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虚竹与《天龙八部》结束后三十年来江湖格局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虚竹在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的结尾部分,如果不算是未出场人物,那就已经算是天下第一高手,虚竹在这个时候,对于逍遥派两大遗迹灵鹫宫以及西夏王宫武学心法石刻,基本上是精研过六七成,至少修炼过三四成,尽管还没有到达大成的阶段,但已经在绝对势力上远远超过萧峰、扫地僧等人。虚竹天生慈悲主义,对于任何人任何事都处于宽宏大量,与人为善的基本主张,因此他对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对待,让他们彻底服从于逍遥派,最后成为逍遥派的中坚力量。

在少室山中,金庸巧妙地不让小说中两大无敌高手段誉、虚竹露面,错开与扫地僧的相见,一则是扫地僧根本无法抵御段誉、虚竹的全力攻击,二也是因为扫地僧本属于逍遥派前代传人,只要扫地僧一使出武功,虚竹便会在其武功的变化中体会出逍遥派武学心法的特征,无论逍遥派武功怎样变化,基本义理却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中。这就等同于修炼过逍遥派任意一种高级内功心法达到一定境界,都能学习灵鹫宫石刻以及西夏王宫石刻上的武学,逍遥派武功有其兼容特色,都是修炼奇经八脉从而积蓄大量内力,这种共性就是逍遥派绝大多数心法的特色,扫地僧可以认出小无相功功力,又装作不知道虚竹也有此等内功,当然是扫地僧故意说不识。

绝大多数逍遥派传人都是巧言善辩,鬼灵精怪的雄辩之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善于编织谎言,善于以歪理来服人,经常在严肃的对话中掺杂假话,如果读者不能仔细推敲,则看不出这样的大宗师样的人物也会骗人也会撒谎。然而,在天山童姥与李秋水最终一战这一系列手段中,也不难看出她们的行事手段狠辣无比,常常口上甜言蜜语,而手上却是狠下杀手,这都是心思用到了极致,把心机用到了极致的表现。鸠摩智言到少林寺中有人会使用小无相功,扫地僧假作不知,当然是不想被人拆穿自己的身份,这也就一目了然证明自己是逍遥派传人。

所有事情都已经结束,扫地僧自然要偷偷拜见现任逍遥派掌门。扫地僧来到少林寺四十多年,本是带有艰巨的任务,什么艰巨任务呢?当然是获得达摩创立少林派武学之前,达摩曾得到过的逍遥派武学遗迹,达摩在嵩山面壁九年,创作出《九阴真经》《九阳真经》《易筋经》,事情哪能这么简单,显然是达摩在洞中参悟过逍遥派前代高人的武学石刻,这才最终创作出这些武学秘籍。达摩死后,这些武学秘籍都传给慧可,慧可并未把与李靖的汉文译本《易筋经》传下来。扫地僧来到少林寺主要的目的就是获得有关逍遥派的秘密,而他必然也学习过梵文本《易筋经》武学。

虚竹并不知道有关逍遥派许多往事,而扫地僧则是世上为数不多知道一些逍遥派历史的人物之一。虚竹接任逍遥派,是一种仓促之间的行为,只是得到了逍遥派掌门无崖子的承认,虚竹并未真正阅读过任何逍遥派的典籍,连逍遥派的历史也基本不知,这些都需要虚竹来寻找来学习。在虚竹从雁门关回来不久,便要回转少林寺,虚竹要把萧峰在雁门关自杀的事情告知少林寺中的萧远山。同时,虚竹也记得萧峰在和自己与三弟段誉在西夏之时有过参究武功的时候。萧峰曾对虚竹说起扫地僧的武学有种奇特的气息,有些部分与虚竹身上的武功类似。虚竹没有见过扫地僧武功,又想到扫地僧是少林派前辈,怎么会有逍遥派武功?所以虚竹趁报知萧远山萧峰已死之后,也要见扫地僧一面,探一探虚实。

少林寺中,扫地僧前时被萧峰打成重伤,早已伤愈。玄字辈高僧见扫地僧神功如此深不可测,便在寺中供奉前代长老的僧舍中给扫地僧安排位置。萧远山、慕容博每日随扫地僧打坐修炼,扫地僧则每日择出时间为二人化去少林派内力,慕容博、萧远山何等聪明,都觉扫地僧用的这种化去内力的方法像是丁春秋使用的「化功大法」,二人虽然深深怀疑,但又不敢多言。多日之后,二人自然感到待少林派内力一点点减少,自身伤患之处却越加好转,从此便信任扫地僧之所为。丁春秋自被关在少林寺戒律院之后,全心诵经思过,丁春秋于佛法修为亦高,每与诸僧讲法,其天花乱坠之论,其诚恳之状令寺中高僧动容,不久反有高僧愿入丁春秋门下学习。

这一日虚竹来到少林寺,把萧峰在雁门关前死去的消息亲自带给萧远山,虽然前时少林派有人在雁门关一战中参与,但虚竹是萧峰的二弟,自然关系不一般。萧远山在寺中与扫地僧清修,这些高僧并未把萧峰已死的消息告知萧远山,待萧远山得知萧峰已死,心中也分外沉痛。恰巧今日乃丁春秋在寺中开坛讲法之期,虚竹知道此事分外好奇,便在众僧之间坐下。丁春秋身穿僧袍,飘飘若仙,在虚竹看来丁春秋和以前一样,只是表情十分严肃,丁春秋讲了一段《楞伽经》,又讲了一段《金刚经》,全寺上下真听得如痴如醉。虚竹见丁春秋有这等能耐,也是十分好奇。

这晚虚竹在寺中终于找见了扫地僧,扫地僧当然知道虚竹底细,赶紧拜倒参见掌门,这样虚竹也就彻底能明白扫地僧就是逍遥派传人。扫地僧证明了自己是逍遥派的传人之外,又因为自己是逍遥派中较为了解逍遥派历史的人物,所以扫地僧跟虚竹说其上代掌门逍遥子与自己的关系。有关上一代掌门的很多情况,天山童姥也没有告诉虚竹,所以扫地僧的出现填补了虚竹这一段知识的空白。虚竹从扫地僧处得知逍遥子隐居在一处神秘的地方,也或者早已修仙成功飞升而去。另外就是告知逍遥派在昆仑山还有一处逍遥派总坛,正是逍遥子曾经担任掌门之时,使用过的一处逍遥派遗迹。

扫地僧之言,印证了当初大师兄苏星河与自己的谈话,那么在昆仑山附近的确存有昆仑山的遗迹,另外在昆仑山逍遥派总坛更保有许多逍遥派前代武学典籍,这也就说明为何灵鹫宫以及西夏都未曾存有逍遥派前代典籍的问题。虚竹问扫地僧今后还有什么打算,扫地僧认为自己年事已高,不适宜再在江湖行走,他在少林寺生活多年,已经习惯少林寺生活,另外扫地僧告知虚竹,关于达摩学习逍遥派武学的事情已经有很多证据,只是最终把逍遥派秘籍放于何处,很难知道。扫地僧想让虚竹直接去达摩面壁之处探查,看看能否发现新的线索。

丁春秋在少林寺中讲佛法,哄得僧众拜服,甚至引起前代灵字辈高僧的注意,虚竹修炼逍遥派内功,早练成心灵通彻,对于丁春秋这些天花乱坠的说法早已不以为意,虚竹跟扫地僧说起想要把丁春秋带回灵鹫宫,日后好助逍遥派发展,扫地僧当然听从虚竹之言,扫地僧把逍遥派掌门之意告诉现任掌门玄寂,玄寂也认为丁春秋现在已经痛彻前非,不会再作恶,便准许虚竹把丁春秋带走。在少林寺中饱受爱戴的丁春秋,见掌门终于肯让自己回归逍遥派,简直老泪纵横,伏倒虚竹脚下大哭,发誓要为逍遥派效尽全力。

虚竹在灵鹫宫众女簇拥之下,又有丁春秋陪伴,喧喧闹闹从少林寺往天山缥缈峰灵鹫宫而去。丁春秋在路上不断跟虚竹说起往事,很多关于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之间往事。丁春秋坦诚相告,并不虚言,虚竹仔细观察之下便知。丁春秋告知虚竹自己本是山东曲阜人,本是孔府外房子弟,总受正房子弟欺侮,某一日被无崖子看到,见自己资质尚可,便收为弟子。在那时苏星河已经在无崖子门下习武,二人在一处学习也算融洽。苏星河年纪稍长,性格略轻浮,多涉猎杂学,不爱武功,丁春秋每求师兄指点武功,还受苏星河言语指责,故此丁春秋不大与苏星河说话。

正是苏星河言语刺激,才让丁春秋知耻后勇,进步极快。丁春秋说起从未见过师祖逍遥子,而师傅无崖子也很少有时间陪伴,倒是师叔李秋水不时来探望,还曾教他一些武功,丁春秋对于毒药的喜爱,正是李秋水所培养,李秋水有一件宝物叫做神木王鼎,可以用来吸引毒物修炼武功也可以制造药品,而李秋水曾用此物配制一些药物。李秋水教丁春秋一些逍遥派古老制造药物的秘方,丁春秋亦分外喜欢,只是此时更喜欢修炼武功,对于制造药物就暂时割舍。

这一年,苏星河开始出山收徒,他收下了康广陵等人,而丁春秋则精心修炼武功,对于收徒之事毫不在意。无崖子在苏星河走后,更花心思研究那些杂七杂八的学问,同时自己又开始修炼其他武学,李秋水则经常教导丁春秋,所以丁春秋十分感激李秋水。丁春秋武学修为大进,很大程度是由于李秋水经常从旁指导。丁春秋则勤奋修炼武学,把那些无崖子教给自己的武学修炼得极有深度。后来师傅与师娘失和,师娘总过来向丁春秋哭诉,李秋水甚至告知丁春秋,无崖子曾经喜欢大师伯天山童姥。这些琐事虚竹当然不愿多听,丁春秋又向虚竹报知苏星河曾告诉自己昆仑山有无崖子留下的武学宝藏,只是丁春秋多年以来未曾找到。

丁春秋在与李秋水成其好事之后,李秋水把师傅逍遥子送给自己的神木王鼎与修炼化功大法以及长春功的秘诀都教给丁春秋,用来报答丁春秋帮助自己对付无崖子。这一日无崖子赶来要杀丁春秋,李秋水出面与无崖子周旋,无崖子与李秋水二人争辩很多,李秋水甚至把天山童姥与无崖子很多往事说了出来,听得丁春秋面红耳赤,按照原计划,李秋水与丁春秋合战无崖子,只是无崖子功夫太高,很快二人便处于下风,又是李秋水利用无崖子失神之际,二人合力把无崖子打下山崖。

过去事情说完,也到了天山缥缈峰附近,又有吐蕃国大轮寺来信要虚竹去听鸠摩智讲经。在吐蕃国中,遇到赶来听经的段誉以及梅兰竹菊,梅兰竹菊不愿嫁给大理国臣子,所以哀求虚竹能把四人带回,后来四人跟随虚竹返回灵鹫宫。大宋进攻西夏,西夏皇帝求救灵鹫宫,虚竹以不愿以苍生涂炭为由拒绝西夏所求,李清露因此生气从灵鹫宫回到西夏。虚竹因李清露不晓情理,也非常失望,日夜在灵鹫宫饮酒消愁,梅兰竹菊同劝虚竹保重身体,久而久之四人对虚竹动情,虚竹与四人成就好事。

西夏经过与辽国调停,与大宋和解。李清露也回到虚竹身边,李清露装作不知道虚竹与梅兰竹菊之间事,反而与梅兰竹菊亲密相处,后来更提议梅兰竹菊一同嫁给虚竹。五女相继生下孩子,一家人其乐无穷。王语嫣、慕容复、阿碧来到灵鹫宫,王语嫣诉说前情,说明三人到大理长春谷中遇到逍遥派前辈一事,三人带来北冥神功、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小无相功修炼精义,此三项神功自然是逍遥派三老所学,只是虚竹身上只有内力,从未完全对其中精义有过多理解,而石刻上的精义也没有写得细致,所以虚竹拿到三人送来精义,给虚竹以很大帮助。

虚竹说起寻找逍遥派总坛之事,王语嫣三人愿意陪同虚竹一同在昆仑山中找寻。昆仑山中历经坎坷,终于让三人找到逍遥派总坛地址,三人遇到逍遥派上代长老,逍遥派上代长老武功极高,简直深不可测,长老们试验虚竹武功,一场大战之下,诸位长老满意虚竹武功深浅,便让几个人进入逍遥派总坛。逍遥派总坛乃是墨门所造,掏空数坐山峰,里边机关无数,可以容纳数十万人生活。

虚竹从长老们口中得知,从前逍遥派传人都被派出去寻找修仙之所,没有一个人回来,故此处就剩下他们几位长老。众人得知逍遥子是此地最后一代掌门,是逍遥子带领大批人出去寻找寻仙之所。虚竹拿着七宝指环,解开多道机关,终于找到一处密室。众人在密室中找到大量前代逍遥派古籍,众人随便翻阅之下,即发现天山折梅手等熟悉的武功,绝大多数根本不知什么武功。长老们说,这里是多少代之前的掌门们所抄录的武学心得,自先秦到唐末有很多失传的武功都在此处存有备份。

逍遥派长老都修炼过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故此寿命极长。长老希望虚竹能在此处重建逍遥派,更要帮助寻找逍遥子等人。后来虚竹便命人把灵鹫宫中的部分人搬到昆仑山中,就此昆仑山逍遥派总坛又开始重新使用。虚竹时常与来访的段誉切磋武功,虚竹的武功逐渐融会贯通,不仅自身武功已经达到当日无崖子所不能到达的境界,甚至也超过了天山童姥。只是年纪越长,修炼之速度越慢,总是不如最初之时进展极速。

这一年正是明教大魔王方腊大闹天下,虚竹出面一招击溃方腊,由于虚竹行事低调,所以有关虚竹打败方腊的事情从来没有散播出去。虚竹在击败方腊之后,闲庭信步来到嵩山,根据扫地僧二十多年前所示,在达摩面壁洞窟很快发现带有如灵鹫宫以及西夏王宫石刻上某种特殊机关,虚竹按动机关,面壁的洞窟中显出向下延伸的道路。虚竹向下行走多时,只见脚下满是精心营造的石阶,原来此处乃是墨门所造,他们利用反射原理,在里边射下光线折射,不论什么时候,洞内都是透有光线。

虚竹在山腹中行走,不久便在一处大洞窟中发现了秘密,大洞窟中全都是石刻武学,虚竹在石窟中发现了达摩遗书,上面写满达摩来中土以及之前的一些事迹,虚竹在遗书上发现了达摩曾在天竺发现过逍遥派武学遗迹的往事。达摩在洞窟中留下自己独创的另外几套武功,正是达摩临走出洞窟之前的心血之作。虚竹在洞窟石壁上看到的众多武学心得,都是几百年前逍遥派门人所创,有些武功在逍遥派总坛的密室中也有。虚竹在里边看了数日,把没有看过的武学都记在脑中。虚竹发现达摩所创几套武功均与逍遥派内功心法相融,当是达摩致敬逍遥派武学之作。

这一年,宋徽宗广播天下要集合天下道教之功,合编一部道藏。虚竹听闻此事分外好奇,待天下经书都归入正一派藏经处之时,与武功大进的王语嫣等进入正一派。正一派教主张继先见虚竹大有来历,便与之较量武功,张继先不是虚竹对手,便与虚竹结为好友,林朝英在张继先处学武,林朝英喜欢王语嫣武功超绝,王语嫣传给林朝英一套武功。后来张继先根据编纂《政和道藏》之机,汇聚天下道学,创出《葵花宝典》正本秘籍,乃是道家武学,不传世。创作笔记残页从福建刻工处传出,由他人脑补整理演化成册,是以扰乱后世江湖。

虚竹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早已大成,故此容颜不老。这一年,他在路上遇到抗金失败的王重阳,虚竹化身道士,开导王重阳,教了王重阳自己改编过的小无相功,称之为先天功,又传数套武功。王重阳深深拜服虚竹,以弟子礼拜虚竹。王重阳即此出家为道,创立全真派。虚竹在开封附近见到被金兵追杀的少年洪七,虚竹见洪七坚忍有骨气,便传他几套杂七杂八的武功,虚竹打扮成破衣烂衫的叫花,带洪七去丐帮总舵。丐帮第十七代帮主认得虚竹画像,知道是第九代代帮主重新现世,虚竹把洪七教给丐帮帮主,日后洪七成为丐帮第十八代帮主。

虚竹来到大理长春谷,慕容复、王语嫣等在长春谷中生活多年,从未老去。虚竹在此会见前代逍遥派传人,那些逍遥派传人以弟子礼节拜见虚竹。逍遥派传人传授虚竹修仙之道,期望虚竹能如前代掌门一样可以修仙成功,飞升上界。只是飞升何等之难,虚竹苦思未果。这年,正是王重阳举办华山论剑之期,逍遥派外门弟子早报知此事,逍遥派众人算准王重阳要利用各国兵力对付金国。虚竹心下觉得王重阳太过自傲又心机过重,决定戏耍王重阳一番。王重阳战胜欧阳锋等人,成为第一。下山不久之后,遇到虚竹幻化而成的和尚,自称斗酒僧。

一番言语过后,王重阳借华山论剑余威,气势正盛。王重阳与斗酒僧比试喝酒,王重阳说如若输了就把《九阴真经》给斗酒僧看。虚竹心下可笑,觉得王重阳眼界太低,气量狭小。虚竹何等酒量,王重阳自是不敌。王重阳献出《九阴真经》,斗酒僧看过一遍就哈哈大笑,说此武功不过尔尔。立时便把背囊中达摩亲抄的《楞伽经》拿出,在书缝中写下《九阳神功》,此功本为达摩所著,正是虚竹当日在嵩山中洞窟所发现达摩留书几种之一。王重阳见虚竹走笔如飞,其所述武学亦十分深奥,王重阳大惭之下,赶回重阳宫思过。虚竹见王重阳离去,早知其命不久矣。

虚竹夜入少林寺,自方腊一战之后过去数十年,少林寺早已物是人非,换了数代弟子。当日在藏经阁扫地的无名老僧早已在寺中圆寂,就是萧远山、慕容博亦早不在人世。虚竹从背囊中拿出混有《九阳神功》的《楞伽经》,希望日后有缘人发现此书,造福少林。待自己走出藏经阁之后,发现一老僧站在门旁,竟然是自己授业恩师慧轮,慧轮如今业已百余岁,如今是寺中硕果仅存的慧字辈长老。慧轮见一少年僧人闪入藏经阁,虽然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像极自己当年亲传之徒虚竹,心念大动之下,他便在门边等候。师徒见面,分外感慨,慧轮老泪纵横,不住点头。当夜,慧轮圆寂在藏经阁外。此时寺中再无人认得虚竹,虚竹为慧轮高声悼念往生咒,梵音阵阵,令寺中每一人听得透彻。少林寺一阵忙乱来到藏经阁前,少林高僧见一小和尚为慧轮念经,皆动容下拜。

长春谷中,虚竹修炼修仙之法多年,终于有成,这一年长春谷中一处修炼之所,雾气弥漫,隐隐有灵咒之声在四处传播,天上云彩不断波动,渐渐生出一道彩光照射在白雾上,一道光华冲天飞起,龙吟阵阵,灰衣飘飘,虚竹已经踏空飞升去了。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虚竹与《天龙八部》结束后三十年来江湖格局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