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曲三酒馆的建造者以及神秘的牛家村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开篇故事部分中,有曲三这个人物与郭啸天、杨铁心互动,跛子曲三即桃花岛黄药师弟子曲灵风,是牛家村东头酒馆的最后一任主人。围绕临安府牛家村以及曲三酒馆,金庸用了大量的篇幅增设线索发展故事内容,让牛家村成为整部《射雕英雄传》中最重要的情景舞台。这所村中酒馆不但位置神秘,且其中竟然暗藏一间密室。围绕这间酒馆,修订版、新修版小说在故事前、中、后段都发生了不少事件,让曲三酒馆的设立意义显得非常重要。临安府牛家村如果是个寻常村落,为什么会存在带有密室的建筑物?

如果不经过深思熟虑,一扫而过,那么一般读者或许认为曲三既然是酒馆的主人,那么曲三必然是这座酒馆的建造者。这种想当然的想法,必然是没有经过逻辑思考的想法。金庸在任何一版小说中均未叙述说曲三是这座酒馆的建造者,另外从小说原文中体现出的逻辑关系中,也足可以证明曲三不是酒馆的建筑者,自然更不是密室的设计者。曲三必然是酒馆的最后一任主人,因为自曲三消失之后,这座酒馆就无人使用,曲三只能是这座建筑的最后一任拥有者。在这之前,假若这座建筑荒废已久,曲三到来占为己有,装饰成酒馆。另外,也或许是从前一任酒馆主人手中买下,改名为曲三酒馆。

无论曲三是怎样得到这座酒馆,从逻辑上看曲三都不会是酒馆的建造者。曲三性情孤僻,极少与人交流,他当时来到牛家村身上还带伤,更不可能建造酒馆。要想解决这样一个逻辑,就要重新分析这一逻辑体现的各种线索。第一,曲三到临安府牛家村的时间。第二,曲三独自建造酒馆的可能性。第三,从两具白骨看他们的真实身份,判断曲三骸骨是曲灵风的可能性。第四,酒馆的建造者。第五,临安府牛家村的形成原因。

解决这一逻辑关系,依然还是要从小说原著的文本中分析,在列举中将会找到细节。

第一个问题,曲三在牛家村的时候,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假设曲三是曲灵风,那么通过连载版、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原文的考查,可得知曲三的时间线。这个时间线在研究梅超风的回忆篇的时候,会从梅超风的回忆中找到这个重要线索。

梅超风已经十八岁多的时候,曲灵风至少三十三岁,在这三年中,曲灵风娶妻生女,然后妻子死去。大致言明曲灵风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结婚,三十一二岁的时候生下女儿,妻子死亡,女儿约二岁。在三十三岁上的时候,曲灵风被黄药师赶出桃花岛。曲灵风是什么时候来到牛家村的?见前文是在《射雕英雄传》开篇故事发生的前一年,即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前后。如果曲灵风被逐出岛的时候是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那么新修版提早出现的傻姑就不该「五六岁」,因为按新修版的叙述,出场的傻姑是五六岁,但按梅超风回忆所说,实际上曲灵风可能在三十岁之年的年中或年末期才娶妻,曲妻十月怀胎生产,孩子最早在三十一岁之年的年中的时候生下来,是为一岁,那么到了曲灵风三十三岁上,孩子的实际年龄最大不过三岁,应不满二岁,不会出现如新修版小说中出现傻姑「五六岁」的模样,这其中有关曲灵风之女的出生时间点,显然与小说开始出现的女孩有相悖之处。

所以,根据新修版小说有关梅超风回忆录细节,以及小说开场时曲三身旁女孩的表现来推导根本,连载版、修订版以及新修版小说中出现在曲三酒店里的傻姑可能不是曲灵风之女。虽然新修版小说梅超风回忆叙述里表明曲灵风有女儿,但她回忆中的女孩是不是后来在村中出现的那个傻孩子?按上文根据梅超风回忆来推定的桃花岛生活时间线,这个傻姑并不是曲灵风的女儿。在新修版小说所呈现的时间线上,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曲灵风这年三十三岁,曲灵风的双腿被黄药师打断,而不是挑断脚筋,曲灵风带女儿逃离岛外。在出岛在段短期时间内,曲灵风的亲女可能已死。为什么这样说?曲灵风腿断重伤,需要择地修养。

按新修版小说原文整理出的曲灵风的时间线可知道,他在庆元三年,即一一九八年左右被黄药师驱逐出桃花岛,他出现在牛家村的时候,是原著故事发生的一年前,也就是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左右。而《射雕英雄传》正篇开始的时候是庆元五年,即一二〇〇年。「原来曲三是一年多之前,因死了妻子,不愿再在原地住,搬到牛家村来开了家小酒店。」关于曲三一年前才来到牛家村的信息就显得重要。

第二,曲三建筑酒馆的可能性。

要知道曲三是不是可以在一年之间凭借自己力量建造酒馆,则须从酒馆的建筑规模与装饰细节入手。因为新修版小说增添有关酒馆的细节较多,姑且列出新修版小说之原文方便理解。

①说到酒馆在临安府位置所在。

「郭啸天带着张十五来到村头一家小酒店中,在张板桌旁坐了。」

这句话言明这座酒馆地理位置是在牛家村中最显眼之处,是牛家村村头的小酒店。这处位置显得紧要,酒馆自然要在村中最显眼之处建立,常人开设酒馆的目的是为赚钱,自然要建立在最具有商业价值的地段,而一般乡村的村头常常是经营商铺,这座酒馆的设立,应该是符合一般商业心理。所以,牛家村村头这一家酒店,早期使用者必然还是商业化经营。牛家村不是突然出现的乡村,是一个设立已久的乡村,那么村头经营商铺,必然已经长久化。所以,曲三拿到酒店的经营权不代表曲三是商铺建造者。

②说到杨铁心(耶律铁心)被官军打散后回到牛家村。

「他想卖酒的曲三是个身负绝艺的异人,或能援手,可是来到小酒店前,却见也是反锁着门,无人在内。敲门向牛家村相熟的村人询问,都说官兵去后,郭杨两家一无音讯。他再到红梅村岳家去探问,不料岳父得到噩耗后受了惊吓,已在十多天前去世,曲三的小女儿倒仍由岳母抚养。」

曲三酒馆反锁,无人在内,两处关键词十分值得玩味。一是杨铁心(耶律铁心)判定这门是从内锁上,又确定里边无人。想来这房间是可从内部锁上,人又可能别处离开,不然耶律铁心直接推门进去便可。对于酒馆主人这许多天不在,难道不会想到里边的人遭到不测?想来耶律铁心的心中是认为即使是反锁门,也是可以从别处走开。不然以杨铁心(耶律铁心)好事又好奇的心理,早就翻墙进入查看究竟了。

不要忘记小说前文所设,耶律铁心与郭啸天已经知道曲三身怀绝艺,又秘藏重宝。杨铁心(耶律铁心)即便是能做到不偷不盗,但如果认为曲三在店里遭到不测,还是应该进入查探,作为半路朋友,做到这一点是应该的。未进入酒馆,可能就是为了说明他认为曲三早已离开酒馆别往他处。所以,曲三离开酒馆,不代表死在酒馆之内。牛家村人是不是没有注意到曲三的离开,这是另外一回事。牛家村人知道曲三不在,又不声张,则又是一回事。

③黄蓉郭靖等来到酒店。

「村中尽是断垣残壁,甚为破败,只见村东头挑出一个破酒帘,似是酒店模样。三人来到店前,见檐下摆着两张板桌,桌上罩着厚厚一层灰尘。周伯通大声『喂』了几下,内堂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来,蓬头乱服,发上插着一枝荆钗,睁着一对大眼呆望三人。黄蓉要酒要饭,那姑娘不住摇头。」

在小说中,曲三之女出生在庆元元年到二年间,郭靖、黄蓉来到牛家村是牛家村围剿事件十八年后,故此,曲三之女此处实际年龄在二十一二岁左右,傻姑年龄是十七八岁,傻姑比曲三之女要大三四岁,所以傻姑不是曲三亲女。小说此处叙述,显然是强调傻姑已经从红梅村返回酒馆居住,也不知傻姑平日如何生存。此处的描写,关键点在于傻姑已经把反锁的酒馆打开。在这十八年中,牛家村人并未对曲三酒馆展开调查,同样更无有人对临近皇城这么近的村落展开调查。此处描写酒馆存在小院,酒馆中的桌子被从屋内搬到院中露天存放。

④关于曲三的家。

「黄蓉走到内堂与厨房瞧时,但见到处是尘土蛛网,镬中有些冷饭,床上一张破席,不禁心生凄凉之感」

曲三当初在牛家村居住一年多,便是以店为家,以经营酒馆为掩护,带着来历不明的傻孩子,夜晚便出去偷盗大宋皇宫内之宝藏,酒馆内堂是曲三与傻姑的寝室,曲三离去后,傻姑独自使用。

⑤密室机关主体为钢铁结构。

「凝目一瞧,碗壁上生了厚厚一层焦锈,这碗竟是铁铸的。」、「伸中指在板上一弹,只听得铮的一声,果然是块铁板,黄蓉好奇心起,再使劲力,往上一提,那铁碗仍然不动。她向左旋转,铁碗全无动静,向右旋转时,却觉有些松动,当下手上加劲,碗随手转,忽听得喀喇喇一声响,橱壁向两旁分开,露出黑黝黝的一个洞来。」

小说此处叙述,是想说曲三酒馆的机关主体部分是钢铁材质,以当时社会来说,普通人拥有此造假不菲的机关建筑,恐怕需要许多金钱才能造成,另外,建造如此严格精巧的机关,需要人力资源以及时间。注意小说提供的细节,曲三来到牛家村仅仅一年,且还带着腿伤。从曲三的伤势看,不适宜大量运动建造如此严格精密的机关设施,又因为此机关过去十八年之后,依然可以打开,此技术尤其高明。故此,此处酒馆机关造成于何时,又是什么人所建造,这些悬疑性就体现出来。

⑥密室大小。

「黄蓉将一根松柴从洞口抛了进去,只听嗒的一声,在对面壁上一撞,掉在地下,原来那洞并不甚深。借着松柴的火光往内瞧去,洞内既无人影,又无声息,周伯通迫不及待,抢先钻进。黄蓉随后入内,原来只是一间小室。」

此处描写直说密室并不深,又是很小的房间。既然是密室,又有机关防护,那么这房间建造的主体部分必然坚固无比,既要体现出密室的价值,又要叙述密室的建造特点,那么很显然密室就不应该是一般住宅材质,按照后文揭示,密室的主体材质其实是石头。

⑦曲三积存宝物的大小概念。

「两人料想关键必在铁箱之中,于是搬开伏在箱上的骸骨,一揭箱盖,应手而起,并未上锁,火光下耀眼生花,箱中竟然全是珠玉珍玩。郭靖倒还罢了,黄蓉却识得件件是贵重之极的珍宝,她爹爹收藏虽富,却也有所不及。她抓了一把珠宝,松开手指,一件件的轻轻溜入箱中,只听得珠玉相撞,丁丁然清脆悦耳,叹道:『这些珠宝大有来历,爹爹若是在此,定能说出本源出处。』她一一的说给郭靖听,这是玉带环,这是犀皮盒,那是玛瑙杯,那又是翡翠盘。郭靖长于荒漠,这般宝物不但从所未见,听也没听见过,心想:『费那么大的劲搞这些玩意儿,不知有甚么用?』说了一阵,黄蓉又伸手到箱中掏摸,触手碰到一块硬板,知道尚有夹层、拨开珠宝,果见内壁左右各有一个圆环,双手小指勾在环内,将上面的一层提了起来,只见下层尽是些铜绿斑斓的古物。她曾听父亲解说过古物铜器的形状,认得似是龙文鼎、商彝、周盘、周敦、周举罍等物,但到底是甚么,却也辨不明白,若说珠玉珍宝价值连城,这些青铜器更是无价之宝了。黄蓉愈看愈奇,又揭起一层,却见下面是一轴轴的书画卷轴。她要郭靖相帮,展开一轴看时,吃了一惊,原来是吴道子画的一幅『送子天王图』,另一轴是韩干画的『牧马图』,又一轴是南唐李后主绘的『林泉渡水人物』。只见箱内长长短短共有二十余轴,展将开来,无一不是大名家大手笔,有几轴是徽宗的书法和丹青,另有几轴是时人的书画,也尽是精品,其中画院待诏梁楷的两幅泼墨减笔人物,神态生动,几乎便有几分像是周伯通。黄蓉看了一半卷轴,便不再看,将各物放回箱内,盖上箱盖,坐在箱上抱膝沉思,心想:『爹爹积储一生,所得古物书画虽多,珍品恐怕还不及此箱中十一,曲师哥怎么有如此本领,得到这许多异宝珍品?』其中原因说甚么也想不通。」

小说前边虽然言明这处密室是小室,但这小室中一个大铁箱却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所谓小不知以何为小,所谓大不知以何为大。假若估算这青铜器,算起来也是极其占据空间,又要算上其他珍宝,眼看这大箱子,起码小要也要小到五平方那么大才够装。所以,这里说小室,又不见得是小。整体算下来,也至少要十平方到二十平方米这么大,才够放得下骸骨和大箱子以及中间的空地部分,可见这密室的空间还是有较大的空间可言。另外,密室中箱子大小又要兼顾密室入口大小,如果里边如鼎器较多,则更要扩大面积。正是如黄蓉所疑惑,如果按照小说描写,曲三是净身从桃花岛出来,在一年之间怎么会得到这么多宝物?这里显然存在一些更有深意的悬疑之问题,即曲三获得这些宝物,花去多少时间,在一年之中如果建造酒馆,又要外出偷盗宝物,究竟有多少时间供曲三使用?

⑧密室的通风设施。

「当下关上橱门,在室中四下细细察看。那小室屋顶西角开着个一尺见方的天窗,日光透过天窗的蛤壳片,白天勉强可见到室中情状,天窗旁通风的气孔却已被尘土闭塞。她拿匕首穿通了气孔。只觉室中秽气兀自甚重,却也无法可想,回思适才忧急欲死的情景,此刻在这尘土充塞的小室之中,却似置身天堂。」

此处是为叙述密室建筑技艺精湛,这是一种细巧的建筑手段,光照与通风都考虑在内。这些设施就是为方便密室中生存所用。

⑨观察孔。

「黄蓉扶着他坐在稻草之上,自己盘膝坐在他的左侧,一抬头,只见面前壁上有个钱眼般的小孔,俯眼上去一张,不禁大喜,原来墙壁里嵌着一面小镜,外面堂上的事物尽都映入镜中,看来当年建造这秘室的人心思甚是周密,躲在室中避敌之时,仍可在镜中察看外面动静。只是时日久了,镜上积满了灰尘。她摸出手帕裹上食指,探指入孔,将小镜拂拭干净。」

这个镜子类似现在的双面镜,里边的人可以看到外边,外边却看不到里边,从这点可以看到设计者的心思周密。一旦这座建筑的主人遇到危险,便可以进入密室一边观察一边居住,外界干扰对密室没有影响,密室内部却可以一直观察外间活动。

⑩石头造的密室

完颜洪烈沮丧万分,扶桌坐下,伸手支颐,苦苦思索,心想:『我千推算,万推算,那岳飞的遗书非在这盒中不可,怎么会忽然没了影儿?』突然心念一动,脸露喜色,抢起石盒,走到天井之中,猛力往石板上摔落。」

小说在此处描写又写出了酒馆的地板是石制,所以从小说看,这座曲三酒馆,主要建筑中主要在地板、密室墙壁均用了石头材料。

从小说前文叙述曲三出场与后文叙述梅超风回忆篇可知,曲三从桃花岛来到临安府之后,再到牛家村不过一年时间。曲三来到牛家村之后,首先买下村头商铺开设酒馆,过了一年,张十五到牛家村说书,然后郭啸天、耶律铁心陪同张十五来到酒馆喝酒。如果酒馆是曲三所造,那么仅限于一年之内,曲三怎么能造出石质密室,以及那样达到合理厚度如木头厚度的钢铁壁橱和各种机关零件?从限定时间一年之内上,靠曲三自己独自冶炼、打铁、涉及机关,最后再安装,时间逻辑上曲三绝无可能办到。

曲三出桃花岛身上带着断腿重伤,曲三需要充分时间休息养伤,从时间上推算,他没有可能拥有足够时间用大量的石材与精炼的铁器来构造酒馆,这种特殊规模的建造,不仅会引起牛家村人的注意,也能引起距离不远的临安府军队注意。更重要的一点,这些都是建筑工地中的重活,其工程量来说,单凭一个双腿折断的曲三根本不可能做到。建房一类的工程,需要时间与多人协作才能完成。特别是这样带有精密机关的暗室,机关零件都需要特殊打造与周密安装,仅凭行动不便的曲三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曲三不能请工程队,如果请来工程队,必然要引起别人的怀疑,这种秘密的工程,多半是要有伙伴协同,要有秘密的组织相互协作完成。一个刚从桃花岛出来的重伤之人,保命尚且困难,作这么大工作量的工程,从身体方面来说不允许,时间方面就更加不允许。另外,还要有许多时间去皇宫盗宝,从桃花岛来到临安府,再到张十五喝酒一节,也不过仅仅一年时间,他所有的时间中至少要分出大半在皇宫中寻宝,哪有时间来建筑这制造精良的密室?而这期间内,还要加上断腿的修养期。时间上与生理上,曲三不具备建造密室的可能。

第三,从两具白骨看他们的真实身份,曲三骸骨是曲灵风的可能性。

「黄蓉举起松柴,让郭靖瞧清楚了两具骨骼,问道:『你瞧这两人是怎生死的?』郭靖指着伏在铁箱上的骸骨道:『这人好像是要去开启铁箱,却被人从背后偷袭,一刀刺死。地下这人胸口两排肋骨齐齐折断,看来是被人用掌力震死的。』黄蓉道:『我也这么想。可是有几件事好生费解。』郭靖道:『甚么?』黄蓉道:『这傻姑使的明明是我桃花岛的碧波掌法,虽然只会六七招,也没到家,但招术路子完全不错。这两人为甚么死在这里?跟傻姑又有甚么关连?』郭靖道:『咱们再问那位姑娘去。』他自己常被人叫『傻孩子』,是以不肯叫那姑娘作『傻姑』。黄蓉道:『我瞧那丫头当真是傻的,问也枉然。在这里细细的查察一番,或许会有甚么眉目。』举起松柴又去看那两堆骸骨,只见铁箱脚边有一物闪闪发光,拾起一看,却是一块黄金牌子,牌子正中镶着一块拇指大的玛瑙,翻过金牌,见牌上刻着一行字:『钦赐武功大夫忠州防御使带御器械石彦明。』黄蓉道:『这牌子倘若是这死鬼的,他官职倒不小啊。』郭靖道:『一个大官死在这里,可真奇了。』

黄蓉再去察看躺在地下的那具骸骨,见背心肋骨有物隆起。她用松柴的一端去拨了几下,尘土散开,露出一块铁片。黄蓉低声惊呼,抢在手中。

郭靖见了她手中之物,也是『啊』了一声。黄蓉道:『你识得么?』郭靖道:『是啊,这是归云庄上陆庄主的铁八卦。』黄蓉道:『这是铁八卦,可未必是陆师哥的。』郭靖道:『对!当然不是。这两人衣服肌肉烂得干干净净,少说也有十年啦。』黄蓉呆了半晌,心念一动,抢过去拔起铁箱上的尖刀,凑近火光时,只见刀刃上刻着一个『曲』字,不由得冲口而出:『躺在地下的是我师哥,是曲师哥。』」

密室中的骸骨,无疑是一场需要解开的谜团。从小说叙述原文看,黄蓉认为这两具骸骨中地上所躺是曲灵风,箱子上的是大宋武功大夫石彦明。黄蓉的根据就是物证铁八卦、匕首、腰牌,还有曲三骸骨断腿的证明。以黄蓉所言的推理,能否证明这两具骸骨曲灵风与石彦明?应该说不能。一则是物证铁八卦不能作为最主要的判定依据,二则骸骨之断腿又不能证明骸骨就是曲三本人。黄蓉推理至少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个是主观过度信任物证铁八卦作用,二是过度相信断腿者必为曲三。三是黄蓉不懂仵作验尸之法,不懂通过正确验尸方法,获得关于骸骨死亡原因以及其他的相关资料。

基于黄蓉推理缺乏逻辑的实际情况,至少可以说曲三有不是这其中任意一具骸骨的可能性,这个断腿的骸骨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这个所谓石彦明亦有可能不是石彦明。为什么我会出现这种意外的推理?这是因为新修版小说中对于曲灵风的描写又增加了许多,有心的朋友可以翻看。新修版小说的曲灵风不仅在样貌上形似黄药师,在医卜算术以及琴棋书画上的修为也很接近黄药师。更特别之处是新修版小说增加了曲灵风懂医学设定。曲灵风既然懂医学,自然是要懂得外科与内科许多方面,外科接续骨骼是中国医学的一大门类,曲三难道不懂如何医治断腿?逻辑上应该会。所以,曲三之腿可能在之后便已痊愈。《天龙八部》记载有逍遥派精通医学,王语嫣、阿碧均隐居大理,正是逍遥派中之人,新修版小说曲灵风与黄药师来自云南丽江。所以,这件密室之疑案,会出现另外的解读。

新修版小说中,当曲灵风遭受黄药师的嫉妒(嫉妒的原因在别的篇章)之后,遭到黄药师用棍棒打断腿逐出桃花岛,哑仆带曲三以及其二岁大的孩子出岛,孩子禁不起风浪或出意外死去。到达临安府后,哑仆抛下曲灵风归返桃花岛,曲灵风收养一个女孩作为养女。可能为救济孩子,亦因为曲灵风的上重伤,也需要有人买酒菜照顾,这也算互帮互助。新修版小说开头傻姑的年纪五六岁,而梅超风回忆篇记载曲灵风的女儿才不到两岁,出现时间不符情况,所以傻姑是曲灵风养女无疑。曲灵风来到了牛家村,买下或占用这间屋子。在曲灵风医治自己断腿期间,他发现了这间房子的密室,在傻姑的帮助下,曲灵风的腿伤很快治好。但他也因此以普通酒馆店主的面目生活,生怕黄药师追来再杀掉自己。

在张十五、郭啸天、耶律铁心喝酒事件与曲三林中杀人事件之后,曲灵风觉得在此地过度活跃或会引起黄药师的注意,所以他想好了出路。他找来当日埋下的那些官兵遗骸,逐个挑选。挑出了两具遗骸,一具精心打断腿骨,造成与自己之前被打断腿骨一样,并用掌力击碎两排肋骨。另一具骨架则放在大铁箱上,再匕首插在铁箱之上,这样便精心布置密室之谋杀。然后,曲三亲自布置了另一处机关。

「黄蓉道:『爹,来瞧这铁箱中的东西。你若猜得到是些甚么,算你本事大。』黄药师却不理铁箱,走到西南角墙脚边一掀,墙上便露出一个窟窿。他伸手进去,摸出一卷纸来,当即跃出密室。黄蓉急忙随出,走到父亲身后,瞧他手中展开的那卷纸。但见纸上满是尘土,边角焦黄破碎,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几行字迹道:

『字禀桃花岛恩师黄尊前:弟子从皇宫之中,取得若干字画器皿,欲奉恩师赏鉴,不幸遭宫中侍卫围攻,遗下一女……』字迹写到『女』字,底下就没有字了,只余一些斑斑点点的痕迹,隐约可瞧出是鲜血所污。黄蓉出生时桃花岛诸弟子都已被逐出门,但知父亲门下个个都是极厉害的人物,此时见了曲灵风的遗禀,不禁怃然。」

曲灵风亲自布置这个机关的原因是知道黄药师会来打开,这种事是不是可能?没可能。那曲灵风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留条会被黄药师看见?这最为是简单的逻辑问题。曲灵风聪明绝顶,聪明程度实在不亚于黄药师。黄药师最喜欢曲灵风,不单单是二人之间存在龙阳之好,断袖之实,还有聪明才智不相上下的问题。曲灵风的字条是十八年前放进去的吗?显然不是。这是曲灵风十八年之后放进去的,只有在十八年后放进去,黄药师才能可能看到。为什么能看到?因为黄蓉是黄药师的女儿。黄药师的女儿在自己的酒馆出现,那么黄药师终究是要到酒馆的,即便是黄药师不到酒馆,那么自己的机关小埋伏与黄药师学自同一地点,至少黄蓉应该能懂机关学的其中关系,但实际上黄蓉从来学问不精,这些机关之术黄蓉确实不懂,还好黄药师到来,这个字条终于被发现。

这个字条是什么时候被放到小机关中去的?自然就是在他们刚到牛家村之后的某天。哪天最适合?在他们启程去皇宫偷吃鸳鸯五珍烩的时候。曲灵风留下那字条的用意,其实还是向黄药师求饶,并想把傻姑托付给黄药师。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要阐述向黄药师求饶这个用意,至于说傻姑经历,不过是顺带一笔。这处计谋之用法,即有高放之处,又有迂回之处,字条虽然寥寥几笔,却满含文章之道,颇显中庸,用谋之深,不显锋芒。

新修版小说呈现傻姑从红梅村回到牛家村酒馆,逻辑上应是曲三把傻姑从红梅村那边引回牛家村,毕竟小说中明言包家老头已经去世,估计包家老母也很快离世。无论包家是不是隐藏人物,都须说明经此一变之后,红梅村可能并无人照顾傻姑,曲三在牛家村之变后,把傻姑带回牛家村抚养。曲灵风的藏身处可能就在这个酒馆的地下,或许这个酒馆的地下有着较为庞大的密闭空间。从完颜洪烈摔武穆遗书的盒子在地上石板细节中,可以猜测这整个一座建筑大部分是石头制造,外边的建筑是寻常材料,涉及关键部分都是分量极重的钢铁以及石头制造而成。

曲灵风在此地生活较长时间,他的学问极深,对于机关学也深谙,必然能发现建筑细节上的一些怪异,之后便能发现密室,就能发现其他的密闭空间,也会存在其他的奇遇。这十八年中,曲灵风只要勉强在村中生存即可,他所介怀的就是想完全避世隐居下来。但他希望黄药师不要追杀自己,留下字条有着这一方面的原因。然而这留字条的不合常理逻辑,黄药师没有在表情上显现出来,或者亦是分辨出来,有后文之表现。一是欣然收下傻姑,二是在骸骨前流泪。流眼泪是留给谁来看?自然是在旁边偷窥的曲灵风。

第四,酒馆的建造者。

曲三酒馆的创建者自然是曲灵风,可算是略微改换门面。但对酒馆这座整体的建筑设施而言,曲灵风不可能是建造者,曲灵风是这座建筑的最后一任使用者。那么这座建筑的建造者会是谁?以当时之世与金庸武侠小说中,有此精良机关制造者或财力的,必然是一个江湖大门派,门派规模极大,门中弟子众多,但要是说好事又多作隐秘之事者,恐怕只有《天龙八部》的逍遥派能有此能力,机关设置不仅是对工程技术要求精深,更要求对机关制造技术要求精深,这其中还要有炼铁技术以及对机关的保养等。

建造如曲三酒馆这样规模的建筑空间,独自一个人不能完成,至少需要三五十人的艰苦劳动,还要加上合理的安装与调试。这种工程量,是一个组织或一个集团才能做到。从《天龙八部》到《射雕英雄传》小说中,凡是遇到机关设计的故事,几乎都要与逍遥派搭上关系。大理玉璧上的剑影、玉洞中的蒲团设计、珍珑棋局、天山缥缈峰灵鹫宫武学心法石刻等等,哪一样都要与逍遥派联系。作为《天龙八部》后的江湖世界,《射雕英雄传》必然要承接延续逍遥派的历史,比如梅庄的建筑,比如桃花岛的阵法,比如终南山活死人墓的设计,哪一样都离不开逍遥派的影子。逍遥派就像是金庸小说中万事万物的源头一样,在这机关的问题上,也不会意外。有这样的精巧设计与构想,必然要牵涉到一个集团的财力与智力。一个人不能完成,就要动用集团去合力完成。

那么,此处密室通过大量人力合力建造,挖通地下铺设石板,把建筑加固建造,显然是有着未知的目的。

第五,牛家村的建设者。

不仅酒馆的来历令人产生疑问,这座牛家村的来历显然也是让人疑惑不解。牛家村人烟稀少,新修版说只有十七八家的样子,对于距离临安城如此极近的村落,竟然只有十七八家人,显然让人产生怀疑。

首先,这座小村存在多久。

这座小村显然在酒馆建筑之后产生,因为所有村人没有人知道酒馆的建造者是谁,假如有人知道建造者是谁,那么酒馆的秘密早就被泄露。起码在杨铁心(耶律铁心)、郭啸天来到牛家村的三年前酒馆就已经存在,他们之后的两年,曲三从桃花岛来到牛家村,得到这座建筑的使用权。至少「东村张木儿」铁匠该是知道牛家村的历史。甚至村中的老人们知道这座牛家村的历史。知道牛家村的历史不很重要,但这酒馆建筑却十分重要。如果村人知道酒馆建筑由来,那么牛家村就显得可疑,因为没人说酒馆是有机关的。假如牛家村人不知酒馆建筑内幕,那么牛家村人的来历有着两层的可能,一则是牛家村人装作不知道酒馆来历,另一则是确实不知道。如果确实不知道,只能证明牛家村人有人从外边迁来者。如果装作不知道酒馆机关内幕,那就是说牛家村存在一些外人并不知晓之秘密。

从《射雕英雄传》开篇叙述可知,这牛家村中前后发生的故事,一是张十五来说书,村人显得安居乐业,小村规模虽小,但并不贫苦,还有良田可耕种。一是丘处机来战耶律铁心之过程,并不见村人四散而逃,村人仿佛各个见过世面一样。一是官军围剿牛家村,牛家村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死,只死了郭啸天,杨铁心都被打的差点身死。而牛家村在十八年后,还是存在的,只是村中房屋破毁甚多,毁坏的房子自然包括郭啸天家与杨铁心家。还有人在村中经营买卖!这不能引起读者怀疑吗?牛家村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果考虑酒馆的奇妙设计,就要联想到,这座牛家村显然可能家家相通,处处相连的秘密堡垒,譬如活死人墓之设计,又譬如梅庄之地底西湖密室之设计。这座村落不仅有地上的建筑,也会有地下的建筑。以酒馆的设计而言,显然是石头造的整体建筑,地下也是石头建造。牛家村人会如此镇静,遇到任何事都处变不惊,显然有些秘密在身上。牛家村的多场厮杀,并未让牛家村产生大规模之死亡,因为牛家村人来历是如此让人震惊。

当曲三独自修炼碧波掌法的时候,其中掺杂了从云南大理学习的一些逍遥派武功,牛家村人显然发现了这一秘密。某天,牛家村人把曲三带到秘密处,两边一交手,曲三发觉牛家村的高手用的是逍遥派的武功,显然比自己的粗学要精深许多,所以就报了自己的来历。牛家村人知道了曲三是从云南来,曲三的武功一部分来自逍遥派的阿碧,阿碧是逍遥派许多年前代理掌门。曲三也因此知道牛家村村人的来历,原来牛家村村人竟然是来自逍遥派在江南江湖的秘密分舵。

牛家村人有几位高手甚至还是阿碧传人一系,两边知晓了来历,曲三就算是又回到逍遥派门下。牛家村人介绍了酒馆建筑的来历,曲三也就恍然大悟。曲三本也不想在江湖走动,也就借此留在了牛家村,平时没事开一开酒馆,或与牛家村人切磋武功。等到那一天,觉得自己杀人太多,偷盗宝物太勤,毕竟与前辈结交数月之中功力大涨,去皇宫如探囊取物,偷来的宝物堆满了一大铁箱。曲三恐怕自己惹下麻烦,被师傅追来不分青红皂白大打一场。曲三因前事所累,是想彻底远离黄药师,好好隐居下去,故此自己设计了密室谋杀案。当十八年后,黄蓉等人到访,曲三就发现了黄蓉的功夫有桃花岛的路数。所以就放下留给黄药师的字条,表示上交宝物,以示自己过错,求得黄药师原谅,也因此表明自己已死。这实在是说,我自己确实没死,黄药师你就把我当成死了吧。看完字条之后,心中明白一切的黄药师哭泣了。

牛家村的历史是与酒馆是充满密切关联,酒馆在村的东头,也就是第一家,酒馆位置有着望风通气的作用。他的上层建筑有密室,下层建筑必然也是挖通之后的巨大空洞,下边有着完整的通道与房间,甚至与终南山活死人墓相比美,或者规模与精巧程度上更远远超于活死人墓。

建造这一片基地,无外有两个功能:第一,防范监视。第二修养生息。经过数十年前明教大魔头方腊席卷江南,江南民生凋敝,变化很大。经历靖康之变,大宋江湖亦斗争激烈。在明教偃旗息鼓之后,逍遥派明里已经退出江南武林,实际是分兵多处,暗中设立无数分舵,观察大宋江湖以及大宋政局发展,这也是段誉、虚竹百年大计的一个部分。牛家村这个基地,是江南武林的一个逍遥派分舵,与临安梅庄基地遥遥相望,梅庄所处地点可能与红梅村地址相同。当张十五来之后,与逍遥派人一通闲谈,也遇上来历诡秘的杨铁心(耶律铁心)。一番试探下,知道了他们的深浅,自己也就安心去红梅村找包先生喝酒叙旧。

只是世上的人如曲灵风聪明的没有几个人。读者根据黄蓉一通解释,大家都认为曲灵风已死,因为有遗骸在,因为黄蓉有推理,但大家不知黄蓉并不通医术,她不懂人的死法是可以伪造的,毕竟黄蓉不是大宋法医官宋慈。而宋慈在黄药师等人来到牛家村的时候,才中进士。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曲三酒馆的建造者以及神秘的牛家村》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54.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