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梅超风的一生:我愿意

文/琳子

大漠月夜天,“双煞”练功场。

梅超风拎着一个蒙古大汉就出场了。她拎一个壮硕的汉子,就像拎一只小鸡仔一样轻松。

用九阴白骨爪与摧心掌一番看拟轻飘飘的试手后,哧一下就把蒙古大汉厚厚的冬衣扯成了片絮,胸膛也撕开,梅超风月光下对一个器官一个器官的进行验视,缓缓点头,潇洒扔掉……她的手上,自然沾满了鲜腥的血。

无论是江南七怪还是我们这些读书看电视的,都不禁头发麻全身冒汗牙齿咯咯打战起来。
不行,牙齿不能打战,会被梅超风听到,那唯有傻张着大嘴了。

高深的武功、残忍的手法,长发与美貌更彰显出梅超风的戾气和邪气,真他妈让人屎尿横流,管你是谁,这谁顶的住?谁也顶不住!

铁尸梅超风,真是比魔鬼更魔鬼的存在啊。江湖上那些传闻,真不是浪传亦不是浪得。

我一直非常喜欢梅超风。
她就是一个小女孩。
并且一直是个小女孩。

她很小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这个原本叫梅若华的小女孩子被恶人欺侮折磨。黄药师救她时,可想而知这个小女孩腮边挂着的泪还在闪烁。

她去桃花岛那天,满岛桃花盛开,像是为迎接她而怒放。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岛变成了小女孩获得新生的命运转折点,桃花岛似在举办一个PARTY,几个师兄傻小子看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像是在看一个从天而降的宝贝。

有一天,二师兄陈玄风在桃树下给了梅超风一棵桃子。这个桃子,让小女孩子的心底漾起了涟漪。
又在某年某月某个春天的桃花盛开时,桃花树下,陈玄风紧紧抱住了梅超风。
她的脸满面含春,比桃花还要红。
小女孩的粉红色的梦、小女孩对求爱场景的迷醉、小女孩对爱情蒙太奇般的浪漫追寻!
粉色的!粉色的!粉色的!

在一起是在一起了,一想到师父知道后可能会被惩罚,玄风和超风一商量,一做不二不休,咱俩偷了《九阴真经》离开桃花岛呗?

偷书、逃路,一气呵成。
当小船与桃花岛渐行渐远,陈玄风问梅超风,嘿,你怕不?
不怕。
其实梅超风的腿肚子都在发抖。毕竟从此天涯海角,不知道将浪迹到哪里。
陈玄风问她,后悔吗?
梅超风眯着被海水映照的睁不开的眼睛,说,不后悔。

他们也不想杀人如麻,他们也想找个山林木屋采菊东篱下生个胖娃娃,然而对生存的渴求和对危机的担忧使他们从不敢在任何地方过久停留。

他们怕师父,他们也怕江湖。

要想过恣意潇洒的日子,只有变成强者。

你以为梅超风想双手插入别人滑溜溜的眼珠子里吗,你以为她想双手沾满鲜血脑浆吗?
不,她不想。
你以为她不想找个宽大的房间有个宽大的床在宽大的浴桶里泡个热水澡和玄风哥哥极尽鱼水之欢吗?你以为她不想躺在粉色帐幔里软歌软语吗?
不,她想。

遗憾的是,想与不想,都没有用。生存现状摆在眼前,夜以继日披星戴月,就连最亲密的“两人运动”,玄风每一次上身都穿着衣服:夏天穿背心,冬天穿秋衣。
我操,这是什么事儿啊?

直到多年之后,梅超风才知道,原来“贼汉子”是把《九阴真经》刺在了自己的背上,他怕她急于求成练功会走火入魔,是以自己以身试练,没有副作用了,再教“贼婆娘”。

在梅超风的两只眼睛被柯镇恶刺瞎时,她千里传音召唤铜尸陈玄风,玄风接到讯息高声问她:贼婆娘,怎样了?
她凄厉地回道:我的一双招子让他们毁啦。贼汉子,这七个狗贼只要逃了一个,我跟你拼命。

你看,小女孩的娇嗔。眼睛那么痛,她还用“啦”,一般人肯定用“了”。
——我的眼睛被他们毁了!搞死他们!快!

两人若是深爱时,未必长长久久。但是两个深爱,一定会有属于他们的私密爱称。
贼汉子、贼婆娘,就是他们毫不避讳的爱的语言密码。

我管你什么场合,他就是我的贼汉子!
我管你什么场合,她就是我爱的贼婆娘!

嫉妒。

梅超风看似残暴阴戾的表象下,实则是一颗粉红色的少女心。她一生追逐爱,践行爱,表达爱,成就爱。
并且,她得了爱。

桃树下低头是爱,大漠夜空中仰天长啸是爱。
眼光明媚处是爱,双目失明日月无光,抚着玄风人皮的梅超风依然怀揣着爱隐忍人间四处寻仇,爱一直都在。爱,是她黑夜里的眼睛。

离开恩师时是为了男欢女爱,挺身护师是孩子对家长的亲情之爱。
听裘千仞瞎逼逼黄药师被全真七子围攻而死,她当即伤心痛哭。
黄药师出现时,她噤若寒蝉,拜倒在地。
她就像一个听话而胆小的女孩,对家长无比依恋,对家长的权威至高膜拜。

梅若华初遇黄药师:
丫头,你愿意跟着我吗?
我愿意。

陈玄风紧拥梅超风:
师妹,你愿意跟我好吗?
我愿意。

陈玄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梅超风:
你想跟我天天自由自在在一起吗?
我愿意。
咱们把师父的书偷了后浪迹天涯,你意下如何?
我愿意。
那可能会受很多苦啊师妹…….
我愿意。

黄药师在梅超风背后拍下三枚附骨针,让她做三件事。
我愿意。
黄老邪是个傻逼吧,你干嘛要给她拍附骨针啊,你跟着她那么久,难道不知道只在你一开口,她什么都愿意吗?

欧阳锋背后偷袭黄药师,梅超风毫不犹豫为他挡下致命一掌。
哪怕到最后一刻,她还不忘谨遵恩师教导,自废武功,折断双手,再给恩师磕了最后一个头。
她心里只有三个字:我愿意。
我愿意为你而死,我愿意听你的话,我愿意做你的乖小孩。

为爱生为爱死,她的一生爱恨滔天大喜大悲。
为爱死为爱生,她的一生刀山火海涅槃壮阔。

她想做桃花树下从少女到老妇岁月静好的粉红女子,却要风里雨里寒暑不惧的浪迹江湖。
她想做一个红着脸拧着衣角说我愿意的小女孩,却要很霸气的露出可怖的獠牙和白骨爪。

他年我若随风去,报与桃花一处开。

爱,只要所爱之人懂得即可。
你们这些人,算个屁?
只要老娘愿意!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梅超风的一生:我愿意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