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朱聪与《天龙八部》中大理国朱丹臣之关系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相信所有读过小说《射雕英雄传》的读者,都会知道江南七怪中老二妙手书生朱聪,朱聪是一个让人充满疑惑的人物,他的身上有许多难以解释的问题。不仅仅是朱聪,江南七怪任何人的身份来历都充满一些较为离奇的特征,前一篇文章探讨了柯镇恶与小说《水浒传》中鲁智深可能存在的师承关系,还有与北宋逍遥派分支星宿派的师承关系,提出柯镇恶武学来源应是名门,但柯镇恶本身资质较差,并不能发挥师门武功之精华,而柯镇恶也可能因此羞于言及自己师门来历。本文要探讨柯镇恶的二弟妙手书生朱聪,他的来历也非比寻常,尽管小说中并未直接指出其关键,但尤能从细节中补充其过往经历。

首先,必须要知道江南七怪亦是有家族之人,都不是孤单无亲之辈。而且原著《射雕英雄传》中明确记载江南七怪有家人,而且这些家人都居住在嘉兴或嘉兴附近诸府。在连载版小说中曾有尹志平转述向江南六怪报信一节。如下记载:

「尹志平喜道:『程师妹这法儿妙。陆兄,我先说我的事。我师父长春丘真人无意中听到讯息,得知桃花岛主黄药师恼恨江南六怪,要杀他六家满门。我师父抢在头里,赶到嘉兴去报讯,六怪却不在家中,出门游玩去了。于是我师父叫六怪的家人分头躲避,黄药师来到时,竟未找到一人。他冲冲大怒,空发了一阵脾气,折而向北,后来就不知如何。你可知道么?』陆冠英点点头。」

之前已经知道柯镇恶的家族所在地是嘉兴府「柯家村」,应该是一个比较大的村落,势力也比较庞大。那么,江南七怪其他家庭,自然也不会多么穷苦,因为在小说《射雕英雄传》在完颜洪烈携带包惜弱到醉仙楼吃饭之时,江南七怪在醉仙楼出手阔绰极其奢华,比一般江湖人物恐怕还要出手大方得多。他们可以随手一锭锭金银付账,至少在财力上也该是地方富户。所以,柯家村至少该是富饶的村落。江南七怪平日也不贫穷。江南七怪所谓本地之威望,至少还有一部分是当地有钱人之原因。

从目前看小说提供之细节,至少柯镇恶还有一个兄长叫作柯辟邪,韩宝驹与韩小莹又是堂兄妹关系。那么,至少在青年时期,若按照通常习惯,柯镇恶应当已经娶过妻子,应不能算得上孤单一人。至于其他人,也或许早有家庭。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开始出场的时候,除了十六七岁的韩小莹,其他六位男人都至少二十岁以上到四十多岁之间,在这个年纪层面多数男人已经完成了婚嫁,特别是对于一些富户和略有财产的家庭,婚娶是第一位的重点。

特别明确一点的是,书中还暗示老五张阿生与老七韩小莹的恋爱史,以张阿生的粗壮相貌,只能默默喜欢韩小莹而从不过多表现,显然是因为韩小莹心中还有别人,那么这个别人必定还是因与其他六个男人中的某一个有关。韩小莹最终没有表现出喜欢是谁,就是因为这个人可能已经早已婚娶,所以自己没法刻意去表达。也就是说至少这个人是柯镇恶之下的任何一人,不能是长得丑陋的老五,不能是自己的哥哥韩宝驹,不能是整日严肃木讷的南希仁,不能是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小矮子全金发,只能是略有风流之气质的朱聪。

朱聪这个人不论是年纪、手段,还有相貌,都堪称是是六个人之中的优秀人物,所以还是少女之时的韩小莹,只能喜欢风流俊雅又花样百出的朱聪。但是朱聪必定又因为年龄、家境的关系,或早已婚娶,因为小说之中已经指出江南七怪在嘉兴还有家人,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既然丘处机那么紧张江南七怪的家人,若不是直系亲属,自然毫不会紧张,不是直系宗族,自然也毫不挂念。只有是在江南七怪拥有近亲家属的情况下,才会体现出那种紧迫态度。

在与梅超风、陈玄风荒山大战之后,张阿生与韩小莹结成夫妻,是七怪当中最后结亲者。包括全金发在内的其他五怪,应该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在嘉兴醉仙楼出场之时,已经完成了婚娶之事。无论金庸先生是否曾表露出江南七怪曾怎样的孤独之势,都不能否定江南七怪拥有的财力与势力都非比寻常,且应早已婚娶的事实情况。江湖行走与结婚与否并不形成矛盾关系,至于众人在大漠回归江南嘉兴的时候体现出来的兴奋状态,可以知道众人与家庭团聚的那种喜悦之状更为真实。

另一方面,也可知道众人并未把郭靖当作自己家庭的一员,没有真正邀请郭靖去各自家庭作客,只有柯镇恶曾提到让郭靖去「柯家村」,但又从未带其去过。从这一侧面又可以知道,众人教授郭靖武功,只是有关江湖意气之诺言,与什么救护忠良之后关系不是很大,甚至也可以说没有。江南七怪从未把自己的师门来历以及家庭状况告知郭靖,这反而是像某种忌惮又防备之心,拥有一些诡异的神秘感。

妙手书生朱聪自然是江南七怪之中的佼佼者。他平日以书生的面目示人,手拿一把精钢骨的扇子,这把扇子有多种用途,主要还是用于点穴。如果阅读小说较为仔细,即可以想到小说《天龙八部》中号称「渔樵耕读」的「读」,即大理国镇南王段正淳四大护卫之一的朱丹臣,朱丹臣也是用一把精钢骨扇。当日段誉在曼陀山庄遇到王语嫣,为求与王语嫣多说一些话,便编造故事与王语嫣说话,段誉比划朱丹臣平日所用的武功,就比划出了扇子上的功夫。王语嫣当即道出了朱丹臣的武功路数,连载版小说有如下记载:

「那少女道:『嗯,这是『清凉扇』法中的打穴功夫,第三十八招『透骨凉』,倒转扇柄,斜打肩胛。这位朱先生是昆仑旁支,三因观门下的弟子,这一派的武功,用笔比用扇更是厉害。你说正经的吧,不用跟我说武功。』这一番话若是叫朱丹臣听到了,那是非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可,那少女不但说出了这一招的名称手法,连他的师承来历,武学家数,也是清清楚楚。」

根据小说原著所言,这一套「清凉扇」打穴的武功出自昆仑旁支三因观,也就是说朱丹臣出自昆仑派,这种武功路数就是一路扇子上使用的武学,有一定的独特性。故此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朱聪用到这种用精钢骨扇打穴的功夫,便很可能与昆仑派有一定的关系。朱聪很可能是昆仑派的后学,但更可能的是,朱聪或是大理朱丹臣的后裔。也就是说他与同期保护大理段智兴的朱子柳,很可能是同族兄弟关系。关于二人的相似性的问题,小说中有很多细节描述。

一个是朱聪使用的武功与朱丹臣极为相似,其次是朱聪也时常一副书生打扮,朱子柳同样是书生打扮,他们不仅都与朱丹臣有着极其类似的打扮,并同时拥有精钢骨扇。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不论是先出场的朱聪,还是后出场的朱子柳,都是精于点穴。虽然没有任何明确的记载,说朱子柳是朱丹臣的后裔,但因为小说《天龙八部》中便开始的「渔樵耕读」的传承方式与继承族群的特点,又因为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大理段智兴手下「渔樵耕读」的传承特点有其家族传播性,可以判定这个大理朱子柳应该就是朱丹臣的后裔之一,并且可能是朱丹臣的嫡传。那么这个朱聪很可能便是朱丹臣家族庶出、偏支一类族人。

综合小说《射雕英雄传》原著来看,没有一处记载能说明朱聪能称得上是学问家的书生气度,甚至黄蓉都曾误认为朱聪是饱学之士。实际上在小说《神雕侠侣》中,黄蓉教杨过时候提到朱聪会《论语》,这其实是黄蓉搞错了,又或许是黄蓉在故意欺骗杨过,其实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真正懂得《论语》的是大理国的朱子柳,在黄蓉被裘千仞的铁掌打成重伤后,与郭靖来到大理国找一灯救治,黄蓉曾与朱子柳有过一番斗智。斗智过程之间,朱子柳引述过有关《论语》的道理。黄蓉高抬朱聪的学问是小说故事需要,并不是黄蓉不知道朱聪是怎样的一种底细。而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朱聪,与人较量的时候都是用的讥讽或抓人短处的嘴仗,还没如何涉及到有关真才实学的任何篇章。而朱子柳在出场当时是大理国丞相,又是状元之才。从细节上区分,朱聪与朱子柳相比有天差地别之感。

新修版小说《天龙八部》中,曾有逍遥派掌门虚竹之妻李清露,把虚竹四位贴身保镖四侍剑送给段誉之情节,段誉不愿纳四女为妾,便把四位侍剑认作妹子,送给四大家臣「渔樵耕读」的后辈为妻。那么根据这段描写,朱子柳肯定是梅兰竹菊侍剑的后代。其实,这一段故事为表现李清露吃醋,是故意把四剑从虚竹身边踢开。小说中四剑皆十分钟情虚竹,各自对虚竹有很深情义。尽管李清露把她们送给大理,但不表示她们终究会嫁给那四位家臣子弟。所以,我认为四剑最终还是会跑回逍遥派,那么这四剑又不可能是朱子柳的先人。

历史上段誉即位大理国皇帝之后,其皇子们为争夺帝位,先后有各大臣所拥护,造成许多血案。如果这样的事情真实发生,那么有关四大家臣之间的争权夺势,便会在之后显现。家族间支持哪位皇子,不支持哪位皇子,便会有一定的分歧,甚至是家族内斗。有些人因为跟对人,便得其势力。有些人没有跟对人,便遭受后来的制裁。那些遭受制裁的人,有些被关进牢中,有些可能便要放逐到他处。得势与失势,所体现的传承状态就有区别。

如果朱聪这一族系确为朱丹臣之后裔,或者又不是嫡传,自然很难担任朱家护卫大理国皇帝的任务,而且从「渔樵耕读」的选拔来说,应是家族中出类拔萃之人物。并且很可能在《天龙八部》结束之后约三十年之后,正值明教大魔头方腊祸乱江南,又有段誉皇子之皇位之争,这一支朱丹臣的后裔已经从大理国迁移到大宋浙东一带到嘉兴府。迁移到浙江,一切又从头开始。所以在武学风格上,朱聪有着朱丹臣家传昆仑派武功,同时又有一些别处学习的杂学。朱聪这个人不是一个勤于读书的人,本没什么学问,只有一些小聪明,朱聪善于运用一些小聪明来处置问题。朱聪也曾在与丘处机一战中,总结自身不足,开始刻苦修炼。其在蒙古大漠自创精研的「分筋错骨手」也是独树一帜,有别于江湖中流传的其他门派的擒拿手。

朱聪平日以书生形象装扮,自然是遵循大理国朱丹臣家族的传统形象,但朱聪素来不习惯清洁,总是一个脏乱邋遢的形象。这也是一种伪装,方便在江湖中行走。时常油腻腻的样子,便不会让人注意。一方面可能因为是朱丹臣家族的一员而承袭传统,另一方面又想着因为自己是庶出旁系,从而想摆脱这种家族束缚。从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朱聪的行为举止判断,朱聪是有着矛盾心很强的一个人,既有对梅超风不够正道的偷袭,又有编造故事谎话污蔑陈玄风、梅超风过往之经历,也有编造故事欺骗丘处机的事实,对这样一个心机特别深,说话又非常不诚实的人而言,他的过去是十分值得探求的。

他的家世必定不是很好,七八十年前是从老家大理朱氏家族所迁出,最初可能还有薄产,后来因为没有家族帮助,在江南亦无任何江湖关系,所以朱家武学传承也渐渐衰落。在嘉兴醉仙楼与丘处机之战的时候,他虽然体现的武功非常不凡,但与小说《天龙八部》时代的朱丹臣比相信是天与地之分别,见识与学识都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朱丹臣最重要的一点是温文尔雅,从不与人搞阴谋诡计。朱聪恰好相反,专门搞阴谋诡计,从来都是嘻嘻笑笑,坑蒙拐骗,让人觉得不庄重,又无任何温文尔雅之处。可以说小说《射雕英雄传》中的朱聪,是小说《天龙八部》中朱丹臣的反面,几乎一切都是反面。而朱子柳则是朱丹臣的影子,一切都犹如是朱丹臣摹刻下来一般,不同的是朱子柳在后来学习了段智兴亲传段家一阳指,在小说《天龙八部》中,朱丹臣没有学习到这一段家绝技,尽管这样,朱丹臣的武功不弱。而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段智兴所运用的一阳指,与《天龙八部》中的一阳指,实在是天差地别,根本比不上。

朱聪自创的「分筋错骨手」,按书中所言是专门用来应对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专以「脱人之臼、断人之骨,以快如闪电手法,攻击对方的关节与筋脉。」,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手法应该与江湖上别种分筋错骨手有所区别,因为洪七公就会分筋错骨手。而朱聪这种手法,郭靖并未传授给自己的徒弟们。

朱聪的武功除了家传的「清凉扇」与自创的「筋骨错骨手」之外,还会一种「空空拳」功夫,还有一些「妙手空空」的功夫。可想而知,除了家传不完整的一些昆仑派的绝学之外,在江南嘉兴附近,朱聪还有一位师傅有「妙手空空」之能。有关金庸先生的江湖世界观曾杂糅传统小说情况,尤其是《水浒传》中,在宋江等征伐方腊之后,说时迁病死于杭州,与小说《射雕英雄传》所距不过百年,以时迁之能,在与方腊明教大军相战之下,梁山高手死伤无数,又要被朝廷收拾掉的危险,故此诈死埋名之心肯定有之。虽然金庸借用《水浒传》的背景,但水浒传何尝不另有神仙在世?所以,若根据金庸小说的路子来作,这些梁山义士有些人的武功恐怕就要相应增强或变化,而在经历上恐怕也多有不同。

时迁在梁山中年岁较轻,若能活到小说《射雕英雄传》之前,亦不过百岁。或许时迁或时迁之门派在江南传下传人,有一门人弟子正好就是朱聪之师傅。所谓「空空拳」、「妙手空空」那都应该是时迁这一系传人的鸡鸣狗盗的武功,朱聪学来也把这些武功融会贯通,成为赖以生存的武艺。未必这种盗门武功虚有其表,任何武功都存在于虚虚实实之间,用法不同得到的效果也不会一样。

就如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朱聪用妙手空空手法对付的几个人,大多都在毫无防备之间就被朱聪偷个正着,但遇到武学高强的人,朱聪就没办法去使用,可见在高明的人眼中,任何一种手法都会被分清利害,反应到实际制敌反应上去。所以朱聪遇到欧阳锋,他妙手空空之法就无法奏效,遇到黄药师也无法占到便宜。因为这种手法还不算是高级武学,在去除一些杂耍般的幻象之后,实用有效之部分就没有剩下多少。

也就是说,高明一些的武功,内力的使用与力道深浅的结合,通常十分紧密,而妙手空空的手法就是一种迅捷动作,并无任何内力上的劲道可用。以前有人说,给朱聪一个毒针,朱聪就能用妙手空空杀掉小说《射雕英雄传》中任何一位绝顶高手,这样理解是错的。任何一位武学高人,都会自然而然生出一种气势,即有精神上的气势,又有纯力量上的气势。在高手临战之间,这种气势就会显现。比如大喝、大叫、大骂,这都是一种气势。如果朱聪拿着一只毒针来杀人,只要略一动手,恐怕大多数高手也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判断出朱聪手臂的动作,并由此作出反应。所以单凭这种迅捷的手法来对敌拥有内力防御的一些高手,也是不实际的,连理论上的可能性都几乎不存在。所以,小说中朱聪所应对的人只有修为略在他之下或略在他之上,又不是过分强大者,才能使用妙手空空。

朱聪这个人心机非常深,连载版小说中曾造谣自己的「先师」说的陈玄风、梅超风恒山大战的战况事实。

「韩小莹道:『大伙儿怎么不联起手来干他们呀?』朱聪道:『听我先师说,大江南北的豪杰曾在恒山三次大会,连接三年围拿这黑风双煞,但他们滑溜得紧,一见人多,便躲了起来,等大家一散,他们又出来作恶。后来不知怎地,江湖上不见了他们的纵迹,过了几年,十家都只道他们恶贯满盈,已经死了,那知道却是在这穷荒极北之地。』」

而在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每个版本梅超风回忆篇中,所谓恒山大战的事实正好与朱聪所言相反。黑风双煞其实并没有躲起来,反而是一场大战击败众人。按照梅超风平素直来直去,绝不虚掩的气度来看,梅超风的所述是没有任何问题,毫无作假成分,所以朱聪的说法就值得怀疑,有理由相信朱聪是编造或扭曲了「先师」的回忆。若不是他的师傅也是惯于撒谎的人,那就是朱聪是一个惯于欺瞒,甚至欺诈造谣的这么一种人。而翻遍小说《射雕英雄传》,朱聪的大多数所作所为,皆有言语上的夸大其词,和行动上的不遵守江湖道义的行为,可以认定朱聪就是这么一种毫无道义,又常在事件中充当造谣者以及煽动生事者。他不像是饱学儒生,更像是不学无术这么一种人物。在江南七怪的各次行动中,朱聪所作之行为,大多是一种偷袭以及暗算的推动者与执行者,与韩宝驹、南希仁等人相比,在道义品行上面要逊色许多。

在江南七怪来到蒙古大漠的时候,朱聪曾抢夺少年郭靖的匕首,连载版小说有过这么一段记载,十足能表现朱聪的反道义面目:

「朱聪细看匕首光色,果然是一柄砍金削玉、吹毛立断的宝剑,却不知如何在一个小孩子手中。

他再看这群孩子打扮,除了郭靖之外,个个都穿著名贵的貂皮短衣,而郭靖颈中,也套著一个精致的黄金颈圈,显见都是蒙古王公贵胄的子侄了。

朱聪心想:『这孩子必定是偷了父亲的宝刀,私自出来玩弄。王公的东西,取不伤廉。』他当下起了据为己有之念,笑吟吟的下马,说道:『大家别打了,好好玩儿吧!』一闪身挨进人圈,夹手一把将匕首抢了过来。他用的是空手入白刃的上乘武技,别说郭靖是个小小孩子,就算是一个武艺精熟的武师,遇上了这位妙手书生,也别想拿得住自己的兵刃。

朱聪宝物一到手,一纵身窜出人圈,跃上马背,哈哈大笑,提缰纵马,疾驰而去,赶上了众人,笑道:『今日运气不坏,无意间得了一件宝物。』笑弥陀张阿生道:『二哥这偷鸡摸狗的脾气总是不改。』」

朱聪以前辈或长的身份,去抢夺一个小孩子的东西,足以证明这个人心术方面并不正直。他在很多行为上,缺乏一种正直的心态,更有一种江湖混混的特色,这与小说《天龙八部》中,星宿老人丁春秋来到少林寺途中所收那些江湖败类的行为差不多,朱聪的行为与那些败类很多方面较为近似。

朱聪并没有继承大理国名臣朱丹臣的优良品质,反倒是一切反其道逆行,在行为举止上有悖于书生知书达理的气度,又在道义上违背许多江湖正道准则,他能与柯镇恶混到一起,恐怕也是因为少年时候有某种机缘才能凑到一起。他们两个与其他五个人并不一样,来路有区别。柯镇恶、朱聪两人也许一起吃过花酒,赌过牌九,甚至也与柯辟邪一起干过某些黑道买卖。小说中也不止一次说过柯镇恶是嘉兴本地一霸,晚年之时也经常赌博。

总之,朱聪不是什么正经人物,有这样的人物在江南七怪中带头,黄药师、洪七公看不上江南七怪也是有道理的。电视剧演绎与小说里边真实写作之感受不同,大家广传的正道江南七侠,至少已经有两位可能曾是黑道人物,怎么说这个正义性也要暗淡了一些。

柯镇恶惯于用毒,又是嘉兴无赖,朱聪奸诈阴险,惯于使用诡计手段,这都不是正道之人所能容纳。然而江南七怪之结义,终究有其缘由,为抛弃道义与柯镇恶、朱聪结成一体,恐怕还是不得已为之。既然韩宝驹以及其他人能宽容朱聪、柯镇恶平素所为,那便有更深远的重大秘密驱使,使他们不得不这样作。

赞(1)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朱聪与《天龙八部》中大理国朱丹臣之关系》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9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