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他是《笑傲江湖》最应该同情的人

文/ 纸屑轻舞

“福威镖局”的“福”和“威”对林平之来说,到他和镖局的人打那最后一次猎为止,已经结束了。自此之后,多舛的命运,让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再也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最后,他以相同的手段,以猫戏老鼠的方式,手刃余沧海和青城派诸弟子,看起来是很快意的,但表现出来的快意则平添了许多变态的成分。

福威镖局的灭门之灾,对当时只有十八九岁年纪的林平之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按正常的成长轨迹,林平之即便成不了一代大侠,也必定会是江湖上的一条好汉。

在劳德诺和岳灵珊临时开设的小酒馆内,林平之遇到了余人彦和贾人达,这两人言语轻薄,调戏了乔装成服务员宛儿的岳灵珊。此时岳灵珊的武功远高于林平之,更不用说劳德诺,但岳灵珊忍受侮辱,尚未反击,林平之却站了出来。林平之气往上冲,伸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说道:“什么东西,两个不带眼的狗崽子,却到我们福州府来撒野!”

林平之要维护福州府的治安,看重的是集体荣誉。至少此时的林平之抱打不平的目的不是为了逞强,更不是为了赢得美人心——一被贾人达称作“一张脸蛋嘛,却是钉鞋踏烂泥,翻转石榴皮,格老子好一张大麻皮”的岳灵珊当时只能说是“丑女”。

林平之一出手,就此惹下滔天大祸。当然后来我们知道,即便他这次不出手,福威镖局的祸事依然不可避免,余沧海既然部署周密,福威镖局已然躲无可躲了。

余沧海亲自出马,要挑了福威镖局,转瞬之间镖局的人已有二十余人被杀,面对“出门十步者杀”的血书,林平之悲愤难当,依然有勇气提着长剑冲出门去,站在那条血线的三步之外,朗声大骂,还解开衣襟,袒露胸膛,拍胸叫道:“堂堂男儿,死便死了,有种的便一刀砍过来,为什么连见我一面也不敢?没胆子的狗崽子,小畜生!” 林平之想的是:“此事由孩儿身上而起,孩儿明天再出去叫阵,和他决一死战。倘若不敌,给他杀死,也就是了。”可谓豪气干云。

后来林震南决定全家出逃,林平之还是心有不甘:“这狗贼害死了咱们这许多人,不跟他拼个你死我活,这口恶气如何咽得下去?”

林平之的少年心性在青城派的一步步施压下,逐渐变得越来越绝望。无奈之下他只求一死,只能说些“有种的就赶快把老爷三人杀了”这样的气话了。对方要的不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命,而是他们祖传的辟邪剑谱。

此后林平之为了活命,换上的私人衣衫,这对从小娇生惯养的他何其难也,他给自己的自我暗示是:“林平之啊林平之,你若不小心,若不忍耐,再落入青城派恶贼的手中,便如这火把跌入臭水池塘中一般。”举袖擦了擦眼睛,衣袖碰到脸上,臭气直冲,几欲呕吐,但他依然要说:“这一点臭气也耐不了,枉自称为男子汉大丈夫了。”所谓天壤之别,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让林平之深刻地体验了一把。

林平之到福威镖局的分局打探,却不料这些分局也全部被青城派烧得精光了。举目所见,尽是焦木赤砖,遍地瓦砾。林平之悄立半晌,暗暗发誓:“那自是青城派的恶贼们干的。此仇不报,枉自为人。”

仇恨的种子已经深深地根植在林平之心中。支撑他屈辱地活下去的惟一的理由,就是复仇。此后木高峰对林平之的摧残,父母惨死的变故,等等,都是在他内心已经燃烧的复仇火焰上又添了一把柴而已。

林平之历经坎坷才拜在素有君子剑之称的岳不群的华山派门下,而最后又发现岳不群不过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和余沧海、木高峰并无本质区别时,他内心的绝望每增加一层,复仇的欲望就会更强烈一分。

自宫只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为了实现复仇的愿望所要承受的巨大代价。对林平之来说,复仇的欲望比天还大,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他可以没有健全的身体,也舍得掉爱情,他惟独不能丢掉的是自己立下的这句誓言:

此仇不报,枉自为人。

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的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林平之和令狐冲同样面临着命运的捉弄,最后他们走上了两条不同的路。这就是命运的强悍。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他是《笑傲江湖》最应该同情的人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