狐冲逐出本派门墙”的告天下书。

岳不群虽然是个反派角色,但这信中礼数不缺,遣词造句古典悠长,颇有名家风范,也很符合岳不群“君子剑”的外在人设。

只是这封信一出来,偌大的江湖之中,就只令狐冲孤身一人了。

金轮法王写给郭靖的两封信也让人印象深刻:

大蒙古国第一护国法师金轮法王书奉襄阳郭大侠尊前:

昨宵夜猎,邂逅贤徒武氏昆仲,常言名门必出高第,诚不我欺。老衲久慕大侠您之风采,神驰想象,盖有年矣。数日前大胜关英雄宴上一会,匆匆未及深谈肯切,兹特移书,谨邀大驾。军营促膝,杯酒共欢,得聆教益,洵足乐也。尊驾一至,即令贤徒归报平安否?

蒙古第一护国法师金轮法王致候郭大侠足下:

适才枉顾,得仰风采,实慰平生。原期秉烛夜谈,岂料青眼难屈,和老衲之见不足承教若斯,竟来去之匆匆也?古人言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悠悠我心,思君良深。明日回拜,祈勿拒人于千里之外也。

当连着看完这两封信,不得不钦佩法王超出常人的情商与辩才,前边刚暗讽郭靖没将徒弟教好,转头就将郭靖捧得风采无双,看似真诚,实则有威胁之意。看来这个第一护国法师,果然靠的不单单是武艺。

金庸笔下的书信,总是那么迷人,行文落笔之下,有些将怀旧之意藏于其中,有的于虚情假意之上披上正义外衣,值得我们细细品读。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解读金庸笔下书信的文字之美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