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阿碧:你可知道我爱你

文/踏月空山

阿朱阿紫阿碧,若没读过《天龙八部》,人们很可能会以为这是三姐妹。其实不然。阿朱和阿紫是亲姐妹,阿朱和阿碧则同是姑苏慕容复的丫环。三人同样以喜穿衣服的颜色命名,简单又有趣。

  阿朱善调香露,住在“听香水榭”;阿碧雅抚瑶琴,住在“琴韵小筑”。仅凭两个小丫环的居所之名,读者即可管窥姑苏慕容之博雅气象。两人同在《天龙八部》第十一章出场。

便在此时,只听得欸乃声响,湖面绿波上飘来一叶小舟,一个绿衫少女手执双桨,缓缓划水而来,口中唱着小曲,听那曲子是:“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

这个绿衫少女,就是阿碧。

阿碧歌声柔美,段誉身为大理镇南王世子,听歌看舞的场面一定经历过不少,而且其本身也有着较高的艺术修养。但听到阿碧的歌声。竟然“不由得心魂俱醉。”从段誉和崔百泉、过彦之眼中看去“那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崔百泉和过彦之虽大敌当前,也不禁转头向她瞧了两眼。

歌声让人心魂俱醉,纤手令人不禁转头。不能说色艺双绝,可也算是一位极有魅力的女孩子。

金庸在后面也没有具体描写阿碧的长相,只说她“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跟人说话“都是殷勤探询,软语商量,教人难以拒却。”总之,阿碧之长不在容貌之秀美,而在性情之温柔。“小家碧玉”、“温润如玉”这些词汇,用在阿碧的身上都极为贴切。

如段誉所想:“其实这少女也非甚美,比之木婉清颇有不如,但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柔,便不逊于十分人才的美女。”

而对于几乎所有男人而言,女性的温柔永远是最具魅力的吸引。像木婉清那样,动不动就打人耳光;像阿紫那样,一言不合就放毒针。无论多美,让人爱起来,都实在太难。

男人喜欢的是女孩子,不是女汉子。要想了解成为一个女孩子的基本素养,阿碧可以为师矣。

看阿碧把软鞭和算盘这两件伤人的兵器当做乐器来弹,好似在枪管之中插入一朵玫瑰,化暴力为艺术,让人悠然神往。崔百泉在阿碧向自己借用算盘时竟疑心阿碧要加害自己,崔百泉越作如此想,越见阿碧姑娘之纯真坦荡。

阿碧毫无机心,天真烂漫,善解人意,温柔无限。金庸武侠著作中符合这些特点的,除了阿碧,也只有《笑傲江湖》中的仪琳了。

我们喜欢金庸著作中的很多女性形象。但她们却大多是有心计有权谋的。这样的女性,总让人感觉有些畏惧。不用说统领丐帮的黄蓉,号令玄冥二老的赵敏和一呼百应的任大小姐,不用说心机叵测的周芷若,深谋远虑的程灵素和善用阵法的程英,哪怕是温柔可人的小昭,也怀揣着偷乾坤大挪移心法的任务;温婉动人的阿朱,也去少林寺扮作和尚为自家公子盗经。

有人说香香公主和钟灵没有机心呀。但是香香公主完全是按婴儿心性塑造的,做作至极,像个假人。钟灵则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是真正的幼小,而不是风格使然。阿碧和仪琳则是活生生的毫无机心,让人倍感亲切。

但阿碧与仪琳又有所不同。仪琳毕竟是佛门女尼,善良坦荡之于她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品质。而阿碧作为一个武林世家的小小婢女,也能如此,我们只能说这是由于她对这世界充满爱与希望了。江湖中的血雨没有潮湿她的琴音,人世间的腥风也没能吹皱她的心湖。

过彦之见阿碧不紧不忙,心里焦躁,砸碎椅子吓唬阿碧

阿碧既不惊惶,也不生气,说道:“江湖上英雄豪杰来拜会公子的,每个月总有几起,也有很多像过大爷这般凶霸霸、恶狠狠的,我小丫头倒也呒没吓煞………”

吴侬软语,气度俨然。好阿碧,温柔又刚强,有礼而淡定

这样一个好姑娘,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倾慕才对。但是没办法,《天龙八部》中的女性有的长相极美,有的地位尊崇。阿碧在群芳之中也只是不起眼的存在。

李秋水的小妹子是无崖子的真爱,王语嫣被段誉惊为天人,阿朱被萧峰一生铭记,西夏国公主与虚竹两情缱绻,阿紫让游坦之极度迷恋。阿碧呢?无人呵护亦无人爱怜。老天真是不公。

无人爱阿碧,阿碧心中却有深爱的人。我们可以不被人爱,但谁能剥夺我们爱的权利呢?阿碧的心上人,就是人称“南慕容”的慕容复,慕容复身边的女性中,王语嫣比阿碧漂亮,阿朱比阿碧聪明,自己又与慕容复身份地位相去甚远,自认平凡的小阿碧除了默默地爱他,又能怎么样呢?

  阿朱轻笑道:“你是就会体贴人。小心公子晓得仔吃醋。”阿碧叹了口气,说道:“格种小事体,公子真勿会放在心上。我们两个小丫头,公子从来就勿会放在心上。”阿朱道:“我要俚放在心上做啥?阿碧妹子,你也勿要一日到夜牵记公子,呒不用格。”阿碧轻叹一声,却不回答。

不说把我放在心上,而说“我们两个”,且强调自己是“小丫头”。尊卑的差别让阿碧对慕容复望而却步。而在阿朱的追问下,阿碧也只是一声轻叹。不是长叹,而是轻叹。这样隐忍,这样无奈,这样让人怜惜。

在王夫人庄上。王语嫣与阿朱阿碧谈慕容复的事儿,一开始都是王语嫣与阿朱的对话,后来王语嫣说到慕容复的打狗棒法使得有些快了,阿碧才开口问“这打狗棒法使得快了,当真很不妥当么?”雅善琴韵的阿碧,忽然关心起习武方式的利害,对自家公子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段誉离开三女之前,依稀听到阿碧说要同阿朱用一晚上的时间给慕容复各缝一套内衣裤。为公子缝制衣裤的时候,阿碧应该是幸福的吧。段誉离开三女后遇到萧峰,全书也便从段誉的叙事视角转移到萧峰身上,而后是虚竹,这种写法与《水浒传》颇为类似,这期间的三十多回里阿碧基本上没有出场。

全书最后,帝王梦破灭的慕容复神志昏乱,坐在坟头上接受一群小孩的朝拜。阿碧才再一次进入读者的视线。

慕容复道:”众爱卿平身,朕既兴复大燕,身登大宝,人人皆有封赏。”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却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篮中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音呜咽,一滴滴泪水落入了竹篮之中。

  从段誉眼中看去,阿碧看慕容复的眼神中柔情无限。

依旧柔情无限,依旧痴心一片。

在默默爱恋这一点上,仪琳与阿碧很像。但仪琳毕竟有机会在令狐冲(他化装成哑婆婆)面前倾诉衷肠。而阿碧却自始至终未对自己深爱的公子爷倾吐半分爱意。

江淹《别赋》中写道:“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慕容复的每一次远行都牵动着这个绿衣少女的心。他的王图霸业她不懂,他的雄心抱负她不懂,她在为他缝制衣裤的时候只希望他的公子爷能平平安安地回来。那样她就很欢喜很满足。

终于见到他了,可他已不复当年的英俊倜傥,睥睨天下。他成了一个疯子,一个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疯子。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王姑娘不要你,阿碧要你。阿碧陪着你。

深情不及久伴,真爱何须多言?这个配角中的配角,这个江南水乡中水一样温柔的女子,却以她因爱情激发出的勇敢与执着震撼了我的心灵。

如果不是一场大火,简爱不会去找罗切斯特;如果不是因为慕容复疯了,阿碧又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呢?变故消弭了距离,不幸带来了幸运。可他们还是不同的。尽管罗切斯特残疾了,毕竟简爱得以和他在灵魂上彻底平等相通。而阿碧,却只是守着一个神志昏乱的疯子。阿碧比简爱更不顾一切呀。

我终于可以勇敢地爱你了。公子爷,我不嫌你落魄,更不嫌你疯癫,只要是你就够了。我由于被你需要而更加爱你。因为我的爱之于你,终于有了意义。

因为房子或车子分道扬镳的情侣们,在阿碧面前,该不该局促不安,脸飞红霞?

听过不少老夫老妻之中一人患了老年痴呆症,另一个不离不弃,好生照料的故事。但无论如何,两人曾经厮守多年,都明白彼此对自己的爱。而阿碧,从来没得到过对方的爱,却也能如此无怨无悔。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阿碧和慕容复却连夫妻都不是,这份爱情,这份痴心,这种无论你是富贵还是落魄我都爱你的矢志不渝的态度,除了真爱,又有怎样更好的解释呢?

爱一个人,守一份情。天荒地老,默默无声。

阿朱为爱死得悲苦,阿紫为爱死得惨烈,阿碧为爱活得凄凉。但阿朱无悔,阿紫无悔,阿碧亦无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有人问张晓风如何在感情中不受伤。张晓风说:“受伤,这种事是有的——但是你要保持一个完完整整不受伤的自己做什么用呢?”

是啊,就像歌曲中唱的那样——何必计算代价,爱了就爱了

爱一个人,怎么会思量那么多呢?

在清晨,在黄昏,在风雪之中,在雷雨之夜,在他失神的时候,在他狂笑的时候,在他莫名其妙落泪的时候,在用无比温柔的琴音和无比动听的歌喉也不能使他安静下来的时候,哪怕自己已忍不住泪眼潸然,阿碧也总会柔情无限地看着他,她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轻叹:“公子爷,你可知道我爱你?”

这,就是婢女兼圣女,阿碧的心声

赞(3)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阿碧:你可知道我爱你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