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二位:星宿老仙丁春秋

文/月隐寒霜  公众号:怜幽居

《天龙八部》中的星宿派是逍遥派弟子丁春秋所创,星宿派经丁春秋妥善经营之下,已经堪称当时武林中较大的门派,丁春秋收下弟子徒孙加起来至少千余众不包括最后少室山上招摇的江湖匪类。丁春秋妥善教导第一代弟子武学,他的第一代弟子们的武学修为也均不低。丁春秋善于用毒,也善于用智谋,平时极少用真实武学与人较量,基本上用他创制的毒功,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小说中的丁春秋狡诈多变,但不失为宗师风范,对待弟子严守其师门逍遥派规法,对门派发展也有自己的一些心得。连载版、修订版、新修版三个原版小说中的丁春秋各不相同,越来越突出丁春秋这个人的性格以及本来面目。

若是以新修版原著角度理解,丁春秋幼年时期便在逍遥派中成长,丁春秋初始修炼武学的时间大概在十岁以内,这是逍遥派弟子修炼武学时间的标准年龄段,即六岁到十岁之间。天山童姥、阿碧、阿紫都有明显或肯定语言记录的修炼时间划分,即六岁左右。天山童姥六岁开始修炼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即新修版小说所言之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阿碧被人送到慕容世家的参合庄中,年纪极幼,而后有二年,被逍遥派无崖子徒孙函谷八友老大康广陵收为弟子,此时年纪大概是六岁或七岁。阿紫从小在星宿派长大,大概是六岁到七岁被丁春秋抚养,后来跟从丁春秋修炼星宿派武学。

丁春秋随同无崖子修炼武学的时间,在前文推证过,新修版小说关于年龄的问题已经较为细致,大约是无崖子在二十余岁之时候,先收下十岁左右的苏星河,然后又收下略小于苏星河的丁春秋。也就是说丁春秋入无崖子门下的时间,大概是六岁到八岁之间。小说特地给丁春秋标注了籍贯,经丁春秋所言,丁春秋是山东曲阜人氏。为何丁春秋自称是山东曲阜人氏?这里自然有深刻的意义。金庸给角色取名字,大部分都有深刻的意义,如果有人愿意寻找,自然可以找到有趣的事迹。比如《射雕英雄传》中郭靖、杨康的名字就取自「靖康之耻」。而周伯通的名字,事迹是取名谐音,意为伯童,是在说周伯通像是老顽童。而丐帮帮主洪七之名我也说过,宋以火德为帝,故国号大宋,又称炎宋。洪者,代之火也。洪、红同为诗韵一东韵,洪七是被金国掳走北方之宋帝之后。黄药师之名则暗指其深通岐黄之术,曾炼制九花玉露丸。丁春秋之名拆开,丁字即化自孔之半边,是为子姓,其名为春秋,实是言孔子所作《春秋》。

小说言丁春秋为山东曲阜人氏,其实是在说丁春秋本是山东曲阜孔氏所出,是孔子之后裔。孔氏有徒弟三千,贤人七十二。星宿派弟子数量庞大,规模与孔子略同,其门派修为高超者不止数十位。又孔子师表,积极传播儒学。丁春秋创立星宿派,也是积极创建自己武学体系,以本门武学体系为基本,教育众多弟子,毫不掺杂逍遥派武学。这也是因为丁春秋之学极为纯粹精深,性格坚韧,眼界极高,绝不外传本门逍遥派武学,是以星宿派武学就是丁春秋所创立,与孔子创儒家学派几乎等同。所以丁春秋的名字取材于孔子,其星宿派实际是在指代儒家学派种种。金庸是不是反儒学,这不是本文探讨范围,只须看小说中所言,丁春秋乐于见门人弟子拍马屁,或者可见一斑。

丁春秋六岁到八岁之间便从无崖子学习武学,可见当时无崖子当时是亲赴山东曲阜把丁春秋收入门下,无崖子见丁春秋幼时聪敏过人,便把丁春秋收为徒弟带走。新修版小说已经把前两版小说暗害无崖子的事情一并重写,改为由李秋水勾引丁春秋之后,二人共同对付无崖子,把无崖子打下山崖。从小说中所言之意,应当是李秋水主要暗算无崖子,丁春秋则是陪同。新修版小说无崖子与李秋水不合的原因是无崖子怀念李秋水的妹妹,导致李秋水嫉妒报复,她找来许多壮男一起鬼混,这一点遭到无崖子的反对,无崖子更不搭理李秋水,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秋水才勾引丁春秋,让无崖子愤怒起来,待无崖子找李秋水理论并要清理门户的时候,遭到二人的抵抗,无崖子这才被打下山崖。所以说,如果要论根本原因,则是无崖子见异思迁,李秋水见之报复,丁春秋属于被李秋水胁迫。新修版小说描写丁春秋这一段事迹有些与前两版小说不同,其人有复杂的情感,不同于前两版又狠辣又有些恶毒。

新修版丁春秋必然是受胁迫于李秋水,才能帮助李秋水攻击无崖子,在无崖子与李秋水反目同时,丁春秋并未有任何表示是反对无崖子,甚至背叛逍遥派,只有在李秋水报复无崖子之后,李秋水勾引丁春秋与无崖子一战,这才出现所谓背叛师门之说。有关这一战,从薛慕华到苏星河,所言有所偏颇,没有站在实际角度。只有李秋水最后与天山童姥的对话,李秋水以为天山童姥在那之后见过无崖子,所以李秋水心中有些吃惊,这就是在表明无崖子当日与李秋水、丁春秋确实有过一战,必定是李秋水是主谋,丁春秋只是其次。李秋水勾引丁春秋,为使实力加强,因为无崖子一个人李秋水打不过,丁春秋天分极高,又勤学苦练,武学修为一直在增长,两个人一起攻击胜面更大。

丁春秋不是一个坏人,实则是武学痴狂的人,在无崖子身边就是一个痴心于武学修炼之人,为何丁春秋武学超过苏星河,小说中已经说明苏星河杂学太多耽误武学修为,而丁春秋则几乎不学杂学,只一味勤修武学,这样武学才能突飞猛进,有遥遥赶上师傅之势。如果按照逻辑来推理,这样勤修武学,心无杂念的人,怎么会有时间出去学坏?所以,如果有人说丁春秋在这之前就已经学坏,那分明是丁春秋自己断送自己的前途,丁春秋自然知道逍遥派武学博大精深,有无数的武学心法等待自己去学,丁春秋怎么会无缘无故背叛师傅无崖子?

所有有关丁春秋在此时是背叛无崖子的理解都是错的。丁春秋在受到李秋水勾引之前,丁春秋就是认真在无崖子门下认真勤修的弟子。正是这样的情况下,丁春秋根本当时还不通世故,受到李秋水的勾引就把持不住,才会中了李秋水的计策,受到李秋水的胁迫。李秋水如何胁迫?李秋水会说是丁春秋强奸师叔,要把这样的丑事告诉给无崖子听。丁春秋武学还未大成,又是忠于逍遥派的弟子,他人在那个时候还很老实守规矩,自然被这样的话唬住,不得以才遵从李秋水。李秋水许诺只要帮助李秋水报复成功,那么无崖子与李秋水所藏所有秘籍都送给丁春秋。丁春秋是经过百般权衡,才算拜倒李秋水之下,在这个时候,李秋水开始传授丁春秋小无相功。无崖子因为李秋水之毫无羞耻,不愿对人深言,是以恨丁春秋之行,把事情推在丁春秋身上。

李秋水在丁春秋的掩护之下,重伤无崖子。李秋水与丁春秋返回无量山,又居住了一阵子,才把女儿和武学秘籍一同搬到苏州。不久之后,李秋水便把丁春秋甩掉去了西夏,而丁春秋独自抚养李秋水的女儿一直到十几岁嫁人。新修版中的丁春秋从未背叛过逍遥派,是李秋水胁迫之下被迫下手,而且可能还没有下手,可能是李秋水下的暗算。丁春秋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不敢找李秋水麻烦,只能作罢。李秋水因无崖子的背叛,迁怒于自己的女儿,连自己的女儿最终都抛弃,反而是丁春秋念及旧情,把李青萝抚养成人,教会一身武功。如果你阅读新修版小说,自然会明白丁春秋,在此时还是一位尊师重道的逍遥派门人。他有迫不得已之处,又有难得的舐犊情深。他把李青萝抚养成人,是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第一是念及无崖子是自己的师傅,第二则是念及李秋水曾与自己有过鱼水之情。

小说中在说丁春秋教王夫人学习小无相功之时,还郑重称谓称自己的师傅,这说明丁春秋亦从未反对师傅,并未诽谤自己师傅的名讳,以他当时星宿派的势力,掩盖或丑化无崖子名声无疑是最为方便,可是丁春秋从未如此去做。正是这样的实际问题,如果要看丁春秋是怎样的人,则要明白这些重要细节对判断他的性格以及人品究竟是何等重要。显而易见,丁春秋从未认为自己是逍遥派的叛徒,反而处处维护逍遥派的名声,这体现了丁春秋依然遵守逍遥派的传承规则以及个人性格。

逍遥派是武学修为谁高谁当掌门,如果谁还清楚这个逻辑。无崖子、天山童姥、丁春秋三者之间是无崖子武学修为最高,所以无崖子当上了逍遥派掌门。星宿派门人中间为争夺武学心法或门派宝物或掌门之位,弟子们大打出手,不惜自相残杀,谁最终取得胜利,谁就有资格获得最终奖励。从这一点说,逍遥派与星宿派一脉相传的传承理念大体一致。无崖子失踪,苏星河武学修为又不足,当然是丁春秋最有资格继承逍遥派掌门之位。丁春秋数次找苏星河要逍遥派古代秘籍,自然是出于自己是本派武功最高者,相当于逍遥派掌门,持这样的道理来与苏星河理论,可是丁春秋没有掌门指环,这就有些无底气。丁春秋数次未杀苏星河,也是念及逍遥派情义,丁春秋孔门传人,如何不懂尊师重道之道理?

丁春秋在四十多岁时,勤练武学,逍遥派武学修为已经不浅,虽然还未接受无崖子高级武学的传授,但是一般武学应当是到达登峰造极地步。在苏州陪伴李青萝之时,丁春秋已经年近五十。见李青萝已经长大成人,又嫁入苏州王家。丁春秋便把无量山中搬回武学秘籍也都送给李青萝,让她自己处置。丁春秋来到星宿海,一边修炼小无相功,一般开始创立自己的门派。同时还要寻找逍遥派古代传承的武学秘籍等。就是在这段时期,他收下了星宿派第一代弟子。

丁春秋从未把自己以往在逍遥派学到的武学传给星宿派的弟子,如果看小说即可知道,丁春秋传给徒弟们的武学,都是他在创立门派的时候自己创立的武学心法以及招数等。江湖传闻星宿老怪的名声正是从他在五十岁左右,到小说正线时间上的八十余岁之间,也就是数十年之间。丁春秋绝不用逍遥派武学,反而用星宿派武学,这自当是觉得有愧于逍遥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自己有极高的武学理论能力,可以创制很多新武学和理论,这其中包括武学心法以及很多关于用毒的功夫,这都是他凭借一己之力来发明创造,堪称是宗师人物。翻遍小说,少室山之战之前丁春秋从未用过逍遥派武学,连一招一式都没有,全使用他自己所创的星宿派武学,他平时用毒功反而最多,能用毒功便不用真实武学修为,能用一般武学自然就不用高级武学。

丁春秋用神木王鼎学习修炼过不老长春功以及化功大法,这两种武学都是经由神木王鼎吸引毒虫来修炼,与正宗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以及北冥神功不同,不老长春功以及化功大法都是借助毒物效能来提高人体的素质,与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和北冥神功有显著区别。新修版还说过,脱离神木王鼎之后,化功大法由于不能接触高级毒虫带来的效能,化功大法的功力还可能减退。故此,化功大法确实不算是一门高级武学,其本身修炼能让人功力增强,又能让人功力减退,所以失去神木王鼎之后,丁春秋的武学修为必定存有减退之状,这一点可能较少有人知道。也就是说,丁春秋化功大法的强度,在丢失神木王鼎之后,有了显著功力减退。这两种武学都属于逍遥派武学,非丁春秋所创。

丁春秋一辈子勤于修炼武学,即使是丢掉神木王鼎这样的修炼神物,他还有其他武学,修为不见得完全降低,他身上还有小无相功,即使不用这门武学,这门武功也早已深入他的骨髓,随心所欲。小无相功可辅助天下所有武学,因此丁春秋武学修为也并不因化功大法修为的减退而存在自身武学修为减退的问题。丁春秋内力的凝厚也远比一般武学高手为高,因为他至少修炼有逍遥派内功心法,即使没有北冥神功和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也还有小无相功,内力修为同样不可小看。其修炼时间短于李秋水,那也至少有二十多年小无相神功的功力。再同其他逍遥派武学融合,功力可能更为精深。

丁春秋创立星宿派武学体系,看起来与逍遥派一脉相承,却有很多不同,丁春秋根本没有用逍遥派武学作为星宿派基础武学,这在小说中早已说明,丁春秋以星宿派武学为傲,阿紫通过偷盗神木王鼎一节已经说过,丁春秋化功大法等武功根本没有传给自己的弟子们,也就是说逍遥派的武学丁春秋有缘故不传,只是传自己所创制的武学,尽管如此,他教育出来的弟子们也武学修为也不低。与其他门派同年龄曾高手比较,多半还要高出一筹。

丁春秋武学修为的对比尽在与少室山一战上,游坦之因寒冰蚕掌以及神足经内力功力极深,丁春秋不愿硬接,便用毒功与之周旋,这是有经验的实战之法,利用对方经验不足,来找寻对方破绽,少耗费自身内力,甚至是用计谋便让游坦之拜服。所以游坦之功力虽高,实战经验却远远不如丁春秋,受到丁春秋摆布也很是自然。丁春秋善于保存自身实力,运用一些其他技能战胜对方,这当然是一种十足自信的作法,故此,游坦之根本不是丁春秋对手。

萧峰出现之时,突然以降龙二十八掌之见龙在田迅速击向丁春秋,这一战是萧峰速度极快,丁春秋来不及在瞬息间躲闪,身上还有阿紫,所以这些限制了丁春秋腾挪之力。此一段理解丁春秋,并不是丁春秋不如萧峰,实在是萧峰出手极快,又因丁春秋身上有阿紫牵绊。高手过招,差之毫厘便可丢掉姓名,丁春秋自然明白此理,所以也不硬碰,「丁春秋为萧峰数掌击退,大感面目无光,而自己的种种绝技并未得施」显然是说当时颇为仓促,一是说萧峰果然速度极快,二也是说丁春秋在那种情况下依然可以全身而退,修为之高并不简单。慕容复、丁春秋、游坦之三人合战萧峰,场面虽大,但与单人较量不同,还要顾及身边障碍,威力必然减退,是以用功随多,却不如单人之战更灵活,是以合战之功不及单人较量。只有虚竹和丁春秋一战,才算真是凭借实力。

丁春秋忌惮虚竹中毒不死,便不用毒功对付虚竹。「这小贼秃解开珍珑棋局,竟然得了老贼的传授,成为我逍遥派的掌门人。」丁春秋一直认为自己是逍遥派传人,此处便是更确定之言,丁春秋从未背叛逍遥派,自己也从无背叛逍遥派之意愿。而此刻,丁春秋也不用星宿派武学,也用起逍遥派武学,与虚竹舞动起来宛如神仙。虚竹修为极高,每战之下对武学精义便有深刻理解,故此久战之下慢慢占据优势。

「虚竹的武功内力均在丁春秋之上,本来早可取胜,只是一来临敌经验实在太浅,本身功力发挥不到六七成;二来他心存慈悲,不少取人性命的厉害杀手,往往只施一半便即收回;三来丁春秋周身剧毒,虚竹颇存顾忌,不敢轻易沾到他身子,却不知自己身具深厚功力,丁春秋这些剧毒早就害他不得,是以剧斗良久,仍相持不下。」待灵鹫宫众人到场,是灵鹫四姝中的菊剑告知用生死符对付丁春秋,这才解开燃眉之急。虚竹逆运北冥真气,利用丁春秋不明生死符之玄妙,生死符便进入丁春秋体内。

丁春秋身上只有小无相功,不及虚竹身上兼有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北冥神功、小无相神功,内力上虚竹有无崖子身上凝厚的精粹内力,无崖子身上正常内力远超七十年,因为其还吸取过别人内力,而自己的内力又修炼七十年,故此无崖子内力虽然号称七十年,实则是他本身修炼内气七十年,这其中要再加别人内力不知多少年,积蓄在无崖子体内内力,当等同段誉吸取别人百余年内力之情形等同。丁春秋则没有如此凝厚内力,只有自己修炼之正常内力,加以三十年小无相功,自然不如虚竹内力更深。

小说给丁春秋一个好结局,是在说明丁春秋非罪大恶极之人,丁春秋并未背叛门派,其人之事全因李秋水胁迫勾引,丁春秋每以逍遥派传人自律,自然是因逍遥派门规如此,武学修为高者为尊,如果不能读透这一点,就不能理解小说。

赞(0) 点击进入首页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金庸小说两宋江湖武学高手点将录第十二位:星宿老仙丁春秋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