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茶馆是一个非营利网站,文章均来源于投稿及网络搜集,服务于广大金庸小说迷。旨在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

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新修版小说中梅超风回忆篇叙事细节

文/月隐寒霜 怜幽居

假若不读《射雕英雄传》小说,只是看过去任意一种改编影视剧的演绎,至少观众会对梅超风这个角色产生深恶痛绝之感。电影电视剧中这个女人不仅心肠不好,还胡乱杀人,最终死在欧阳锋手中,真是恶有恶报。即使是一般读过小说原著的人,也会有人常有这种想法。然而读书还是要仔细,对于梅超风而言,这个人到底是坏人还是好人,毕竟还是要从原著中隐现些许细节,找到问题的根本。

金庸先生自创作初版小说以来,数年间经历多次大幅度增删,最终形成目前新修版小说。经历这些细节性变化和重作,里边许多角色的根本设定进行了重新润色,使得原有角色更有深度,更有故事。所以,如果分析金庸小说,至少要从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各个细节中找出不同之处,再进行比较探究,最终便能找到角色设定变化所呈现出来的不同意义。

金庸先生对梅超风这个角色用心良苦,最初偶然翻阅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三个版本的时候,才算加深了对梅超风的印象,然后再进行核对,便知晓金庸在小细节上的修正有独到之处,真是如同雪芹批阅石头记啊。至少通过三个版本小说的考查,可以梳理梅超风的前世今生,完全推翻梅超风恶劣的印象。梅超风这个角色实际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也是让人深深误解的女人。

梅超风原名梅若华。连载版小说对梅超风少年时期的事情记载不多,但句句都是硬性材料,有关少年时期的细节多半要从修订版、新修版小说展开去看,而三个小说版本连一起,就能大致判断出梅超风这个角色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连载版小说中,有关梅超风回忆篇回忆自己往事的时候,一开始说:

「最初我是一个天真澜漫的小姑娘,整天戏耍,受著父母的爱抚,后来父母相继谢世,我受著恶人的欺侮折磨。师父黄药师救我到了桃花岛,教我学艺。」

连载版小说中,一开始梅超风并未叙述自己的家乡里籍,只介绍她的家庭是由父母去世之后,便受到恶人的欺侮折磨。

修订版小说中,有关梅超风的回忆篇回忆自己往事的时候,一开始说:

「我本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整天戏耍,父母当作心肝宝贝的爱怜,那时我名字叫作梅若华。不幸父母相继去世,我受着恶人的欺侮折磨。师父黄药师救我到了桃花岛,教我学艺。」

修订版小说中,金庸增加了梅超风回忆自己的本名是叫梅若华。连载版小说所记载,梅若华的名字是由黄蓉在之后事件中,因救郭靖的时候情势危及便威吓梅超风而透露出梅超风的本名,以示黄蓉与梅超风的关系非同一般。

新修版小说中,有关梅超风回忆篇回忆自己往事的时候,一开始说:

「我本来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整天戏耍,父母当作心肝宝贝的爱怜,那时我名字叫作梅若华。不幸父母相继去世,我伯父、伯母收留了我去抚养,在我十一岁那年,用五十两银子将我卖给了一家有钱人家做丫头,那是在上虞县蒋家村,这家人家姓蒋。蒋老爷对我还好,蒋太太可凶得很。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在井栏边洗衣服,蒋老爷走过来,摸摸我的脸,笑眯眯的说道:『小姑娘越长越齐整了,不到十六岁,必定是个美人儿。』我转过了头不理他,他忽然伸手到我胸口来摸,我恼了,伸手将他推开,我手上有皂荚的泡沫,抹得他胡子上都是泡沫,我觉得好笑,正在笑,忽然咚的一声,头上大痛,吃了一棒,几乎要晕倒,听得蒋太太大骂:『小狐狸精,年纪小小就来勾引男人,大起来还了得!』一面骂,一面打,拿木棒夹头夹脑一棒一棒的打我。我转头就逃,蒋太太追了上来,一把抓住我头发,将我的头拉向后面,举起木棒打我的脸,骂道:『小浪货,我打破你的臭脸,再挖了你的眼睛,瞧你做不做得成狐狸精!』将手指甲来掐我眼珠子,我吓得怕极了,大叫一声,将她推开,她一交坐倒。这恶婆娘更加怒了,叫来三个大丫头抓住我手脚,拉我到厨房里,按在地下。她将一把火钳在灶里烧得通红,喝道:『我在你的臭脸上烧两个洞,再烧瞎你的眼珠,叫你变成个瞎子丑八怪!』我大叫求饶:『太太,我不敢啦,求求你饶了我!』蒋太太举起火钳,戳向我的眼珠!

“我出力挣扎,但挣不动,只好闭上眼睛,只觉热气逼近,忽听得啪的一声,热气没了,有个男人声音喝道:『恶婆娘,你还有天良吗?』按住我手脚的人松了手,我忙挣扎着爬起,只见一个身穿青袍的人左手抓住了蒋太太的后领,将她提在半空,右手拿着那把烧红的火钳,伸到蒋太太眼前。蒋太太杀猪般的大叫:『救命,救命哪,强盗杀人啦!』蒋家几个长工拿了木棍铁叉,抢过来相救,那男子一脚一个,将那几个长工都踢出厨房,摔在天井之中。蒋太太大叫:『老爷饶命,老爷饶命,我再也不敢了!』那男子问道:『你以后还敢欺侮这小丫头吗?』蒋太太叫道:『再也不敢了,老爷要是不信,过几天请你过来查看好啦!』那男子冷笑道:『我怎么有空时时来查看你的家事。我先烧瞎了你两只眼睛再说。』蒋太太求道:『老爷,请你将这小丫头带了去。我们不要了,送了给老爷,只求老爷饶了我这遭。』那男子左手一松,蒋太太摔在地下。她磕头道:『多谢老爷饶命,这小丫头送了给老爷,她卖身钱五十两银子,我们也不要了。』那男子从衣囊里摸出一大锭银子,摔在地下,喝道:『谁要你送!这小姑娘我不救,迟早会给你折磨死。这是一百两银子,你去将卖身契拿来!』蒋太太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奔向前堂,不久拿了一张白纸文书来,左手还将蒋老爷拉着过来。蒋老爷两边脸颊红肿,想是已给蒋太太打了不少耳光出气。

“我跪倒向那男子磕头,谢他救命之恩。那男子身形瘦削,神色严峻,说道:『不用谢了,起来罢,以后就跟着我。』我又磕了头,说道:『若华以后一定尽心尽力,服侍老爷。』那男子微笑道:『你不做我丫头,做我徒弟。』就这样,我跟着师父来到桃花岛,做了他的徒弟。」

新修版小说把连载版、修订版小说有关梅超风幼年时期生活的内容进一步扩充,展现幼年梅超风惨痛的生活经历,让这段经历更对她的人生起到一定的影响,为读者进一步看清楚金庸先生在前两版小说中要体现的具体问题,而这两版小说语言浅尝辄止之风格,多少会影响对人物的理解,所以金庸在新修版小说修订中,有许多方面都进行了细致描写,在多数可以考虑到的关键事件中,重新演进的角色细节,让故事本身都增加丰富的表现力,这些内容更极强了人物的性格特征,让角色更为充实可信。

新修版小说回忆篇这段开始记录告诉我们:

①梅超风幼年时期由于家中变故,父母双亡,伯父、伯母抚养梅若华到十一岁上时候,把她被卖到「上虞县蒋家村」。根据这段细节可以知道,梅超风的家应当在浙江绍兴府或绍兴府附近,与上虞县并不远。在南宋时期,上虞县所属绍兴府,所以梅超风以及其伯父、伯母的家,总是不出浙江,可能就在上虞县附近某处。根据小说下文关于曲灵风年龄细节,可以得出梅超风在十八岁上时,曲灵风三十三岁左右,即庆元四年,即一一九九年前后,再减去七年,即是一一九二年前后,此时是南宋绍熙三、四年。故梅超风十一岁时,在南宋绍熙三、四年。再减十一年,即是一一八一年前后,是梅超风出生年,此年是南宋淳熙八、九年。梅超风被卖到上虞县蒋家,黄药师此时活动范围正好在绍兴府。

②梅超风的父母对梅若华十分疼爱,梅超风幼年时期的家庭生活很幸福。梅超风得到家庭养育照顾,至少说明梅超风的家并不贫困。梅超风父母死去,她的家产可能被伯父、伯母所夺。伯父、伯母抚养梅若华到十一岁以五十两银卖掉,五十两银是大价钱,普通人至少可以痛快吃喝一两年。那么至少说明伯父、伯母懂得价钱行情,并未把孩子贱卖。这说明伯父、伯母一直生活在富裕之家,或者接手梅超风父母的家业。待他们视梅超风为累赘之时,便把她卖给富户。从现实意义上说,梅超风是去了富户,至少比流落街头成为乞丐要更好。

梅超风十一岁时卖给人作丫头,这里一般人看不懂,并不知什么叫「丫头」。「丫头」就是通房丫头,也就是小妾。小妾地位比正房老婆地位低,丫头的作用一是陪主人睡觉,二是也干一些杂活,通常是属于大户人家之中,比一般杂役地位稍好些的半婢女性质。那么为什么十一岁的女孩就让人作小妾?是的。古代有些女孩在十二岁就出阁嫁人,梅超风这个时候十一岁,又在蒋家先养一年,第二年上如果没有大的变故,蒋家老爷便要行使权力,让梅超风成为自己的小妾。

新修版小说是怎么含蓄写出这段意义?「蒋老爷对我还好,蒋太太可凶得很。」为什么蒋家老爷对梅超风那么好?是因为蒋家老爷时常惦记把梅超风占有,在行为上自然要给梅超风一些好处,这是种欲擒故纵的作法,给天真年幼的女孩以假象。蒋家老爷准备一点点通过手段,把梅超风教到可以用作通房丫头的能力。蒋家太太自然不愿意自己的感情被另一个女人占有,梅若华虽然是一个小孩子,这些依然引起蒋家太太的妒忌,蒋家太太对梅若华不好,其用心就在于蒋家老爷对梅若华的特殊用意上,蒋家太太对蒋家老爷买回梅若华作小妾的行为表示不满。

③梅超风在十二岁的时候遭到蒋家老爷性侵犯,但梅超风并不懂什么是性侵犯。

「『在我十二岁那年,我在井栏边洗衣服,蒋老爷走过来,摸摸我的脸,笑眯眯的说道:「小姑娘越长越齐整了,不到十六岁,必定是个美人儿。」我转过了头不理他,他忽然伸手到我胸口来摸,我恼了,伸手将他推开,我手上有皂荚的泡沫,抹得他胡子上都是泡沫,我觉得好笑,正在笑,忽然咚的一声,头上大痛,吃了一棒,几乎要晕倒,听得蒋太太大骂。」

蒋家老爷一摸梅超风的脸,二又摸梅超风的胸,还「笑眯眯」以言语调戏,这是很明显的性侵犯。年幼的梅超风因为父母早亡,伯父、伯母对梅超风并无家庭教育,所以梅超风并不懂什么是性侵犯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通常是幼年时期母亲传授道理,梅超风失去父母教育,便失去这样的基本判断能力,所以梅若华她只觉得将家老爷略有些坏,但不知哪里坏,又觉得自己推他一把很好笑,对于性侵犯的事实并不懂得。

她觉得这样不存在羞耻与危机的问题,反而觉得蒋老爷是在和她玩乐,这正是由于缺乏幼年教育造成的无知无畏现象。在这处描写中,其实是梅超风在回忆其中一个过程,是一系列事件的过程之一。蒋老爷究竟做过什么事,成年梅超风自然十分清楚。金庸先生这里仅用一个故事情节,是在说梅超风在未满十二岁的时候,可能已经遭到蒋老爷的占有,只是蒋老爷手段极为高明,幼年梅超风并未觉得蒋老爷对她所作之事有任何不妥。因为梅超风心理上存在对蒋老爷的好感,就在于蒋老爷从未打骂过她,所以幼年梅若华对蒋老爷至少言听计从,顺从蒋老爷吩咐作任何事。蒋家太太对此自然是了然于胸,蒋家太太对梅若华的毒打,正是基于蒋家老爷对梅若华的占有存在事实性。

蒋家太太是被蒋家老爷的行为忍耐到一定程度上下手的。蒋家老爷能有第一次实施行动,即有第二次实施行动。这次井栏边调戏之过程被蒋家太太撞到,蒋家太太自然无名火起,怒不可遏。她叫来「三个大丫头」把梅超风按到厨房地上,就准备用火钳收拾梅超风。从这里能看出什么?能看出蒋家老爷有钱,除蒋太太之外还有「三个大丫头」小妾,这些先入府的小妾都被蒋家太太严厉管束顺从于她,这次才一起帮助蒋太太。这算是先入门的听话,后入门的便需要先入门的管教。众人亦当认为梅若华缺少教训,不等蒋家太太管教就「勾引」主人,蒋家太太自然生气。这其实是在描述蒋家这个封建家庭制度,小老婆必须得听大老婆的命令行事。在小说《鹿鼎记》中,本是大清格格的建宁就必须听韦小宝大老婆苏荃的话,正是说古人家庭中妻妾制度中长幼有序的特点。今人完全体会不到这种封建家庭妻妾制度,所以就很难读懂新修版小说《射雕英雄传》在此处的叙述,是在说梅若华幼年之时的惨痛经历。

由于不明确封建家庭制度之中种种恶行,反倒会误解梅超风这段经历,以为单单是雇主打骂雇工之类的故事。实则是梅超风在回忆篇中叙述自己自进蒋家之后,便遭蒋老爷侵犯的事实,新修版小说对此进行延展性扩写,一般人多半忽略连载版小说中所谓「欺侮折磨」是怎样一个过程。幼年时期梅超风因为失去父母,失去家庭教育,并不懂男女之事,以为蒋老爷对她「好」,便是对她「好」,究竟是怎样一种「好」,恐怕当时梅超风并不懂得。梅超风自蒋家事件之后,一直生活在桃花岛上与一班男人生活,梅超风对于男女之事从未了解,也是因为并无一个女人与梅超风谈论闺中之事。在曲灵风被驱逐之后,黄药师妻子冯蘅曾与梅超风有一段短时间的相处,可惜冯蘅对梅超风亦有些许忌惮,故二人也仅止于一般朋友。

④蒋老爷惧怕蒋太太。

「蒋老爷两边脸颊红肿,想是已给蒋太太打了不少耳光出气。」显然是因为蒋家老爷行为不检,光天化日就要与梅若华再行周公之礼,这才引出蒋家太太的不满。如果因为行为不检这事告到官府,没准蒋家老爷还要受到惩罚。古人白日宣淫是越礼之事,蒋家太太这会打得有理,故此打起梅超风也有了理由。这种细节安排实在巧妙,不连贯起来看,根本解释不清。故此,梅超风被打,是由于蒋家老爷的行为过分,又因为蒋家太太妒忌,所以蒋家太太便利用礼法来教训蒋家老爷,实则是因妒成恨,找回便宜。

⑤黄药师要把梅超风带走,梅超风答谢黄药师说:「若华以后一定尽心尽力,服侍老爷。」黄药师怎么回答的?黄药师微笑说:「你不做我丫头,做我徒弟。」这里其实语带双关,「什么都不懂」的梅超风要像「服侍」蒋老爷一样「服侍」黄药师。黄药师当着大家的面,自然要说「你不做我丫头,做我徒弟。」实际上后来怎样?梅超风在新修版小说中回忆篇叙述是饱含温情的,金庸增添梅超风对黄药师感情的那些部分,恰恰是需要逻辑理解。梅超风想要如同服侍蒋家老爷一般,服侍黄药师。因为黄药师对待自己好,自己便要对待黄药师好。而蒋家老爷也从未打骂梅超风,便是用手段占有梅超风,梅超风不理解这其中的关系,便以为蒋家老爷对自己的行为是友好行为,是幸福的行为。梅超风对黄药师的印象,则是在这之上潜移默化的转变中,认为自己要服从于黄药师,实则在根本上在与蒋家老爷与自己的关系中,推测黄药师的感情世界。从梅超风回忆自己幼年往事的时候,从蒋家老爷的话中可知道梅超风非常貌美,而事实上后文也证明了这一点,这给她带来了麻烦。

紧接着,三个小说版本的回忆篇来到了重头戏,皆提到了关于梅超风感情的问题。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皆由连载版扩充或改编而来,也是一定要结合起来才能发现重点。

连载版小说提到:

「忽然间,一个粗眉大眼的年轻人的影子站在我的面前,那是师兄陈玄风,我们一起练习武功,慢慢的心心相印。一个春天的晚上,他忽然紧紧搂抱著我。一阵红潮涌上了梅超风的脸,郭靖听得她喘气更加急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梅超风想到陈玄风和自己怎样惧怕师父责罚,偷偷的逃走,两人怎样结成夫妇,丈夫怎样告诉她盗到了半部『九阴真经』。」

从连载版可知,这一版本的梅超风与陈玄风是心心相印在一起的,二人关系的发生有自然之处,也有偶然之处,陈玄风、梅超风的结合是自然而然发生。二人结婚是在逃出桃花岛之后,陈玄风告诉梅超风偷得《九阴真经》。

修订版小说关于这段情节有了改变:

「我们一起习练武功,他时常教我,待我很好,有时也骂我不用功,但我知道是为了我好。慢慢的大家年纪长大了,我心中有了他,他心中有了我。一个春天的晚上,桃花正开得红艳艳地,在桃树底下,他忽然紧紧抱住了我。一阵红潮涌上梅超风的脸,郭靖听得她喘气加剧,又轻轻叹了口气,叹息声却很温柔。」

梅超风回忆到陈玄风和自己偷偷结了夫妻,怎样惧怕师父责罚,离岛逃走,丈夫告诉她盗到了半部《九阴真经》。

从修订版小说这段描写可知道,陈玄风对待梅超风首先是尽到师兄教育师妹之责任,并且在不断交流之间,二人才产生真正感情。也就是说,连载版与修订版小说中间,梅超风感情的形成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梅超风心中存在着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他们在桃花岛上偷偷结成夫妻,之后偷到《九阴真经》。

新修版小说关于这段有了巨大的变化:

由于新修版增加的篇幅较长,引文部分省略。

①新修版小说比连载版、修订版小说增加关于曲灵风、黄药师对梅超风恋情的正面描述与侧面描述,这在上一篇文章有关《曲灵风与黄药师存在乱伦关系》的时候已经具体说明。

②新修版小说比连载版、修订版小说增加关于黄药师与曲灵风存在乱伦问题的隐喻描写。这在上一篇文章有关《曲灵风与黄药师存在乱伦关系》的时候已经具体说明。

③新修版小说把连载版、修订版小说中原本存在的陈玄风对梅超风的正常爱情发展过程删去,换成曲灵风对梅超风的诱导或试探性表达。梅超风对曲灵风这种行为存在如对待蒋老爷调戏行为一样并未介怀,意在说明梅超风对曲灵风、黄药师均存在爱情感觉,又能说明梅超风对正常人感情意义有一些混淆之处。

④增加曲灵风害怕梅超风对黄药师说自己对梅超风存在的感情,同样,黄药师不喜欢曲灵风揭露自己对梅超风的感情。又,黄药师不喜欢曲灵风把曲灵风与黄药师之间的恋情说给梅超风听。所以说,这段描写中,增添了黄药师对曲灵风、梅超风均有特殊情感之可能性。

⑤增加曲灵风转述黄药师在桃花岛之前来自云南丽江的经历,暗示黄药师与曲灵风同来自云南丽江,形成桃花岛一派武学源头来自新修版小说《天龙八部》叙述,王语嫣、阿碧、慕容复隐居不老长春谷,丽江与不老长春谷位置有重合性,故黄药师、曲灵风可能曾受此处隐居人物指点。

⑥陈玄风与梅超风同居的事情被曲灵风发现,黄药师打断曲灵风双腿,明是说诗抄给梅超风看不对,暗地是责怪曲灵风泄露自己与曲灵风断袖的秘密。曲灵风打断腿之后就被赶走,黄药师则两年后娶妻。「从此以后,师父不再跟我说话,也不跟陈师哥说话,再不传我们功夫。他不久就去了庆元府、临安府,再过两年,忽然娶了师母回来。师母年纪很轻,和我同年,我们两个都属猴。」要知道,小说中叙述黄药师打断曲灵风双腿,是让哑仆把曲灵风送到临安府,此处黄药师又到临安府,实则寻找曲灵风没有找到。其他桃花岛弟子腿被打断的时间,是在陈玄风与梅超风逃离桃花岛之后。曲灵风比其他人早出岛大致两年,因此新修版小说中,黄蓉要比郭靖晚出生一年或半年左右。

新修版小说关于梅超风、曲灵风、黄药师、陈玄风这一段故事的增加十分重要,因为这一段体现了诸多复杂问题,过去已经解答。其中关于陈玄风的问题,又比连载版、修订版小说描写更为丰富,这一版的陈玄风与梅超风此处不仅增加了情话对话,更增加了二人同居一床的描写。相对于以往版本小说,新修版小说中对陈玄风的描写更为大胆,与梅超风在桃花岛上竟敢发生不可描述的行为。

「曲师哥瞧着我的脸色,一向也是挺温柔的,那时候我已十八岁了,明白了他眼光的含意。但他成过亲,老婆死了,还有个小女儿,而且我已经跟贼哥哥好了,只好避开曲师哥的眼光。一天晚上,贼哥哥在我房里,在我床上抱着我……」

这一处不仅承接上文是说曲灵风在二年前刚成过亲,又侧面说通过与陈玄风的同居,梅超风亦明白了曲灵风眼中的意思。这段细致描写十分突出,正像我前边说的,梅超风的感情经历或情感意识中,从未经过性教育指导,梅超风这些经验几乎都是靠坏人指导或自己摸索。第一个坏人是蒋家老爷,在十一岁的时候就性侵犯过梅若华,但梅若华年纪幼小不懂这回事,反觉得蒋老爷对她十分好。以至于在黄药师救他的时候,梅若华还要想如服侍蒋老爷一样服侍黄药师,当然这句话是有人在场说的,黄药师拒绝了。第二个坏人就是黄药师,黄药师得到梅若华,初时是想要收作徒弟的,之后就不一样了,想收来作老婆。这期间,曲灵风又表达出自己对梅超风的感觉。曲灵风是第三个坏人,他在诱导梅超风喜欢自己或达到某种不可诉说的目的。第四个坏人就是陈玄风,陈玄风与黄药师、曲灵风循序渐进的一系列行为不同,陈玄风是野性的,直接用行动把梅超风抓到手中,并立即发生不可描述行为。这种描写梅超风突然情窦初开之意,更多恐怕是曲灵风、黄药师的感情诱导,以及陈玄风的不可描述行为起到了决定作用。

第一个坏人,蒋老爷夺去梅超风的童贞。

第二个坏人,黄药师有着想收老婆的意愿。特别是后来冯夫人与梅超风同龄,也有冯夫人对梅超风的对话,都证明黄药师心中有对梅超风存在特殊情感的想法。

第三个坏人,曲灵风经常性地在用诗文诱导梅超风,希望通过诗文中强烈的情感感染梅超风,增添对自己的好感。

第四个坏人,陈玄风大胆且主动的行为,让梅超风从不知所措到就范。后来因为陈玄风的贪心偷盗《九阴真经》,最终导致梅超风也一同逃出桃花岛。

在这之后,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小说进入了介绍陈玄风、梅超风想再次入桃花岛偷上部《九阴真经》。增加一些如何修炼功夫或怎样遇到敌人的事情,之后就是二人遇到了冯夫人灵位。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大同小异,可以忽略,反倒是连载版记录颇为出彩。

「我心里难过,忽然看见灵堂旁边一个一岁大的小孩坐在椅子上向我直笑,这女孩真像师母,一定是她的女儿,难道她是难产死的么?『不许贼汉子再来碰我,我一定不生孩子!』」

这一段介绍颇为有趣,连载版小说解决了陈玄风与梅超风一直以来没有生孩子的问题。原来自那天梅超风看到黄蓉的时候,产生了自己不生孩子的想法。另外,这与连载版小说中陈玄风、梅超风武功几乎无敌天下的问题也有关联。在有些武功门派,不仅不允许生育,又不允许发生男女之事,因为这会影响武功的功力进展。显而易见,修订版与新修版小说均删除这段描写,而对陈玄风与梅超风的武力描写,也确实有一些下降。

为什么连载版会出现这句话?因为连载版的梅超风显然是正常女人,受到过关于女人生育以及其他方面知识。新修版小说中,梅超风自幼父母双亡,无人指导她学习关于女人自身的一切知识,她的一生多半与男人为伍,黄药师一定不会教她这等知识,所以关于女人之事应该是半懂不通之间。

这又涉及到了新修版对黄药师的设定问题。

首先,新修版小说的黄药师铁定是与曲灵风存在断袖问题,这些事发生在曲灵风三十岁之前,黄药师四十岁之前。因为曲灵风三十三岁左右娶妻生子,黄药师在四十二三的时候娶妻生子。三十岁左右的黄药师与二十岁左右曲灵风二人在桃花岛生活数年,并兴建桃花岛基地,在这期间黄药师出岛带回十几岁的小孩子陈玄风当作徒弟,并也发生断袖之实。由于新修版小说明确指出桃花岛的收徒顺序是按年龄收的,且不能是一起收下,故此可以认定在黄药师与曲灵风兴建桃花岛基地的时候,出岛收下陈玄风,并带来大批聋哑仆人建造桃花岛设施。

黄药师与曲灵风同性恋关系较长,应是在云南学武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如果黄药师二十岁左右读书有成开始习武,那么曲灵风就是十几岁,就在黄药师身边陪同。在桃花岛的时候应该是十年之后,这期间兴建桃花岛,陈玄风比曲灵风要小五六岁,因为新修版小说有比较,陈玄风看起来与梅超风年龄较近。先入门的曲灵风自然是大弟子,后入门的陈玄风显然是二弟子,这样写是因为修订版小说陈玄风是大弟子。为什么要这样改?因为曲灵风本不算是弟子,该算是黄药师的同伴,这样改法也算是有区别解释修订版小说的师门排序问题,也能说清这种改变产生对于故事后续理解问题。

陈玄风是黄药师的第二个同性恋对象,应该说是娈童现象亦可。从新修版小说陈玄风与曲灵风的对答也可看出,二人的关系恐怕不简单。只是这种现象只体现在黄药师、曲灵风、陈玄风身上,对于后入门的梅超风、陆乘风等人,恐怕并不了解,因为自梅超风到达桃花岛,就打乱了原有黄药师、曲灵风、陈玄风的原有关系,让事情从单纯的同性恋问题,复杂到了双性恋的问题,如果梅超风没有到桃花岛,那么岛上还有陆师弟、武师弟、冯师弟,则又变为简单的同性恋问题。要知道一点,桃花岛门规是外人不得进入,里边也不允许出去。外人不知道岛上出了什么事,里边的人尽管出了什么事外人也并不知道。恰恰黄药师的那些小徒弟们都是小孩子,从曲灵风怕梅超风告状流露出来的惊恐,恐怕是需要仔细推敲,也许黄药师曾恐吓过曲灵风。

自然,人是要变化的。黄药师自梅超风来到岛上之后,也就产生了变化,也产生了对异性的追求。关于这个问题,自然容易解读。四十岁之前,黄药师有无数时间可以娶妻生子,即便是修行武功,也不会影响遇到娶妻生子。产生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有创造武学的问题,自然也有对性趣的取向问题,这些实在需要参考。因为作者含混地说出了黄药师是与曲灵风一起来到的桃花岛,这就不能不联想到二人存在一些不可描述的问题。对这种不可描述,是不是会产生辐射一样的发展?为什么不会?黄药师与曲灵风的问题,显然是少年时期开始的,黄药师收少年作徒弟,有着什么样的心思,不是显而易见吗?最重要的是黄药师不让众人离岛,这是一种拘禁管理。

好的,这是一个逻辑问题。陈玄风在少年时期就在黄药师身边作为玩弄的对象,怎么会懂得如何生孩子?绝对不会有人教陈玄风如何生孩子。他所了解的任何知识,都是黄药师与曲灵风教给他的。所以,陈玄风与梅超风在新修版小说中为什么生不出孩子是显而易见的,不用再多解释。连载版小说的黄药师弟子们,与新修版小说的黄药师弟子们显然不是一回事。连载版小说的黄药师弟子们是正统的师门教育,新修版小说的黄药师弟子们情感道德一塌糊涂,不仅存在同性恋,还存在双性恋,还有令人可耻的娈童现象。然而,不管怎样荒唐,终究需要结婚生子。黄药师先给曲灵风抢一个老婆上岛,举行婚配。这期间,曲灵风还是喜欢梅超风,直到自己老婆难产死去。因为曲灵风对黄药师感情经历的泄密,黄药师打断了曲灵风的腿,并赶他出岛。这是曲灵风与黄药师在桃花岛十多年来首次离开,必须要记住桃花岛门规,除黄药师外任何人不允许离岛。所以新修版小说中曲灵风连老婆都不是他自愿娶的,而是黄药师从桃花岛外抢来女人给曲灵风生孩子,其作用不过是避免曲灵风与自己争夺梅超风。

梅超风的来到起到了关键作用,不仅让桃花岛同性恋之风立即崩溃,也让桃花岛师门大祸就此展开。陈玄风虽然喜欢梅超风,但他并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二人没有生过孩子。连载版小说中梅超风是见到初生黄蓉之后,决定再不允许陈玄风碰自己。新修版小说经过这样的逻辑变化,真的是陈玄风想怎么碰,都碰不出孩子啊。

关于桃花岛的前世已经大致说完,那么梅超风的今生又怎么说呢?

连载版小说中的陈玄风与梅超风堪称天下无敌,书上有不为人察觉的细节。

「六人依言,轻轻把石板盖上,各拿兵刃,在四周草丛树后躲好。

韩小莹见大哥柯镇恶如此紧张严重,那是与他相识以来从所未有之事,心中又是挂虑,又是好奇,躲藏时靠近著朱聪,悄悄问道:『二哥,铜尸铁尸是什么东西?』朱聪低声道:『那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黑风双煞。他们在北方横行时,七妹你年纪还小,所以不知道。这两人心狠手辣,武功高强,不论黑道白道,无不闻风丧胆,死在他们手里的英雄好汉,真是不计其数。』

韩小莹道:『大伙儿怎么不联起手来干他们呀?』朱聪道:『听我先师说,大江南北的豪杰曾在恒山三次大会,连接三年围拿这黑风双煞,但他们滑溜得紧,一见人多,便躲了起来,等大家一散,他们又出来作恶。后来不知怎地,江湖上不见了他们的纵迹,过了几年,十家都只道他们恶贯满盈,已经死了,那知道却是在这穷荒极北之地。』」

这一段通过朱聪转述「先师」的话的时候,有几个关键点。

「恒山三次大会」、「大江南北的豪杰」、「滑溜得紧,一见人多,便躲了起来」

这几个关键字眼,值得相信吗?再看下一段。

「黄药师虽然怒极,但因自己立誓不离桃花岛一步,只索罢了,当下将余下弟子一一挑断筋脉,使之个个成为废人,一齐逐出桃花岛外,自己闭门暴跳发火。黑风双煞这一来累得众同门个个受了无妄之灾,但依著《九阴真经》中的秘传,也终于练成了一身武林中罕见罕闻的功夫。

夫妻两人闭门练了几年武艺,在江湖上一闯,竟是没遇上敌手,普通武师固然望风披靡,连成名的英雄人物,折在他们手里的也是不计其数。两人心狠手辣,愈来愈骄,终于惹得大河以北各派武术名家大会恒山,群起而攻。

黑风双煞恶战群雄,连斗两次都占上风,到第三次上,终因对方好手太多,寡不敌众,两人都受了伤,这才销声匿迹的隐居起来。」

朱聪的转述虽然可供参考,而这后一段描写却是金庸直接背景描写。我们可以知道,朱聪或者朱聪的这位师傅并不诚实,实际上是陈玄风与梅超风得到了那些「大江南北的豪杰」的围攻。而二人并不是如江南七怪所说的那样「滑溜得紧,一见人多,便躲了起来」,反倒是因「对方好手太多,寡不敌众,两人都受了伤,这才销声匿迹的隐居起来。」可见所谓名门,说起谎来,也是脸部红心不跳。每次对付陈玄风与梅超风,多半是通过围攻与偷袭。最著名的便是恒山三次围攻,江南七怪大漠二次围攻,陈玄风与梅超风是最不屑于此的。陈玄风在大漠第一次围攻的时候,有这一段描写。

「陈玄风见敌人个个武功深湛,又惊又奇,心想:『在这荒漠之中,怎么突然出来这几个素来不相识的硬爪子来跟我为难?』

当下高声叫道:『贼婆娘,这些家伙是什么人啊?』

梅超风叫道:『飞天神龙的兄弟,飞天蝠蝠的同党。』陈玄风『哼』了一声,骂道:『好,狗贼还没死,巴巴的赶到这里送终。』」

这段话显然是说柯辟邪也曾用围攻偷袭这等不光明正大的手法暗算自己,才会脱口骂出「狗贼」二字。对于光明磊落的人,梅超风则十分守礼,比如二次大漠围攻,带头的是全真教的马钰,梅超风就十分有礼,因为马钰提到不用卑鄙的手段,这一点梅超风就比较佩服,所以在领教一会之后便识趣离开。所谓正邪之间,如何判断?江南七怪并不见得是正人君子,陈玄风与梅超风如何能算得上邪恶小人?江南七怪没有杀过别人吗?

连载版小说的梅超风虽然有成熟的一面,亦有害怕如冯夫人一样难产死去而出现不想生孩子的想法,导致与陈玄风接下来的日子再也没有幸福,只剩下了修炼苦功,且陈玄风又因怕伤害梅超风身体,不希望梅超风多修炼《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修订版小说叙述二人关系,也是如此深情。新修版小说就有些大改变,因为陈玄风是之前是同性恋,并不懂得如何行男女之事,故此二人就这么糊涂地生活在一起。为什么曲灵风会愤怒地把正在同房的二人从屋子中叫起?因为曲灵风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毕竟曲灵风刚娶妻生子过,知道正经行事之法。又知道陈玄风如此下手,便会触怒黄药师。无奈陈玄风并不领情,反倒要先告状。这样一来,反倒触动了黄药师的心,黄药师不禁丢掉了梅超风、就连陈玄风也丢掉了。这次的打击是十分巨大的,把所有的怒火都发在曲灵风身上。

曲灵风被逐出师门之后,陈玄风与梅超风还在岛上快活了两年,在这两年中,陈玄风变成了掌门弟子,师傅外出不归,自然可以每日与梅超风双宿双栖,无人能挡。但梅超风是真幸福还是不幸福?这就需要各自分辨了。

新修版小说关于梅超风回忆篇中,与梅超风同龄的冯夫人与梅超风说话最值得玩味。

「师母比我还小几个月,是十月份的生日。她待我很好,有一天跟我说:『师父常赞你很乖,对他很有孝心。又说你身世很可怜,要我待你好些。师父不懂女孩子的事,从小将你带大,很多事都照顾不到,很过意不去。你有什么事,要什么东西,只管跟我说好了。』我听得流了眼泪,说道:『师父已经待我很好很好了。他跟你成亲,我们见到他很开心,众弟子个个为他高兴。』」

这段故事的含义,是通过冯蘅之口,在说黄药师结婚的时候,梅超风心中还有黄药师。冯蘅知道梅超风对黄药师的感觉,也知道他们之间的一些隐秘,只是冯蘅并不明言。

后来陈玄风偷完《九阴真经》,与梅超风一起开始修炼,新修版小说中有这一段记录:

「师哥和我大喜,就起始练了起来。练这两门功夫,要杀活人来练,我跟师哥说了,我们就去上虞蒋家村,从那恶毒妇人蒋太太起始,将蒋家村的男女老幼,一个个都练作了白骨骷髅。我想起师父相救的恩情,心里很难过。师哥问明之后,忽然大大喝醋,怪我不该想念师父。练到后来,经上的功夫都要以内功为根基了。但扎根基、练内功的诀窍全在上卷之中。经上功夫属于道家,与师父所教的全然不同,我们这可练不下去了。师哥说:『有志者,事竟成!』」

他们修炼九阴白骨爪需要用活人来修炼,这是他们错解《九阴真经》的开始。这重要部分其实是后一句,「从那恶毒妇人蒋太太起始」,梅超风竟然是故意放过蒋家老爷,这里看明白了吗?不是蒋家老爷也被当作练功工具,而是放过蒋家老爷从蒋家太太开始修炼。这是为什么?因为蒋家老爷对梅超风好,梅超风记得。是怎样的好?这只有梅超风自己心里清楚。蒋老爷是梅超风的第一个正经男人!陈玄风并没有在正常情况下与梅超风发生关系,梅超风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献身给蒋家老爷,是梅超风觉得蒋老爷好,才会对蒋老爷好。正是这样,在最终陈玄风、梅超风屠村的时候,二人放过了蒋家老爷,从蒋太太开始杀。

至于这个蒋家老爷,因为梅超风心中有一点点喜欢的感觉,就这样逃过一死。作为自己想方设法占有的丫头,最终还能放过自己,也许是天大的奇闻,但他不知后世还有一位袁紫衣更原谅了禽兽父亲。所以新修版小说对于梅超风回忆篇的修正,在彻底参究细节之后,更能明白这一版本小说梅超风的特殊之处,有萌发的情感,但并不能开花结果。故此,她也应有黄蓉对生孩子的疑问,孩子是如何生出来的?以及为什么还没有孩子。这个问题就不用解释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
文章名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大谜团:新修版小说中梅超风回忆篇叙事细节》
文章链接:http://www.jycg.net/10667.html
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