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曲灵风与黄药师存在乱伦关系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众所周知,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曲灵风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徒弟。在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都作为事件背景人物描述,而且曲灵风从未在小说中正面出场,但是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修改过程中,修改了曲灵风的人物设定,曲灵风是故事中先出场的人物,与郭啸天、耶律铁心有一定的互动关系。在早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叙述曲灵风在桃花岛派师门中的排位也出现多次矛盾情况,他时而排名靠前,时而序次居后,这个问题在新修版小说的修订中已经明确确认,曲灵风是桃花岛黄药师门下第一弟子,也即是陈玄风、陆乘风等人的大师兄。曲灵风在新修版小说中改动很大,不仅推翻连载版、修订版设定,且在具体细节上又增添不少令人惊讶的细节,这些细节每一样都堪称惊世骇俗。

新修版小说中,有一个关键篇幅,就是有关梅超风之回忆追述部分,我称之「梅超风回忆录」。在大金国赵王府地洞中,梅超风面对郭靖时在回忆中出现以下表述,这些是连载版以及修订版小说所没有的部分记叙。

「……我师父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他已有一个大弟子曲灵风,二弟子陈玄风,还有几个年纪比我略小的弟子陆乘风、武罡风、冯默风。师父给我改了名字,叫做梅超风。」

根据新修版小说前文所述,桃花岛岛主黄药师在一次外出的时候,略使手段救回了蒋家受辱的幼年梅若华,带到桃花岛上之后,黄药师所在的桃花岛已经有了几位徒弟,有几位弟子比梅若华要小一些,梅若华晚入门,最终按照年龄次序排在陆乘风之前,成为陆乘风、武罡风、冯默风的三师姐。同时也明确说明桃花岛黄药师一门,大师兄为曲灵风,二弟子叫做陈玄风。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中这样重新纠正,可以让广受大家疑惑的连载版、修订版小说中,关于桃花岛一门徒弟间序次排行问题得到了解决,不必再为谁是大师兄而苦恼。桃花岛一门,是按照年龄序次排师门长幼。

桃花岛这样排列徒弟序次,有其关键原因,不仅可以证明有关梅超风进入桃花岛的时间问题,也能解决关于桃花岛内部中,曲灵风与陈玄风、梅超风之间的关系问题。解决之前有些小说版本解读三人之间关系之时候,有时出现序次混淆的问题,自新修版小说修改之后,这种序次混乱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同时,金庸在修改这段历史之后,还把三人之间的关系重新梳理,增添许多连载版、修订版从未有过的秘事,这些都是私密性很高的事情,不是他们当事人回忆叙述,外人根本无法知晓其隐秘。

曲灵风的出现。

连载版小说中「曲灵风」三个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并不是通常所有人记忆中那样,是在黄蓉、周伯通等人在「荒村野店」故事篇章中的发现,而是之前在归云庄上黄药师见到陆乘风的对话,提到了曲灵风。

黄药师又道:「你腿上的残疾是治不好的了。下盘功夫也不能再练,不过照著我今日传你的功诀去做,和常人一般慢慢行走却是不难,唉……」他心中自恨当年太过心急躁怒,重罚了四名无辜的弟子,只是他素来要强好胜,虽然内心后悔,口上却不肯说出来,过了片刻,又道:「你把三个师弟都去找来,把这功诀传给他们罢。」陆乘风先答应了「是」,再道:「曲灵风曲师弟的行踪,弟子一直没打听到。武、冯两位师弟,却已去世多年了。」

其次在归云庄外梅超风与黄药师的对话。

黄药师道:「第一件,你把九阴真经失去了,去给我找回来,要是给人看过了,把他杀了,一个人看过,杀一个,一百个人看过,杀一百个,只杀九十九人也别来见我。」众人听了,心中都感一阵寒意。江南六怪心想:「黄药师号称『东邪』,为人行事真是邪得可以。」只听黄药师又道:「你武、冯、曲三个师弟,都因你受累,你去把灵风找来,再去访一访武冯二人有没有后嗣,都送到归云庄来,交乘风扶养,这是第二件。」梅超风应了,陆乘风心想:「这件我可以去办。」但他知道师父脾气,不敢多说。

连载版小说根设定,大师兄是陈玄风、陆乘风之间数次变化,而曲灵风一般都是叙述为陈玄风、陆乘风的师弟,具体大排位也不明确。连载版小说中武、冯两位弟子已全部死亡,但按后出小说《神雕侠侣》叙述,黄药师弟子冯默风还有出场,只有武眠风不知去向。连载版小说中的曲灵风三字,首先出现在故事中,就是在归云庄黄药师与陆乘风及梅超风的对答提及,下一次提到就是在黄蓉、郭靖、周伯通等在临安府牛家村里的「荒村野店」找到密室以及可疑遗骨。在此版小说中,杨铁心(耶律铁心)及郭啸天从未与曲灵风也即所谓曲三发生交集。连载版中曲灵风在临安府牛家村取名为曲三,可能被人误会为是桃花岛师门排辈。

修订版小说的情况就比连载版小说的情况复杂,而其中的细节十分重要。修订版小说中曲灵风出场被提到前面,并与杨铁心、郭啸天等人故事发生交集。修订版开始,张十五来牛家村说书,并同杨铁心(耶律铁心)、郭啸天结交,他们三位来到村头酒馆,有这样的记载。

「郭啸天带着张十五来到村头一家小酒店中,在张饭桌旁坐小酒店的主人是个跛子,撑着两根拐杖,慢慢烫了两壶黄酒,摆出一碟蚕豆、一碟咸花生,一碟豆腐干,另有三个切开的咸蛋,自行在门口板凳上坐了,抬头瞧着天边正要落山的太阳,却不更向三人望上一眼。」

另外须说明,在连载版小说中描写的临安府牛家村是小村,在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中叙述,牛家村地理位置重要性增强,牛家村的村落范围增加,且繁荣程度亦有增加之处。修订版小说增加曲三酒馆的实用性,亦有酒客吃酒,连载版小说因为牛家村村小寂寥,酒馆的实用性并未显现出来。酒馆的使用价值没有引起郭啸天等人的注意,也从未被开始出现人物提起,仿佛牛家村人对酒馆的存在视而不见。

修订版小说中的曲三出场早,且与杨铁心(耶律铁心)等照面多次,而且小说明确叙述曲三了解杨铁心(耶律铁心)及郭啸天的江湖名气,这在与他们二人的交流中,叙述很清楚,不仅对应郭啸天与耶律铁心的来历,也能反应曲三为人的精明。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增加了张十五、杨铁心(耶律铁心)、郭啸天的酒馆闲谈情节,曲三也有些意兴,还曾加入三人闲谈,通过曲三的对话语言内容,可以了解曲三这个人的脾气性格,可以看出曲三这个人物与黄药师所呈现的性格特征极其相似,这一点是新修版小说呈现出来最微妙变化的细节,这是解开曲三身世与黄药师关系的一个线索。连载版小说里,闲谈吃酒过后,说书艺人张十五奔临安皇城方向而去。郭、杨二人准备打野味一起晚餐,碰到曲三杀官兵赠二人金器。小说叙述曲三了解二人身世,此后二人经常到酒馆喝酒。第二年冬季某日,曲三失踪。

新修版小说较连载版、修订版改变之处更多。新修版小说描写张十五、杨铁心、郭啸天在酒馆喝酒的时候,增加了曲傻姑这个重要人物的出现。在连载版及修订版小说都是在郭靖出生时间十八年后,黄蓉、郭靖、周伯通等来到近乎荒废的牛家村中,在曲三酒店旁发现曲傻姑。新修版小说一再表明傻姑是曲灵风之女,这个新设定似乎可以消除多年来对傻姑来历的疑问。需要注意的是在新修版小说中,曲三杀掉官兵之后,比修订版小说又多了一句话,这句话对小说细节的讨论非常重要。

「原来曲三是一年多之前,因死了妻子,不愿再在原地住,搬到牛家村来开了家小酒店。」

曲三在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中,什么时候来到临安府牛家村并没有任何说明,所以一般认为曲三来到牛家村的时间有一定的模糊性,很可能曲三来到牛家村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新修版小说里的具体时间叙述,废除了之前许多人的想法,充分确定曲三来到临安府牛家村的时间是在一年前,这个一年前是《射雕英雄传》开始的一年前,大约是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前后。这个时间点很重要,后边将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数据。

新修版小说中,梅超风的回忆录很重要,她交代了太多细节,需要重视,之前连载版、修订版梅超风的回忆部分都是略说,不能体现一些具体细节,新修版小说则增多大量篇幅来完善这些有关桃花岛往事的细节,又比如曲灵风的年纪,在新修版小说里就更加明确。

「我年纪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年快十五岁了,拜入师父门下已有三年多了,诗书武功都已学了不少。我身子高了,头发很长,有时在水中照照,模样儿真还挺好看,大师哥有时目不转睛的瞧我,瞧得我很害羞。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从新修版小说来看,梅超风入门三年之后梅超风将近十五岁,而曲灵风已经三十岁。曲灵风确定大梅超风十五岁,这是以往小说版本里没有的细节。请注意,这个时候曲灵风没有婚配,梅超风回忆中的意思是在说大师兄曲灵风对自己怀有爱意情绪,只是并未对自己表达出具体意愿,可以看出曲灵风在这段时间情绪是压抑的,心中也有事情烦扰。曲灵风是在什么时候结婚的呢?书中是这样说的。

「曲师哥瞧着我的脸色,一向也是挺温柔的,那时候我已十八岁了,明白了他眼光的含意。但他成过亲,老婆死了,还有个小女儿,而且我已经跟贼哥哥好了,只好避开曲师哥的眼光。一天晚上,贼哥哥在我房里,在我床上抱着我……」

新修版小说在这一段中详细交待了曲灵风的结婚时间点,梅超风已经十八岁多的时候,曲灵风至少三十三岁,在这三年中,曲灵风娶妻生女,然后妻子死去。大致言明曲灵风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结婚,也即梅超风发觉曲灵风看自己的时候满怀心事那段时期。曲灵风的妻子在曲灵风三十一二岁的时候生下女儿,妻子死亡。在曲灵风三十三岁之时,他的女儿最大约二岁。在曲灵风三十三岁上的时候,曲灵风被黄药师赶出桃花岛。

 

众所周知,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曲灵风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徒弟。在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都作为事件背景人物描述,而且曲灵风从未在小说中正面出场,但是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修改过程中,修改了曲灵风的人物设定,曲灵风是故事中先出场的人物,与郭啸天、耶律铁心有一定的互动关系。在早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叙述曲灵风在桃花岛派师门中的排位也出现多次矛盾情况,他时而排名靠前,时而序次居后,这个问题在新修版小说的修订中已经明确确认,曲灵风是桃花岛黄药师门下第一弟子,也即是陈玄风、陆乘风等人的大师兄。曲灵风在新修版小说中改动很大,不仅推翻连载版、修订版设定,且在具体细节上又增添不少令人惊讶的细节,这些细节每一样都堪称惊世骇俗。

新修版小说中,有一个关键篇幅,就是有关梅超风之回忆追述部分,我称之「梅超风回忆录」。在大金国赵王府地洞中,梅超风面对郭靖时在回忆中出现以下表述,这些是连载版以及修订版小说所没有的部分记叙。

「……我师父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他已有一个大弟子曲灵风,二弟子陈玄风,还有几个年纪比我略小的弟子陆乘风、武罡风、冯默风。师父给我改了名字,叫做梅超风。」

根据新修版小说前文所述,桃花岛岛主黄药师在一次外出的时候,略使手段救回了蒋家受辱的幼年梅若华,带到桃花岛上之后,黄药师所在的桃花岛已经有了几位徒弟,有几位弟子比梅若华要小一些,梅若华晚入门,最终按照年龄次序排在陆乘风之前,成为陆乘风、武罡风、冯默风的三师姐。同时也明确说明桃花岛黄药师一门,大师兄为曲灵风,二弟子叫做陈玄风。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中这样重新纠正,可以让广受大家疑惑的连载版、修订版小说中,关于桃花岛一门徒弟间序次排行问题得到了解决,不必再为谁是大师兄而苦恼。桃花岛一门,是按照年龄序次排师门长幼。

桃花岛这样排列徒弟序次,有其关键原因,不仅可以证明有关梅超风进入桃花岛的时间问题,也能解决关于桃花岛内部中,曲灵风与陈玄风、梅超风之间的关系问题。解决之前有些小说版本解读三人之间关系之时候,有时出现序次混淆的问题,自新修版小说修改之后,这种序次混乱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同时,金庸在修改这段历史之后,还把三人之间的关系重新梳理,增添许多连载版、修订版从未有过的秘事,这些都是私密性很高的事情,不是他们当事人回忆叙述,外人根本无法知晓其隐秘。

曲灵风的出现。

连载版小说中「曲灵风」三个字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并不是通常所有人记忆中那样,是在黄蓉、周伯通等人在「荒村野店」故事篇章中的发现,而是之前在归云庄上黄药师见到陆乘风的对话,提到了曲灵风。

黄药师又道:「你腿上的残疾是治不好的了。下盘功夫也不能再练,不过照著我今日传你的功诀去做,和常人一般慢慢行走却是不难,唉……」他心中自恨当年太过心急躁怒,重罚了四名无辜的弟子,只是他素来要强好胜,虽然内心后悔,口上却不肯说出来,过了片刻,又道:「你把三个师弟都去找来,把这功诀传给他们罢。」陆乘风先答应了「是」,再道:「曲灵风曲师弟的行踪,弟子一直没打听到。武、冯两位师弟,却已去世多年了。」

其次在归云庄外梅超风与黄药师的对话。

黄药师道:「第一件,你把九阴真经失去了,去给我找回来,要是给人看过了,把他杀了,一个人看过,杀一个,一百个人看过,杀一百个,只杀九十九人也别来见我。」众人听了,心中都感一阵寒意。江南六怪心想:「黄药师号称『东邪』,为人行事真是邪得可以。」只听黄药师又道:「你武、冯、曲三个师弟,都因你受累,你去把灵风找来,再去访一访武冯二人有没有后嗣,都送到归云庄来,交乘风扶养,这是第二件。」梅超风应了,陆乘风心想:「这件我可以去办。」但他知道师父脾气,不敢多说。

连载版小说根设定,大师兄是陈玄风、陆乘风之间数次变化,而曲灵风一般都是叙述为陈玄风、陆乘风的师弟,具体大排位也不明确。连载版小说中武、冯两位弟子已全部死亡,但按后出小说《神雕侠侣》叙述,黄药师弟子冯默风还有出场,只有武眠风不知去向。连载版小说中的曲灵风三字,首先出现在故事中,就是在归云庄黄药师与陆乘风及梅超风的对答提及,下一次提到就是在黄蓉、郭靖、周伯通等在临安府牛家村里的「荒村野店」找到密室以及可疑遗骨。在此版小说中,杨铁心(耶律铁心)及郭啸天从未与曲灵风也即所谓曲三发生交集。连载版中曲灵风在临安府牛家村取名为曲三,可能被人误会为是桃花岛师门排辈。

修订版小说的情况就比连载版小说的情况复杂,而其中的细节十分重要。修订版小说中曲灵风出场被提到前面,并与杨铁心、郭啸天等人故事发生交集。修订版开始,张十五来牛家村说书,并同杨铁心(耶律铁心)、郭啸天结交,他们三位来到村头酒馆,有这样的记载。

「郭啸天带着张十五来到村头一家小酒店中,在张饭桌旁坐小酒店的主人是个跛子,撑着两根拐杖,慢慢烫了两壶黄酒,摆出一碟蚕豆、一碟咸花生,一碟豆腐干,另有三个切开的咸蛋,自行在门口板凳上坐了,抬头瞧着天边正要落山的太阳,却不更向三人望上一眼。」

另外须说明,在连载版小说中描写的临安府牛家村是小村,在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中叙述,牛家村地理位置重要性增强,牛家村的村落范围增加,且繁荣程度亦有增加之处。修订版小说增加曲三酒馆的实用性,亦有酒客吃酒,连载版小说因为牛家村村小寂寥,酒馆的实用性并未显现出来。酒馆的使用价值没有引起郭啸天等人的注意,也从未被开始出现人物提起,仿佛牛家村人对酒馆的存在视而不见。

修订版小说中的曲三出场早,且与杨铁心(耶律铁心)等照面多次,而且小说明确叙述曲三了解杨铁心(耶律铁心)及郭啸天的江湖名气,这在与他们二人的交流中,叙述很清楚,不仅对应郭啸天与耶律铁心的来历,也能反应曲三为人的精明。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增加了张十五、杨铁心(耶律铁心)、郭啸天的酒馆闲谈情节,曲三也有些意兴,还曾加入三人闲谈,通过曲三的对话语言内容,可以了解曲三这个人的脾气性格,可以看出曲三这个人物与黄药师所呈现的性格特征极其相似,这一点是新修版小说呈现出来最微妙变化的细节,这是解开曲三身世与黄药师关系的一个线索。连载版小说里,闲谈吃酒过后,说书艺人张十五奔临安皇城方向而去。郭、杨二人准备打野味一起晚餐,碰到曲三杀官兵赠二人金器。小说叙述曲三了解二人身世,此后二人经常到酒馆喝酒。第二年冬季某日,曲三失踪。

新修版小说较连载版、修订版改变之处更多。新修版小说描写张十五、杨铁心、郭啸天在酒馆喝酒的时候,增加了曲傻姑这个重要人物的出现。在连载版及修订版小说都是在郭靖出生时间十八年后,黄蓉、郭靖、周伯通等来到近乎荒废的牛家村中,在曲三酒店旁发现曲傻姑。新修版小说一再表明傻姑是曲灵风之女,这个新设定似乎可以消除多年来对傻姑来历的疑问。需要注意的是在新修版小说中,曲三杀掉官兵之后,比修订版小说又多了一句话,这句话对小说细节的讨论非常重要。

「原来曲三是一年多之前,因死了妻子,不愿再在原地住,搬到牛家村来开了家小酒店。」

曲三在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中,什么时候来到临安府牛家村并没有任何说明,所以一般认为曲三来到牛家村的时间有一定的模糊性,很可能曲三来到牛家村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新修版小说里的具体时间叙述,废除了之前许多人的想法,充分确定曲三来到临安府牛家村的时间是在一年前,这个一年前是《射雕英雄传》开始的一年前,大约是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前后。这个时间点很重要,后边将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数据。

新修版小说中,梅超风的回忆录很重要,她交代了太多细节,需要重视,之前连载版、修订版梅超风的回忆部分都是略说,不能体现一些具体细节,新修版小说则增多大量篇幅来完善这些有关桃花岛往事的细节,又比如曲灵风的年纪,在新修版小说里就更加明确。

「我年纪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这年快十五岁了,拜入师父门下已有三年多了,诗书武功都已学了不少。我身子高了,头发很长,有时在水中照照,模样儿真还挺好看,大师哥有时目不转睛的瞧我,瞧得我很害羞。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从新修版小说来看,梅超风入门三年之后梅超风将近十五岁,而曲灵风已经三十岁。曲灵风确定大梅超风十五岁,这是以往小说版本里没有的细节。请注意,这个时候曲灵风没有婚配,梅超风回忆中的意思是在说大师兄曲灵风对自己怀有爱意情绪,只是并未对自己表达出具体意愿,可以看出曲灵风在这段时间情绪是压抑的,心中也有事情烦扰。曲灵风是在什么时候结婚的呢?书中是这样说的。

「曲师哥瞧着我的脸色,一向也是挺温柔的,那时候我已十八岁了,明白了他眼光的含意。但他成过亲,老婆死了,还有个小女儿,而且我已经跟贼哥哥好了,只好避开曲师哥的眼光。一天晚上,贼哥哥在我房里,在我床上抱着我……」

新修版小说在这一段中详细交待了曲灵风的结婚时间点,梅超风已经十八岁多的时候,曲灵风至少三十三岁,在这三年中,曲灵风娶妻生女,然后妻子死去。大致言明曲灵风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结婚,也即梅超风发觉曲灵风看自己的时候满怀心事那段时期。曲灵风的妻子在曲灵风三十一二岁的时候生下女儿,妻子死亡。在曲灵风三十三岁之时,他的女儿最大约二岁。在曲灵风三十三岁上的时候,曲灵风被黄药师赶出桃花岛。

曲灵风是什么时候来到牛家村的?见新修版小说前文以及本文前述,是在《射雕英雄传》开篇故事发生的前一年,即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前后。如果曲灵风被逐出岛的时候是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那么新修版提早出现的曲傻姑就不该「五六岁」年纪,因为按新修版小说的叙述,出场的傻姑是五六岁,但按梅超风回忆所说,实际上曲灵风可能在三十岁之年的年中或年末期才娶妻,曲妻十月怀胎生产,孩子最早在三十一岁之年的年中的时候生下来,是为一岁,那么到了曲灵风三十三岁上,孩子的实际年龄最大不过三岁,应不满二岁,不会出现如新修版小说中出现傻姑「五六岁」的模样,这其中有关曲灵风之女的出生时间点,显然与小说开始出现的女孩有相悖之处。

所以,根据新修版小说有关梅超风回忆录细节,以及小说开场时曲三身旁女孩的表现来推导根本,连载版、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中出现在曲三酒店里的傻姑可能不是曲灵风之女。虽然新修版小说梅超风回忆叙述里表明曲灵风有女儿,但她回忆中的女孩是不是后来在村中出现的那个傻孩子?按上文根据梅超风回忆来推定的桃花岛生活时间线,这个傻姑并不是曲灵风的女儿。在新修版小说所呈现的时间线上,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曲灵风这年三十三岁,曲灵风的双腿被黄药师打断,而不是挑断脚筋,曲灵风带女儿逃离岛外。在出岛在段短期时间内,曲灵风的亲女可能已死。为什么这样说?曲灵风腿断重伤,需要择地修养。

曲灵风身负重伤逃离岛外,需要时间爬出岛外以及驾船到岸的时间,桃花岛海域水波凶险,书中多有记录。曲灵风重伤之下,自顾不暇。很可能曲灵风的孩子就死在随波漂流的船上,或已经葬身大海。曲灵风随波逐流到岸,至少要休息大半年才能把断骨养好。注意这个细节,黄药师只是震断曲灵风的双腿,并不是震碎他的双腿,曲灵风精通医道,必然比普通人好得快一些,这个细节有关另一件悬案,以后另文叙述。虽然有哑仆带着他来到临安府,但未必会照顾曲灵风。曲灵风伤愈之后在临安府牛家村村头开店,在这期间,他收养了一个傻孩子代替自己的傻女,也为自己将来偷到大宋皇宫宝物作的一个掩护。收养的女儿比自己的亲女儿要大二岁,养女呆傻,适合掩护自己偷盗宝物不被人注意。

新修版小说中描写幼年傻姑部分情节有这一段。

「只听得门外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叫道:『我杀老虎,杀三只老虎给爹爹下酒!老虎来啦,老虎来啦!』一只公鸡从门外飞扑进来,跟着一个女孩双手挺着一柄烧火的火叉自后追进门来。那女孩五六岁年纪,头发扎了两根小辫子,满脸泥污,身上衣服也尽是泥污,似乎刚从泥潭中爬起来一般。她见了曲三,笑道:『爹,爹,我给你杀老虎!』曲三脸上露出笑容,显得很是慈爱,笑道:『乖,乖宝,杀了几只老虎啦?』那女孩挺着火叉,又去追赶公鸡,叫道:『杀三只大老虎,一只,六只,五只,给爹爹下酒。乖宝自己吃一只!』那雄鸡飞扑着逃了出门。那女孩挺火叉追了出去。」

这一段显然是含蓄地说傻姑的来历,幼年傻姑是被曲灵风用武力抢救下来的,曲灵风可能在搭救傻姑过程中杀过人,傻孩子目睹过曲灵风杀人的全过程,可能因此产生精神障碍。傻姑因以杀人来称呼杀老虎,可能是受到曲灵风的引导。傻姑从此以杀老虎来比喻打坏人。至于傻姑用的桃花岛功夫,那自然是平日曲灵风带着她东走西走与敌人或官兵打斗时候学习而来,曲灵风真未必会教这个傻孩子武功,这个傻孩子只是曲灵风用来掩护自己身份的目的。

然而,有人可能未必看出前一段梅超风说的那段话,其中有什么道理。假如曲灵风在桃花上结婚,那么黄药师为何任由曲灵风在重伤之下带走自己的孩子?另外,曲灵风是不是在桃花岛上结婚的?

从连载版及修订版小说的描写可以知道,桃花岛这个地方是可进不可出的危险地方,能上桃花岛的人,一种是洪七公这类与黄药师有一定友谊关系的武学修为高强之人,另一类是大恶人组成的仆人团队,另外一类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徒弟们。黄药师在打断徒弟们的腿的时候,很显然冯、武两位弟子年纪还不大,大概十几岁。就是梅超风初上桃花岛的时候,也不过十多岁的年纪。且梅超风在长大期间,并未离开桃花岛。我们甚至可以确定,桃花岛的徒弟们在当初进岛之后到被驱离出岛这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出岛半步。也就是说梅超风在偷取《九阴真经》之前,没有出过岛。陆乘风的陆家庄是他出桃花岛之后所建立。这也就是说,曲灵风结婚这件事的始末,值得让人推敲。

如果曲灵风结婚过程在桃花岛上完成,那么黄药师就见过傻姑出生,因为曲灵风之女在桃花岛上两岁间都在桃花岛上,但新修版小说中的黄药师在牛家村见到傻姑的时候,没有说黄药师见过曲灵风之女这件事。另外,如果曲灵风是在桃花岛外结婚,那么梅超风所回忆中的那些事情则出现矛盾情况,曲灵风没有离开桃花岛,根本不可能结婚。如果曲灵风在梅超风来带岛上之前就结婚,那么就出现了时间悖论。傻姑的年龄就要扩大更多,绝不止「五六岁」,且至少在桃花岛上如少女郭芙一样乱跑打鸟了。这样的时间悖论,是有意思的。假如按照原本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记载桃花岛潜规则那样的处理,门人弟子不得随意出岛的原则。那么,曲灵风的妻子其实就是黄药师带到桃花岛岛上,且在黄药师主婚的情况下,曲灵风与妻子完成婚礼。结婚流程过去后,曲妻第二年生下孩子。曲灵风不可能毫无预兆又无桃花岛外生活交际圈的情况下,就娶了一位妻子来到这么一处隔海相望的孤岛上。曲灵风这段婚姻可疑!这个疑点需要慢慢揭开。

新修版小说关于梅超风的回忆篇,就像是《九阴真经》成书历史前后一样,蕴藏着大秘密。梅超风回忆篇不仅关联陈玄风、梅超风同《九阴真经》的往事,更有黄药师的出身身世,还有曲灵风与梅超风之间从未表明的情怀,还有黄药师对梅超风所显示出的一种男女爱恋之情。我曾看过几篇别人关于梅超风回忆篇的理解,我认为他们没有抓到回忆篇带给人的一些极其隐秘的往事与细节,如果能认真去推敲梅超风描述的话,可以看出来,这其中至少有三四件事是没有人能看出来的,我理出顺序慢慢讲述。

第一件事,黄药师的年纪。

在连载版以及修订版小说中,黄药师的年纪在书中从未描述得详细,但在新修版梅超风回忆篇这里,记录得颇详,是梅超风对比曲灵风的年纪来叙说的。由于梅超风的心态重视关系,可以认为她的回忆误差可能极小。

「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师父为什么自称黄老邪?这称呼可够难听的,师父不过大得你十来岁吧,既不老,又不邪?」

在梅超风在桃花岛三年多的时候,她比较了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的样貌,曲灵风是一个身形与样貌都像黄药师的人,年纪相仿。且曲灵风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梅超风进行过心理上的赞美。黄药师与曲灵风年纪应该相差不了太多,大概十岁上下。也就是说,当曲灵风三十余岁的时候,黄药师的年龄是在四十余岁左右,上下误差应该在一、二岁之内。在梅超风心目中,或者本就是事实情况,曲灵风的相貌与黄药师近似,身形动作也相似。曲灵风至少有六七分的相貌近似于黄药师,这是合理之处。梅超风不会无缘无故在回忆中说曲灵风、黄药师相貌相似的问题,这自然与后文呈现的事情有关联。

第二件事,黄药师来自云南。

通过新修版小说梅超风回忆篇记叙,第一次向全世界金庸小说读者提出黄药师身世经历问题,这段叙述十分重要,牵扯小说百年之间许多重大事件,特别是岳飞这个小说中重要的细节元素。

「他说师父是浙江世家,书香门第,祖上在太祖皇帝时立有大功,一直封侯封公,历朝都做大官。师父的祖父在高宗绍兴年间做御史。这一年奸臣秦桧冤害大忠臣岳飞,师父的祖父一再上表为岳飞伸冤,皇帝和秦桧大怒,不但不准,还将他贬官。太师祖忠心耿耿,在朝廷外大声疾呼,叫百官与众百姓大伙儿起来保岳飞。秦桧便将太师祖杀了,家属都充军去云南。师父是在云南丽江出生的。他从小就读了很多书,又练成了武功,从小就诅骂皇帝,说要推倒宋朝,立心要杀了皇帝与当朝大臣为岳爷爷跟太师祖报仇。那时秦桧早已死了,高宗年老昏庸。师父的父亲教他忠君事亲的圣贤之道,师父听了不服,不断跟师祖争论,家里都说他不孝,后来师祖一怒之下,将他赶了出家。他回到浙江西路,非但不应科举,还去打毁了庆元府明伦堂,在皇宫里以及宰相与兵部尚书的衙门外张贴大告示,在衢州南迁孔府门外张贴大告示,非圣毁贤,指斥朝廷的恶政,说该当图谋北伐,恢复故土。朝廷派了几百人马昼夜捕捉,那时师父的武功已经很高,又怎捕捉得到他。就这样,师父的名头在江湖上非常响亮,因为他非圣毁祖,谤骂朝廷,肆无忌惮,说的是老百姓心里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于是他在江湖上得了个『邪怪大侠』的名号。」

从新修版小说中增设黄药师来自云南丽江这件事,可以推定黄药师与大理的段家,或在云南活动的逍遥派的门人弟子脱离不了关系,新修版《天龙八部》里明确在大理附近设定不老长春谷这个有关于逍遥派历史的重要地点,翻阅地图,丽江地区与不老长春谷极近,二者同为新修版小说新增添的故事部分,金庸在有意使这两方面产生关联。根据新修版《天龙八部》中记载,王语嫣、阿碧、慕容复最终隐居地在不老长春谷外,以小说细节逻辑来判断,三人后来所学均涉及逍遥派武学。在大理国延续逍遥派的发展,三人甚至可以一直与段誉、虚竹联系,一同重建逍遥派。

黄药师少年时期的武功来源,可能一部分来自逍遥派的传授,另有一部分得自自己的领悟。且黄药师的父亲一定在后来因为朝廷平反岳飞而迁回浙江,估计就搬到临安府中。至于黄药师为什么会跑到桃花岛,一是因为之前与父亲产生争执,二是因为心中挂念亲人,就在浙江老家附近的桃花岛上生活,若是听到临安府内黄家有什么变故,便会就近去探视。说到底,黄药师对父亲还是挂念的。当然,这段我不是要说黄药师,是说曲灵风。注意这段话是谁表述的,在新修版小说中,这段叙述是梅超风在回忆曲灵风对梅超风说的往事。那么,各位朋友有没有懂得,这到底有什么缘故?一个徒弟为什么会对师傅的往事了解得这么透彻,又这么清晰这么有条理有来历?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事情。连载版小说没有,修订版小说没有,只有新修版小说的叙述最让人惊奇且震惊。

这段分析体现出两个重要细节:

①曲灵风是与黄药师一起离开云南的!

②曲灵风与黄药师之间更可能存在近亲关系。

了解黄药师的人才会把黄药师的家世了解得一清二楚,只有了解黄药师的人才会把黄药师祖上的事情知道得明明白白。只有黄药师的家人才会把黄药师早年细节这种事情了如指掌,只有黄药师的身边人才会如此明确地说出黄药师出生以及来历,唯有曲灵风这位桃花岛中第一位弟子知道黄药师的来历,这是很重要的关键。在上边的段落,我们已经知道,梅超风说曲灵风和师傅样貌与年龄的相似的问题,这件事要引起注意。如果曲灵风是黄药师的近亲,那么黄药师早年的一切就肯定会被曲灵风所知晓,所以梅超风的回忆转述,这样的转述角度与细节问题让人十分震惊。连载版小说记载的曲灵风虽然是黄药师弟子,但远不如没有新修版小说细节那么丰富。作为一个后入门的徒弟梅超风来说,她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大师兄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长得为什么这么相似。曲灵风与黄药师相貌相似的原因,很可能二人是表亲关系。只有血缘有关的人,相貌、身形才会如此接近。

从梅超风转述曲灵风的话中,可以知道黄药师的父亲让黄药师考科举,但黄药师不去,然后黄药师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至少黄药师在离家之前还是一位读书人,只是不应功名。黄药师祖父是大宋御史,父亲也应是大宋官吏,如此显赫的家庭,又是读书之家,难道家中不会有仆人?长期有人服侍的习惯,很难突然放弃,所以黄药师捕捉大盗作为自己的仆人是满足自己过去的生活习惯。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平日携带仆人的都有谁?一灯大师、欧阳锋欧阳克、洪七公、黄药师,除了周伯通不带,几乎其他四绝都有仆从,正如我上文说洪七公是北宋皇族之后的现实,洪七当帮主之后也有小跟班在各处跟随。黄药师这种家世不凡的人,没有仆人没有道理,有仆人是应该的。曲灵风既然这么了解黄药师的家世,那么他是不是有作为黄药师的贴身书童的作用?

曲灵风是不是黄药师的贴身书童?

新修版小说叙述的曲灵风不仅样貌身材与黄药师相似,甚至对琴棋书画等都样样皆通,这是梅超风回忆篇描述下来话语的总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黄药师的父亲母亲,给黄药师配了一位全职书童?一起读书,一起学习琴棋书画,在一定的年纪上,书童就要和主人一起去京城赶考,通过考取功名,也给失势的家族带来名誉和政治希望?我想这一点是应该有的。曲灵风更可能是黄药师从云南带来的书童,黄药师与父亲吵架,一起回到浙江,书童因为日久与黄药师在一起,肯定也会一起出走,这样一来,也就符合黄药师收徒弟的前后顺序问题。

黄药师把曲灵风从云南带到浙江,路上就顺便打毁了庆元府明伦堂以及大闹皇宫,这些「邪怪」之事,曲灵风在黄药师旁侧都是亲身经历,所以曲灵风在日后对梅超风说起来,是有本身经历的时间线叙述。正是这样过程发展,曲灵风才可能是黄药师的大徒弟,曲灵风是最先先入门者,且黄药师与曲灵风年纪相差在十岁左右,黄药师不求取功名,也就不会再考科举,曲灵风因为原来是黄药师仆人书童的原因,便改作是黄药师的首徒,且关于黄药师家世这个事情,只有黄药师与曲灵风知道,这个逻辑就是梅超风转述曲灵风之回忆的重点。曲灵风可能曾是黄药师的书童,更有可能是黄药师的近亲表弟。

根据梅超风的回忆,曲灵风确实喜欢上了梅超风,梅超风有对黄药师拥有特殊感情,黄药师有对梅超风也有特殊感情。别人不知道的是,黄药师与曲灵风也有不为别人知晓的特殊感情。这也要感谢梅超风的回忆篇带来细节,这是只属于新修版小说的具体细节。

曲灵风确实喜欢上了梅超风。新修版梅超风回忆是这样说的。

「我身子高了,头发很长,有时在水中照照,模样儿真还挺好看,大师哥有时目不转睛的瞧我,瞧得我很害羞。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大师兄,对于「身子高」「头发很长」的小师妹产生了欲望与爱的感觉。前边「目不转睛」是一种欲望也是一种爱情的表达,后边说「不大开心」见到梅超风才说「笑话」给梅超风听,甚至拿师傅抄写的诗词给梅超风看,这些神态以及心理特点的描写,都是为了说明曲灵风对梅超风拥有爱慕之心。

在曲灵风讲解黄药师抄写的诗词的时候,梅超风害羞要告诉师傅,曲灵风心中害怕梅超风接下来的所为,这也是表明曲灵风心中有梅超风,又不不敢承认的特点。在后边情节中,陈玄风强行占有梅超风之后,曲灵风愤怒地教训陈玄风,这也是一种对梅超风情感的外延性表达。通过梅超风回忆这样突出的表现,既有师门之情,又有不清不楚的情欲意义呈现,同时也能看出梅超风心中对曲灵风的感觉,也有一种憧憬到惋惜的情绪。

梅超风有对黄药师的特殊感情。

从梅超风回忆自己的身世开始一直到黄药师对她的解救,梅超风是带着一种爱恋的情绪来表述的,这种爱恋已经表达十分充分,无需更多解释,梅超风存在对黄药师的情欲之心爱恋之情,且在黄药师婚后,黄药师的妻子冯蘅也委婉地表达不嫉妒又似乎很嫉妒的意味。

「有一次中秋节,师母备了酒菜,招众弟子过中秋,师父喝得大醉,师母进厨房做汤,师父喃喃说醉话:『再没人胡说八道,说黄老邪想娶女弟子做老婆了罢?灵风呢?我不怪他啦!他人好吗?腿怎样了?』

师母比我还小几个月,是十月份的生日。她待我很好,有一天跟我说:『师父常赞你很乖,对他很有孝心。又说你身世很可怜,要我待你好些。师父不懂女孩子的事,从小将你带大,很多事都照顾不到,很过意不去。你有什么事,要什么东西,只管跟我说好了。』我听得流了眼泪,说道:『师父已经待我很好很好了。他跟你成亲,我们见到他很开心,众弟子个个为他高兴。』师母说:『这次师父跟我出门,得到了一部武学奇书《九阴真经》,以你师父的武学修为,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其中有一段古怪文字,叽哩咕噜的十分难懂。你师父素来好胜,又爱破解疑难哑谜,跟我一起推考了好久,还没解破,以致没时候教你们功夫。』」

黄药师的妻子冯氏绝顶聪明,怎么不会看出黄药师对梅超风的特殊感觉,她的话是不是充满着对梅超风隐忍的嫉妒?同样可以说黄药师有对梅超风的特殊感情,在黄药师驱逐曲灵风这件事上看,黄药师对曲灵风的一些行为很愤怒,一个方面是来自曲灵风对梅超风的感情。

梅超风的回忆篇之所以离奇,是因为其中阐述到了黄药师与曲灵风之间不清楚楚的乱伦关系。

第一,曲灵风与黄药师同来自云南,曲灵风疑似黄药师书童,又更像是表亲。古人殷实之家都会养一些书童陪伴家中孩子读书,书童的作用有两种,一是伴读,二是照顾饮食起居兼作主人「爱的释放」之用。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西门大官人的书童就经常被大官人「爱的释放」。那么,曲灵风是不是也曾被黄药师「爱的释放」过?答案是可能的。虽然《射雕英雄传》并未阐述这段迷离的过往,但恰好当时对于尚且年幼的梅超风而言,这些事情就不会明了。且曲灵风对梅超风转述的时候,大概也知道梅超风并不会懂得,也不大会乱传,待梅超风说要告诉师傅,曲灵风才吓的脸惨白。这种败坏师傅名誉的事情,如果被黄药师知道,最终有什么下场,曲灵风相当清楚。

梅超风的回忆篇,曲灵风给梅超风读了词,大家明白背后有什么意义吗?是的。原抄本诗词辑是黄药师抄的,但这诗词辑在曲灵风手中,这种秘本为什么会传到曲灵风手上?只会有一个答案。这个诗词辑是黄药师抄来赠与曲灵风的。以曲灵风这个如梅超风所言文武双全之人,会拿来教一个小孩子读诗文,自然是放下心理防御去作这件事情。教育师妹是本分,用什么书,是次要的。拿师傅赠与的诗词辑来教育梅超风学习诗文,也是正常的,一面是正常教育,另一面却是双面地暗示这其中有一份奇怪的感情。

曲灵风教给梅超风那首欧阳修的词是怎么说的?

「曲师哥说:『据书上说,欧阳修心里喜欢他的外甥女,做了这首词,吐露了心意。他见到十二三岁的外甥女,在厅堂上和女伴们玩掷钱游戏,笑着嚷着追逐到阶下天井里。欧阳修见外甥女美丽活泼、温柔可爱,不禁动心。后来外甥女十四五岁了,更加好看了,欧阳修已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子,他只好「留心」,叹了口气,做了这首词。后来给人见到了,惹起了挺大风波。欧阳修那时在做大官,道德文章,举世钦仰,给朝里御史们大大攻击。其实,他只心里赞他外甥女小姑娘美貌可爱,又没越礼乱伦,做诗词过分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师父为什么特别爱这首词,写了一遍又一遍的?』他左手中执着一叠白笺,扬了一扬,每张笺上都写着『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他问:『小师妹,你懂了么?』我摇摇头,说道:『不懂!』他凑近了一点,又问:『你真的不懂?』我摇摇头。他笑了笑,说道:『那你为什么要脸红?』我说:『我告诉师父去。』曲师哥脸色突然苍白了,说道:『小师妹,千万别跟师父说。师父知道了要打断我的腿,那么谁来教你武功呢?』他声音发颤,似乎很是害怕。我们人人都怕师父,倒也怪他不得。我说:『我当然不会去跟师父说。哪有这么蠢!招师父骂吗?』曲师哥说:『师父才不会骂你呢。你来到桃花岛上之后,师父骂过你一句没有?』」

这段话能理解为曲灵风说曲灵风对梅超风产生感情了吗?不是。这段话与整篇梅超风回忆的基调是一样的,是曲灵风在回忆给梅超风听。这段词其实在隐含着说曲灵风与黄药师不清不楚的感情。而曲灵风与梅超风的感情,则也蕴含其中。也就是说,曲灵风对黄药师有着特殊感情,而他把这段心事用黄药师赠与他诗抄这个事情结合起来给梅超风听,梅超风只懂一半,误以为曲灵风在直言与梅超风的关系,实际上梅超风错了,这段话曲灵风追忆往昔的情况上更为合适。最重要的是,在这之后,曲灵风娶妻生子了,娶妻生子的时间掐得特别准,就是在这段时间之后,曲灵风就成亲了,或者就在桃花岛上,由黄药师主持。所以说,曲灵风的结婚,不会让人奇怪吗?

「江南柳,叶小未成荫。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黄药师抄给曲灵风的诗词集,梅超风显然会错了意。显然是黄药师在怀念小时候「两小无猜」的生活。

且看,黄药师在之后作了什么事?

「黄老邪录朱希真词

人已老,事皆非。花间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

老人无复少年欢。嫌酒倦吹弹。黄昏又是风雨,楼外角声残。

刘郎已老,不管桃花依旧笑。万里东风,国破山河照落红。

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

「我说:『师父,你为什么总是写些老啊老的?你又没老,精神这样好,武功这么高,那些年轻力壮的师哥、师弟们谁也及不上你。』师父叹道:『唉!人总是要老的。瞧着你们这些年轻孩子,师父头上白发一根根的多了起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见青丝暮成雪。」』我说:『师父,你坐着,我给你把白头发拔下来。』我真的伸手到师父鬓边,给他拔了一根白头发,提在他面前。师父吹一口气,这口气劲力好长,我放松了手指,那根白头发飞了起来,飞得很高,飘飘荡荡的飞出了窗外,直上天空。我拍手道:『「万古云霄一羽毛」,师父,你的文才武功,千载难逢,真是万古云霄一羽毛。』师父微微一笑,说道:『超风,你尽说笑话来叫师父高兴。不过像今天这样的开心日子,也是不多的。师父文才武功再高,终究会老,你也在一天天的长大,终究会离开师父的。』我拉着师父的手轻轻摇晃,说道:『师父,我不要长大,我一辈子跟着你学武功,陪在你身边。』

「师父微微苦笑,说道:『真是孩子话!欧阳修的《定风波》词说得好:「把酒花前欲问君,世间何计可留春?纵使青春留得住。虚语,无情花对有情人。任是好花须落去。自古,红颜能得几时新?」你会长大的。超风,咱们的内功练得再强,也斗不过老天爷,老天爷要咱们老,练什么功都没用。』我说:『师父,你功夫这样高,超风一辈子跟着你练,服侍你到一百岁,两百岁……』师父摇头说:『多谢你,你有这样的心就好了。「今岁春来须爱惜,难得,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我说:『师父,梅超风不随流水不随风,就只学弹指神通!』师父哈哈大笑,说道:『你真会哄师父,明儿起传你弹指神通的入门功夫。』

「过了几天,我问曲师哥:『师父为什么自称黄老邪?这称呼可够难听的,师父不过大得你十来岁吧,既不老,又不邪?』曲师哥笑笑说:『你说师父既不老,又不邪,那好极了,师父听了一定很高兴。』」

在整篇梅超风的往事回忆中,说得最多的就是曲灵风与黄药师。梅超风喜欢把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作比较,这是因为二人相貌十分相似,脾气性格又大致相同。如果大家能记住黄药师与曲灵风的年龄差距在十岁上下,就能明白黄药师抄给曲灵风诗词的意义。曲灵风拿来不过是寻常教育梅超风,不料牵出往日的感情,在梅超风对黄药师的憧憬下,曲灵风把自己当作了黄药师。这篇回忆录,这样的逻辑,始终可以理清。黄药师在后边在处置曲灵风的时候,是怎样说的?

「灵风,你为什么要背『何况到如今』这两句词?为什么要责问超风,说她欺骗我,说她答应了一辈子服侍我,却又做不到?哼,你一直在偷听我们说话!黄老邪跟人说话,有人偷听,黄老邪会不知道吗?嘿嘿,你太也小觑我了。我有什么气要出?要出气,难道我自己不会?我可没派你去打人!我如派你打人,是我吃醋了。玄风,超风,你们出去!就这样,师父用一根木杖,震断了曲师哥的两根腿骨,向众同门宣称:『曲灵风不守门规,以后非我桃花岛弟子。』命哑仆将他送归临安府。」

这不是正是说曲灵风为着一些追忆来背诵诗词给梅超风吗?至于责问,是不是责问梅超风失身于陈玄风?看黄药师的话,分明还带有另一种情绪。黄药师难道不是在生气曲灵风把自己的过去的事都抖露出来了吗?这种不能见天日的事情,告诉了梅超风,自己的脸该放到哪?至于曲灵风为什么会结婚,反倒不是那么重要,这种推测难免会多出枝节。只要想着,曲灵风的结婚肯定与黄药师有关。而黄药师在驱逐曲灵风之后,是怎样记挂曲灵风的?

「有一次中秋节,师母备了酒菜,招众弟子过中秋,师父喝得大醉,师母进厨房做汤,师父喃喃说醉话:『再没人胡说八道,说黄老邪想娶女弟子做老婆了罢?灵风呢?我不怪他啦!他人好吗?腿怎样了?』」

在十八年后,黄药师是怎样说的?

「黄药师望着曲灵风的骸骨,呆了半天,垂下泪来,说道:『我门下诸弟子中,以灵风武功最强,若不是他双腿断了,便一百名大内护卫也伤他不得。』」

在整部书中,黄药师为谁流过泪?至于为一个驱逐的徒弟而伤感至此吗?那是因为他们从小在一起不清不楚,成年又为师徒与其他特殊关系。在与梅超风、冯氏之间的纠葛之中,还免不了回忆曲灵风的过往,曲灵风与自己何其相似,结局又何其凄惨。如果当初不作主张让曲灵风娶妻生子,还在左右陪伴,会是现在的结局吗?

「江南柳,叶小未成荫。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

梅超风并不懂这句词,这是欧阳修写给自己侄女的词,冯氏会懂,她也体谅,且暗示梅超风。可惜梅超风永远也不明白,黄药师与曲灵风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欧阳修写给侄女的词,是文坛流传极广的近亲之恋。这首词放在小说中,实际上是说黄药师与曲灵风是近亲关系,且黄药师与曲灵风早有乱伦之实。而黄药师的绝情,是众所周知的,自驱逐徒弟们之后,醉后吐真言表达对曲灵风的相思之苦,冯氏自然心中明了,也心照不宣了。

曲灵风被黄药师逐出师门,是因为曲灵风对梅超风过度关心,而黄药师这份忌惮又源自黄药师对梅超风也有这种情欲之恋,只是梅超风抢先被陈玄风占有,所以黄药师的愤怒之感施加在曲灵风身上,黄药师又不愿意把梅超风赶走,所以就打断曲灵风的双腿,让他离岛。在此之后,黄药师便伤心离岛而去,独自在岛外待了两年,并带回冯蘅结婚。在这期间,陈玄风依然与梅超风整日混在一起。

五六岁」的模样,这其中有关曲灵风之女的出生时间点,显然与小说开始出现的女孩有相悖之处。

所以,根据新修版小说有关梅超风回忆录细节,以及小说开场时曲三身旁女孩的表现来推导根本,连载版、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中出现在曲三酒店里的傻姑可能不是曲灵风之女。虽然新修版小说梅超风回忆叙述里表明曲灵风有女儿,但她回忆中的女孩是不是后来在村中出现的那个傻孩子?按上文根据梅超风回忆来推定的桃花岛生活时间线,这个傻姑并不是曲灵风的女儿。在新修版小说所呈现的时间线上,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曲灵风这年三十三岁,曲灵风的双腿被黄药师打断,而不是挑断脚筋,曲灵风带女儿逃离岛外。在出岛在段短期时间内,曲灵风的亲女可能已死。为什么这样说?曲灵风腿断重伤,需要择地修养。

曲灵风身负重伤逃离岛外,需要时间爬出岛外以及驾船到岸的时间,桃花岛海域水波凶险,书中多有记录。曲灵风重伤之下,自顾不暇。很可能曲灵风的孩子就死在随波漂流的船上,或已经葬身大海。曲灵风随波逐流到岸,至少要休息大半年才能把断骨养好。注意这个细节,黄药师只是震断曲灵风的双腿,并不是震碎他的双腿,曲灵风精通医道,必然比普通人好得快一些,这个细节有关另一件悬案,以后另文叙述。虽然有哑仆带着他来到临安府,但未必会照顾曲灵风。曲灵风伤愈之后在临安府牛家村村头开店,在这期间,他收养了一个傻孩子代替自己的傻女,也为自己将来偷到大宋皇宫宝物作的一个掩护。收养的女儿比自己的亲女儿要大二岁,养女呆傻,适合掩护自己偷盗宝物不被人注意。

新修版小说中描写幼年傻姑部分情节有这一段。

「只听得门外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叫道:『我杀老虎,杀三只老虎给爹爹下酒!老虎来啦,老虎来啦!』一只公鸡从门外飞扑进来,跟着一个女孩双手挺着一柄烧火的火叉自后追进门来。那女孩五六岁年纪,头发扎了两根小辫子,满脸泥污,身上衣服也尽是泥污,似乎刚从泥潭中爬起来一般。她见了曲三,笑道:『爹,爹,我给你杀老虎!』曲三脸上露出笑容,显得很是慈爱,笑道:『乖,乖宝,杀了几只老虎啦?』那女孩挺着火叉,又去追赶公鸡,叫道:『杀三只大老虎,一只,六只,五只,给爹爹下酒。乖宝自己吃一只!』那雄鸡飞扑着逃了出门。那女孩挺火叉追了出去。」

这一段显然是含蓄地说傻姑的来历,幼年傻姑是被曲灵风用武力抢救下来的,曲灵风可能在搭救傻姑过程中杀过人,傻孩子目睹过曲灵风杀人的全过程,可能因此产生精神障碍。傻姑因以杀人来称呼杀老虎,可能是受到曲灵风的引导。傻姑从此以杀老虎来比喻打坏人。至于傻姑用的桃花岛功夫,那自然是平日曲灵风带着她东走西走与敌人或官兵打斗时候学习而来,曲灵风真未必会教这个傻孩子武功,这个傻孩子只是曲灵风用来掩护自己身份的目的。

然而,有人可能未必看出前一段梅超风说的那段话,其中有什么道理。假如曲灵风在桃花上结婚,那么黄药师为何任由曲灵风在重伤之下带走自己的孩子?另外,曲灵风是不是在桃花岛上结婚的?

从连载版及修订版小说的描写可以知道,桃花岛这个地方是可进不可出的危险地方,能上桃花岛的人,一种是洪七公这类与黄药师有一定友谊关系的武学修为高强之人,另一类是大恶人组成的仆人团队,另外一类是桃花岛岛主黄药师的徒弟们。黄药师在打断徒弟们的腿的时候,很显然冯、武两位弟子年纪还不大,大概十几岁。就是梅超风初上桃花岛的时候,也不过十多岁的年纪。且梅超风在长大期间,并未离开桃花岛。我们甚至可以确定,桃花岛的徒弟们在当初进岛之后到被驱离出岛这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出岛半步。也就是说梅超风在偷取《九阴真经》之前,没有出过岛。陆乘风的陆家庄是他出桃花岛之后所建立。这也就是说,曲灵风结婚这件事的始末,值得让人推敲。

如果曲灵风结婚过程在桃花岛上完成,那么黄药师就见过傻姑出生,因为曲灵风之女在桃花岛上两岁间都在桃花岛上,但新修版小说中的黄药师在牛家村见到傻姑的时候,没有说黄药师见过曲灵风之女这件事。另外,如果曲灵风是在桃花岛外结婚,那么梅超风所回忆中的那些事情则出现矛盾情况,曲灵风没有离开桃花岛,根本不可能结婚。如果曲灵风在梅超风来带岛上之前就结婚,那么就出现了时间悖论。傻姑的年龄就要扩大更多,绝不止「五六岁」,且至少在桃花岛上如少女郭芙一样乱跑打鸟了。这样的时间悖论,是有意思的。假如按照原本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记载桃花岛潜规则那样的处理,门人弟子不得随意出岛的原则。那么,曲灵风的妻子其实就是黄药师带到桃花岛岛上,且在黄药师主婚的情况下,曲灵风与妻子完成婚礼。结婚流程过去后,曲妻第二年生下孩子。曲灵风不可能毫无预兆又无桃花岛外生活交际圈的情况下,就娶了一位妻子来到这么一处隔海相望的孤岛上。曲灵风这段婚姻可疑!这个疑点需要慢慢揭开。

新修版小说关于梅超风的回忆篇,就像是《九阴真经》成书历史前后一样,蕴藏着大秘密。梅超风回忆篇不仅关联陈玄风、梅超风同《九阴真经》的往事,更有黄药师的出身身世,还有曲灵风与梅超风之间从未表明的情怀,还有黄药师对梅超风所显示出的一种男女爱恋之情。我曾看过几篇别人关于梅超风回忆篇的理解,我认为他们没有抓到回忆篇带给人的一些极其隐秘的往事与细节,如果能认真去推敲梅超风描述的话,可以看出来,这其中至少有三四件事是没有人能看出来的,我理出顺序慢慢讲述。

第一件事,黄药师的年纪。

在连载版以及修订版小说中,黄药师的年纪在书中从未描述得详细,但在新修版梅超风回忆篇这里,记录得颇详,是梅超风对比曲灵风的年纪来叙说的。由于梅超风的心态重视关系,可以认为她的回忆误差可能极小。

「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师父为什么自称黄老邪?这称呼可够难听的,师父不过大得你十来岁吧,既不老,又不邪?」

在梅超风在桃花岛三年多的时候,她比较了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的样貌,曲灵风是一个身形与样貌都像黄药师的人,年纪相仿。且曲灵风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梅超风进行过心理上的赞美。黄药师与曲灵风年纪应该相差不了太多,大概十岁上下。也就是说,当曲灵风三十余岁的时候,黄药师的年龄是在四十余岁左右,上下误差应该在一、二岁之内。在梅超风心目中,或者本就是事实情况,曲灵风的相貌与黄药师近似,身形动作也相似。曲灵风至少有六七分的相貌近似于黄药师,这是合理之处。梅超风不会无缘无故在回忆中说曲灵风、黄药师相貌相似的问题,这自然与后文呈现的事情有关联。

第二件事,黄药师来自云南。

通过新修版小说梅超风回忆篇记叙,第一次向全世界金庸小说读者提出黄药师身世经历问题,这段叙述十分重要,牵扯小说百年之间许多重大事件,特别是岳飞这个小说中重要的细节元素。

「他说师父是浙江世家,书香门第,祖上在太祖皇帝时立有大功,一直封侯封公,历朝都做大官。师父的祖父在高宗绍兴年间做御史。这一年奸臣秦桧冤害大忠臣岳飞,师父的祖父一再上表为岳飞伸冤,皇帝和秦桧大怒,不但不准,还将他贬官。太师祖忠心耿耿,在朝廷外大声疾呼,叫百官与众百姓大伙儿起来保岳飞。秦桧便将太师祖杀了,家属都充军去云南。师父是在云南丽江出生的。他从小就读了很多书,又练成了武功,从小就诅骂皇帝,说要推倒宋朝,立心要杀了皇帝与当朝大臣为岳爷爷跟太师祖报仇。那时秦桧早已死了,高宗年老昏庸。师父的父亲教他忠君事亲的圣贤之道,师父听了不服,不断跟师祖争论,家里都说他不孝,后来师祖一怒之下,将他赶了出家。他回到浙江西路,非但不应科举,还去打毁了庆元府明伦堂,在皇宫里以及宰相与兵部尚书的衙门外张贴大告示,在衢州南迁孔府门外张贴大告示,非圣毁贤,指斥朝廷的恶政,说该当图谋北伐,恢复故土。朝廷派了几百人马昼夜捕捉,那时师父的武功已经很高,又怎捕捉得到他。就这样,师父的名头在江湖上非常响亮,因为他非圣毁祖,谤骂朝廷,肆无忌惮,说的是老百姓心里想说却不敢说的话,于是他在江湖上得了个『邪怪大侠』的名号。」

从新修版小说中增设黄药师来自云南丽江这件事,可以推定黄药师与大理的段家,或在云南活动的逍遥派的门人弟子脱离不了关系,新修版《天龙八部》里明确在大理附近设定不老长春谷这个有关于逍遥派历史的重要地点,翻阅地图,丽江地区与不老长春谷极近,二者同为新修版小说新增添的故事部分,金庸在有意使这两方面产生关联。根据新修版《天龙八部》中记载,王语嫣、阿碧、慕容复最终隐居地在不老长春谷外,以小说细节逻辑来判断,三人后来所学均涉及逍遥派武学。在大理国延续逍遥派的发展,三人甚至可以一直与段誉、虚竹联系,一同重建逍遥派。

黄药师少年时期的武功来源,可能一部分来自逍遥派的传授,另有一部分得自自己的领悟。且黄药师的父亲一定在后来因为朝廷平反岳飞而迁回浙江,估计就搬到临安府中。至于黄药师为什么会跑到桃花岛,一是因为之前与父亲产生争执,二是因为心中挂念亲人,就在浙江老家附近的桃花岛上生活,若是听到临安府内黄家有什么变故,便会就近去探视。说到底,黄药师对父亲还是挂念的。当然,这段我不是要说黄药师,是说曲灵风。注意这段话是谁表述的,在新修版小说中,这段叙述是梅超风在回忆曲灵风对梅超风说的往事。那么,各位朋友有没有懂得,这到底有什么缘故?一个徒弟为什么会对师傅的往事了解得这么透彻,又这么清晰这么有条理有来历?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事情。连载版小说没有,修订版小说没有,只有新修版小说的叙述最让人惊奇且震惊。

这段分析体现出两个重要细节:

①曲灵风是与黄药师一起离开云南的!

②曲灵风与黄药师之间更可能存在近亲关系。

了解黄药师的人才会把黄药师的家世了解得一清二楚,只有了解黄药师的人才会把黄药师祖上的事情知道得明明白白。只有黄药师的家人才会把黄药师早年细节这种事情了如指掌,只有黄药师的身边人才会如此明确地说出黄药师出生以及来历,唯有曲灵风这位桃花岛中第一位弟子知道黄药师的来历,这是很重要的关键。在上边的段落,我们已经知道,梅超风说曲灵风和师傅样貌与年龄的相似的问题,这件事要引起注意。如果曲灵风是黄药师的近亲,那么黄药师早年的一切就肯定会被曲灵风所知晓,所以梅超风的回忆转述,这样的转述角度与细节问题让人十分震惊。连载版小说记载的曲灵风虽然是黄药师弟子,但远不如没有新修版小说细节那么丰富。作为一个后入门的徒弟梅超风来说,她根本想不通为什么大师兄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长得为什么这么相似。曲灵风与黄药师相貌相似的原因,很可能二人是表亲关系。只有血缘有关的人,相貌、身形才会如此接近。

从梅超风转述曲灵风的话中,可以知道黄药师的父亲让黄药师考科举,但黄药师不去,然后黄药师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至少黄药师在离家之前还是一位读书人,只是不应功名。黄药师祖父是大宋御史,父亲也应是大宋官吏,如此显赫的家庭,又是读书之家,难道家中不会有仆人?长期有人服侍的习惯,很难突然放弃,所以黄药师捕捉大盗作为自己的仆人是满足自己过去的生活习惯。在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平日携带仆人的都有谁?一灯大师、欧阳锋欧阳克、洪七公、黄药师,除了周伯通不带,几乎其他四绝都有仆从,正如我上文说洪七公是北宋皇族之后的现实,洪七当帮主之后也有小跟班在各处跟随。黄药师这种家世不凡的人,没有仆人没有道理,有仆人是应该的。曲灵风既然这么了解黄药师的家世,那么他是不是有作为黄药师的贴身书童的作用?

曲灵风是不是黄药师的贴身书童?

新修版小说叙述的曲灵风不仅样貌身材与黄药师相似,甚至对琴棋书画等都样样皆通,这是梅超风回忆篇描述下来话语的总结。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黄药师的父亲母亲,给黄药师配了一位全职书童?一起读书,一起学习琴棋书画,在一定的年纪上,书童就要和主人一起去京城赶考,通过考取功名,也给失势的家族带来名誉和政治希望?我想这一点是应该有的。曲灵风更可能是黄药师从云南带来的书童,黄药师与父亲吵架,一起回到浙江,书童因为日久与黄药师在一起,肯定也会一起出走,这样一来,也就符合黄药师收徒弟的前后顺序问题。

黄药师把曲灵风从云南带到浙江,路上就顺便打毁了庆元府明伦堂以及大闹皇宫,这些「邪怪」之事,曲灵风在黄药师旁侧都是亲身经历,所以曲灵风在日后对梅超风说起来,是有本身经历的时间线叙述。正是这样过程发展,曲灵风才可能是黄药师的大徒弟,曲灵风是最先先入门者,且黄药师与曲灵风年纪相差在十岁左右,黄药师不求取功名,也就不会再考科举,曲灵风因为原来是黄药师仆人书童的原因,便改作是黄药师的首徒,且关于黄药师家世这个事情,只有黄药师与曲灵风知道,这个逻辑就是梅超风转述曲灵风之回忆的重点。曲灵风可能曾是黄药师的书童,更有可能是黄药师的近亲表弟。

根据梅超风的回忆,曲灵风确实喜欢上了梅超风,梅超风有对黄药师拥有特殊感情,黄药师有对梅超风也有特殊感情。别人不知道的是,黄药师与曲灵风也有不为别人知晓的特殊感情。这也要感谢梅超风的回忆篇带来细节,这是只属于新修版小说的具体细节。

曲灵风确实喜欢上了梅超风。新修版梅超风回忆是这样说的。

「我身子高了,头发很长,有时在水中照照,模样儿真还挺好看,大师哥有时目不转睛的瞧我,瞧得我很害羞。大师哥三十岁,大了我一倍,身材很高,不过很瘦,有点像师父,也像师父那样,老是愁眉苦脸的不大开心,只跟我在一起时才会说几句笑话,逗我高兴。他常拿师父抄写的古诗古词来教我。」

三十岁,还没结婚的大师兄,对于「身子高」「头发很长」的小师妹产生了欲望与爱的感觉。前边「目不转睛」是一种欲望也是一种爱情的表达,后边说「不大开心」见到梅超风才说「笑话」给梅超风听,甚至拿师傅抄写的诗词给梅超风看,这些神态以及心理特点的描写,都是为了说明曲灵风对梅超风拥有爱慕之心。

在曲灵风讲解黄药师抄写的诗词的时候,梅超风害羞要告诉师傅,曲灵风心中害怕梅超风接下来的所为,这也是表明曲灵风心中有梅超风,又不不敢承认的特点。在后边情节中,陈玄风强行占有梅超风之后,曲灵风愤怒地教训陈玄风,这也是一种对梅超风情感的外延性表达。通过梅超风回忆这样突出的表现,既有师门之情,又有不清不楚的情欲意义呈现,同时也能看出梅超风心中对曲灵风的感觉,也有一种憧憬到惋惜的情绪。

梅超风有对黄药师的特殊感情。

从梅超风回忆自己的身世开始一直到黄药师对她的解救,梅超风是带着一种爱恋的情绪来表述的,这种爱恋已经表达十分充分,无需更多解释,梅超风存在对黄药师的情欲之心爱恋之情,且在黄药师婚后,黄药师的妻子冯蘅也委婉地表达不嫉妒又似乎很嫉妒的意味。

「有一次中秋节,师母备了酒菜,招众弟子过中秋,师父喝得大醉,师母进厨房做汤,师父喃喃说醉话:『再没人胡说八道,说黄老邪想娶女弟子做老婆了罢?灵风呢?我不怪他啦!他人好吗?腿怎样了?』

师母比我还小几个月,是十月份的生日。她待我很好,有一天跟我说:『师父常赞你很乖,对他很有孝心。又说你身世很可怜,要我待你好些。师父不懂女孩子的事,从小将你带大,很多事都照顾不到,很过意不去。你有什么事,要什么东西,只管跟我说好了。』我听得流了眼泪,说道:『师父已经待我很好很好了。他跟你成亲,我们见到他很开心,众弟子个个为他高兴。』师母说:『这次师父跟我出门,得到了一部武学奇书《九阴真经》,以你师父的武学修为,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其中有一段古怪文字,叽哩咕噜的十分难懂。你师父素来好胜,又爱破解疑难哑谜,跟我一起推考了好久,还没解破,以致没时候教你们功夫。』」

黄药师的妻子冯氏绝顶聪明,怎么不会看出黄药师对梅超风的特殊感觉,她的话是不是充满着对梅超风隐忍的嫉妒?同样可以说黄药师有对梅超风的特殊感情,在黄药师驱逐曲灵风这件事上看,黄药师对曲灵风的一些行为很愤怒,一个方面是来自曲灵风对梅超风的感情。

梅超风的回忆篇之所以离奇,是因为其中阐述到了黄药师与曲灵风之间不清楚楚的乱伦关系。

第一,曲灵风与黄药师同来自云南,曲灵风疑似黄药师书童,又更像是表亲。古人殷实之家都会养一些书童陪伴家中孩子读书,书童的作用有两种,一是伴读,二是照顾饮食起居兼作主人「爱的释放」之用。比较明显的例子就是西门大官人的书童就经常被大官人「爱的释放」。那么,曲灵风是不是也曾被黄药师「爱的释放」过?答案是可能的。虽然《射雕英雄传》并未阐述这段迷离的过往,但恰好当时对于尚且年幼的梅超风而言,这些事情就不会明了。且曲灵风对梅超风转述的时候,大概也知道梅超风并不会懂得,也不大会乱传,待梅超风说要告诉师傅,曲灵风才吓的脸惨白。这种败坏师傅名誉的事情,如果被黄药师知道,最终有什么下场,曲灵风相当清楚。

梅超风的回忆篇,曲灵风给梅超风读了词,大家明白背后有什么意义吗?是的。原抄本诗词辑是黄药师抄的,但这诗词辑在曲灵风手中,这种秘本为什么会传到曲灵风手上?只会有一个答案。这个诗词辑是黄药师抄来赠与曲灵风的。以曲灵风这个如梅超风所言文武双全之人,会拿来教一个小孩子读诗文,自然是放下心理防御去作这件事情。教育师妹是本分,用什么书,是次要的。拿师傅赠与的诗词辑来教育梅超风学习诗文,也是正常的,一面是正常教育,另一面却是双面地暗示这其中有一份奇怪的感情。

曲灵风教给梅超风那首欧阳修的词是怎么说的?

「曲师哥说:『据书上说,欧阳修心里喜欢他的外甥女,做了这首词,吐露了心意。他见到十二三岁的外甥女,在厅堂上和女伴们玩掷钱游戏,笑着嚷着追逐到阶下天井里。欧阳修见外甥女美丽活泼、温柔可爱,不禁动心。后来外甥女十四五岁了,更加好看了,欧阳修已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子,他只好「留心」,叹了口气,做了这首词。后来给人见到了,惹起了挺大风波。欧阳修那时在做大官,道德文章,举世钦仰,给朝里御史们大大攻击。其实,他只心里赞他外甥女小姑娘美貌可爱,又没越礼乱伦,做诗词过分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师父为什么特别爱这首词,写了一遍又一遍的?』他左手中执着一叠白笺,扬了一扬,每张笺上都写着『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他问:『小师妹,你懂了么?』我摇摇头,说道:『不懂!』他凑近了一点,又问:『你真的不懂?』我摇摇头。他笑了笑,说道:『那你为什么要脸红?』我说:『我告诉师父去。』曲师哥脸色突然苍白了,说道:『小师妹,千万别跟师父说。师父知道了要打断我的腿,那么谁来教你武功呢?』他声音发颤,似乎很是害怕。我们人人都怕师父,倒也怪他不得。我说:『我当然不会去跟师父说。哪有这么蠢!招师父骂吗?』曲师哥说:『师父才不会骂你呢。你来到桃花岛上之后,师父骂过你一句没有?』」

这段话能理解为曲灵风说曲灵风对梅超风产生感情了吗?不是。这段话与整篇梅超风回忆的基调是一样的,是曲灵风在回忆给梅超风听。这段词其实在隐含着说曲灵风与黄药师不清不楚的感情。而曲灵风与梅超风的感情,则也蕴含其中。也就是说,曲灵风对黄药师有着特殊感情,而他把这段心事用黄药师赠与他诗抄这个事情结合起来给梅超风听,梅超风只懂一半,误以为曲灵风在直言与梅超风的关系,实际上梅超风错了,这段话曲灵风追忆往昔的情况上更为合适。最重要的是,在这之后,曲灵风娶妻生子了,娶妻生子的时间掐得特别准,就是在这段时间之后,曲灵风就成亲了,或者就在桃花岛上,由黄药师主持。所以说,曲灵风的结婚,不会让人奇怪吗?

「江南柳,叶小未成荫。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黄药师抄给曲灵风的诗词集,梅超风显然会错了意。显然是黄药师在怀念小时候「两小无猜」的生活。

且看,黄药师在之后作了什么事?

「黄老邪录朱希真词

人已老,事皆非。花间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

老人无复少年欢。嫌酒倦吹弹。黄昏又是风雨,楼外角声残。

刘郎已老,不管桃花依旧笑。万里东风,国破山河照落红。

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

「我说:『师父,你为什么总是写些老啊老的?你又没老,精神这样好,武功这么高,那些年轻力壮的师哥、师弟们谁也及不上你。』师父叹道:『唉!人总是要老的。瞧着你们这些年轻孩子,师父头上白发一根根的多了起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见青丝暮成雪。」』我说:『师父,你坐着,我给你把白头发拔下来。』我真的伸手到师父鬓边,给他拔了一根白头发,提在他面前。师父吹一口气,这口气劲力好长,我放松了手指,那根白头发飞了起来,飞得很高,飘飘荡荡的飞出了窗外,直上天空。我拍手道:『「万古云霄一羽毛」,师父,你的文才武功,千载难逢,真是万古云霄一羽毛。』师父微微一笑,说道:『超风,你尽说笑话来叫师父高兴。不过像今天这样的开心日子,也是不多的。师父文才武功再高,终究会老,你也在一天天的长大,终究会离开师父的。』我拉着师父的手轻轻摇晃,说道:『师父,我不要长大,我一辈子跟着你学武功,陪在你身边。』

「师父微微苦笑,说道:『真是孩子话!欧阳修的《定风波》词说得好:「把酒花前欲问君,世间何计可留春?纵使青春留得住。虚语,无情花对有情人。任是好花须落去。自古,红颜能得几时新?」你会长大的。超风,咱们的内功练得再强,也斗不过老天爷,老天爷要咱们老,练什么功都没用。』我说:『师父,你功夫这样高,超风一辈子跟着你练,服侍你到一百岁,两百岁……』师父摇头说:『多谢你,你有这样的心就好了。「今岁春来须爱惜,难得,须知花面不长红。待得酒醒君不见。千片,不随流水即随风。」』我说:『师父,梅超风不随流水不随风,就只学弹指神通!』师父哈哈大笑,说道:『你真会哄师父,明儿起传你弹指神通的入门功夫。』

「过了几天,我问曲师哥:『师父为什么自称黄老邪?这称呼可够难听的,师父不过大得你十来岁吧,既不老,又不邪?』曲师哥笑笑说:『你说师父既不老,又不邪,那好极了,师父听了一定很高兴。』」

在整篇梅超风的往事回忆中,说得最多的就是曲灵风与黄药师。梅超风喜欢把曲灵风与师傅黄药师作比较,这是因为二人相貌十分相似,脾气性格又大致相同。如果大家能记住黄药师与曲灵风的年龄差距在十岁上下,就能明白黄药师抄给曲灵风诗词的意义。曲灵风拿来不过是寻常教育梅超风,不料牵出往日的感情,在梅超风对黄药师的憧憬下,曲灵风把自己当作了黄药师。这篇回忆录,这样的逻辑,始终可以理清。黄药师在后边在处置曲灵风的时候,是怎样说的?

「灵风,你为什么要背『何况到如今』这两句词?为什么要责问超风,说她欺骗我,说她答应了一辈子服侍我,却又做不到?哼,你一直在偷听我们说话!黄老邪跟人说话,有人偷听,黄老邪会不知道吗?嘿嘿,你太也小觑我了。我有什么气要出?要出气,难道我自己不会?我可没派你去打人!我如派你打人,是我吃醋了。玄风,超风,你们出去!就这样,师父用一根木杖,震断了曲师哥的两根腿骨,向众同门宣称:『曲灵风不守门规,以后非我桃花岛弟子。』命哑仆将他送归临安府。」

这不是正是说曲灵风为着一些追忆来背诵诗词给梅超风吗?至于责问,是不是责问梅超风失身于陈玄风?看黄药师的话,分明还带有另一种情绪。黄药师难道不是在生气曲灵风把自己的过去的事都抖露出来了吗?这种不能见天日的事情,告诉了梅超风,自己的脸该放到哪?至于曲灵风为什么会结婚,反倒不是那么重要,这种推测难免会多出枝节。只要想着,曲灵风的结婚肯定与黄药师有关。而黄药师在驱逐曲灵风之后,是怎样记挂曲灵风的?

「有一次中秋节,师母备了酒菜,招众弟子过中秋,师父喝得大醉,师母进厨房做汤,师父喃喃说醉话:『再没人胡说八道,说黄老邪想娶女弟子做老婆了罢?灵风呢?我不怪他啦!他人好吗?腿怎样了?』」

在十八年后,黄药师是怎样说的?

「黄药师望着曲灵风的骸骨,呆了半天,垂下泪来,说道:『我门下诸弟子中,以灵风武功最强,若不是他双腿断了,便一百名大内护卫也伤他不得。』」

在整部书中,黄药师为谁流过泪?至于为一个驱逐的徒弟而伤感至此吗?那是因为他们从小在一起不清不楚,成年又为师徒与其他特殊关系。在与梅超风、冯氏之间的纠葛之中,还免不了回忆曲灵风的过往,曲灵风与自己何其相似,结局又何其凄惨。如果当初不作主张让曲灵风娶妻生子,还在左右陪伴,会是现在的结局吗?

「江南柳,叶小未成荫。十四五,闲抱琵琶寻。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

梅超风并不懂这句词,这是欧阳修写给自己侄女的词,冯氏会懂,她也体谅,且暗示梅超风。可惜梅超风永远也不明白,黄药师与曲灵风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欧阳修写给侄女的词,是文坛流传极广的近亲之恋。这首词放在小说中,实际上是说黄药师与曲灵风是近亲关系,且黄药师与曲灵风早有乱伦之实。而黄药师的绝情,是众所周知的,自驱逐徒弟们之后,醉后吐真言表达对曲灵风的相思之苦,冯氏自然心中明了,也心照不宣了。

曲灵风被黄药师逐出师门,是因为曲灵风对梅超风过度关心,而黄药师这份忌惮又源自黄药师对梅超风也有这种情欲之恋,只是梅超风抢先被陈玄风占有,所以黄药师的愤怒之感施加在曲灵风身上,黄药师又不愿意把梅超风赶走,所以就打断曲灵风的双腿,让他离岛。在此之后,黄药师便伤心离岛而去,独自在岛外待了两年,并带回冯蘅结婚。在这期间,陈玄风依然与梅超风整日混在一起。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曲灵风与黄药师存在乱伦关系》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4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