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阿碧的故事

文/金庸茶馆木婉清

一 、来到姑苏慕容家的那年,我才七岁,只记得那天,园子里的那株梧桐开了一树的花,那样洁白丰盈,芬芳妖娆,仿佛要堕入梦境似的美丽,我仰望着这一树繁花,再也挪不动步子,丢了魂般的痴迷。
夫人很美,看到我只是微微笑着,我突如其来的欢喜起来,那不知名的隐暗的的欢喜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听见夫人说:“模样还蛮清秀的,就叫阿碧吧,留下跟阿朱一道服侍复官就蛮好。”谢过夫人,有一位穿红色衣裙的姐姐过来带我去换衣裳,她咯咯的笑着,告诉我她就是阿朱了,今年九岁,要我叫姐姐。在厢房里,阿朱挑了碧绿的裙子和洁白的小衫帮我穿好,在她系上最后一粒扣子时,我轻轻的问道:“姐姐,复官是谁?”
有时侯我会怀疑自己的记忆,也许那天并没有一树繁花,因为这九年来那株梧桐树从来就没有开过花,也许那天夫人并没有笑,夫人本来就不常常笑的。但是,为什么这些情景在我的记忆里如此清晰的存在着呢?也许是当时的想象夹杂在一遍遍的回忆里让我难以辨别。不管怎样,我来到了燕子坞,见到了他,慕容家唯一的公子,从此,我的生命仿佛有了重量。

二、那一天,深秋的午后微微的有些寒意,我为公子抚琴,他静静的听着,突然叹到:“阿碧,为什么要学那么多武功?做人太累了!”琴声间断,复又扬起,我心里一阵痛楚,终是无言以对,这样的问题亦是没有答案的吧!之后的日子一如从前,公子仍然每日勤练武艺,只是当我再看到他在寒冬酷暑里孤独的身影,会忍不住的心疼,他的心里压着整个慕容家的希望,而那希望如此遥不可及,让人心生疲惫。有时候我亦痛恨自己为何如此笨拙,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吞噬着我,我明白自己不能象阿朱那样轻易就逗他开怀,亦不能象表小姐那样为他记诵各式武学集典,我能做的不过是站在他的身边,默默的注视着,让他知道:无论何时,他不是一个人!
多想就这样静静的过下去,然而连我都知道这是多么一相情愿的奢望!渐渐的,外面有了“南慕容北乔峰”的赞誉,公子忙起来连我们都不常见得到了。之后少林寺玄苦大师被杀,世人皆疑是公子所为,我的担心一日重过一日,每日偷偷划了舟出去打探,遇上段公子那天,我没有犹豫就带他们来了燕子坞,想他们或许会带来些关于公子的消息,没有想到那竟成为阿朱的劫难,就在这之后,我们见到那个与公子齐名的“北乔峰”,阿朱的眼睛亮晶晶的,全是他的身影。那天我们跟王姑娘失散了,夜里,阿朱对我说:“阿碧,我想去找他。”我一惊:“那公子怎么办?”阿朱笑道:“我知道你对公子的心,看公子练功的时候你眼里的幸福,我看的见。”我的脸突然就红了,原来,她是知道的!她拉了我的手说道:“我们虽是慕容家的婢女,但是夫人却把我们当女儿看,早说过等到我们有了归宿,也该风风光光的嫁出去,现在乔大爷被人诬陷,只身一个人,我实在放不下心。”看到阿朱眼角眉梢飞扬着的忧念和甜蜜,突然觉得凄凉,我从没有阿朱的勇敢,自始至终都卑微怯懦。我重重的抱了阿朱,眼里全是泪水,却真心为她感到幸福,只是此时一别,后会已无期!
跟公子一起到少林时,我才知道,短短的几个月间,阿朱跟我们已是天人相隔,永不能相见,看到乔峰眼里的痛惜,我突然羡慕她,曾经被自己爱的人拥在怀里,哪怕只有一刻,却胜过我的一生。
少林一战,我便知,公子的梦想是不能够实现的,中原武林高手云集,况且还有契丹在一旁窥探觊觎,公子势单力薄,何以成就大业?当晚,我辞别公子,回了燕子坞。我知道他终究会回来的,等他累了,要回家的时候,我不想他看到自己的家亦是一片荒凉。

三 、日子如水般流过,燕子坞仍然郁郁葱葱,却早已物是人非。总是想起阿朱,我们一起抚琴唱曲,划舟采莲,仿佛还是昨天的情景,却永不再来了。我依然每日划了小舟去打探公子的消息,听到说是西夏招驸马了,过些时日又说那驸马被一个小和尚得了,这桩奇闻传的沸沸扬扬。我想:公子也该回来了
那天,我在湖心采菱,远远的看到风四哥撑着船急急的走,去的却是曼陀山庄的方向,我手里的菱角洒了一地。明知终有这一日,却还是慌了起来,心里突突的,怔在那里。回了燕子坞,公子的房间本是每日打扫的,又擦了一遍,院子里的花草怎么看都嫌不好,却无法可想,软软的坐了,想:公子是真的回来了。
我把琴调好,毫无预兆的,弦却断了一根,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我只静静坐着,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等待的时间如此难捱,我不知所措。
残阳如血的时候,公子回来了,满身血迹斑斑,见了我只惶惶忽忽的笑道:“阿碧,我要做皇上了。”我心里一沉,忙问到:“包三哥和风四哥呢?”他却一把把我推开,咆哮道:“我当皇上了,你不信吗?我当皇上了!哈哈哈哈——”我倒在地上,万箭穿心,泪水涌出来,模糊的看不清那张让我朝思暮想的脸。

四、日子终又归于平静,我们离开燕子坞,来到一个偏僻的山庄,这里没人知道什么“南慕容”,公子仍沉浸在他的皇上梦里,不肯醒来,这样于他,也是一种解脱吧!
看到王姑娘那一刻,我们远远相对,没有说一句话,看到他们眼里的悲悯,我只微微笑着,眼圈却红了,不是哀伤,而是懂得,心疼不能给他更多,让他远离世间寂寥。
没有人知道,在从少林回到燕子坞的那天,我在夫人的坟前起誓:阿碧永远都会陪在公子身边,不管他是善良还是邪恶,不管他是富贵还是落魄,不管他身在哪里,是好是坏,我愿跟随他,照顾他,至死不渝。
大幕终于落下,在心爱的人身边,过平凡的日子,是阿朱的梦想,我却做到了,此生再无别离,我比阿朱幸福。

赞(3)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阿碧的故事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