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林平之至死不信任岳灵珊

文/ 纸屑轻舞

林平之自宫之后练习了辟邪剑法,之后他对已成为他老婆的岳灵珊说过这样的话:“难道是我错怪了你?这辟邪剑谱,你爹爹不是终于从我手中得去了吗?谁都知道,要得辟邪剑谱,总须向我这姓林的小子身上打主意。余沧海、木高峰,哼哼,岳不群,有什么分别了?只不过岳不群成则为王,余沧海、木高峰败则为寇而已。”

如果说目的都是为了辟邪剑谱的话,余沧海、木高峰、岳不群三个人倒真的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前两个败则为寇的人基本上是明抢,而最后成则为王的岳不群,当年还是“看上去很美”。

练习葵花宝典或者辟邪剑法这样邪门的功夫,最难的是第一关,要割自宫。正常男人都舍不得自宫,因为这话儿不仅仅可以用来撒尿,还可以用来射 精。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都自宫,因为要么胸怀统一江湖的野心,要么拥有手刃仇人的愿望,他们都不是正常的男人。

林平之自宫之后练成了辟邪剑法。在《笑傲江湖》里,没有了的男人都可牛逼,于是林平之就可牛逼。当初余沧海像猫捉老鼠一样玩弄林震南和他的一镖局人马,最后林平之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玩耍他整个青城派。林平之虽然牛逼了,但他知道此时的岳不群也很牛逼,因为岳不群比他还先自宫。

林家的辟邪剑谱,是先到了岳不群手里,然后他扔掉的时候正巧被林平之拾到了而已。林平之知道练习辟邪剑法要自宫的时候岳不群已经没有了。但是岳不群很关心林平之到底还有没有,因为他自己没有这事他不想给任何人知道,更不想给林平之知道。

如果辟邪剑谱是诱惑的象征的话,那么练习它就代表着这个人为了私欲愿意付出一切,自宫则表示他为此可以不择手段。

从这个角度来说,辟邪剑谱就是一面照妖镜,照出这个人的真面目。林平之见了这面镜子之后,从此和以前为了复仇过得很压抑的那个自己谁古德拜了。因为这面镜子,也让林平之看清了岳不群伪君子的真实形象。

岳不群的真实形象,就是和余沧海、木高峰一样的强盗。

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爱,是真挚而浓烈的。但一直不能为林平之所接受、所信任。原因主要有两方面;第一是岳不群觊觎辟邪剑谱,让女儿和与辟邪剑谱惟一有关联的林平之亲近,这显得太顺理成章了;第二则是当年岳灵珊和劳德诺远赴福州开那家小酒馆,看起来是岳不群的运筹帷幄,实则是林平之永远跨不去的一道坎。

这家小酒馆的老板,是如何从姓蔡的变成姓萨的,我们不得而知,大约靠金钱和手段都可以完成。但这酒馆的老板早不换晚不换,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换了,疑点颇多。林平之失手误杀了余人彦之后,跟随林平之打猎的郑镖头,就曾警告劳德诺说:“老头儿,你这张嘴可得紧些,漏了口风出来,我们便说这两个大盗是你勾引来的,你开酒店是假的,做眼线是真。听你口音,半点也不像本地人。否则为甚么这二人迟不来,早不来,你一开酒店便来,天下的事情哪有这门子巧法?”

事发后,林震南林平之父子再次来到酒馆,却已是人去店空。却在岳灵珊房中找到一块绿色帕子,“那帕子甚是软滑,沉甸甸的,显是上等丝缎,再一细看,见帕子边缘以绿丝线围了三道边,一角上绣着一枝小小的红色珊瑚枝,绣工甚是精致”,而且有“一股淡淡幽香立时传入鼻中”。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普通的酒馆服务员的应有之物。

林震南在听取了众镖头的看法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卖酒的老头和那姑娘,定是冲着咱们而来,只不知跟那两个四川汉子是不是一路。”

这话倒过来看,就是不管这两人是不是和余沧海的青城派有关,但一定是冲着福威镖局而来的。

林震南的这句话说在镖局面临灭门之灾的紧要关口,对林平之的影响一定是很深远的。类似的“遗言”还有殷素素临死前对张无忌说不可相信女人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在林平之眼里,岳不群还不如余沧海木高峰。后来,林平之曾冷笑着对岳灵珊说:“这姓余的矮子、姓木的驼子,他们想得我家的辟邪剑法,便出手硬夺,害死我父亲母亲,虽然凶狠毒辣,也不失为江湖上恶汉光明磊落的行迳,那像……那像……那像你的父亲君子剑岳不群,却以卑鄙奸猾的手段,来谋取我家的剑谱。”

这里说的“卑鄙”,一定是福州小酒馆的记忆有关。他不信任他的女人岳灵珊,说:“我怎知你如此深谋远虑,为了一部辟邪剑谱,竟会到福州来开小酒店?青城派那姓余的小子欺侮你,其实你武功比他高得多,可是你假装不会,引得我出手。哼,林平之,你这早瞎了眼睛的浑小子,凭这一手三脚猫的功夫,居然胆敢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你是爹娘的心肝肉儿,他们若不是有重大图谋,怎肯让你到外边抛头露面、干这当炉卖酒的低三下四勾当?”

这里面的“深谋远虑”,即便和岳灵珊无关,岳不群却是无论如何脱不了干系的。

第一次见面就是错的,往后的发展又怎么能对?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林平之至死不信任岳灵珊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