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一位:大轮明王鸠摩智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记载一位吐蕃国高僧,名叫鸠摩智。他是吐蕃国密宗宁玛派的高僧,是吐蕃国护国法师,不是每个僧人都能得到法师的称号,法师在佛教中的地位很高。新修版小说在原有小说基础上,让鸠摩智学有来处,是为吐蕃国密宗宁玛派高僧,而后世南宋时期出现的金轮法王,应该是其同门后辈。宁玛派在北宋时期势力不小,小说在简述鸠摩智之时,说他佛法精深,每过五年便要开坛讲经,西域天竺各地高僧都云集在大雪山大轮寺听讲,大理皇帝段正明也曾有意前去,这是在说鸠摩智这个人是真正拥有大智慧之人,在佛法学问上是一位大学者。在整个亚洲都算是顶尖学者。

大雪山在大理与吐蕃国边境上,《蛮书·山川江源》记载:大雪山(即今丽江、巨甸间的雪山),其高处造天,往往有吐蕃至赕货易,云此山有路,去赞普牙帐不远。吐蕃于今巨甸以北塔城设罝神川都督(驻铁桥城),扼守此道并监视南诏。《元史·地理四》云:巨津州(治今云南巨甸),北接三川、铁桥,西邻吐蕃以铁桥自昔为南诏、吐蕃交会之大津渡,故名。宋代称此道为「北至大雪山道」。大雪山是吐蕃国与大理来往联系必经之处,而鸠摩智自幼出家在大雪山大轮寺中。鸠摩智武学精通,自少年起便「迭逢奇缘」,小说虽未说鸠摩智武学达到什么地步,但却说他以「火焰刀」横扫黑教,名震西陲,也是说明鸠摩智武学确实高超,堪称西域江湖第一高手。

鸠摩智又是一位《天龙八部》中重要叙述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数位高手中同样是自幼学武,在少年之后得上师传授密宗宁玛派神功「火焰刀」横扫黑教,至少是在说鸠摩智在少年时期武学修为就已经小成,正是这样少年成名,万人敬仰,鸠摩智声名远播。这一年他未满三十岁,来到嵩山少林寺附近,本想入寺偷学少林派武功,不想萧远山与慕容博用少林派武学较量,鸠摩智心中大喜,对其武学产生兴趣,忙与慕容博结交。鸠摩智舌开莲花,大赞慕容博武学精微,把身上「火焰刀」神功传授给慕容博,交谈之下令慕容博拿出在少林寺抄录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三十余册钞本送给鸠摩智。而鸠摩智发下誓言,日后要赴大理从大理段氏处取得《六脉神剑剑谱》还赠慕容博。鸠摩智拿到少林派绝技,便赶回吐蕃大雪山,开始精修武学,顺便把「火焰刀」重新再下苦功勤加修炼。

多年之后,鸠摩智知道慕容博「慕容先生仙逝」,便欲从天龙寺中获得《六脉神剑剑谱》,在慕容博坟头焚化,来达成誓言。新修版小说,与以往版本不同,的确增加鸠摩智与慕容博交往之事实,这也就是说鸠摩智在与慕容博交往之事本属事实,并不存在欺瞒与编造,至于慕容博与鸠摩智之间如何应对,二人都智力超群,各怀鬼胎也十分正常,慕容博也猜忌鸠摩智,鸠摩智也曾反思慕容博之秉性,鸠摩智虽然对武功有所贪念,倒是未曾从根本上说是欺瞒别人。他硬要夺取《六脉神剑剑谱》,确实有一方面要还愿之心,毕竟他是佛门法师,随便欺瞒人恐怕不行,故此要相信鸠摩智确实在心理上想还愿,而他看到枯荣等天龙寺僧人打出的六脉神剑剑阵的威力,必然有对六脉神剑有了一些观阅之心。

金庸在描写《天龙八部》中的僧人最为巧妙,《少林寺》中的僧人,大部分愚昧无知,眼界短浅,又有许多顽固不化,口舌拙笨,不同世故之叙述。鸠摩智则正巧与之对比,大智大慧,巧言善辩,不受一般戒律约束。同样是大乘佛教门人,少林寺中的和尚们拙笨无知,很少见世面,多数是井底之蛙,少林寺和尚曾被多人羞辱。比如神山上人,天竺僧人,还有丁春秋,都曾在辩才上击败少林寺。又在萧峰学武的环节上,侧面反应少林寺见识不高,顽固不化,不通情理之处。鸠摩智的出现,正是反应出少林寺佛法衰落之相,而扫地僧的出现更是对少林派的羞辱,以扫地僧非少林派传人之口说「佛法」,也意在说少林派佛法远不如一些外道之学。少林寺之佛学衰退,比少林派武学更剧烈迅速。

鸠摩智所处吐蕃国,在当时实际已经分为多个部落,小说当是为求方便,统称为吐蕃。如果按照实际历史比较,鸠摩智当是当时控制大雪山一带的部落国家所控制,也就是说鸠摩智来自一个小部落国家,因为宁玛派密宗势力不小,所以鸠摩智的地位也就不会太小,鸠摩智的师傅是一位宁玛派上师,其地位也应当不低。鸠摩智从其学习「火焰刀」自然还有其他武学,这反应在后来与虚竹一战上。在鸠摩智从少林寺边拜别慕容博,返回大雪山,这应该是第二次修炼武学。期间再与宁玛派上师学过什么武功则很难知晓,至少他返回大雪山之后,精修了二十余年,这期间把慕容博赠给他三十多种少林七十二绝技修炼完成,同时「火焰刀」修为更是大进,此时他的武学才算真的进入一种高度。

他修为大成之后,得知慕容博已经去世,便想到当日与慕容博的誓言。这种佛学修为极深的人发誓必要还愿,鸠摩智便离开大雪山大轮寺,离开自己师傅,来到大理国天龙寺求取《六脉神剑剑谱》,想拿到剑谱后去慕容博坟上火化。这至少说鸠摩智确实是信守承诺,如果这是他欺瞒别人的假象,不必自己也要欺骗,这就毫无意义。也就是说他对慕容博的还愿是真,其后得到段誉这个活剑谱,则又是另外一种情形,两种事情不能当成一种,有其微妙的区别。鸠摩智自然可以发誓拿《六脉神剑剑谱》之后,不阅读而焚毁。大理段氏不相信鸠摩智之言,也分属正常。

鸠摩智与枯荣、段正明等组成的剑阵比较,还略胜其余人,如果枯荣等不用六脉神剑剑阵,鸠摩智则更会轻松完胜众人,正是在这之时,意外学会六脉神剑的段誉大发神威,把占据绝对优势的鸠摩智阻挡下来,令鸠摩智疲于应对。什么武功心法都不会的段誉,用六脉神剑就是双手乱舞,在这种情况下鸠摩智找不到破解之法,一时惊奇无比,还以为段誉是武学奇才,能在短瞬之间自创六脉神剑其他招式,完全不同于枯荣等人剑阵有规则可寻。故此,鸠摩智一面用火焰刀对付六脉神剑剑气,一面要找寻段誉的破绽,可惜段誉什么武功也不会,只是胡乱挥舞,终于让他抓住破绽。

鸠摩智得到段誉之后,其心态就完全改变,想借带领段誉前去慕容博坟前祭拜之机会,不仅要取得六脉神剑剑法,还想获得慕容博在参合庄中的武学秘籍。那一日鸠摩智在阿碧的水阁中大意 之下,让段誉、阿碧、阿朱逃离他的掌握。恼怒之极的鸠摩智只得从其他人口中找寻进参合庄的办法,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丁春秋传王夫人小无相功秘籍的事件。鸠摩智偷走八本小无相功秘籍中的七本,从此数月勤学修炼,逐渐觉得神清气爽,内力大增,更是觉得在武学一道踏入另一崭新天地。这是鸠摩智从佛学武功到道学武功武学义理变化最突出之处,此后他又回转吐蕃,依照小无相功口诀继续修炼,只是遇到了若干阻滞,他也不以为意。

鸠摩智修炼小无相功进展最速,在短短时期内,修为便又大进一层,决定鸠摩智武学修为关键者,就在这数月之间,逍遥派内功心法积蓄内力最强,这在小说中都有过叙述,我也曾就此经过探讨,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北冥神功、小无相功,都是逍遥派内功中的顶级功法,其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会使得学习者功力大进,便于修炼招法精妙的其他逍遥派武学。新修版小说所描述之小道,利用神木王鼎修炼的「长春功」以及「化功大法」,特别是「化功大法」此项内功心法,积蓄内力之功效也极为显著,只是这武功修炼起来较为霸道,是利用天地间毒虫毒蛇之毒质,来强迫身体与其产生反应,自然就比正宗的修炼之法又差一层,虽然是差一层,但是积蓄内力的水平或许相当。虽然鸠摩智修炼小无相功只有数月,却因其智慧超卓,远比一般人修炼更精通更透彻,得到的效果也就更为明显,他的武学修为在这数月之间必然大涨,距离生擒段誉拜访参合庄那时候不可同日而语。

修炼小无相功是鸠摩智武功大进的标志,正是因为鸠摩智修炼小无相功大成,才会让他有百倍的信心去争夺武林盟主。不仅要明白鸠摩智武学的来源,又要明白鸠摩智在小说中也曾精修苦修,他对武学的领悟力以及鉴别力都很强,更因为他是佛法高深大智慧者,对于武学义理研究也极为透彻,否则不能把这些少林派绝技也修炼得极为精通,同样小无相功的修炼也一日千里。

胸有成竹的鸠摩智来到嵩山少林寺,意图以武学和佛法同少林寺较量高低。鸠摩智以少林寺七十二绝技镇住少林派众人,包括少林派上一代高手均在内,认为鸠摩智武学可能来自天竺更变之后的武学,但是有些绝技却是由少林派弟子所创,故此少林寺众人很难理解鸠摩智为何会如此多种少林派绝技。只有在一旁的逍遥派掌门虚竹精擅小无相功心法,他对鸠摩智的武学来路一下就看清,分明是用小无相功催动少林派绝技。鸠摩智是用刚修炼成功的小无相功内功,来催动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这并不是说鸠摩智没有修炼成少林派七十二项绝技,他在得到慕容博送给他秘籍钞本之后,返回吐蕃立即勤修,必然早已练成数种,小说细节不可不知,是他用小无相功催动少林派武学,并不等于鸠摩智没有修炼成少林派武功,作者偷换概念,专引读者上当,实则新修版鸠摩智武学修为根本未曾下降,只是未学习《易筋经》,但小无相功之功力不见得比《易筋经》差,小说已经谈过,小无相功也等同于少林派高级武学心法。

虚竹质疑鸠摩智武学来历,鸠摩智便与虚竹展开较量,双方都使用小无相功催动少林派武学,虚竹只是使用少林派入门根基武功罗汉拳以及韦陀掌,鸠摩智则使用出多种少林派绝技。虚竹身体内有北冥真气护体,鸠摩智也奈何不了虚竹,鸠摩智对虚竹内力如此深厚,感到分外吃惊。鸠摩智运起小无相功与虚竹较量,不料却被虚竹身上的小无相功化去,这才更让鸠摩智吃惊非小,因为他自己修炼的小无相功功力如何,他非常清楚,如今遇到更强的对手,自然是胆战心惊。虚竹与鸠摩智双臂相交之处,便是鸠摩智小无相功薄弱所在,也就是他没有修炼过丁春秋拿走那一册秘籍之关键。鸠摩智心惊之下换龙爪手,虚竹则自然而然使出天山折梅手。鸠摩智则又使用吐蕃武功,虚竹则用天山六阳掌化解。正是虚竹在久战之下,逍遥派武学的威力逐渐显露,虚竹也在这当中武学义理经验慢慢增长,一开始的颓势慢慢转化为胜势。是以这一战,虚竹虽然意外受伤,但是因为为人还有些迂腐不够变通之故,在实力上鸠摩智弱于虚竹。

在西夏公主李清露招驸马之时,段誉、鸠摩智被困于枯井,鸠摩智走火入魔之际,被段誉吸去全身内力,鸠摩智内力即失,反而大彻大悟,对以往之事顿时清明。来日之后,终于真正成了一代高僧,此后广译天竺佛家经论而为藏文,弘扬佛法,度人无数。鸠摩智重新化为当日在大雪山大轮寺中佛法高深,义理精彻的僧人,是从痴念转为彻悟的过程。

从小说来进程来看,鸠摩智在前二十余年精修吐蕃国武功包括火焰刀,已经是处于西域武林中的第一等高手,他扫荡黑教,威震西陲,这是一种实际基调,毕竟逍遥派也是属于西域门派,虽然大雪山大轮寺地处吐蕃与大理边境,但其威势依然可以涵盖吐蕃国全境,为宁玛派扫荡黑教有重要功绩,也应当有过不少生死之战。在二十余岁上在嵩山闲逛,遇到慕容博,他用火焰刀功法换取慕容博信任,得到三十余种少林派绝技,回到吐蕃精修,勤修二十余年,不仅少林派武学精进,连火焰刀功力又更加精深。再从参合庄上偷取小无相功,修炼将近一年时间,其内力大涨,这里是修为大进的一个关键点。

从与虚竹一战能看出鸠摩智招法精湛,临敌应变能力极高,他年纪轻于丁春秋,有此功力已是很不简单,二人一战用劲之猛,令在场玄字辈高僧亦感觉无法招架,在少室山与虚竹较量,丁春秋是由于神木王鼎丢失,导致化功大法毒质缺失,致使内功大幅度衰退,经脉可能受创,在少室山一战,遇到游坦之、萧峰、虚竹三人均出现眼花以及其他类似病状。鸠摩智则是修炼小无相功有成,全身经脉近乎顺畅,内息平稳。实际修为处于上升时期,故此鸠摩智强于丁春秋略许。

真正「北冥神功」有吸取内力之法,小说在描写「化功大法」时,已经说明经化功大法化去内力之人,在将来继续修炼内功,内力还能恢复。这也就是说「北冥神功」也有此效果,吸取之后,别人修炼之后还能恢复。故此,鸠摩智将来武学修为尽复,依然还可以精进。宁玛派武学已经足够精深,何必再学其他武学?如果化去身上内力,再行从少林派内功心法入手,或纯以小无相功心法入手,即使缺少一本,依然可以令修为大涨,等同于虚竹被化去少林派内力,灌入无崖子逍遥派内功。也就是说,智慧超人者应有此得,有失必有得。烦恼已去,或无心之机,无欲之心,使奇遇又复生矣。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一位:大轮明王鸠摩智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