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论武侠小说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

文/华山紫薇剑

从平江不肖生到还珠楼主到金古黄粱温再到凤步椴沧,人们说蜀山大气磅礴,人们说“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煌煌十四部小说令人沉醉,人们说“小李飞刀成绝响,人见不见楚留香”的悲哀和惋惜令人伤痛,人们说大唐双龙的传奇和翻云覆雨的情之极致令人惊异,人们说七剑下天山的侠义与云海玉弓缘的缘分令人欢喜,人说四大名捕的天下为公和坚毅令人惊叹,人们说立昆仑观沧海,人们说修罗道里看华音流韶,人们说临洛阳饮杯雪,人们说忘川河上闻墨香。

武侠是种学问,经历了最初的被唾弃到被承认,到现在的被弘扬,终于堂而皇之的登上了文学的神圣殿堂的过程。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一个最初的不入流文种提升到了现在堪称最能代表中国民族文化的文学形式呢?

“武侠小说比较能受人喜欢,不因为打斗,情节曲折离奇,而主要是因为这是一种中国传统形式,表达了中国文化,中国社会中国人的思想感情,人情风俗,道德与是非观念。”这,就是金庸先生对武侠小说的理解

是的,我们忘不了,忘不了跃马江湖,名剑美人,纵横捭阖,登临绝顶的豪迈;但我们更不曾忘了,忘了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国为民为友为邻的热血!陈平原先生曾将侠客行侠总结为“平不平,立功名和报恩仇”三个主题。而发展到了现在,立功名早已成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报恩仇则臻于“宽恕”的境界,如此已趋向于儒家孟子所说的“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和“如欲平治天下,舍我其谁”的境界,到了此时,其实武侠早已和传统文化一脉相传,纠缠一生了。

侠客一道,是中国传统文化自远古遗留下来的宝贵的文化基因,这个文化基因的作用是抑制强权,无论是从武力亦或是从思想上,从而使得强权无法控制一切,使得这个文化不会完全丧失活力。宋代以后,因为朱程理学“侠以武犯禁”的理念和王权长期的压制,这个基因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休眠了。而到了近代,更又是来了强势的西方文明压制,中国人吃饭,穿衣,一举手,一投足,一动念,都变得要想一想是否符合西方人的规范,是否有“绅士风度”!

相信每个被卷进当代泛滥中的可以独立思考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那几千年的文化沉淀一朝被抛弃,甚至被摧毁的痛楚。现实摆在眼前,中国的传统思想在那个特定的年代结束不了中国的苦难,所以我们拿来了马列。但是,不管我们如何的肯定他是真理,但从内心深处还是会有排斥,因为那不是中国的!不是我们自己的!那只是拿来的!这种排斥令我们感受到了文化流失的痛苦,这种痛苦是深沉的,潜在的,就像一条盘踞在深沉梦魇里的,咬噬着中华子民的心灵!

不管批判多少次,中国始终是儒家的,是道家的。外来的人,永远不会懂几千年来的儒道两家文化究竟给了中国人多少隐蔽的烙印。那是渗入骨髓的,沁入灵魂的印记,从根上便是。所以,在一切安定下来之后,缺少真正心灵寄托的人便急迫的需要一种可以联系中国真正传统文化的,代表广大人民的兴趣所在的作品。我们忘不了那唐朝霓裳羽衣的灿烂,汉朝“犯我国威者,虽远必诛”的辉煌,于是,以结合历史,结合中国传统文化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新派武侠便出现在了世人眼前。

在以平江不肖生为最早代表,到金古黄梁温一代人物,再到现在的凤步椴沧的小说里,我们能找到的不仅仅是一个故事,一种写法,更是一种传统文化从灰烬中涅槃而起的颤抖却始终坚挺的背影!

所以,我们绝对可以大胆的说一句,这些武侠小说已然成了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虽然从根上说,因武侠小说的表现形式所决定不可能像大百科一样从叶到根,面面俱全,无所不包,而只是零星的,恰到好处式的点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武侠小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碎片也许更为恰当些。

但,即使只是一些碎片,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看过武侠小说中无处不在的中国传统文化,即使只是一些碎片,因其特殊的表现形式,我们依然可以认定,武侠小说注定与中国传统文化纠缠一生,我们依然可以认定,武侠小说是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

比如武侠小说中的中国历史。我们的武侠小说的传奇故事与中国历史的具体背景结合起来,而这种结合不仅仅是用历史来包装,更是将侠义精神与历史责任感统一起来。梁羽生的小说几乎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从唐至清千余年的历史皆有涉猎。金庸则是干脆将历史作为小说的一种手段,作为小说情节构架的一种线索或框架与历史的结合更为紧密。但武侠小说中的历史并不能等同于真的历史,只是萃取加工过的一些片段而已。

又比如小说中最基本的因素——武功。武术作为国技,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最有名的当属“降龙十八掌”,招式名称直接取材于《易经》中的爻卦,而在倚天中,张三丰写《丧乱帖》却创出了一套“倚天屠龙功”。

至于梁羽生则更是直接将唐诗化入剑法,而古龙在《绣花大盗》中,公孙大娘身着七彩霓裳,无风自动,剑光飞舞间,七色彩带飞舞盘旋,整个人化作一片灿烂朝霞,真真有杜甫《观公孙大娘剑器舞》中的风范。

又比如说棋。梁羽生的《萍踪侠影》中,张丹枫与华道凡手谈一局,一个出手天元,方寸之间江山崩覆,区区一局棋竟成了江山争夺之战。至于金庸,他的小说中苏星河的“珍珑棋局”更是玄妙。这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棋局讲的已不仅仅是棋理了,更是上升到了一个哲理的高度。

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诗。说是诗,其实是一个范围,包括了很多很多。其中一绝便是梁羽生的书目:

剑气珠光,不绝望行皆梦梦。琴声笛韵,无端啼笑尽非非
壮志欲酬湖海意
知音谁知坎坷人
望极瑶天愁黯黯
眼中蓬岛路漫漫

再比如古龙在蝶舞断腿时所作之歌:宝髻匆匆梳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紫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不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这是何等的凄清。他讲魔刀起名为“小楼一夜听春雨”,这又是何等的风雅。还有萧十一郎口中常唱之歌: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人心怜羊,狼心独怆,天心难测,世事如霜。。。。

但真正论述中国传统文化与武侠小说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仅仅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说到底,那些只是武侠小说中的一种点缀与包装,有了这些,固然可以使小说更加堂皇富丽,更具有文化氛围,更具有文化趣味,但真正的传统文化的精华还是体现在作家塑造人物形象是表现出来的人性特征上,这些人性特征早已被深深地打上了民族传统文化的烙印。

在这个方面,金庸继承的是儒家,在他的小说里,使布衣的境界提升到了“侠之大者”。在金庸的笔下,这种儒家武侠的积极内涵完整的体现了出来,意识形态中的侠之大者与大众化中的武侠形象完美的统一起来。

而古龙则继承了道家。道家倾向的武侠文化虽然在魏晋隋唐时就已自成一统。但在武侠小说演变的历史上,真正将这种道化倾向的武侠传统完美的体现出来的人,却是古龙。他的武功尤其为甚,当两位高手相争一线,却是一招未出便分出了高下,这是不是可以用《老子》中“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解释呢?

而小说中那些两肋插刀的友谊,这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传统最动人的部分了。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有一个情结,一个高山流水,得遇知音的情结,当伯牙携琴寻访钟子期,知音亡他而去,水断山空,杜鹃啼血。伯牙心碎欲绝,摔碎雅琴。那些小说里满心满眼,载浮载沉的都是让我们为他们结缡交心的友谊,怅然以至刻骨铭心。他们都是可以互相燃烧自己成一把火,来照耀对方前程的;都是可以横刀亮出赤红的心,为对方牺牲的;都是可以一声应诺,干金不换的。

这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动人,最香醇的继承,那是“士为知己者死”的义气,那是“延陵季子持剑”的的浪漫,那是“伯牙子期断琴”的绝唱!

后续回复:

群里余鱼同说,如果这是篇散文的话,很好很强大。就个人观点而言,我同意这种说法。
紫薇剑说这是他首次发文,我觉得很多语句很精美,很多排比很澎湃,很多爱憎的感情很强烈,这一点是很好的。
文学的语言是优美的,是挑动人的情思和情绪的。我想这篇文字是值得我们学习和鼓励的。
可是,从文章题目看,这应该是一篇论文。从论文的角度看,这篇文章是不及格的。
中国传统文化是什么?它的表现形式有哪些?武侠文学在那些方面比其他表现形式具有优越性?这些基本的问题得不到完善的解答,那么论文的内容就回答不了题目所要阐述的问题。
个人看来,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还是儒家文化,如果说其表现形式,那应该是岳飞的精忠报国,文天祥的要留丹心照汗青,南宋百姓的崖山什么(记不得了,反正就是誓死不降异族)……我觉得这些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
个人愚见,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写得很好,佩服一个先。收下来有空再仔细读。张召重的观点自有一份道理。我认为是作者取的文题太大啦,“中国传统文化”这一命题那绝对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在几千字里就梳理清楚。

第一,看你的立意和行文,可以确定你懂武侠小说,也懂怎么读出武侠小说的内涵。第二,像张召重说的,如果是散文,语言再修饰下,肯定是精品,但是,是论文则不及格。第三,纠正一个概念,“新派武侠小说”一般学界是从梁羽生先生的《龙虎斗京华》算起的,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侠传》开启了旧派武侠小说,到朱贞木的《七杀碑》,中间出现过“前五家”和“后五家”,这段是旧派武侠小说。时间上是1928年到1954年。新派是1954年到现在。第四,提个小小的建议,如果你想把这类的文章写出彩,可以看看哲学和文化方面的书,理解了那些,你才能讲清楚武侠里的文化和内涵。第五,其实,武侠小说从价值上说,到金庸的作品,才被大家认可,之前的作品没有那么厚的分量。当然,有相当一些人的若干作品也是优秀的。 个人见解,请作者指教。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论武侠小说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