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张十五:这个男人不寻常

文/月隐寒霜

   《射雕英雄传》的修订版与新修版的第一回多出来一个出场人物,这个人自称「张十五」,职业或是跑江湖的流浪艺人,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早期的单口相声或说书先生。「张十五」后来在与郭啸天、杨铁心二人喝酒之后醉醺醺扬长而去,以后再不曾在书中出现,也就是说甚至郭、杨二人在之后一年之中的生活,也不曾提过一句。

  金庸老先生是自吴承恩老先生以后最会玩弄隐线暗线的小说大师,把这种小说的包袱已经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有人说「张十五」这个人在修订版与新修版放在开始就是为着交代《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的年代背景,起到引出郭杨二家命运的引线作用。果真是这样吗?

  我们慢慢梳理这个人,然后作一个启发式的结论。我们只以新修版这个版本作梳理,不掺杂旧版、修订版的任何内容。这样我们会更接近新修版小说的本来面目,以及小说体现的一些没有特别说明的东西。首先我们要弄明白一件事,金庸先生的任何小说都不是单独说「江湖上的事,江湖了」,金庸小说描述的事情一直是围绕了朝廷(宋金元明清)、民间(各朝代百姓生活)、江湖(各朝代江湖人物)这一个半虚构历史的空间模式。虽然小说的主体一直说的是江湖,但在大历史背景上,朝廷与民间的影响一直没有脱离小说本身的江湖故事之外,甚至是一直纠缠在江湖人物的故事之中。仔细观察会发现,任何一部金庸小说,都没有离开大历史之下的半虚构背景。

  「张十五」在这一个奇特的地域出现了。牛家村属于临安府管辖,在钱塘江边,书中说是两折西路,实际应该是在今日杭州边上,或者可说地处杭州。为什么这么讲,因为这个地理位置很重要。牛家村是不是全村姓牛,人且不知。这个时候正是夏末之时,这个时候的气候是暖还未冷的时候。书中所说「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八月天是按农历算的,实际应该是已经是目前的公历九月份,正是夏末的时候。斜阳之下,也是诸位牛家村的老少吃饭之后的时候,正巧有个过路的说书先生说故事,这就出来了这个相貌不俗的「张十五」。

  「张十五」的相貌是金庸先生直接描述的,没有通过别人的口述。这样一来,此人的年纪可能只有定在「五十来岁年纪」,身穿「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带白」,这样一来的描述,让人直接感受这个人生活并不邋遢,而且会反复洗涤一件衣服,这是一个有起码生活品味的人。甚至按照后来朱聪与黄药师的穿着来比较看,这个「张十五」恐怕还是个有些功名的人物。人的生活品味很难被生活所更变,至少会保留一些情趣。就比如说他还用一面「小羯鼓」来伴奏,唱起歌词。没一定的修养与品味,是不会拿起一件特制乐器来表演的。所以,这个人在一进小说的开篇,就不能被简单忽略掉,因为这个人至少还有品味。一是有文采,二是有对国家大事的态度,你当他说一句「诸君住在江南,当真是在天堂里了,怕只怕金兵何日到来。」有那么简单?绝不简单。

  临安是首府所在地,百姓真的是极其有钱。不多时,张十五就有了一大把钱,真的是「霎时间得了六七十文」。

  后面就引出郭啸天上前打招呼,更交代了郭啸天与杨铁心来自山东,仅仅三年前才从山东来到牛家村,实际上二人也许是逃出金国的金国人,这个时间点上还包括杨铁心结识在五里外红梅村的包家。换句话说,也许是两个金国人逃难到了临安住下来,讨了两个临安媳妇,一个是充满北方彪悍风情的李萍女士,另一个像是大家闺秀一样,两手不像是沾过阳春水的包惜弱女士。但是,与张十五这段还没说到娶媳妇的事,先不说。

  张十五与郭啸天杨铁心二人又继续说起国家大事,说到了北宋末朝廷几个皇帝的昏庸,又说了靖康历史,又说了秦桧,这次把曲三这个人物引了出来。从曲三不俗的回答可以印证郭啸天与杨铁心的天真淳朴。又带出了张十五这个人心中的一种不易察觉的冷静,在曲三表达观点之后,曲三的孩子出现。在孩子出现之后,张十五的话则更加深入一步,甚至带出了赵构的降表,这种只有宫中才能见的东西从张十五嘴中一板一眼表述,只能说这个人真的确实不寻常,或许他去过皇宫,或许见过什么原本或抄本也不知。从张十五与郭、杨二人之前的对话再由曲三加入之后的表达,意义层次都不在一个基础之上,或者可以说后边这些话有可能是张十五对曲三说的。之后张十五说什么?

  张十五说到了眼前之事,却有些胆小了,不敢再那么直言无忌,喝了一杯酒,说道: “叨扰了两位,小人却有一句话相劝,两位是血性汉子,说话行事,却得小心,免惹祸端。时势既是这样,咱们老百姓也只有混口苦饭吃,挨日子罢啦,唉!正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南风薰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别忘了旁边是曲三,他说的话只是简单对郭杨二人说的吗?不是,这是对曲三说的。我们知道,曲三是专门偷皇宫的,而之后在张十五走了之后不久,曲三也与人交战,后来曲三死在家中密室。

  我们又看张十五醉醺醺的离开郭、杨、曲三人去了哪里?是的,向东走去了临安。去了临安?书上没说,那么临安或临安边上有什么?答曰红梅村与牛家村。好的,在这里大家可以仔细看,金国管辖区的山东,逃出两个来路不明的人物,一个自称是杨再兴的后代,一个自称是虚构的梁山好汉郭盛的后代,出身没关系,反正书就是这样写,无需去查家谱。他们从山东来,来在临安,并在临安边上的牛家村住下,在牛家村之前三年在山东,那么,有一个问题他们从山东来在牛家村用了几年?从路程上看,不需要多久,或者几个月。那么郭与杨二人是不是先经过包家所在的红梅村?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临安可能更加接近红梅村,而牛家村是在红梅村五里之外,或者说牛家村是在红梅村五里之外。而牛家村十里外是临安主城。本着过去十里一村五里一店的说法,我们可以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可能性张十五要接近红梅村,那么故事就有趣了,金庸的江湖就是充满玄机,巧合才是金庸小说的基础嘛。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微信公众号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张十五:这个男人不寻常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