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温度的茶馆,收集金庸赏析、研究、评论文章。
微信:jycg2008 QQ:409485679

我读的第一本金庸小说

文/潇湘夜语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自己读的第一本金庸武侠小说是《倚天屠龙记》。

忘了是初中还是高中了,也记不得是某个同学,还是院子里哪个同龄人借的。记得只借了第一册,结果还没看完,我就给还了。因为之前没读过《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连翁美玲主演的著名电视剧也没看过,对于小说上来就出场的郭襄,文中提到的郭靖、黄药师、一灯大师诸人,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落英剑法“”一阳指“”妙手空空“,完全不明所以。读了没有两章,张君宝就被逐出少林,觉远也圆寂了,好像故事都结束了,无趣得很,就撂下不读了。

再读《倚天屠龙记》已是多年后,记得是某年的“十一”国庆,当晚天安门举办庆祝典礼,施放礼花。我母亲那时在白云观附属的一家旅社做会计,租了一间房子,就在白云观后身。(现在那排房子早已拆除,变成绿地了)我晚上在白云路道边书摊上看见一套《倚天屠龙记》,老板热情向我推销,说这套书便宜,才十五块,现在已经快绝版了,我就买了一套。白云观的后身紧邻西护城河,河上有桥,向东望去,视线不受阻挡,可以远眺天安门上空,于是聚了黑压压一群人,挤在桥头看远方礼花一朵朵绽放。那是没有手机,没有数码相机,没几个人会自拍的年代,一群人只有一边看一边赞叹议论。我远离人群,站在河边路灯下,借着路灯的光读自己的《倚天屠龙记》,偶尔抬头看一眼树梢上漏出的几片礼花。

“春游浩荡,是年年寒食,梨花时节。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苞堆雪。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倚天屠龙记》起首就是丘处机这阙词,金庸说,这是丘处机形容小龙女的,这当然只是小说家的杜撰。不过,读着丘处机的词,我脑子里却一点也没想到,身后的白云观就是丘处机曾住持的道观,是全真派第一丛林,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真实历史记载,绝无虚构。

又过了若干年后,我买了一本《雪山飞狐》,以前在一篇文章里谈过这件事,那还是一本盗版书。我买的那套《倚天屠龙记》严格说也算盗版,据金庸说,大陆早年间只有一套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书剑恩仇录》是经金庸授权的,其余能读到的金庸小说都没经过授权,全算盗版。但我买的那套《倚天屠龙记》出版时大陆还未曾加入国际版权保护公约,大家没有正版的概念。到我买《雪山飞狐》时,大陆早已有版权保护法规出台,金庸授权的三联书店版《金庸作品集》也已上市,我买到的那本,从封面到排版,都仿三联版的模样,但里面不但有错别字,甚至还有错页,把《飞狐外传》的几页挪到了书中,纸张也极差,显然是盗版。

不过,这本盗版《雪山飞狐》还是严格按照正版,除《雪山飞狐》外,也收入了《鸳鸯刀》和《白马啸西风》,读到《白马啸西风》时,我忽然发现,这部小说我读过啊!

追溯起来,该是上初中时,有些很畅销的杂志,如《今古传奇》《武林》等,为吸引读者,经常登一些武侠小说,梁羽生、王度庐、平江不肖生,全看得到。我也囫囵读过一些,但我有一个坏毛病,至今未改,就是能记得文章内容,却常常不记题目。看杂志,更是连作者名字也不注意。直到在这本盗版书中读到《白马啸西风》,才忽然发现,这个小说多年前我就读过,却想不起来是在哪本杂志里了,原来这才是我读过的第一本金庸武侠小说。

我第一套完整读完的金庸长篇武侠也不是《倚天屠龙记》,而是《笑傲江湖》,当然,也属盗版,印刷质量远不及《倚天屠龙记》,书中一幅插图也没有。那部《倚天屠龙记》则是当时颇有些名气的宝文堂版,全部采用了香港明河社的老版插图,印刷精致,比今天不少正版书还要好,可惜后来不知被哪位亲属或朋友拿走,不知所终。这里要顺便说一下,宝文堂版的金庸小说都可算在盗版之列,未得到金庸授权,但当年市面上还有很多盗版宝文堂版的书,算是盗版的盗版。

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人不要说我欠金庸几本正版书的钱,这笔债我已还过了。今天我买的金庸作品都是正版,而且有的还有不同版本,连《雪山飞狐》我都重新再买了一本广州出版社的新版。但今天买书是带点珍藏的意味了,已不复当年初读时的酣畅淋漓。但从好处说,也许能看出更多门道了,能发现妙处与瑕疵,读出构架的巧妙和敷衍,品读文字的韵味,辨识作者境界的转化变异。然而,情怀这东西,到底不能纯用理性去称量。

前年买了一本金庸的散文选集《寻他千百度》,曾写过一段评论文字,可以当做我心态的注脚:“《寻他千百度》后半部分则多数和武侠小说有关。有各版小说的序言后记,以及谈武侠小说创作和自己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不是对金庸小说非常熟悉的读者,这部随笔集谈不上有多少吸引力。我特意买了一本珍藏版,只不过是情怀作祟。如果你不是一个金庸武侠小说的拥趸,或者对武侠文学有研究的兴趣,这本随笔集可能很难引起你阅读的兴趣。但对于金庸的粉丝而言,听他谈谈创作的心得,引发自家的回忆纷纭而至,也就值了书价了。毕竟,情怀这种东西不好以市价估量。”

说一件有点奇特的事:新家装修完,十月末,去收拾旧书,从一堆纸箱里把书一本本搬出来,放入新家具,这中间当然少不了金庸作品。因为这些年辗转租房,不便携带,只能封存箱中暂置别处,今天终于得以让它们重见天日。忙活了半天,晚上累了,早早躺下,却做起梦来,梦见自己要买一本《射雕英雄传》,梦中还在考虑是买未修订的旧版,还是近年新修的版本。醒来后,想想,可能是收拾书时看到了一套多年前买的口袋本《射雕英雄传》,才生出这种梦来。

第二天,2018年10月30日,晚上到家,刷了一下微博,忽然看到金庸辞世的消息。先是不敢信,怕又是网络谣言,又转去微信朋友圈看,满屏都是转发和悼念的文字,可惜,竟然不是假新闻!金大侠到底走了,昨夜的梦竟仿佛某种预兆一般。

金大侠走了,只剩下著作历历仍在,情怀依旧延绵。

赞(1)
版权归作者享有,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金庸茶馆 » 我读的第一本金庸小说
分享到: 更多 (0)

阁下请出招 抢沙发