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多年以后,我还记得那个叫阿朱的女孩

文/王焱

整部《天龙八部》中,印象最深地是乔峰在小镜湖青石桥上误杀阿朱的那一章节。金庸给那一章节取得名字叫「塞上牛羊空自许约」。

初次看到这章名字时,联想到的是陆放翁的诗「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一句。

残酷而又揪心的是,不管是陆游的诗歌,还是金庸的小说,看到「空许约」「空自许」这样的字眼,我们心中便依然明了,曾经许诺应允的某些事情,注定要在现实面前落空了。

对陆游而言,落空的是「克复中原」的报国壮志。

对乔峰而言,落空的则是自己和阿朱一生幸福的诺言。

也许是因为不是主角的缘故吧,阿朱和乔峰的爱情悲剧,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正如林夕在那首叫《宽恕》的歌词中写的:

胡汉不归路,一个输一个苦。你给我保护,我还你幸福。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初次看《天龙八部》时,很难理解阿朱为什么要假扮段正淳去受乔峰那一掌。那时候,因为不懂,甚至觉得阿朱死的活该,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相反她的死,却害苦了乔峰。这个粗犷汉子,在未来岁月里,则要一辈子背上误杀爱人的罪名,愧疚终身,长年累月不能心安。

人如果对一件事一辈子都抱定一个看法,那这世间也就少了许多的烦恼。

痛心疾首的是,我们总是在经历了一些岁月和一些人以后,突然间就懂得了一些事情。而自己当初认定的那些铁一般的事实,则纷沓而来,悉数打脸。

人最怕什么?

最怕的是有些从前无论如何都不懂的事情,现在突然之间就懂了。

第一次读《天龙八部》,读到小镜湖那一节时,我就一直在想,阿朱为什么不跟乔峰摊牌?

倘若她直接告诉乔峰,段正淳是她的父亲,那么乔峰必然就不会着急火燎的找段正淳报仇,那么她和乔峰之间也许就不会是生离死别的误杀了。

可是她却没有。

理由很简单,她不想将乔峰置于两难境地。

倘若她说了,乔峰不理会她的请求,执意要杀段正淳报仇,于阿朱而言,终不免要生出乔峰轻视她,或者心里压根就不爱她的心思。女人吗?谁不想男人把自己看得比一切都重要。

倘若乔峰应了她的请求,因为她的缘故,而放弃了报仇,那么乔峰心里难免会产生隔阂,日子久了,终不免也要生出不悦情绪。

这一来,搞得两个人都心里不安,总觉得自己欠着对方一样。

爱情里,最不需要的就是内疚和亏欠。而是成全。因为爱,所以就不会让自己所爱的人身处两难。

可是当问题面临的时候,终不免要面对。何去何从,总是要拿出一个解决方案的,阿朱拿出的方案则是:舍己为人。

她为的这个人,既是自己的爱人乔峰,也是自己的父亲段正淳。

小说中,阿朱误中乔峰掌力后,眼色中依旧柔情无限。乔峰心中一动,蓦地里体会到阿朱对自己的深情,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象之外,心中陡然明白:「段正淳虽是她生身之父,但于她并无养育之恩,至于要自己明白无心之错可恕,更不必为此而枉自送了性命。」

更不必为此而枉自送了性命。

只这一句,何其情重。

倘若乔峰因此杀了段正淳,阿朱日后保不定难免对他心生不悦。更要紧的是,大理段氏的人,是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乔峰一遍遍问她原因时,阿朱自己也说得很清楚:「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乔峰)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干休?大哥,那《易筋经》上的字,咱们又不识得……」

读到这一段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心酸,很不是滋味。

聪颖如阿朱,勇武如乔峰,都不免有应付不了的棘手之事,更何况我们才智一般的普通人?

有时候,比起无能为力,更让人揪心的无可奈何。

好比阿朱和乔峰,明明说好了一辈子,说好一起骑马打猎的。可是突然之间,一切就都变了。而且变得是那么残酷无情,不忍直视。

「不是分开一会儿,我觉得会很久很久。大哥,我离开了你,你会孤零零的,我也是孤零零的。最好你立刻带我到雁门关外,咱们便这么牧牛放羊去。段正淳的怨仇,再过一年来报不成么?让我先陪你一年。」

她是多么想陪着她的乔大哥啊!

可是,命运总是无情的将人逼死在两难的困境里,不能自拔,直至毁灭。

向来安逸摧心志,心碎才得好文章。

放到经历体会上,又何尝不是?

乔峰正是因为经历了丧失爱人的痛楚,所以在少林寺藏经阁,当慕容博提出五国分宋的计划时,他才掷地有声,义正言辞的反驳质问。

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

正是因为乔峰自己饱尝了丧失亲人的苦痛,他才更加不会将这苦果嫁接到无辜之人的头上去。

小镜湖误杀阿朱的那一天,他抱着阿朱的尸体,呆呆的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间,从午间又坐到了傍晚。那种悔恨心酸,别人又怎能体会的到?

就像阿朱,因为乔峰,她亲手为自己编织了一个驰马塞外,牧羊放牛的美梦。可还是因为乔峰,她又亲手打碎了这个梦。

自己的伤自己知道痛,别人又那里能体会的了。

文章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前两年网上流传的北岛的一段话,权且作为结尾吧: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多年以后,我还记得那个叫阿朱的女孩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