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欢迎投稿:755631350@qq.com

鸠摩智伏藏考:《天龙八部》结束后二十至三十年行迹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鸠摩智在《天龙八部》中因为走火入魔,在因缘际会之下,被段誉以北冥神功吸走全身内力,内力全失的鸠摩智保全性命,脑海清灵,回顾以往人生,登时大彻大悟,返回吐蕃翻译佛经,成就一代高僧。金庸并未详细交待鸠摩智往哪里去,又想去哪里,但是提高鸠摩智后来翻译佛经,佛经在西藏流传,那么鸠摩智离开西夏之后还是返回故土,从此安心译经。

实际上,新修版《天龙八部》小说中有一个特别隐秘的细节较少有人知道。丁春秋修炼的化功大法,实际就是北冥神功的变异版,怎么说呢?书中提到化功大法并不是把别人内力彻底化去,而是暂时通过化功大法转入地下,如果修炼人日后再修炼内功,这些失去的内力则会在一段时期内尽数恢复。如此看来,化功大法本就不是害人的武学,只是致人暂时不能动用内力而已。

无量山玉洞中的《北冥神功》帛卷,图中所绘裸女是为李秋水之妹,此玉像亦为李秋水之妹。而段誉从玉洞找到北冥神功之后,从未练全。虚竹也是在无崖子身上得到北冥真气,也不会北冥神功一些主要法门,生死符运用方法需要逆运北冥真气,但这却不是北冥神功重要的用途。帛卷上有言「本派旁支,未窥要道,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之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也。」这是无崖子亲手所写,必当是从北冥神功以及化功大法两种武学互相比较。

这里阐述了两个信息,尤其重要。

其一者,所谓本派「旁支」,必然是指逍遥派上代支派所学,比如逍遥派支派星宿派以及灵鹫宫,在总体的意义上说,都算是逍遥派支派。以及苏星河所创擂鼓山聋哑门或无量山之无量剑,这都当算是实际意义上的逍遥派支派。无崖子这样写,必然是听自己师傅逍遥子曾谈论过逍遥派的师门传承,其中有一条便是一些逍遥派支派的流传情况。逍遥派武学源远流长,至少几百年历史,远超达摩大师进入中土的时间。这期间发展门派,创造武学,分出支派,应是十分符合逻辑。好像丁春秋后来创立星宿派,依然不忘逍遥派根本,承认自己是星宿派支派。更如灵鹫宫宫主天山童姥之言,也是自认为是逍遥派传人。所以,逍遥派出现支派的情况,不光是天山童姥以及丁春秋作过,连逍遥子上一代也可能作过,甚至再上一代或许也有可能作过。

其二者,化功大法以及长春功就是逍遥派支派创造,与北冥神功以及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武学。如何看待逍遥派正支与旁支的关系,便会在两种武学身上找出其是否正统性的价值。既然说北冥神功与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是逍遥派的正支武学,那么化功大法与长春功便是逍遥派支派武学。北冥神功与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修炼之时,不用神木王鼎收集毒物毒质修炼,即可以大幅度提升修为,而化功大法以及长春功,则需要用神木王鼎收集毒物毒质来修炼,亦可以大幅度提升修为。那么这样不如是说,正支与旁支在修炼方法上不同,但却都能达到此类武学所能达到的最终效果。逻辑上认为,化功大法一部分使用效果与北冥神功一部分使用效果原则上是一致。

以前我曾表述过逍遥派每代掌门执掌之后,可能都对同门弟子产生驱逐之事,或同门在其执掌掌门之后,便远离逍遥派权力中心,另往他处修炼,或创立其他门派。这可能是逍遥派内部规则之一,从星宿派建立到发展中亦可看出一些问题。所以说,前代逍遥派弟子因故创立支派的行为可能受到正支的排挤,又可能视而不见,但终究仍然会让正支门人对以往支派门人的行为有很多不认同之感。无崖子对旁支弟子创立的化功大法有其鄙夷之处,则是在说化功大法只能消除人的内力,却不能把内力吸收过来使用。如果读懂无崖子这句话,应当明白北冥神功必有如化功大法一样效用,即除吸收内力之外,还能把内力如化功大法一样转入地下,甚至还能把内力反推进别人体内,如无崖子传虚竹之方法。

北冥神功武学与化功大法只是名称不同,修炼方法不同,但是最终出现的结果有一致性,这叫殊途同归。无崖子鄙夷化功大法的效用,并未否定其用毒质修炼,所以化功大法也是正道武学,只是除逍遥派弟子之外,外人均皆不晓。外人也曾把北冥神功当作是化功大法,自然是以为北冥神功也能化去人内力,也是如丁春秋一样邪恶。只是中原人物坐井观天,不通义理,并不知晓化功大法在化去人内力之后,其人还能通过修炼内功而恢复内力,使用化功大法之人并不能吸取内力为自己所用,是以这并不损人利己,反而颇为正道。

北冥神功则更为玄妙,从段誉拿到帛卷之后阅读,可以分析出无崖子所书文字,至少说明北冥神功拥有化功大法一样的效果,也即段誉在吸收过那一大批人物内功之后,那些人如果继续修炼内功,积蓄内力,都会在一定时间之内尽恢复自己失去的内力,这也就是其北冥神功的含义,不仅可以吸取内力,还可以自生内力,使之用之不竭。汇入大海,其源头之水还在,所以才能绵绵不绝。所以,段誉吸收鸠摩智全身内力之后,反而解除鸠摩智走火入魔差点丧命之可怕后果。如果鸠摩智在他日不经意见动用内功,则还会发现自己的内力在迅速积蓄,有恢复武学修为之势。

鸠摩智返回大雪山大轮寺,因为走火入魔之故,尚须调养精神。过一年,《天龙八部》诸事已了,段誉成为大理国皇帝,萧峰已死,虚竹在西夏与李清露住在一起,慕容复与王语嫣、阿碧偷偷住在大理国不老长春谷外。枯荣大师得知鸠摩智内功已失,返回大雪山大轮寺养病,便与早前出家为僧法号本尘的段正明,禀明段誉一同赶赴大雪山大轮寺,欲拜见鸠摩智大师求教佛理,段誉也表示一同前往。大雪山大轮寺中,鸠摩智安心休养,经脉中走火入魔之感业已消退,各样内伤在这一年修养中渐渐康复。

枯荣大师与本尘、段誉到来让鸠摩智分外感慨,鸠摩智对三人表示,当日扰乱天龙寺僧人清修,实有不该,数次加害段誉实在不妥。此时,鸠摩智上师业已百岁,得知大理国皇帝与高僧来访,便也免去精修,出来接见。几人讨论大乘佛教精义,密宗传法四方,天龙寺多年来也颇受教益。其后,大轮寺上师以武学精义谈论佛法道理,让枯荣大师与本尘也颇受启发,二人演示大理段氏六脉神剑,上师也表示此武学确实精微之极。并认为天下武学,本无终极之说,若内力强大许多武学均有六脉神剑之效,上师便说起如大辽武州一带有慕容氏一族曾有指法,颇类似六脉神剑,又如莲华生大士所传之火焰刀之功,练至深处也以无形之气伤人。

段誉与鸠摩智此时如同挚友,二人长谈佛法,鸠摩智精义阐明,对段誉佛学修为帮助甚大。段誉欲拜鸠摩智为师,参悟佛法。鸠摩智认为段誉当好好治理大理,作好大理皇帝更为重要。段誉见鸠摩智心意已决,便问起鸠摩智伤势,鸠摩智已经一年没有再动用内功,只是觉得身上伤势已经痊愈。此时经段誉所言,鸠摩智心下一动,竟然运起小无相功来。鸠摩智陡然觉得全身经脉经过小无相功运行之后,四肢百骸又有内力激发之迹象。段誉也好奇询问鸠摩智,鸠摩智便道突然运转小无相功内力,感到身上又有内力积蓄之相。段誉赶紧恭喜鸠摩智神功又复,鸠摩智则言自己小无相功并未修炼完整,还有一册未学习。

段誉知晓此事,便拿出虚王语嫣从大理长春谷中得到之小无相功秘籍精要钞本,段誉暂时无心学习此功,便把此书留给鸠摩智抄录,鸠摩智大喜,便抄录小无相功精要副本。数日后,段誉等返回大理。鸠摩智本想不继续修炼小无相功,无奈自己功力又复,小无相功所学不全,日后恐有后患,所以只得对照秘籍重新修炼,如此数月之后,鸠摩智经脉先前未通之处,尽能冲破阻滞,不仅先前内力尽复,其内力每日还往复不断继续冲破玄关,原来这小无相功精要是大理不老长春谷中逍遥派名家所作,乃是逍遥派正本小无相功,比之西夏皇宫以及灵鹫宫石刻又精妙几分,故此鸠摩智凭借天分资质,功力尽复不说,又比原来内力增长数筹。以小无相功之内功凝厚,长春谷外唯一人耳。

鸠摩智见内功尽复,已无性命之忧,遂重新研究佛法,译注佛经,广译天竺佛法传于吐蕃,不数年乃成大功果。此时宁玛派上师已经伏藏大雪山,鸠摩智来到大雪山中拜见山中伏藏师,顺便把自己多部著作伏藏于深山。在此之际,鸠摩智遇到宁玛派中另外高僧上师弟子,该算是自己师弟,此人武学修为极深,极少出世,长期在大雪山中修行。鸠摩智在拜谒数位伏藏师,讨论宁玛派佛法。讲经结束之后,正好遇到在附近精修的师弟到来。这位师弟修行宁玛派伏藏之古代吐蕃密宗武学,名为龙象般若功。此功为大雪山中极少数伏藏师修炼,因其刚猛霸道,精进极难,是以练成九层修为者极少。

师弟愿与鸠摩智同参悟此功,日后伏藏深山,有功佛法。此时师弟已经练成第九层龙象般若功,为求试验功力,师弟与鸠摩智在大雪山中比试较量,龙象般若功果然神威无比,鸠摩智运用小无相功以及身上无比凝厚之内力与师弟对掌,尤感到全身巨震。师弟使用龙象般若功,与少林派般若掌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般若掌法掌力之刚猛远不如龙象般若功。两相试验之下,鸠摩智顿知此龙象般若功实在是当世神功,刚猛之处犹在降龙二十八掌之上。师弟便拿出龙象般若功之秘籍,愿让鸠摩智参考变化,原来师弟修炼此功已有多年,只是未能再进一步,武学修为到达此地,想进一步也极难。

鸠摩智在师弟所居洞窟住下,一同研讨此功。这一日,师弟突然发狂,便要杀死鸠摩智,原来师弟武学精进有年,数日来与鸠摩智比试内力,武学境界又有提升之势,可惜师弟天分虽高,亦不支此武学过于霸道,在第十层上刚踏入一步,其外魔便立即入心,师弟见身边有十三位大高手用龙象般若功攻击与他,这便运功抵御狂舞乱挥,无法自制。鸠摩智眼见师弟如此,便知师弟有大难。鸠摩智用拈花指制住师弟,不料师弟很快冲破穴道飞身远去,大雪山中师弟发疯奔跑,掌力刚猛无俦,接连打倒多位伏藏大师,也不停留狂奔而去,伏藏大师们不敢再追,鸠摩智追其多日,均让其逃脱,终于在第七日上,师弟突然灵台清明识得鸠摩智,告诉师兄务须把龙象般若功秘法流传下去,不可让此神功失传。师弟见鸠摩智合十允可,便大笑三声,用龙象般若功震碎经脉而死。

鸠摩智安置好师弟之后,在大雪山中冥思苦想数年,终于洞彻玄机,原来此功过于特异,需要先修炼某种失传功法之后,才可修炼此功,正是循序渐进,逐日精进,避免过于霸道伤之根本。如今此根基武学早已失传,后来人若再修炼此法,必然犹如师弟一般发狂。鸠摩智开始重新修订龙象般若功,以自己聪明才智,把原有龙象般若功之义理重新梳理,重新创作出一门龙象般若功,原有龙象般若功极烈之刚猛霸道之处尽数去除,留以稳中求进之道。龙象般若功共有十三层修为,鸠摩智早已修炼至十三层之上,只是旁人谁也不晓。盖因鸠摩智七十岁之后,实不愿以武学示人。

宁玛派高僧鸠摩智在大雪山大轮寺讲经多年,天竺、大理、大宋、尼泊尔等处僧人皆远道而来听其佛法精义,鸠摩智舌绽莲花,宝相庄严,闻其义理者如慕春风,洞彻清明。其佛法传人,远播吐蕃南北,向东至蒙古草原。经鸠摩智之功,密宗宁玛派在大草原上广泛流行,蒙古草原在后世出现许多位宁玛派名僧。鸠摩智传授多位弟子武学,并把自创之龙象般若功精要传给大弟子。这一年,辽国大败于完颜阿骨打部落。鸠摩智告别弟子们,重新进入大雪山成为伏藏师,大雪山中有无数前代伏藏师秘传经典,鸠摩智亦把自己数十年佛法精义留存其中。鸠摩智在其中面壁十年,苦思佛法。终有一日,洞中宝华四射,光彩照人,洞外相守之伏藏师见华光即合十称赞,赞其金刚大乘,赞颂之末,光华黯淡,鸠摩智已不知去向,留火焰刀神功精义于洞。

龙象般若功经大弟子传于弟子,弟子复又传于弟子,此弟子少年聪颖,天赋异禀,为宁玛派罕有奇才。日后为蒙古上层所用,封为护国法师,其修为之高堪称当世无敌。

赞(0)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鸠摩智伏藏考:《天龙八部》结束后二十至三十年行迹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