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天竺武学大师达摩与五台山武学传承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天竺武学大师达摩在梁时来到中国,与中国各地武学导师曾展开广泛的交流。自中国南方到北方,中原到西域。梁时代各地江湖中交流的进程越加出现热烈的状态,整个大江湖板块的武林人士,都已经被这样趋向融洽的气氛带进了广泛性的互动之中。江湖中的武学比较、秘籍交换、师门重置、拜师投艺的进展、势力的交错、飞速传递的情报以及各国环境的变化,把江湖各个门派中的氛围再一次推动得比之前的时代都更为活跃。在一个经历不断变化斗争的环境里,江湖门派中的新兴力量对外来门派的怀疑和期待,同与内部门派的势力划分情况都显得非常重要。

本来是江湖中好像一番风平浪静的局面,因为达摩大师的到来,引起更多的更激烈的反应。这一点对所有江湖人士都非常重要,既要了解外来武学人士的底细,更要了解他所处门派的势力。一方面忌惮于外来势力的入侵,一方面也要充分考虑本地门派的兴复与扩张。同时也要尊重距离较为远的武学门派的虎视眈眈之心,他们也困于本地门派十分头痛的权力斗争因素。外来门派的政治要求以及社会性因素是不是能与本地门派产生更融洽的反应,这也不一定能通过一时的比较和交集能达到妥善的结果。

达摩大师是来自天竺国的武学大师,因为什么目的来到中国与中国各地武士产生交流?这在事情的一开始,也令中国武学大师们认真猜测。在以往任何年代,学习武学和获得武学经验,都是本地武学大师以及武学研究院在长达数千年的战争中总结和各自创造才能达成成熟的门派特征,在不同的文化以及民族中间创建近乎于同理的武学理论以及基本统一化的尊重和交流方式。事实上,在达摩大师来到中国之前,中国已经具有广泛的武学交流系统和大规模化的江湖比武研究基地。对一些有上千年经验的武学大门派学校而言,他们具有责任感的宗师导师会把本学校的卓越知识传承给下一代的优秀学生。

武学理论知识是这个时代所有武学研究院一直非常重视的武学基础。比如创立数千年的逍遥派,就曾把人体内循环中的一种精神力量,转化为可以通过人体间的互动,可以转送和嫁接增长,从而使得另一个人或者接受者双方,都从这种古老的精神力量中得到永久性的传递,这种精神力量被称为内力。传说在老子时代,老子在楼观建立中国最早的武学研究院,楼观逍遥派武学研究院,后世简称逍遥派。在那时,老子与他的一大批学生和拥趸建立了系统的武学研究规范。其中之一便是可以嫁接以及传递精神力量的武学,只是在那个年代的逍遥派武学研究院,并未把这种神奇的武学研究论文课题保留下来。在很多年后,逍遥派武学研究院有一位天才的少年学者名叫庄周,他把这门前代导师们创立的武学理论加以融合,改造成一种新的武学理论,并把这种武学理论更加发扬广大。在《天龙八部》时代,逍遥派武学研究院把这种博大精深的武学理论著作称为《北冥神功》。庄周又有一门高深的武学专著叫做《南华真经》。

逍遥派武学研究院在多年以来给江湖武学的发展提供了知识宝库,曾经有很多位博学的学者参与到逍遥派武学研究院的深入学习,并把很多知识带到了各地,并成为当地的武学大宗师,其中有些人还成为著名的武学大导师。这件事对每一个有责任心的武学导师而言,都是难能可贵的教学经验,同时又有许多与逍遥派保持良好关系的优秀导师,会把各自的武学理论以及相关笔记赠送给逍遥派武学研究院。位于中国函谷关的逍遥派武学研究院,在很长时期中,是中国以及泛西域各地武学研究体系的重要学术基地。逍遥派武学理论体系曾引导中国武学发展历史的重要方向,引导江湖武学社会生活。在漫长的岁月中,经历各种各样的变化,历史变革和精英式的改造都有逍遥派武学研究院的影子。

达摩大师的突然到来,让江湖中的各家武学学院注意到天竺国的力量在武学交流中处于不可忽视的环节。在达摩到来之前,也曾经有来自天竺国的武学研究专家在中国各个地域展开不断的授课活动,这种活动也曾进一步带动当地各个武学课堂学习氛围,让人们更加认识天竺国古代的学术体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本地化以及天竺国武学体系之间的认识和融合。老一代的天竺国学者以及去到天竺国访问的中国学者,带回中国的武学体系拥有一定的原始性的理论认识。而达摩大师来到中国,带来了他经过深入研究的天竺国新理论,与过往的那些旧知识旧理论有很多不同。

达摩大师来到中国,给长久与天竺国不曾联系的武学研究体系注入新鲜的养分。达摩大师的到来给江湖各个武学研究院提供了新的理论视角,并且在广泛交流之下,更为有利于研究武学上的基本理论、武学动作和人体科学上的根本认同,和对武学发展体系的影响。通过对达摩大师与中国武学大师们的交流,便于对古老的武学研究体系进行重新解释和理解,同时,旧有的武学体系,也迎来对新理论体系的认同和解释,这其中也会重新改变一个武学研究院的整体面貌。

达摩大师的到来,实际上就是把这种江湖各自为政的面貌放到了更广阔的江湖空间之中去,这包含了江南江湖、北方江湖、西域江湖以及天竺国到波斯以外的江湖。把这样的武学理论认同放到更大的历史背景之中去,让中国武学各研究院对当下武学理论的视野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对于天竺国武学研究体系的认识,直接面对的是整个中国武学江湖,这对后代武学体系发展的不同走向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因此他不仅仅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还是一项承前启后,又是继往开来的伟大变革。认识达摩大师与中国各地武学研究院产生的交流活动,有助于理解自《天龙八部》以来,产生的不同门派发展历史,和有关不同理论在同一门派的作用以及互相学习的根本性问题。

双方的武学研讨会从来不是单一性对江湖武学体系的简要记录,并不是简单对某一研究体系以及学科的简单复述。在研究武学体系实际功用的精妙威力以及传统图谱的同时,交流方向的一致性超越了原有的地方性的、陈旧性的意识。武学交流会总结了各个中国武学研究院各种流派之间,不同的武学理论、图谱、心得和新创作理论。如果对其他武学研究院的研究体系,文化认同和历史经验没有相当的认识,就很难在武学研究会上理清脉络。只有尊重所有的不同发展水平的武学研究院,才能与他们进行更为有效的交流。

达摩大师与各地武学研究院共同进行研讨,就是向所有人宣示武学研究的共享意识,这包括一些最为基本的武学理论以及传统图谱和有效的经验,这在很大程度上,令原本没有多大影响力的武学研究院也能参与进来,并获得有利的其它知识理论。所以,当所有人认识到武学交流需要融入更大的江湖世界的时候,那些本来并无任何影响的武学体系,甚至在这样的交流之中涌现了更多有价值的成果。同时,作为老牌的那些武学研究院,因为更加注重深入理论的交流,也更有利于在其中发现多种分歧与实际操作上的不同性,这些激烈的碰撞并未引起太大的不愉快,甚至可以说这种激烈的碰撞更有利于产生新的认同。

达摩大师在这些武学研究会中,曾参与过中国名山五台山系统武学研究会,这个武学研究会实则是一次佛学研讨会之后进行的附加会议。五台山系统对武学理论从来缺乏与江湖武学系统交流,那是因为五台山系统在很早的时候,各处就形成了较为系统的佛学研究文化氛围,只是对武学研究体系不能与江湖各处武学研究院相比。自然能看出来,比较达摩时代之前,五台山武学体系本来就不曾存在,他们应当是以佛学文化为基本面貌的文化研究系统。五台山佛学研究体系,曾经借鉴各地江湖武学研究院的设置,组建了一些基础武学学科研究,为保护本院安全维护发展所利用,但是一直不能形成有利的规模发展。达摩大师的到来,给这里有志向学习的新生代带来广泛好奇的心理。

通过一系列佛学研讨之后,五台山武学研究系统派出多位有卓越见识的武学导师,同达摩大师武学研究团队和一些个江湖派别进行初步的交流。在这个研究会上,达摩大师初创的一些武学理论、图谱等赠送给这些武学研究院中的导师们,这些武学理论和图谱是有关于达摩大师与中国各地武学研究大师交流之后,达摩大师进行的理论性总结笔记,是一种初创性成果,有一些部分还没有进行仔细推敲和修订,赠送给五台山系统的各个导师,则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和祝愿。这些成果日后被这些导师改编和创建,都编入了自己日后在武学研究院的重要指导科目。

武学研讨会的最大好处是交流以及发展,就是让各地武学研究院认识到本身的一些特征,那是与各地武学研究院进行交流之后的积极结果。这是一种广泛的社会性认识。只有形成一个大的社会化的江湖,才会让其中每一个武学人士能体会到这种交流带来的不同。因此,交流会的频繁发生,有利于改变自身停滞不前的思想意识,更会让本派武学研究体系能不断地纠正和提高。

五台山武学研究体系经历过很大的变革,自达摩时代研究开始,经历了多年的改革,从而切实有效的演变为五台山一带一种有效的武学理论方法论,并在发展之中也形成很多各自独特美丽的不同门派,诞生了多位有崇高理想的武学研究导师。《天龙八部》中的神山大法师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导师。据江湖可靠消息传播,神山大法师在十七岁之时,本要加入当时达摩正宗武学体系门派嵩山少林寺派进行学习,经过面试,当时嵩山少林寺派的武学研究院院长某某大法师,并不认同神山大法师具有在少林寺进行学习的态度。这样的打击让神山大法师并不服气,神山大法师是越挫越勇的激情人物。

神山大法师加入了五台山清凉寺武学研究院,当时的五台山武学研究院经过历史变革,又回到一种破败和衰落的状态。拥有最强大脑的神山大法师在清凉寺中度过艰苦的学习岁月,学习清凉寺传承的武学研究专著,神山从这些理论研究专著中充分学习和认识,并在三十岁这个年纪,顺利从武学研究院毕业,他不仅获得了老一代武学研究院院长的认同,还把研究院院长的职位交给了他。神山的学识已经超越了武学研究院中所有理论书籍,他的学识已经超越了武学研究院的图书馆藏书范围。正是这个时候,他被称为神山大法师。同时,少林寺派的玄慈大法师也在江湖中享誉极广。神山大法师的理论知识和武学修为都大于玄慈大法师,二人被江湖上的人士称为「降龙伏虎」大法师,神山大法师就叫做降龙大法师。

神山大法师并不满足于自身的力量,他对清凉寺武学发展更深深担忧,他觉得应当把少林寺武学系统的武学引进到清凉寺中来,只是少林寺中的玄慈大法师他们并不可能把这样的珍贵古籍赠送给神山大法师。神山大法师终于借助天竺国法师波罗星以及哲罗星等人力量,来到少林寺进行强行交流,这样的事件也被《天龙八部》记录。在这场不太正规的武学研讨会中,具有超强大脑的神山大法师在非常少的时间内,默记下少林寺武学研究会中间,由玄慈大法师拿出来的三种前辈学术专著。神山法师还是当着玄慈大法师等许多为高级导师的面,把这三种前代少林寺导师的著名武学专著默记下来。这样的速记能力,让很多人吃惊。虽然世界上有很多人能有速记的能力,但是像神山大法师能在短时间内默记三种武学专著,恐怕很少人能办到。在《射雕英雄传》中,黄药师的夫人冯蘅曾在短时间中背诵过达摩大师撰著的《九阴真经》一书,令许多人赞叹。但这又比神山大法师落后许多。

在这之后,神山大法师又从当代逍遥派武学研究院的大院长虚竹子、辽国南院大头领萧峰、吐蕃国大法师鸠摩智、前辽国军队统领萧远山、姑苏慕容家族族长慕容博、姑苏慕容家族现任族长慕容复、大理国储君段誉、少林寺中扫地的清洁工等人身上默记了他们在武学交流中间形成的影像,并在脑中形成了连续的影像片段,这些影像让他在以后充分学习参考,更从中提炼很多武学理论。这使得神山大法师的武学理论知识更进一步提高,不仅在后来的修行中体会到了各种不足,更在这基础上把清凉寺的武学研究体系向前迈进更大一步。神山大法师创造的武学体系经历了历史长河的考验,这种余威从宋代一直流传到清朝。

达摩大师与中国江湖武学人士间的学术研究会影响了江湖一体化的发展进程,这在以后的江湖交流中趋势明显,这种趋势具有正反两方面的效应。正面效应应当是各个门派以及武学研究院范围内空前的交流合作,使得江湖资源汇聚之后,生产力潜力等到最大程度的拓展。而负面效应也是显而易见,在这种交流之中,各个门派以及武学研讨会产生微妙不和谐,这种不和谐当然包括理论上的不协调还有各个势力之间的倾轧和摩擦,更为严重的是文化认同上的矛盾,这在江湖一体性的发展过程中越来越体现出问题所在。在之后许多年代中,江湖中的分裂事件此起彼伏,甚至有一些时间中,江湖大板块之间也形成互不往来的局面。

五台山系统武学有其自然发展的作用,又有外来学术体系的重新注入,这是一种危机感的反作用,又是江湖派系发展的一个小小缩影。所谓把握好现在,就是把握了未来,每一个学术研究体系自当应当理解这种危及感带来沉重的后果。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天竺武学大师达摩与五台山武学传承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